第10章:癫狂症(二) - 最强妖孽

第10章:癫狂症(二)

“刷……”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叠的整整齐齐地放在地面上。 活动了一下脖子,手腕,咔咔作响。 “这是癫狂症。”徐阳逸上半身低伏,月光洒在他身上,肌肉不发达但紧致,具有惊人的爆发力,他的姿势如同一只捕猎的猎豹,耳朵野兽一般轻微抖动着,捕捉着周围每一声风吹草动。 他每一根神经都绷到了极致,这不仅是他毕业考试的最后一个科目,更是他第一次面对真正的妖族----不是那种化形阶的妖怪,而是再也无法人形化的疯子! 癫狂症,有的妖怪,在临死之时无法突破,这种怨念会导致它疯狂地憎恨人族,认为是人类挤压了它的生存空间。它的身体再也无法保持相对应的人形,而是一步步变为最原始的妖形,最终完全妖化。 在这个过程中,它会越来越嗜杀,越来越残暴,当它完全妖化的那一刻,它对人的憎恨将达到顶点!展开疯狂的杀戮! 无论是人,还是妖,对于癫狂症,都是必杀!它们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了人和妖之间脆弱的纽带。 忽然,一股尖锐的破空之声,夹杂着“丝丝”的低声嘶鸣,横跨五百米!如同一根离弦的利箭!带着鲜艳的红色,以人类根本无法反应过来的速度破空而来! 徐阳逸目光陡然张大,条件反射地往左侧一扭。 “咚……”一声闷响,仿佛巨拳锤上了地面,此刻,外面所有人,都愣了愣。 “老秦……你感觉到了吗?”陈副队疑惑地问妇女警察:“刚才……地震了?” 仿佛隔着一面巨大的玻璃,他们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声音,更看不到里面的画面,然而,那种地表的沉重感,却传达到了他们身上。 “好像是……”秦警官皱了皱眉,怎么回事?忽然地震了一下? “玻璃”之中,徐阳逸身边的地面,已经多出一个半米大小的孔洞! 他放在那里的衣服,早已不翼而飞! 半空中,一道血红的影子,正在爆退。他根本没有考虑,双腿一蹬,整个人如同离弦利箭一般冲了出去! “呼!”仿佛炮弹发射,他脚边的草,都以他为中心散开了一大圈。 一跃跳出跳出十几米的距离!那道红色的影子,和他黑色的身影,在半空中如同追星赶月!他死死盯着那道飞快后退的影子,双手猛然一抓,抓住了红色影子的末端! “兹!”随着一声尖锐的嘶鸣,他如同一尊巨型石雕一般,从空中一个千斤坠落地,“轰!”满地尘埃,以他为中心冲击波一般扬起! 夜风吹过,拂去尘埃的迷蒙。 那是一条巨大的舌头。 布满了恶心的黄色涎水的,肉红色的舌头。 一端,没于大楼之内,大楼上不知何时已经多出来一个巨大的孔洞,里面有东西折射着月亮的光芒。舌头尾部,卷着一堆破烂的衣服,末端,却被徐阳逸拔河一样死死拉在原地。 一只手拉在原地,手上青筋暴起,每一块肌肉每一根血管都清晰可见。他的双腿已经在地上拖出了十几米长的沟壑!竟然已经看不到他的脚面! 纯粹的力量,肉体的力量,这是异食癖最恐怖的地方!妖身比人身强大太多! “比力气?”他眼底闪过一丝寒光:“真不巧,我力气也不小。” 他的双手,诡异地亮起了一连串的符文,紧接着,浑身肌肉充了气一般膨胀起来,足足从一米八变成了一个超过两米的巨人! “九十五解----龙咬!” 全身的灵气凝聚在手上,竟然显露出一把似真似幻的古朴长刀。他猛然一刀砍下! “兹!”看似虚幻地没有实质的长刀刚一接触舌头,随着一声惨叫,血花四溅!那根足足有人粗的舌头如同绷紧的弓从中间断开!琴弦般崩裂! 下一秒,整个地面都颤动起来! 徐阳逸死死盯着自己的脚下,妖身有多么庞大,他是知道的,伟业药业楼顶那一尊妖身,足足有三四十米方圆。这一只……还是癫狂症的妖身,绝不会小! 它……即将现身! “啪!” 就像一股喷泉从地下喷出,他身边的地面猛然爆开! 紧接着,不止一股,而是无数股!就像地面下埋了无数的喷泉,“轰轰轰”全部崩裂! 漫天沙尘,黄沙如同夜晚的云雾,连月亮都失去了颜色。 “我的老天!怎么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地震?!地震了!” 陈副队愕然看着自己周围,地面在明显地颤抖!他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下一秒,就发现不是! “当啷!”他旁边,是刑侦组的车,他的水杯就放在车盖上,这一刻,水杯已经跌落了下来! 所有人,端着枪的,指挥的,这一刻,没有一个人还站得稳!仿佛地面下有一个巨大的生物正要拱开地表,冲上地面那样! 秦警官惊愕地扶住车辆,脚底下的震感太过强烈,然而,就在她稍微站稳的那一刻,眼睛忽然尖锐了起来! “我的……老天……”她呆滞地看着自己前方。那是一栋黑沉沉的废弃大楼,没有任何变化。但是…… 就是它没有一丝变化! 这场地震,如此突然,如此剧烈,什么东西都在晃!托着枪的士兵连枪都握不住了!就它没有晃! 就像一个水晶球中,悬空的楼阁,四周的震动,和一动不动的大楼比起来,简直太过格格不入! “老秦!老秦!”老朱上来要拉住她,却被她一手拂开。 “你怎么了!”老朱着急地摁着她的肩膀往下按:“快蹲下啊!地震了知不知道!” 秦警官,仿佛完全没感觉到那样,只是看着那栋似乎静止的大楼,嘴唇颤抖。 “这是……魔法吗?” 北斗天罡阵中,已经是满地沙尘,砂石蔽日。 砂石,风,空气,组成的云雾之中,一个擎天柱一般巨大的黑影,如同雾中看龙,静静地矗立在哪里。 那是一条蛇。 一条巨大的蛇,黑色的蛇,如同死亡的黑色,三四米大小的头颅,宝石蓝的眼睛弥漫上了一层不正常的红色,巨大的嘴如同深渊一般。漫天沙尘之中,两只眼睛如同两个巨大的蓝色探照灯。带着死寂的目光看着所有人。 长不可方物,高不可方物,粗不可方物。 不止如此……在周围所有崩裂的地面上,还有上百只更小的蛇,即便说最小,也有人腰粗细。却根本无法和那只大约一个房间粗细的巨蛇相比! 徐阳逸,就站在它的面前,对比起来,就像一只蚂蚁站在一棵树对面。 “刷!”蛇头徐徐抬起,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嘶鸣,那条妖异的巨蛇,抬起它巨大的头部,沐浴在月光之下,将徐阳逸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鸣叫! “兹!!!” 下一秒,那个巨大的身体,却仿佛一道黑色的闪电,猛然冲向它前方几十米远的地方! 就在同时,四周上百条小蛇,如同一个百蛇囚笼,带着漫天的“兹兹”声,掀起一股浓臭的腥风,想着同一个地方点射而去! 那,正是徐阳逸所在地! “咚……咚咚咚!”地面接连不断的破碎声,让所有人都听得头皮发麻! “咚……咚……”阵外,坐在地上的老朱,刚擦了把汗,就看到旁边的车,忽然“跳”了一下。 很轻,很重,很沉闷,很细微。就像侏罗纪公园1中,霸王龙踩在地上,车子跳了一下那样。 他的眼角都跟着跳了跳。 紧接着…… 整片地面,已经疯狂颤抖了起来!强度是刚才的几十倍以上! “我的天啊!”高队长惊魂未定地扶住车:“地震!地震了!” “我靠!”陈副队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尖叫,剧烈的震感带来的是双腿一软,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死死咬着牙,撤退?喊不喊?队长还没出来,但是…… 这么强烈的震感,堪比五级地震!而且……他总有种诡异的感觉,这场地震……就是在他们脚下! “队长!怎么办!”“指导员,现在怎么办?”“怎么会突然地震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惊呼声此起彼伏,没有任何人知道,这里到底怎么了?怎么忽然会有这么强烈的震感? 更不会有一个人看到……北斗天罡阵中,这是上百条巨蟒冲击地面的声音,没有听到惨叫,没有听到咬到什么的声音,只有沉闷如同擂鼓一般冲击地面,地面破碎,再冲击地面,再破碎的雨打琵琶之声! 那是蛇的海洋,如同打地鼠一样冲下去,咬上来……如果有人身处其中,那一定会被撕成碎片! “刷!”足足十几分钟,这片汹涌的海啸才停下。中央,一个满身是血的血人正站在其中。 徐阳逸双手护住全身要害,这一刻,终于拿了下来。 甩了甩自己的胳膊。发出“咯咯”的声音,再扭了扭脖子,卡卡作响。 他脸上的笑容如常,只不过,微笑的嘴角带着一抹嗜血的冰寒。 “练气初期……真奇怪啊……”他旁若无人地压了压腿:“气势挺足的,我都以为我重伤了……你怎么这么弱呢?” “癫狂症,化为最纯粹的妖形,起码提高两个小阶段。就算你是初期,现在也至少是后期?” “不仅弱,而且力量波动太大……不应该啊?”他笑着搓了搓发青的下巴:“体内气海在崩溃?而且意志在流失?” 巨蛇的双目死死盯着徐阳逸,经过刚才的交手,它残存不多的灵智告诉他,面前这个微笑的人类很强……非常强! 它不应该这么弱才对!刚才就应该把它撕成碎片了才对! “你在畏惧。”徐阳逸缓缓走了过去,笑容如常:“你身体出了问题,也许你并不是主动失控成为异食癖的……算了,这不重要。” 话音刚落,他已经如同离弦利箭一般,朝着对方蛇头冲了上去! “九十七解。虎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