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斗智斗勇(二) - 最强妖孽

第102章:斗智斗勇(二)

“初生牛犊不怕虎……”太多想说的话,凝聚成道道感慨的叹息。一位光头青年目光游弋,将徐阳逸的长相烙印在了心中:“这……可是彻底得罪了明家……即便现在的修行体系和各方保持着脆弱又复杂的表面和平,斩杀明神种子……他也真够胆!” “回去……他恐怕就会立刻遭到明家的通缉。一位明神种子被斩杀,斩首示众,这已经在打明家的脸了……” 无数的心思,在众人心底流过。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实则是徐阳逸对浮云真人的宣战! 是一位练气蝼蚁对高高在上的金丹真人的宣战! 无关武力,在乎胆色,心智! 你以为……你真人至尊,就能步步占尽先机? 在特有的时间,特有的地点,我就算练气修士,照样能仙人指路! 浮云真人的目光,微微扫了徐阳逸一眼。淡淡道:“16年?三年前,魁首姓楚,乃副部长楚天一先生之孙。” 他的目光,落在妖丹之上。心中一抽一抽地痛。 他……同样不敢赌!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就是说的这种局面。 妖丹,谁不想要?就算他们也无比动心,这很可能让自己突破下一个阶段!甚至通往元婴大道! 但是……现在这颗妖丹,变成了一颗核弹,握在一个疯子手中。 “非也。”地裁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朱红雪一案,乃是本真人定的结论。魁首,确实是徐小友。” 怎敢! 浮云虚影,表面上云淡风轻,心中却怒火万丈! 但诡异的,他愤怒的对象,并不是徐阳逸。 而是地裁! 他的黑杀令,没几个人知道,更不会有人知道,千刃作为明水省羽林卫舵主,就接到了黑杀令! 他,已经高高在上太久太久,在他的印象中,自己要碾死徐阳逸,只是伸出手指的问题。麻烦的,是其他金丹真人的制衡。一旦帝器被得知,后果难以想象! 无声无息,抹去当年那件事,拿走帝器,这才是第一要务。至于持有帝器的人……那是谁? 听到徐阳逸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已经心头一跳。然而数百年修行,他早已波澜不兴。 他绝对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徐阳逸! 当初,他连对方长相都没记。 更没想到,徐阳逸胆敢在这种时候自报家门! 徐阳逸保持拱手的姿势,心中根本不敢有丝毫分心,尽全力抵御着金丹分身的灵压。 额头的冷汗,悄然泌出,他,也在赌! 他在赌修行文明,就算顶层人士,同样有所制约! 这,也是世事万物的本源。别说金丹修士,从人类诞生至今,争斗,制衡,就常伴左右。数千年不曾更改。三个和尚没水吃的故事,谁都听过。 他赌对了。 人心,最是难测。 地裁第一句话就没给浮云面子! 修行法院副院长地裁的到场,这种机会,怎能不把握? 即便金丹真人化身当面! “我为何不曾听说?”浮云眯起了眼睛,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貌似恭敬的徐阳逸,看似随意地说道。 “这可是你贴身秘书告诉本座,怎么……”地裁扫了一眼浮云虚影:“道友莫非虚报现场?” 浮云针刺了一般那样,抿了抿嘴,再不多言。 他吃不准徐阳逸的想法! 他知不知道自己上了黑杀令? 不知道? 这是他无心只为,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他还活着,朱红雪大案必将重提!他这是为自己解围! 知道? 他负在身后的双手,轻轻捏了捏。 挑衅。 这是对他真人之威的挑衅! 如果……地裁没在这里,他就算捏死了徐阳逸,他也有办法平息下去!最多看付出的代价多少! 关键的是……地裁竟然亲自化身赶来!修行法院的目光,盯得最紧的就是金丹修士! 他几乎不敢去想,如果自己当众捏死了徐阳逸,紧接着等待自己的是多少惩罚单!足以让他都心惊肉跳! 尤其……他不敢去碰妖丹,一旦对方真敢让妖丹自爆,谁先上,谁倒霉。不死也重伤。 沉吟了片刻,他淡然道:“仿佛有些印象。” “也确实是明神种子序列之一,排行第十八。”地裁的目光随意地扫过徐阳逸手中的脑袋,不再开口。 “善。”浮云真人分身轻声笑了笑:“当录一大功。” “然,今日之事,小友还需与修行法院一个交代。” “谢前辈。”徐阳逸拱了拱手,不看所有人的目光,咬牙将妖丹塞进了储物戒指----就是明神中指上的那枚。抱拳道:“晚辈还有一事想禀报前辈。” “呈。”最后一位不知名的身影说道。 “是,当年,晚辈夺取魁首时,曾许诺加入羽林卫。却因为意外失踪三年……” “当日有报,本真人已记录在案。按照‘修士以及修行集团行为准则’五年后,方可作废。”地裁打断了他的说话,开口道:“另外,小友可加入明水省羽林卫。四大连池之事,已经震动人类世界。小友作为始作俑者和见证者,有义务积极配合明水省地方政府善后。” “是!”徐阳逸立刻朗声回答,微不可查地看了浮云真人的虚影一眼。 将军! 即便以浮云的涵养,此刻脸色也抽筋了一下。 力量,是武力,但却绝不仅限于武力! 胆色,气魄,智慧,同样是力量的一种!无分先后! 这是在将军……这只蝼蚁,竟敢在这里将自己的军! 浮云的手,已经在身后“咔咔”绞了起来。他万万没想到,彼岸花开之后,他分身赶来,竟然会被一只蚂蚁狠狠咬了一口! 从今以后,谁都知道徐阳逸在羽林卫分部! 从今以后……谁都知道他是地裁答应的人! 从今以后……这个人……会在三位金丹修士心中留下一丝淡淡的痕迹。虽然很淡,但是有! 他太清楚金丹真人的地位了,一旦徐阳逸死去,修士死亡做统计的正是修行法院!报上去之后,只要地裁看着稍微皱那么一丝眉头,稍微这么说一句“他怎么会死?”或者“他不是在明水省羽林卫吗?” 立刻,会有上千筑基修士,翻地皮一样翻这件事! 马上,这就会从一个练气蝼蚁的死,变成两大金丹真人的对峙!变成他浮云和修行法院天载,地裁两大金丹大圆满的对持! 他更清楚天载……华夏政府的死忠,绝不会给他浮云一丝面子! 这个杂种…… 他轻轻咬了咬牙,目光冰冷地扫过看似恭敬的徐阳逸,心中那种恶心的感觉更加浓郁。 简直……让他想吐! 这一天,碧波陨落。这一天,地裁来到,这一天,他自报家门。这一天,他说出三年前羽林卫的允诺! 羽林卫的允诺和浮云真人没有一丝关系!但是如果进入的是明水省羽林卫就大有关系! 明水省舵主千刃……可是接了自己黑杀令的。 这,还怎么杀? 还敢杀? 如果这一切都是对方算计……浮云虚影深深看了一眼徐阳逸,对方可真的称得上有胆有识,智勇双全! 他换位思考,觉得就算自己站在对方的位置上,恐怕都做不出如此疯狂的事情来。 “有你的……小辈……”他深深吸了口气,不再言语。 地裁,和哪一位不知名的化身,目光,此刻都凝聚在徐阳逸的身上,许久,地裁才极为不甘地叹了口气:“小友,内丹既然已经认主,你可收走。自行下山,一周之内,去羽林卫报道。” “不过,人贵在知足。一枚内丹,你血拼而来,天命所归。明神身上之物,乃是你战利品。其他东西……” 谁都能听出他话中的痛心。 这可是金丹妖丹啊……就这么……被一个练气修士收走! 暴殄天物……太过暴殄天物! 他声音适时停住。徐阳逸知情识趣地拱了拱手:“晚辈一件未取。” “善。”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没人注意到,这个善字,只是两人开口,浮云虚影却并未说话。 “本真人对此不感兴趣。”数秒后,浮云虚影才缓缓说道:“既然两位有兴致,本真人便不奉陪了。” 心中的怒火,一团一团拱上来,他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爆发出来! 他现在……很想,很想,将这只面目可憎的蚂蚁一把捏死,但是,却动不得! 动不得,留不住,看不下,这种感觉,让上百年高高在上的他,心中无比愤怒。 看似浮躁的自报家门,却是真正的将军!将他这个下黑杀令的本尊逼到了悬崖边上! 杀不得,只能留!还要养! 他狠狠搓了搓牙床。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感受到这种憋屈的感觉了,对方知道或者不知道,都是狠狠地在无形中扇了他一巴掌! 他的身影,缓缓消失,临走时,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徐阳逸。 对方仍然那么恭敬,却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冷哼。 很好…… 小子……你很有胆…… 这一次,天时,地利都站在你这边,还有地裁这种老怪物。利益的制衡,权势的制衡,金丹真人之间同样有彼此的利益争夺……本真人,今日便放你一马……不过,能让本座如此吃瘪的,这世上还没几个。 最好趁着你还活着的时候,多享受一点……最多五年,你手里的东西,必定会在本真人身上。 他的身影消失,徐阳逸这才重重舒了口气。 背心,已经满是冷汗。 刚才,没有任何灵力的交锋。有的,只是语言上的博弈。胆量的博弈,大脑的博弈。 这才是真正的唇枪舌剑。 每一句话,自己从见到楚昭南后,就考虑过。 地裁的意外来到,让他的赌注更厚了好几分。这,才让浮云无声退走。 什么都不敢做地,无声退走。 他握了握手中的妖丹,这,是他真正的底牌。 一旦浮云降临,甚至本尊降临,那么……这颗妖丹,就是他的王牌! 千年老妖,金丹自爆,他很确信,就算浮云,今天地裁不来,他也得放自己走! 一直前行,从未低头! “不过……”他冷笑着看着浮云离开的方向:“你会后悔的……马上……” “也许你会想,尽快完抹平这件事,再让我无声消失吧?” “我。”他握了握拳,舔了舔嘴唇:“不会给你这种机会……” “即便你今日是金丹,日后……我凭什么不能成就金丹!” “到时候……咱们再慢慢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