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强势 - 最强妖孽

第1005章:强势

“为什么?”忘尘踏前一步问道,身为弟子,这种事情他必须出头。 “为什么?”一位老者抬起头,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瞪了忘尘一眼:“因为这是周城。” “如果非要一个理由。那么……”另一位老者顿了顿,面容如同木偶一样没有一丝变化:“下令的人是周家四少。” 忘尘还要说什么,徐阳逸摆了摆手,淡淡道:“可以不去么?” “呵……”这次,两位老者对视了一眼,终于笑了出来:“道友,在周城,恐怕容不得你说不。” “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在这里,四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没有不去的选项。” 强势。 极其强势。 虽然说话波澜不兴,然而每一个字都带着不容拒绝。就算心中有反抗的念头,也必须压死。 话音刚落,车辇中帷幕一掀,一位老者走了出来。 蒋老冷冷看了两人一眼,两人微微愣了愣,恐怕没想到还有一位阴尊,然而却根本没有低头,只是平静颔首,表示见过。 豪奴压人,若是在平时,蒋老翻手就能拍死他们,但是在周城,他脸上只是微不可查地抽动了一下,却什么都没说。 在周家门前,就算是门前犬,也顶过七品官。 “看清楚,这是什么。”蒋老冷笑道:“老夫还不知道,周家的规矩已经大到这种地步。” 两人仔细一看,蒋老的胸口上,已经别上了一枚徽记,上面一枚丹药散发出紫色光华,宛若实质。 他们还没有开口,周围看到这一幕的人顿时惊呼起来“大宗师!”“丹道大宗师!丹盟认证徽记!”“值得啊……今夜我没睡觉就赶路,竟然能见到一位大宗师当面!” 忽然沸腾的人声,让两位元婴都愣了愣,更没想到,这位阴尊居然是丹道大宗师! 阴尊身份他们顾忌,但在周城,就不怕。 但大宗师不一样。 任何大宗师,身后必定有一股恐怖的势力,真正是一只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原来……是大宗师当面。”两人对视了一眼,沉声道:“晚辈拜见大宗师。” “这就是周家的规矩?”蒋老冷哼了一声,没有敢将阴尊的气息散出,冷冷一拂袖:“元婴见尊圣不跪,周家真是好大规矩。” 两位苍老的元婴目光一闪,这是对刚才自己对那三人牛不喝水强按头的态度的反击? 但是在这里,他们不能跪,如此多人众目睽睽,一旦跪了,膝盖就直不起来。四少也绝不会容忍他的钦定侍卫给别人下跪。 “跪下。”蒋老根本不管这些,比两人更强势,冷声道:“尊圣境界吓不倒你们,大宗师你们也不怕,真是好大的胆子!” 冷汗,顷刻间从两人头上滴下。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两难之中,一位元婴终于屈下高贵的膝盖,极为不情愿地说道:“晚辈……” “却不知是哪一宗的大宗师。”就在此刻,城楼上传来一个声音:“来我周城如履平地,老祖宗钦点给我的侍卫也看不起,真是好大胆魄。” 一位年轻人,已经在城楼上站起身来。 他身材不高,然而在他周围,无一人敢直立。 他面容不出众,也没什么气势,然而在他身后,无数禁军拱卫,数面大旗招展。更有上千银甲城卫,手中弓形法器已经瞄准三人。 他,就是城楼上唯一的君王。 “天剑山庄。”蒋老淡淡道。 “你刚才不是问,周家真是好大规矩么?”男子打开折扇,乱风吹的黑发乱舞,徐徐开口:“那我告诉你。” “在周城,周家就是规矩。” “周家的人,从来不向外人下跪。” “这就是我四少主说的话。”他目光冰冷扫了一圈几人,一字一句道:“够不够清楚。” 蒋老脸色平静,徐阳逸却看到对方的拳头都握得咔咔作响。 侮辱。 当众扇脸。 你以为你算什么?在我周家门下,太虚之下皆蝼蚁。 为了两个豪奴,连天剑山庄都不放在眼中。更不要提不是长老的徐阳逸几人。甚至正眼都没有看一眼。 “你。”四少用扇子点了点徐阳逸:“过来。” 众目睽睽,所有进城的人都在看这一幕,扇子隔空指着徐阳逸,仿佛点一头猪圈里的猪:它,这头猪该杀了。 一种屈辱感瞬间充斥他的心脏,这就是上界……实力不够,名望不够,不配有尊严。 他脸色平静,平静到可怕:“我?” “不需要报你的名字,也不用在这里哗众取宠。你如果不过来……”他扫了一眼左右,顿时,所有银甲侍卫的弓更加拉紧,咔咔作响。 “四少主真是好大排场。”蒋老阴测测开口:“一位阴尊衣钵弟子,天剑山庄道子第一,居然呼来喝去。” 还要说什么,徐阳逸已经一只手抬起,示意不用说了,起身走了过去。 这条路不长,走到哪里,人群自然分开。隐约可以听到“可怜。”“谁让他惹了四少主?”“在周城,违逆周家就是罪。”“哎……年轻啊,意气用事,四少第一次让人请他,已经算给面子了。他早就该过去的。”“自取其辱么……乙级宗门的道子在这里真的不算什么。” 虽然没有一个侮辱的字眼,那一道道目光,如同烙铁一样印在徐阳逸身上。 然而他神色依然平静。 只是心中翻涌的杀意,已经沸腾成河,凝聚为海。 进入城楼,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很快,他就来到了城楼大殿,数位金丹顶峰站立左右,正中一张柔软的罗汉床上,四少主悠闲的剥着一颗葡萄,懒懒地看着他。 没有座位。 “你是从飞流海飞升的。”四少扫了一眼资料,开口道:“问你几个问题,答对了,加上我心情不错,你可以完整离开。本少不计较你冒犯周家。也是告诉你……” 他朝着果盘中弹过一块葡萄皮:“我周家,在这里就是规矩。要你来,你就得来。让你走,你才可以走。”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拼命调节着心中杀意,尽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平静:“四少很在意这个?” “放肆!”还没说完,四少身后一位银盔银甲的统领就怒喝道:“四少没问,你居然敢随意回答!天剑山庄的道子就这么没规矩!” “还不跪下给四少认错?”一位老妪冷声道:“否则打断双腿,封闭灵气丢入兽窟,生不如死。” 徐阳逸没开口,只是看着根本没看过他一眼的四少。 “倒是个有骨气的。”没想到,四少居然没怎么生气,挥了挥手,嗤笑道:“天剑山庄离这里不远,多有交集,算了,暂时卖他个面子,谁让是飞仙后裔呢。” 终于,他看了徐阳逸第一眼:“运气不错。” “现在,回答我的问题。” 徐阳逸垂下目光,掩盖眼中的冰寒:“是。” “好,第一个问题,你把飞流海的地理,势力,境界,名人,一字不差地说给我听。”四少地脸色骤然森寒起来,几乎是从牙缝中迸出几句话:“说错一个字,我断你一根手指。” “另外提醒你,别以为我们没飞流海的资料,少在那里自作聪明。” 徐阳逸脑海中飞快运转,果然是针对他来的,对方肯定没有飞流海的资料,否则在飞升台他就露馅了。而他的资料,是从观星者那里记下来的,有过目不忘的丹灵,绝不会有错。 无论什么仇,现在形势比人强,强项令只有一个死字。 他缓慢地说着,时而想一想,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才差不多说完,而四少居然没有一点不耐烦。 果然,说完之后,四少并未怎么印证。而是埋头深思。 他心中冷笑,这是在找他地理,势力,名人之中的矛盾点,不过这份答案就是他的底牌,他绝不可能记错。 “不错。就是太清楚了些。”许久,四少抬起头来,手指轻抚一份玉简:“清楚到好像在日夜背诵一样。你说……是么?” 他直视着徐阳逸的眼睛,徐阳逸也毫不畏惧地看着他,对视数秒,仿佛看入灵魂,四少终于收回目光。 “第二个问题。” 他一拍玉简,顿时,一个真人的身影出现,而那个身影,正是他本人! 来到七界之前,谁都以观星者的神通做了易容,现在出现的,是他本来的面目。 “认识他么?” “没见过。”徐阳逸回答的无比自然。 “你确定?” “确定。” 四少笑了笑:“真巧。” “或许你不知道,在飞流海的飞升途径上,还有一个沉睡已久的位面,两者飞升通道是同一条。而那个位面的人,禁止飞升。” “都姓徐,同一条路,都是体修……”他不耐烦地招了招手。 “末将在!”闻香知雅意,他身后银盔男子立刻拱手道。 “掰断他一根手指,封了他的灵气,不允许他自愈!”四少冷笑道:“在本公子面前耍小聪明,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是!” 刹那间,周围所有金丹,以及公子身后三位元婴,齐齐踏前一步,杀气四溢。 相对的,徐阳逸的灵气轰然爆发,如同魔神一样压过全场! 这道灵气之强,甚至让公子身后三位元婴齐齐一声惊呼,立刻挡在公子面前。 “还都是天才……”公子用扇子轻轻拍了拍,两位元婴悄然让开一道缝隙,一只疯狂的眼睛从缝隙里直视徐阳逸:“掰断他十根手指。” “本少倒要看看,谁敢在周城动手!”

上一篇   第1004章: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