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杀机四伏 - 最强妖孽

第1006章:杀机四伏

“遵令!” 话音刚落,三道身影中的两道,已经化为两道流光,落在徐阳逸面前。 但尽管如此,他们脸色凝重地可怕,能成为四少的侍卫,没有庸手,但现在……他们只感觉面前是一头压抑着狂怒的狮子,只要真正发怒了,他们绝非对手。 对视了一眼,一位元婴倏然出手,没有用出领域,手中幻化万千刀光,迎头拍下。 “轰!!”神通出手,万刀飞射,道道灵气斩破虚空,刹那之间,宛若刀山临头。 “百炼神诀。”另一位元婴双手一合,再拉开之时,一片恢宏的符箓之海陡然爆发,化作一副副镣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锁住徐阳逸四肢。 两人看来长期联手,配合紧密无间,几乎就在镣铐锁紧他的同时,刀光如海爆发。 “刷!!”四面八方的空气瞬间荡起一圈白色波纹,徐阳逸目光一紧,一声大喝,体修灵力爆发,身上镣铐寸寸碎裂。 迎头刀光万道,于这间不容发的刹那,双手朝上一合。 冲击波一样的刀光瞬间静止,只见双手合拢之处,居然死死夹住了对方的手! 空手入白刃! 慢一点,快一点,都做不到,只有眼光,灵力运转到巅峰,才能接住这漫天刀影中真正的一抹杀招。 大殿不过三十米宽,十五米长,对于动辄神通过万米的元婴修士何其憋屈,越是能在这种环境中将神通凝为一体的,灵力修为越高。谁都不想让外面知道这里发生的事,三人的神通出手,全部都把握到巅毫。就算门口的宫灯都没有晃上一晃。 举重若轻,大巧若拙。 无声之中的过招,徐阳逸目光一闪,既然出手,就绝对不会留手! “爆。”他磨牙道。 之前的屈辱,仿佛随着这一个字轰然炸开,就在同时,发出镣铐神通的修士一声惊呼,胸口陡然绽放出一抹血花。 “什么时候!?”他身形如孤鹤倒飞而去,他根本没有看到对方出手! “虚灵仙体大成!隐匿灵力!他在抬手的过程中,朝着你指了一指。”四少主双眼发亮,一展折扇,大笑道:“好身手,老八,若不是在这里,你刚才就要重伤。” 然而,他话音未落,场中变故再起,徐阳逸右脚已经一个腿鞭扫去,体修之威,刚刚出手,整个房间掀起一片狂风,一道月华如水,镰刀状直劈老八。 老八瞳孔骤然收缩,无声中的战斗,双手再开再合,一把青罗伞徐徐展开。但见腿影刀光所过,殿内桌椅齐齐被劈为两半,而斩在青罗伞上,爆发出一片光华。随着一声尖叫,老八撞到了后面的柱子上。 就在同时,徐阳逸变掌为抓,猛然抓住面前元婴双臂,手上用力,轰然巨响,这位元婴居然被他举过头顶,全力甩在了地上。 “卡拉拉……”一道道蛛网纹蔓延,这位修士喷出一口鲜血,下意识地要防御,却看到对方根本没有动他。愣了一秒之后,心中闪过一抹可怕至极的念头。 他……要对四少主动手!? 他疯了?! 只要动了四少主,远在大夏王都的那一位只要一声令下,他死无葬生之地! 这个恐怖的念头,让他瞬间清醒过来,立刻抬头看去,却马上舒了口气。 徐阳逸恐怖的灵力如渊如海,压得全场金丹谁都透不过气来,随着扑通扑通的声音,一个个接连跪倒,就算开始叫嚣着要折断他手指的银甲统领,也只能满头冷汗跪伏地面,瑟瑟发抖。 而最后一位元婴,全身衣袍无风自鼓,须发飞扬,如临大敌地挡在四少主面前,死死盯着徐阳逸。 而徐阳逸冰冷地看着他,既没有上前,也没有退后。 一只折扇拍在元婴修士肩上,这位修士嘶声道:“少主不可……此人实力太强!太过危险!您的身份绝不可以身犯险!” “说什么呢?”四少主折扇印在他脸上,明明金丹初期的境界,那位修士根本不敢抵抗,只能咬牙退开,狼一样看着徐阳逸。 “看样子,我认错人了。”四少主微笑着说道:“你可以走了。” 仍然没动,徐阳逸如同石雕,只是脸上神色晦暗不明。 “别给脸不要脸。”四少主的声音冷了下来:“只要我再过一炷香时间没出现,所有控弦之士会立刻动手,就算阴尊没事,你身边的人全都得死!” 沉默。 四少主说完这句话再没开口,两人目光对视,过了数秒,徐阳逸灵气收回,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他刚走不久,四少主一屁股坐在罗汉床上,无人看到,他背心已经湿透,甚至现在双腿都抖得厉害。 地面上,一地狼藉,之前傲立大殿的金丹们,此刻哀鸣不已。他越看越怒,死死咬牙道:“起来……” “都给本少滚起来!!还嫌丢人没丢够?!” “滚出去!除了本少的侍卫,全都给我滚!!一群废物!!” 真的是滚,所有金丹都滚了出去。唯一没有伤的元婴沉声道:“少主,就这么让他……” 话音未落,一个响亮的耳光已经打在了他的脸上,他一惊之下,几乎是本能地跪了下来,颤声道:“少主息怒,少主息怒!” “哗啦啦!!”一连串的脆响,罗汉床上的杯盘被四少一挥手全部甩到了地面上,名贵的器具化作一地碎片。而四少主脸色铁青,牙齿都磨得咔咔响。右手握住的扶手,已经出现丝丝裂痕。 大胆…… 太大胆了! 这千年来,敢在周城,敢在周家嫡系面前动手的,这是第一个! 这不仅仅是打了自己的脸,更是打了周家的脸! 一个区区下界飞升修士……居然在周城如此猖狂! “蠢货……”他满含怒意地看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三位元婴,从牙缝中说道:“你们还没看出来?刚才……那个低等人是真正想杀了我!!” “杀气都感觉不到的饭桶!若不是你们毫无作用,本少怎会被这样的飞升贱种侮辱!” “他刚才没动手,是一直在考虑,怎么杀我?杀了我会有什么后患?他能不能安稳走出周城,浪迹天涯。最后他发现做不到,他也确实做不到!只要我死在这里,这个天剑山庄大宗师都在责难逃!他身边的人一个个全都得死绝!” “正因为这样,他才放弃了。但本少敢肯定,只要本少出现在周城外,遇到了他,他绝对会杀了我!刚才那种杀意……太真实了……真不知道他杀过多少人!仿佛……仿佛是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一样!” 发泄了好久,他才喘着气坐了下来,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好几口,方才平静。沉声道:“通知供奉……他们必定连夜出城,出动两大供奉,将他们一行人除了阴尊全数杀绝,不要动他,老祖宗说过,抓住他,证实是他就好,并且着重点过三次,要活的。” 一位元婴终于插了一句:“您……证实是老祖宗要抓的人?” “可能性不小。”四少终于完全平静了下来,想喝口茶,却发现茶杯早化为了碎片,握着桌子咔咔作响,冷声道:“还有最后一条……我没问他。” “为什么破界法眼偏偏在他进来的时候波动?” “可能是异动,在没有见到他之前,我都觉得有这个可能。但看到他本人,我才感觉……”他目光一闪:“这绝非异动。” “而是他有掩盖的方法。相似点太多了,虽然看上去都不是,但我还是觉得,他就是老祖宗要找的人。” 沉默。 许久,另一位元婴头都不敢抬地说道:“那……为何不在城里拿住他?” “你傻么!”一方桌子轰然打到对方头上,头破血流,对方根本不敢运气灵力抵挡,只能听着四少主再次挑起的怒吼肆意喷射:“对方可是有阴尊!还是丹道大宗师!我是不怕,但是本少资历不够,还没有进家主序列,你想在这种时候给我惹事?!” “别以为我说丹道大宗师不算什么,那只能是口头说说!我可以这么做,他们忍了这口气,出去一点风浪都不起!但是如果真的杀了这人,那就彻底闹大了!你没听清楚?那是衣钵弟子!衣钵二字你明不明白!” “周家罩得住我,我撑不起这股风浪!我的地位会被一撸到底!明白了么!蠢货!” “那……那您要抓他……” “当然是出城以后。”四少舒了口气:“我就不信,两位阴尊,还抓不住一个区区元婴!” “只要抓住他……证实是这个人,老祖宗自然会帮我扛下来。而我……相信我的感觉。要做,就做得彻底!一个不留!” 所有人都不再开口,有时候他们觉得,这位四少除了心性狠毒,做事还真的有那么点风格。起码在他们这个境界,做不到这点。 没有人提为什么不联络其他人。这种功劳,必定要自己独享。 “等着吧……”安排好一切,四少的目光看向幽冷的月色:“墟昆仑的夜是六个时辰,现在刚刚进过子时,月色如此美好,今夜……必定是个让你难忘的夜晚。” 城门下,所有人都分开了。观看这场闹剧的人,在徐阳逸上去的时候,就入了城。 蒋老没走,身为大宗师这么多年,他还极少受到这种侮辱。如果衣钵弟子都保不住,他也不用做什么大宗师了。 忘尘,猫八二都没有走。他们更无法丢下朋友和师傅离开这里。 他们知道,那个人,虽然现在在上界什么都算不上,只是一宗道子。但是,在地球,对方几乎是一人扭转了万界大战的战局,立地成婴,杀入月面,最后在腾格巴尔这种老怪物的手下逃出生天。 他,是传奇。 属于地球的传奇。 是地球在七界的旗帜。 他们不能放下这面旗帜离开。 就在此刻,徐阳逸的身影走了下来,忘尘和猫八二立刻迎了过去“洋芋,没事吧?”“师傅,你还好?” “没事。”徐阳逸摆了摆手,沉声开口:“立刻出城。” “再过几柱香,我们恐怕都走不了了。”

上一篇   第1005章:强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