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月下独舞(一) - 最强妖孽

第1007章:月下独舞(一)

“怎么?”蒋老目光一凛:“你……和那位四少闹翻了?” “差不多吧。”徐阳逸淡淡道。 沉默,数秒后,蒋老冷哼了一声:“周家四少,我也有所耳闻,据说是嫡系一脉的四公子,心机深厚,然而天赋不佳,据说只有筑基后期,不知为何已经到了金丹。听闻他行事不留余地,如果是这样,我们确实要离开了。” 忘尘愕然:“师祖您的地位,也压不住他?” 蒋老叹了口气:“在别的地方,他只能对我鞠躬,但是……这里是周城。” 这里是周城,一句话,谁都没再开口。 没有人再说废话,所有人都坐上了车,灵符贴在傀儡机关兽的头上,拉车的鹿形机关兽两眼冒出一片金光,风驰电掣地朝着出城口飞奔而去。 得得得……清脆的蹄声响彻耳中,如履平地,挑起两边的窗帘,就能看到外面鳞次栉比的高楼广厦,然而没有人有心情,心中如同压着大石,随着车辇的奔行,那种风雨欲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喧哗的人声都无法遮掩,这不是五感,而是一种冥冥中的第六感,仿佛……一只无形的死神在追赶他们,从人满为患的繁华古都中呼啸而出,弥漫身后。 “呼……”蒋老长长舒了一口气:“他还真敢……” “您也感觉到了?”打坐中的徐阳逸睁开眼睛,沉声道。 蒋老无声点了点头,车辚辚,马萧萧,路上行人欲带刀,明明是一片祥和,却偏偏让人心中发冷。 他双手打了个法诀,三张灵符飞出,全部贴到了机关兽上,顿时,机关兽脚下升起一片祥云,速度更快了一倍。 然而,那种如影随形,让人心脏都缩紧的肃杀之感,却阴云盖顶一样,从未消失。 如同站在人身后的影子。 “快了……”门口已经出现出城的大门,十道门洞出现,全车人的神色都严肃起来。 没有离开…… 越来愈近! 黑色的死神站立身后,形成恶魔的倒影,手中收割生命的镰刀已经张开,破烂的黑色披风扬起,无数的幽魂黑鸦即将呼啸而出。 从他们踏出城门的一刻。 “无法无天……”蒋老闭上眼,额头青筋乱跳,根本没把一位阴尊放在眼中,这么直白的一巴掌,不仅仅是扇了天剑山庄的脸,更是扇了中部丹盟的脸! 如同感知到他们来到,出城口大门早就放下,一行人的车辇嗖一声冲出。 城外,星斗倒悬,月华如晦,然而,本该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的夜,却万籁俱寂,鸣鸟不飞,虫鸣不闻。 这条路,同样应该车水马龙,如今却根本没有一辆车。仿佛为他们让出了通往地狱的通道。 车辇瞬间爆发出最大的速度,化为一道流光直冲野外。 就在这一瞬间,后方高大的城墙上,七道身影飞射而出!七剑出天山! 来了! 车中,忘尘已经无声拔出了长剑,轻轻挑开帷幕,后方七道身影根本没有丝毫掩饰,但并没有动手,而是追着车辇,一路飞驰。 两道恢宏无比的灵力,神灵一样充盈空中,双星闪耀,周围六道元婴大圆满的气息,再加上一道微不可查的金丹气息,让他们身后空间都在疯狂波动。 阴尊! 两位阴尊中期! “好大的手笔……”蒋老死死咬着牙:“他们在等,他们也不敢在周城范围内截杀,否则谁还敢来周城贸易?走出周城一千里,才是他们动手之际。应该周城没人知道四少这一手。” “等会儿,我争取拦住他们,你们……”他叹了口气:“立刻离开,有多远走多远,马上返回天剑山庄,任务……取消。” 就在此刻,忽然前面“夺”的一声,机关兽倏然停了下来。 “哗啦啦!!”灵气如潮,杀意四野横扫,卷起漫天落叶,狂风呼啸,这辆可挡元婴后期一个时辰的灵气车辇,完全停了下来。 轰隆一声,四面车壁倒塌,三人一狗完全呈现在野外。 明月高悬,群星晦涩,就连月色都带上了一抹嫣红。 人。 七个人,傲然悬浮身后,七柄如雪长剑,甚至压下璀璨月华,惊魂夺魄。 “说走就走,也太不把我放在眼中了。”四少站在领头的两人身后,淡淡道:“我说过你们可以走了么?” “你到底要怎么样?”蒋老站了起来,指着胸口的徽记:“丹盟大宗师全部记录在案,你们难道丹盟都不怕?杀一个大宗师,难道就不担心日后丹盟联手抵制?就算夏侯他老人家,恐怕也不想如此吧?” “丹盟?”为首的一道黑影愣了愣,不悦地转过头去:“四少,你可从未和老夫说过,这里有一位丹盟大宗师。” “是啊,你们周家不怕丹盟,老夫等人却绝不能和丹盟翻脸。”另一道领头黑影也幽幽道。 “孙老,您负责看住这位大宗师即可。”在这里,四少完全没有周城跋扈,他很懂得“势”这个词,拱手道:“但是其他人……一个不留!” “除了那个最高的之外,全部杀绝。这,不会让你们为难吧?” “有什么事,我四少扛着,周家替你们抗!实话实说,本少怀疑他是老祖宗点名要的人。他今天绝不能走!这消息也绝不能泄露!” 两人没有再开口,对视了一眼,两片领域轰然打开。 其中一人,领域极其奇怪,这片空间仿佛被金色线条切割成无数金色方块,每一个都有数米长宽,而所有人,全部被处于单独的方块中,立刻被分开。 “空间领域!?”蒋老倒抽了一口气,愕然看着那人:“你……空无尊者?前代九真九难门第一道子!后坠入魔道,杀尽当代堂主叛教而出,九真九难门悬赏五千万上品灵玉都没找到你,夏侯……周家竟然包庇通缉犯!” “放心,事后你不会记得。”人影仿佛笑了笑:“世人愚昧我独醒,什么叛教,真是可笑。” 另一人,脚下一片紫色领域铺开,万千幻境摇曳,从被分割开的金色空间领域之中疯狂炸起,刹那间,这里就被分为无数战场。 蒋老,已经和其他人完全分离。 两人和那些元婴不一样,不是侍卫,也从未配合。但是方一出手,立刻看出了和其他人的不同。 他们的配合……竟然比四少的侍卫更加可怕,更加严密。 “冥血尊者……杀七大丙下宗门炼制冥血神丹,悬赏金一千万上品灵玉……四少……你真是好大胆子!!亡命之徒你也敢收!”蒋老怒极反笑:“这就是周家,光鲜之下如此见不得人,可笑啊可笑。” “杀了他们!!”四少根本不理,一声长笑,两位阴尊徐徐从阴影中走出,缩地成寸,瞬间到了四人面前。 空无尊者对蒋老。冥血尊者对其他三人。四位元婴围拢半空,形成牢不可破的突围网。 杀局已成。 “别抵抗。”冥血尊者傲立空中,平静看着下方三人:“给你们一个痛快。” “生于混沌,死于极乐。” 轰!!话音刚落,三人周围所有空间,尽皆放出无穷金光。金光之后,他们已经处于一片奢华殿宇之中。 面前百朵金莲悬空,上面百位身披薄纱的少女,石雕一样静立莲上。忽然,虚空中传来一阵轻微的鼓瑟之声。 叮铃铃……少女手足皆带玉环,声音响起的同时,悄然而舞,一颦一笑,勾人心魄,一动一静,竟然让人心中最原始的欲望轰然爆发。 “极乐天魔舞……好好享受吧。”冥血尊者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无悲无喜。 刹那之间,鼓点如狂风骤雨,百位少女舞姿越来越勾人,香风习习,秋波流转。徐阳逸一声大喝,脚下杀生领域轰然展开! 和逐月宫主对拼,那时的他还没有领会完全的杀生领域都能和对方拼个不相上下,还能险胜。这是领域的品质问题。但是现在,他脚下的领域居然无法伸展百米! “嗯?”虚空中,冥血尊者的声音微微愣了愣,随后嗤笑一声:“领域,是要在无数的战斗中才能构建完成。看来你元婴之后就闭门造车,你的领域看起来级别不低,然使用方法如此原始,今日……你们走不出去。” “天魔八音。” 随着这个声音落下,鼓瑟之声中,万种乐器声音同时响起,和少女的舞姿珠联璧合,刹那之间,暗中鼓动人心的力量瞬间暴增十倍!身边的忘尘,猫八二已经眼睛发红,居然不受控制地慢慢走上去。 就在同时,百位少女娇笑连连,手中各自出现了不同的乐器,一位少女面带微笑,眼含无限春色,悠然看着忘尘,手挥琵琶,石破天惊的一响。 “锵!!”若万剑齐鸣,千刀共舞,无声惊雷。 一道恢宏剑光,十米宽的月牙,骤然斩向忘尘头颅。 “你找死!!”徐阳逸狠狠一咬牙,再无犹豫,一拳爆发。 拳破山河,虚空中响起一连串的音爆之声,一片虚空层层破裂,拳风如龙直冲月牙,两旁带起冲天风浪。 一方,仅仅十米宽,另一方,气势恢宏,两者相接,竟然如同刀切豆腐一样,月牙只是微微一暗,直接斩破拳风,一往无前。 徐阳逸瞳孔一缩。 自从柳明阳的领域中走出来之后,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法修实力远在体修之上。自己的灵力居然无可抵挡。 一声大喝,身体几乎是本能反应,拳影如山,这片空间都似乎要被打塌,腿光如刀,排山倒海一样轰出。 “轰轰轰!”无数的灵力和刀光碰撞,终于,月牙在进入两人身侧百米之时,轰然消散。 他并没有停,忽然理解到,自己情急之下,居然用出了天道百解。已经被忘记多少年,却被肌肉记住的神通。 最粗浅的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