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月下独舞(二) - 最强妖孽

第1008章:月下独舞(二)

然而,此刻用出,却感觉如鱼得水。在体修的使用下,如虎添翼。 这是战技。 七星,断龙台,虎啸,一招一招,如同行云流水,刹那之间,这片空间虎啸龙呤,天地将倾。 就在此刻,对面的金莲少女全都动了起来。 琵琶,羌笛,古筝,编钟,荡漾起动人心魄的音乐,随着音乐扬起,一圈血色光圈轰然炸开,无穷无尽的剑光,夹杂在这片月华之声中如海倾泻! 雄威响若雷奔走,猛涌波如雪卷颠。 声势岂是徐阳逸神通的十倍以上! “第六音。”一声拨动琴弦的声音悠然响起虚空:“灭之音。” “轰隆隆!!”少女扬起十丈软红,剑光凛冽,明明范围不大,徐阳逸却感觉比他铺天盖地的神通凝练得多。 剧烈的碰撞,无穷光华扬起,数百上千的剑光丝毫不减,然而他的神通已经消弭殆尽。 “这就是构筑完毕的领域?”眼睛发红,根本不容多想,手一扬之下,一道金色长河围绕三人。几乎下一秒,剑光临身,不过一旦进入金色长河,速度立刻减慢。 只是一丝。 这一丝,在往常根本看不到,但是现在无穷剑光,拉成猩红的幕布,却无比清晰。 不过,不等他舒一口气,剑光陡然再次加速,剑光之中已经响起无穷魔鬼之音,割裂风潮。 “你敢!!”一声大喝,鱼肠出鞘,无数的黑气弥漫,于这间不容发的一刻中,往前倾力一刺。 刺。 一往无前,秉承杀道,一刺之下,方圆百米剑光齐齐一震,然而……若螳臂当车。 真正直面阴尊,才知道什么是强。和寂灵尊者那一次不同,上次,对方只是震慑,这次,对方杀意横空,渲染血夜。 “放肆!!”虚空之中,一声大喝如同神明,所有剑光轰然汇聚,凝聚为一把百米巨剑! 巨剑闪耀半空,符箓万千,若神光出海,照耀苍穹,而它的顶端,正对徐阳逸,和那一匹漆黑之光。 宛若巨人和蚂蚁。 “轰轰轰!!”金色巨剑毫不留情地刺下,鱼肠无物不破,只见巨剑开头层层崩溃,无穷无尽的符箓飞散空中,前端化为片片灵光。 金光照耀徐阳逸身上,浑身皆金,面对着这遮天一剑,一步不退,好似龙城飞将,巨剑竟然无法越雷池一步。 “让开!!”灵识中,鱼肠已经在大吼:“你远不是它的对手!阴尊是中三境!和元婴的差距绝非一个大境界那么简单!而是道与理的差距!” “你和阴尊有质的不同!也许你筑基可以斩杀金丹,但是元婴绝对无法面对阴尊!” “不要拦了!否则你都会搭进去!” 徐阳逸没有开口,一声长啸,虚灵仙体全部闪耀,三十六倍灵力全面爆发,不留一丝,面对着这柄通天之剑,不退反进,所有灵力肉眼可见的冲了上去。 冥血尊者微微一愣。 是什么让他如此执着? 他不理解,明明退一步海阔天空,自己不要他的命,为什么非要来送死? “蚍蜉撼树。”他淡淡抬起了手:“蚍蜉再用力,树叶都不会掉一片,你岂不是可笑?” 下一秒,漫天星斗高悬,折射出无穷剑光,天地之间,数万把剑悬浮空中,神灵出山,万剑如海。 “第二音……剑悬北斗。”他淡漠地看了一眼下方拼尽全力的徐阳逸:“如果你认为,你护着他们,本尊者就会留情,那就打错大错。” “本尊者见得多了……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希望你到死还能拦在这两只蝼蚁面前。” 杀!! 群星璀璨,万剑齐鸣,天空呼垂卷云风,地面奔走惊神雷,万剑从苍茫之间落下,那种群星陨落之感,甚至能让人汗毛倒竖! 剑光如织,鱼肠的声音都嘶哑了:“让开啊……你绝对经受不住这一招!你不是他的对手!我还要说几次!这绝非一个大境界那么简……” “闭嘴!!!”徐阳逸顶着莫大压力,额头上青筋跳起,第一次对鱼肠大喝:“若自己的弟子都看护不住,有什么资格称师?” “若和自己一起来的人都守不住,还谈什么担当?!我还有什么脸面谈自己是地球唯一的飞升修士!还有什么脸说带领地球走向复兴!” “这是我的道心。”他闭上眼,一手擎天,气喘如牛,头顶那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实在给了他太多压力。 “卡卡卡……啪!!”话音刚落,他的手臂中传来一阵阵骨节不堪重负的哀鸣,随着啪的一声,臂骨顷刻骨折。 然而,下一秒,三只手臂迎上。阿修罗相已经完全打开,这一柄剑,面对的是他的道心,他的坚持,他的担当,他的一切。 无论挡不挡得下来,唯拼尽全力,方了无遗憾。 他清楚记得一句话,四少说过,无论如何,都要活的。 他在赌,赌对方绝不会杀了他。 如果对方敢,就不会听四少指挥。 这是周城,周家大过天。这也是周城,他们不敢不遵命。 这,就是漫天剑雨之中的一线生机。 鱼肠没有再开口,他理解,同时,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再不看满天漫天剑雨。 “你说的……我都明白……” “然而……你忘了啊……对方是血祭了七个宗门的绝代凶人,他……就算不杀你,你也……” 话音未落,万剑如雨。 往常横扫一切的阿修罗相,死死顶住了擎天巨剑,仙剑斩修罗,然而,他已经根本无法挡住倾海剑雨。 “扑!!”一缕剑光直直插入他的肩胛,几乎是插着心脏而过,将他身体穿了个通透。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肺叶受伤,体内的**急速恢复,但……根本没有这种时间了,铺天盖地的灵光剑海倾巢而下。 刷……下一柄剑,穿过他的大腿,带起漫天血雨。明明体修的实力坚不可破,在对方面前,在超过了一个大境界,从下四境步入中三境的阴尊面前,却宛如纸张一样薄。 “刷刷刷!”这一瞬间,无穷剑雨从头顶落下,他孤身一人立于剑雨中,地面上一片铿锵之声,数不尽的蛛网纹蔓延。 别说是他,四少,周围的数位元婴都呆了。 血性…… 这个词弥漫在所有人心中,这一瞬间,竟然莫名想起了一句诗。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漫天剑雨,在这个孤傲的身影下,完全失色。  数秒后,剑雨停止。 哗啦……三只手顶着的巨剑,刺早已消弭,只不过挺近了十米,就被巨剑轰然压碎,而这一瞬间,巨剑随着这一声,终于灵力耗尽,化为灵光漫天飘散。 天空中,冥血尊者愣了。 他的手微微颤抖,这一瞬间,他居然感到了心绪不宁。 没有离开一步…… 刚才那些剑雨,对方真的没有离开一步! 而且……他居然接住了自己一击! 现场一片死寂,在这个血人周围,无穷无尽的灵光剑插在地面,高达半人,如同致敬的丰碑。随着轻轻一颤,齐齐化为灵光飞走。 鲜血与灵气一色,在这个孤寂的夜,格外刺眼。 地面上,他们五米开外,密密麻麻全都是剑孔,深不见底。 “竟然……真的有这种人?”冥血尊者深吸了一口气,作为阴尊,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对一个元婴有了敬畏之心,这不应该,这不对……他知道这不对,但是现在偏偏有了! “刚才……我就留下了他的地点,只要他离开一步,伤势重十倍……他,他竟然真的没走?”他愕然地站了起来,看着这个血人,心中忽然泛起一个想法。 杀了他! 此人不杀,后患无穷! “你要做什么。”就在此刻,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四少死死盯着他:“这是老祖宗的吩咐,你敢命抗太虚?” 如一盆冷水通头浇下,冥血尊者神智霍然清明。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竟然自己的神智都有点躁动。 “你只是四少,还没资格对一位阴尊下令。”他冷哼一声,目光看向徐阳逸,尽力压住心中的波动:“滚。” 声音很响,如同雷鸣,但是却不知道为何,给人一种虚浮不定之感。 没有回答。 数秒后,徐阳逸抬起手,左手已经骨折,掏出一枚丹药吃了下去。 “呵呵……”一阵淡淡的冷笑,从他身上发出,一个血人,月夜下轻声冷笑,这个场景,让四少和四位元婴齐齐退了一步。 他们也给俺觉到刚才冥血尊者的感觉了。 血性…… 让他们畏惧。 这种群狼之首的气势,不是绵羊可以拥有。 “哈哈哈哈!”数秒后,徐阳逸仰天大笑,笑的猖狂,笑的肆意,笑的鲜血淋漓,笑的通心透彻。 “你……”他声音不响,却和刚才的冥血尊者天壤之别,仿佛响彻人的心头。 他指了指冥血尊者,再指向自己的胸口:“不敢杀我。” “你的道心,不如我坚固。” “本真君说不退,就不退,你说杀,却不敢杀。” 他淡淡地看向虚空,平静道:“懦夫。” 懦夫。 这两个字,落入冥血尊者耳中,心中狂怒瞬间滔天。 脸色平静,非常平静。 作为修行了千多年的老怪物,他早就很少发怒,但是现在,不知为何,此情此景,这种我自横刀向天笑的豪情,却真正激发了他的杀意。 “一介区区元婴,蛆虫一般,竟然敢对尊圣放肆。”他的声音同样冷静,然而,却冷静到让人须发皆寒:“断舌之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