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月下独舞(三) - 最强妖孽

第1009章:月下独舞(三)

“轰!”话音刚落,百位金莲少女齐齐起舞,凤箫声动,玉壶光转。然而,就在少女头顶,一片空间悄无声息地波动了一下。 就是那里! 徐阳逸目光骤然闪耀。 防御不是他的风格。 说废话也不是他的做派。 他是用语言激起对方怒火。关于领域,虽然他不精通,也知道来源自身,自身精神起了波澜,领域一定会出问题。 “锵!!”一声脆响,鱼肠挥动,这尊看似已经无法行动的血人,速度竟然丝毫不慢,黑虹贯空,杀意四射,直冲波动的那一处而去。 朝尊圣亮剑! 修行万鲤跃龙门,拦我者杀,夺我者杀,谋我者杀。 只看自己心中是否无畏,是否愿意为了自己的担当斩破轮回,如今,这一剑,真的是月圆之夜,天外飞仙。 剑光璀璨,鱼跃龙门。 “大道争锋,在于披荆斩棘,无所畏惧。”另一边,空无尊者深深看了这一幕一眼:“此子,若今日过此大劫,前途无量。” “冥血道友,道心有些乱了。” 剑光照耀,激荡得他须发皆扬,衣袂无风自鼓。 自天而来,斩绝一切。这一剑中,他竟然读出了他日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的味道。 “你……找死!!!”刹那的失神之后,冥血尊者勃然大怒,区区元婴,向他们的天----阴尊挥剑,大逆不道! “轰隆隆!!”背后灵光万道,一只苍茫巨手,方圆两百米,朝着徐阳逸猛然摁下。 “给本尊者跪下!!” 铺天盖地,天圆地方,当这一剑匹练般和弥天大手接触之际,剑光毫无悬念地寸寸碎裂。只剩一只大手闪耀苍穹。 那磅礴无方的气势,那遮天蔽日的恢宏,瞬间占据徐阳逸整个眼瞳,然而,一步未退。 就在巨掌落在他头顶的时候,冥血尊者神灵般的声音响彻天际,透过巨手看着下方渺小的人影,冷声道:“说,你错了。” “你不能,也不该,更不敢对我挥剑。” 声震四海,他心中涌起一股极端的厌恶,宁折不弯……面对阴尊中期的自己,曾经屠门七宗的自己,对方腰都没有弯一下。 胆敢不跪? 轰!!泰山一样的压力顷刻压下,足以让一位元婴成为肉饼,但是对于体修,还不够。 “卡卡卡……”徐阳逸身上数根骨头断裂之声响起,鱼肠嘴唇动了动,然而什么都没说。 就这么默默陪着他。 它知道的……就如自己曾经的主人专诸,大丈夫再世,有所为,有所不为。 有时候膝盖可以弯,有时候,弯了就别想直起来。 “扑……”一片血雾从徐阳逸身上弹起,头顶就是白色巨掌,他却根本没有看一眼,只是嘴里喃喃说着什么。 鱼肠听到了,那是三个字,足以让他呆滞的三个字。 “等死吧……” “你……”他愣愣地看着徐阳逸,却发觉对方所剩不多的灵力全部调动起来,疯狂朝着一个地方冲去。 现场一片死寂。 通天巨掌,下方渺小人类,灵力完全被压制,现场所有人,却没有一个觉得可笑。 一种名为敬佩的情绪,居然无端从心中涌出。 哪怕这是敌人。 自问本心,他们做不到。恐怕在一位阴尊勃然大怒的瞬间,他们就会认错。 “自以为是?!”徐阳逸用行动说明一切,冥血尊者的神色已经带上了汹涌杀意。 他要遵从本心。 心中,一个念头拼命嘶吼,杀了他!杀了他!否则你会死在他手中!而且这个时间并不长! “真以为老夫不敢杀你?” 滔天灵气从他身后涌出,杀意已决,再无犹豫,就在他抬起手的一刹那,一个声音忽然插入。 “住手。” 周家四少。 冥血尊者转过头,脸色依然平静,然而,眼中的血红色,如同魔疯。 四少全身闪耀着一层紫光,周家的腰牌浮现面前,冷笑道:“你应该认识这是什么。” “怎么,想连我一起杀了?不愧是当年的万人屠。” 寂静如死。 数秒后,冥血尊者忽然一笑:“那又如何?” 右掌抬起,他的领域完全爆发!瞬间蔓延不知多远,金莲摇曳,少女婆娑,于天魔起舞中诞生蓬莱仙境。 竟然是真的想把在场所有人杀绝! “你敢动我一下,明天你就得死。”四少冷笑道:“不过,我劝你最好听听本少的话。” “说。”冥血尊者微笑着看着他,如同看向一个死人。 四少看了一眼徐阳逸,点了点头:“有气节,有血性。” “不过,本少最喜欢摧毁你这样的人。” “抓住他身后的人。”四少淡淡对冥血尊者笑道:“敢对尊圣动武,不知死活,他留给我,你数三秒,让他跪下来,跪到你面前来给你认错。如果不动,就捏碎这两人一根骨头。” 他冷笑着看向徐阳逸:“这样的人,一般都重情重义,不过……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弱点。” 冥血尊者眼睛动了动,忽然笑道:“不愧是四少。这么阴毒的办法,老夫都没想出来。” 徐阳逸的眼睛也动了动,全身剧痛难忍,冥血尊者的灵力阻碍着一切复原,他现在甚至只有睁开眼睛的力气。 “冥血尊者,你朝无辜的人出手,算什么阴尊!”另一边,蒋老怒喝道。 冥血尊者嘲弄地看了他一眼:“只要和他有关,就是有辜。” 蒋老咬了咬牙,手放在了储物戒,但就在此刻,一道无比阴冷的灵识看向了他。 “老夫劝你别动。”空无尊者微笑:“不动,你能活。” “动了,你必死。” 蒋老咬着牙放下手。 无解杀局…… 他的心中涌起一片悲凉,第一次对太虚这两个字无比渴望。 天剑山庄的道子,自己的衣钵弟子,如今陷入这种杀局,两位阴尊四位元婴,根本逃无可逃,而自己只能看着。 随着一片大笑,冥血尊者大手轻轻一晃,忘尘和猫八二已经落入对方手中。 两人早就昏迷。 “三个数。”他仿佛恢复了当日屠尽七宗的杀气,平静,却让人骨子里发寒:“一个数,本尊者就捏断他们一根骨头。” “三个数之后,我会捏碎他们全身骨头。让你也知道……什么叫看着自己想保护的人死在面前,却无能为力。” “三。” 徐阳逸没有动,明明浴血已经看不清面容,微微垂着头,仿佛风吹便倒,却就是倒不下去。 “啪!!”两声清脆的响声,冥血尊者仰天长笑:“肋骨。” “他们的肋骨已经插入肺叶,再不救人,一个时辰之内必死。” “二。” 无人回答。 忘尘膝盖被捏碎,猫八二亦然,但是,这一次徐阳逸只是看了一眼,还是没开口。 冥血尊者的笑声已经越发尖锐,心中隐藏的戾气,暴虐,被这个人完全勾引了出来,白发飞扬,猖狂至极,一声尖啸之后,低下头惬意地看着对方:“这就是人性。” “当涉及到自己了,指挥远远躲开,真不知道你飞升的道友怎么看你,哈哈哈哈哈!” “虚伪!!!” 如同猫戏老鼠,他的笑声却戛然而止。 因为对方抬起眼睛,深深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如同月夜星辰,刻在了他心中。 看不到悲哀,看不到恐惧,更看不到痛苦。 只有一抹即便全身不能动,也无法隐藏的杀意。 “不一样……”徐阳逸的声音有些虚弱地响起,舔了舔满是血迹的嘴唇,入口一嘴铁锈味。 “小家伙……”鱼肠在心中长叹了一声,今日之局,已经走到死路。 无论怎么想,都没有解决的办法,超越境界的压迫力,让他们……逃无可逃。 他明白徐阳逸的心情。 忘尘和猫八二如果死在对方手里,他会为他们报仇,但是现在冲过去,只能被对方戏弄。 老虎,从来不允许戏弄。 在徐阳逸眼中,因为这一幕而道心微微不稳的冥血尊者,更没有戏弄他的资格。 境界在对方之下,心境却远比对方高远。 “一!”冥血尊者终于喊出了这个数字,灵光巨掌轰然握紧,昏迷之中的忘尘和猫八二躯体仿佛一件器具,被捏的发出咔咔之声。下一秒就会血肉飞溅。 然而,就在此刻,他忽然停住了。 “这是……”他愣了愣,随后愕然看向周围,却忽然发现…… 不是他停住了,而是这方世界停止了! 不包括周城,是他们周围一千米,进入了一个诡异的时间静止局面。 “怕了么?”徐阳逸抬起头来,脸上无力之感瞬间消失,满是血腥的拳头抱在一起,咔咔作响,血人露出雪白的牙齿,磨牙笑道:“忘记告诉你了。” “我不仅仅是体修……” “还应该是妖族。” “所以,我的恢复速度,绝对在你想象之上!”他抬起手,脸上一片杀意,月夜修罗猛然握紧拳头,从牙缝中跳出两个字:“去!死!” “神灵的加护!!!” 轰!!!就在这一瞬间,他全身的灵力疯狂朝着胸口蔓延,紧接着……一道宛若弯弓的光纹,冲破他的衣服,从胸口中轰然冲出! 刹那之间,整个千米之内,天穹上月翻云涌,冥血尊者和空无尊者愕然看着天空,忽然毫无征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这,这是!”“这是什么境界!?” 他们感觉到了……那是一股从未感觉过的境界!比太虚更可怕!自己面对他,就如同婴儿面对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