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渔翁(一) - 最强妖孽

第1010章:渔翁(一)

“扑通,扑通……”周围的修士一个个全部跪了下来,浑身瑟瑟发抖,蒋老都是如此,他难以置信,喘着粗气看向徐阳逸,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竟然能带给他来自心灵的恐怖。 “怎么会……”四少满头冷汗,背心瞬间全湿,护身玉牌仿佛没有作用,那种捏死心脏的恐怖感,让他只能匍匐在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看到就在眼前,对方这拿出的是什么东西?什么宝物?居然能让太虚赐给自己的护身法器都为之震慑?! 一轮莹莹的黄色月亮,从黑云翻涌中投射出来,但下一秒,三位阴尊齐齐倒抽一口凉气,呆若木鸡一样看着空中。 “道祖在上……”冥血尊者颤抖着退了数步,满脸死白。 那不是月亮。 那是眼睛…… 某种生物的眼睛,从层层黑云之后凝视他们。 神灵的加护……羽蛇神在天剑山庄祠堂交给他的保护,一生只有一次,太虚之下逃无可逃。 也是他最强的一张牌,最后一张牌。 因为它,他才敢有恃无恐地站在这里。 “轰隆隆……”从徐阳逸站立的地方开始,层层叠叠的气浪轰然暴起,无穷无尽的蛛网纹密布地面,紧接着方圆千米地面全数碎裂,而粉碎的巨石,竟然缓缓升上半空。 一层层的冲击波疯狂从那里喷射出来,随着一声闷响,一道青色光柱射入天穹,空中那只巨大的眼睛仿佛眨了眨:“得到我魁札尔科亚特尔庇护的人啊……你想要什么愿望?” 四少的身体猛然缩了缩。 心中一股无比恐怖的感觉侵蚀着他的内心,魁札尔科亚特尔……神之真名!一个神灵不可能让太多人听到他的名字,一旦听到,那就是生和死的选择。 而对方于这种不可能的局势之下翻出这张牌,本身就是要他们死! “不……不能,我不能死在这里!我天资虽然不如大哥二哥三姐,但是我的心性绝对比他们强。思维也无比缜密。不……不行!” 他想动,但是在这种恐怖的压力之下,如同被手指碾住的蚊子,根本没法动。 “我要……请您杀了他们。”徐阳逸的一句话,让所有人脊背发寒。 冥血尊者眼睛赤红,他想说话,想祷告,想祈求,相威胁。 然而,他张开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太可怕了…… 那是面对未知的绝大恐怖,无形死神抓住了他们的心脏,剥夺了他们的语言能力,他害怕到说不出一个字。 “所有人?”空中的声音淡淡道,仿佛阴尊对他毫无影响。 “我的敌人。”徐阳逸想了想,冷冷地看向四少,一个字都没说。 然而四少却从对方眼中读出了千言万语。 一切都因自己而起…… 一切都是他,如果可以选择,他绝对不会在周城拦下这群人!也绝对不会为难这个人! 他是魔鬼……杀戮的魔鬼。 “除了他。” 下面一句话,直接将四少打入死牢。 “不……不!!”四少愣了愣,突然突破了自己的心,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猛然抬头高呼:“魁札尔科亚特尔阁下!我愿意供奉您!整个家族都愿意!我,我愿发下大宏愿,有生之年,将您的光辉洒落七界的每一个角落!” “请接受我的供奉,我就是您忠实的奴仆!在我身后,有太虚势力,我的祖父就是七界太虚之一!有我的帮助,您的名字必定响彻七界!我远比这个下界飞升的废物要强得多!!” 他指向徐阳逸,然而手指颤抖不已。 他的作为,激起了所有人挣扎求生的想法,刹那间,冥血尊者如同打了一针强心剂,一下子抬起头来,咚咚咚磕了好几个响头,声音嘶哑到尖叫:“这位上仙,请相信我!我才能将您的名字传诵七界!我是阴尊!高贵的阴尊!只要我一句话,有大把大把的金丹愿意为您驱使!!” “不可相信他!!”话音未落,另一边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空无尊者此刻没有一丝阴尊的模样,喘着粗气道:“他的实力不如我!我愿意发道心大誓!现在就发!您要我做什么,即便要我贡献自己的生命,我都不会犹豫!” “我才是您最忠实的奴仆!” 四少愣了。 在平时,这些人虽然和他平起平坐,但是他的话,这些人还会斟酌。 现在,生死之间,谁管你是谁的后人,七个人只争一线生机,谁不想活下来? “阁下!我虽然是元婴,但是我侍奉您的心比任何人都赤诚!请让我服侍您!”“我老老实实修行到元婴,熟知七界,绝对比这个飞升修士强得多!!”“阁下,请给我一个机会!” 两位阴尊话音未落,四位元婴已经痛哭流涕地磕起头来。四少眼角都在抽筋,大劫将至,众叛亲离,那种大恐怖下孤立无依的寒意,弥漫了他们整个骨髓。 “你……你们……”他颤抖的手指指向四位元婴,嘶哑道:“你们在找死!!” “四少,人之将死,谁活下来不一样!”一位元婴猛然回过头,赤红眼睛吼道:“我们以元婴之尊,你呼来喝去就算了,看在周家面子上,你扇我耳光我都忍了!现在……现在你还想让我堂堂元婴替你区区金丹去死!?” 四少嘴唇都在发抖,现在只有这四个人附和自己,才能让对方看到自己的价值,没想到生死抉择,全部反水,一个个响亮的巴掌,扇得他不可一世的脸满脸赤红。 就在下方一阵喧哗哀求之时 空中的存在忽然淡淡开口:“你知道……什么是强者么?” 所有人都愣了愣。 这是什么问题? 不等他们回答,声音就缓缓道:“所谓强者,必定是一代天骄。为什么有的人能一开始就一飞冲天?” 他自问自答:“不是他们天资好,而是他们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心之所至,所谓世界。” “强者的心中世界,和庸人大不相同。自成天地。” 巨大的眼睛扫了一圈所有人:“你们,世界太狭小了。” 随着这个字落下,万道金光从云层中洒落,下方的人几乎在同时发出条件反射的尖叫,但被这片光辉完全吞噬。 一秒。 仅仅一秒,所有处于这片金光中的人,瞬间灰飞烟灭。 没有一点痕迹。仿佛从未来过这个世界。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强……太强了!天空中的云层已经缓缓散去,就这么一伸手,他根本无法抵抗的阴尊,就不复存在。 他拖着染血的身躯走了过去,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实,那里,还有一个人抱着头,颤抖地撅着屁股趴在地面。 四少。 这一切的开始,徐阳逸从未想过让他死的痛快。 就在他走过去的时候,一缕金光飞来,他条件反射地伸手一抓,打开一看,是一颗生生造化丹。 “吃下去。”蒋老盘坐半空,喘着气,深深看着他:“看来,我们师徒缺乏沟通。” “你好像有很多东西瞒着我。” 徐阳逸顿了顿,转头露齿一笑,不过满身血迹,看起来有些血腥:“总有机会的。” 这一笑,让地面上的四少浑身发寒。 如同恶魔吃人之前,露出的笑容。 他没有抬头,但是就是能感觉到。 哒……脚踩在自己面前,低垂下的头耳朵动了动,太阳穴青筋乱跳,眼睛都在发红,牙齿死死咬紧,却根本说不出来一句话。 活下去…… 一定要活下去! 就算自己调动两位两位阴尊死去,四位贴身护卫死去,但只要活着,才有希望。 徐阳逸的身影在月光下拉出长长的影子,笼罩住他,居高临下,这种无形的压迫,无声的耻辱,让他明白只有先走过这一关,才能将一切都“报答”给对方。 “你……” 徐阳逸沙哑地开口,但是还没说出第二个字,下方的四少已经双手摘下自己的储物戒,双手捧起,双手奉上。 “周家的一点心意。”他根本不敢看对方,从来没有过……从未有过这种耻辱,周家在周城外向一个飞升修士下跪,他,是第一个。 不敢提自己,只敢提周家。 “里面其他的不珍贵,珍贵的东西都在我的私宅,但是有一个东西,你一定会感兴趣。”他双目直视地面,不敢抬头,轻声开口:“那是一部战技。” 逆光的徐阳逸脸色晦涩不明:“有用?” 有戏! 四少深吸了一口气,生死一瞬,地位逆转,他压下心中所有高傲,声音越来越诱惑:“当然,这是一部无限接近甲级的战技,任何体修,光靠肉体无法发挥出所有灵力,只有战技,才能让体修实力完全发挥。” “说完了?” 四少咬了咬牙:“只要给我一点点时间……我可以将我历年的私藏……” 话音未落,一脚已经重重踩下! “啪!”四少整个头颅都被踩进了地面,血液四溅,如同砸开的西瓜。 瞬间毙命。 他的身体还在抽搐,仿佛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丝毫不顾忌周家,竟然丝毫不怕周家报复,竟然真的…… 真的敢杀了自己…… 夜风吹过,带起满地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