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渔翁(二) - 最强妖孽

第1011章:渔翁(二)

蒋老目光缩了缩,他猜到了四少一定会死,这种情况,不可能放任对方活下去。但是猜测是一回事,真正看到是一回事。 如此高傲的头颅,太虚后裔,如今被踩在泥沙之中,整个崩裂,和几个时辰前对方在城楼上不可一世的模样,天渊之别。 “你真的杀了他……”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摇头叹道:“走……赶紧走。这种嫡系,身上一定有太虚印记,夏侯的人……恐怕很快就会赶到这里……” “好胆色。”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入所有人耳中。两人都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去。 还有人…… 居然还有第三方势力在这里! 一道人影,黑衣白发,从忘尘和猫八二昏迷的地方缓缓站起:“多亏按察使您神机妙算,让我们等上一等,做这个渔翁,捡回了一条命啊。” “宋子玉?”蒋老愕然看着那道人影,还有对方身后,那一身破烂僧衣,带着一尊鬼面的修士。 灵力如同狂潮,横扫全场。 宋家,按察使鬼面僧,携宋子玉在这种要命的时候杀到! 就在同时,他们身后的周城,猛然间爆发冲天光芒,一道巍峨的身影,在方圆数万米的恢宏光柱之中,若隐若现。 虚位太虚! 这些光芒洒在空中,形成了一个个符箓,缓缓旋转,汇聚成一个超大的传送法阵。 距离启动,恐怕只有一炷香时间! 生死一瞬,前方一位阴尊拦路,后方夏侯大军杀到。只要宋子玉拦住他们,他们根本逃无可逃。 “你怎么躲过我的视线的?”徐阳逸脸上没有焦急,话语平淡,灵识却针尖一样寻觅着任何漏洞。 越在这种时候,越不能急,机会往往只有一瞬,转瞬即逝。 只有抓住那白驹过隙的刹那,才有机会逃出这个杀局。 “有种东西叫做身外化身。”宋子玉狞笑着看着徐阳逸,你也有今天……当初将我从天剑山庄野狗一样赶出来,现在你也走到山穷水尽的这一步! “别废话。”身后的僧人看向徐阳逸,刹那之间,徐阳逸全身汗毛如同过电一般炸起。僧人一字一句道:“他,只能死在我们宋家手中。” 强…… 很强,非常强!比刚才两位阴尊任何一位都强! 而且……他能感到僧人身上恐怖的血肉波动。 这……还是一位阳圣。 “当然。”宋子玉仰天大笑,大仇终将得报,心中的舒畅之感难于言表,他猛然低头看向徐阳逸,手在忘尘咽喉上狠狠捏紧:“自毁丹田气海,否则,下一秒他们就会死!” 徐阳逸的嘴角抽动了一下,蒋老忍无可忍,后方光华冲天而起,无穷符箓幻化半空。局势已经一触即发。他怒喝道:“宋子玉……你背叛宗门?暗杀道子!你疯了吗!!你就不怕天剑山庄的全界通缉令?!” “哦?”宋子玉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如果你也死在这里,谁能知道我杀了他?” 话音未落,徐阳逸已经一掌插入小腹,一道道血液从丹田中弥漫出来,全身灵气轰然四散,他淡淡道:“满意了么?” “放人。” 蒋老呆住了,宋子玉的目光霍然爆闪,僧人也微微愣了愣。 真的自废气海了…… “你……你怎么能……”蒋老嘴唇都在抽动,摇着头,叹着气,微张着嘴,痛心疾首之情溢于言表。心脏如同刀割了一样剧痛无比。 天剑山庄的希望……自己的衣钵弟子……居然在这种小人的要挟下自废气海…… “你怎么能这么做……”他的声音嘶哑中带着哽咽,迅速泛红,随后吃人一样看着宋子玉和僧人:“今日……你们谁都走不掉!” “老夫以丹道大宗师之名起誓,你们……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宋子玉在呆了一呆之后,已经疯狂大笑起来。 “哈哈哈……道子?” “天骄?!” 心情如同海潮宣泄,一年多的憋屈,瞬间决堤,尖锐的笑声如同夜枭弥漫天穹,猛然低下头,磨着牙齿,眼睛狼一样看着徐阳逸:“如今的你,不过是个废物!” “下界的渣滓,怎么能和上界本土修士媲美!!” “我永远都能将你踩在脚下,我,才是天剑山庄第一道子!第一天才!” 对于蒋老的威胁,他根本无动于衷,蒋老不是按察使的对手,他们出现的机会妙到巅毫,堵死对方最后的退路,对方绝对逃不出去! 他仿佛看到了,美好的前景在眼前展开。 金碧辉煌的殿宇,貌美如花的仕女,无数的尊圣匍匐脚下,而他登临太虚巅峰,接手空虚尊者的遗藏…… 这一切是如此真实,真实到他想伸手去触摸,就在此刻,一声惊雷一般的怒喝从虚空中响起,顿时,四面八方的画面玻璃一样破碎。 “蠢货!!!” 宋子玉猛地一惊,浑身冷汗溢出,呆滞的思维只是一愣,随后冷汗迅速漫布全身。 幻境…… 好真实的幻境! 下意识地,他的手立刻掐向忘尘的咽喉,就在同时,周围万米齐齐震荡,无穷无尽的火焰从地面轰然爆发! 如龙,如麒麟,如火凤,天地万化,天地为炉。层层烈焰之中,蒋老已经在火焰中徐徐升起,如同祝融再世。 “领域……天地烘炉,无不可炼。”须发皆扬,衣袍无风自舞,他是真的震怒了,自己的衣钵弟子在自己面前自废气海,天剑山庄日后振兴数千年的希望毁于一旦,他心中……杀意已决。 然而,突变太快,快到根本没有人想到,就在火焰充斥四野之中,一道人影闪电一般冲来,速度之快,快若奔雷! “轰!!”人影冲破火光,宋子玉的瞳孔倏然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这道人影:“你……为什么……” 为什么还有灵力?! 徐阳逸。 他全身笼罩天地之火,灵力居然没有一点丧失,直奔自己。 “滚!!!”虚空中一声怒喝,一道恢宏拳力袭来,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徐阳逸距离宋子玉还有三百米,且根本没有看到他出手。宋子玉面前却突兀炸起千米狂潮,层层地面迅速崩溃,在恐怖的冲击波中化为齑粉。 宋子玉还是呆滞的。 在这片泥土和狂风的冲击波中,他衣袂飞扬,震撼地看着前方轰然扬起的百米泥土之墙,他想不通,明明已经握在了手中,明明已经自废了气海,为什么对方突然能杀出一道血路,为什么还有灵力! “他是虚灵仙体!根本无法看到他的出招轨迹!你这个蠢货!!”僧人的声音带着无穷暴怒,就是一瞬……就是刚才宋子玉呆滞的一瞬,让对方找到了唯一一个机会,仿佛地面上插着亿万根针,徐阳逸这条线,却找到了唯一能穿过的针孔。 这种敏锐的洞察力……这种可怕的战斗本能……他不敢细想,然而作为宋家弟子的宋子玉,在这种情况下,却还在细想对方为什么还有灵力! 必定是某种神通转移了气海! “今日……你必死!”僧人深吸一口气,倾尽全力一掌拍向徐阳逸,他有预感,如果这人不死,宋家将来恐怕有一个非常难缠的敌人。 灵光如潮,掌管生灭,掌起之时,漫天绿叶,掌落一瞬,红光盖地。 长生仙体,长生异象! 徐阳逸没有管。 还有一百米……宋子玉呆呆看着他,身体已经在本能做出防御意识,然而精神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没有功夫去拦截这一掌。 “就让我……完全信你一次。” 目光骤然闪烁,他速度更快,只化为一道黑虹,径直冲向掌落之处。 五十米……三十米! 红云巨掌当头盖下,在徐阳逸冲到宋子玉面前的瞬间,必定会完全笼罩在这一掌中,就在此刻,一颗黑色丹丸刺溜溜飞出,在天空中爆发万道银芒,一股满含杀意的银潮,化作千米银莲,在半空中无声绽开。 “丹煞?!”僧人倒抽了一口凉气,磅礴无比的巨掌倏然消失,收放自如。 而就是这几秒……为徐阳逸赢得了最后的时间! 杀!! 宋子玉眼中,对方的拳头仿佛动了动,四面八方,一股强劲至极的灵力疯狂朝他冲来,他一声惊呼,下意识地放开了掐住忘尘咽喉的手,双手飞快掐诀。 但是……晚了。 体修速度何其之快,快若一道闪电,一块玉牌刚刚笼罩他全身之际,徐阳逸的人影已经将忘尘和猫八二一把抓住,一声大喝:“走!!!” 另一边,蒋老目光一闪,和徐阳逸顿时化作两方而去。 一左一右,一黑一红,两道光华左右离开,僧人平静地看着这一幕,宋子玉在一旁根本不敢靠近。 虽然平静,那种狂怒中掩盖的杀意,却浓郁到了实质。 身后,周城无穷无尽的符箓凝聚成海,那道虚幻的身影,终于要渐渐凝实。 “知道么?”僧人平静地说着,手一招,宋子玉飞到他面前,他一把捏住对方的下颌,看都不看他,声音如同嗜杀的魔鬼:“如果是旁人,做了这么无用的事情,他早就被老夫杀了千百次。” “给你一个机会。” “缠住蒋生平,等老夫抓住那小子,如果你还活着,我会来救你。” 话音刚落,他的身影渐渐虚化,随后,变为无穷绿叶,快若闪电冲向徐阳逸的方向。 宋子玉在原地几乎瘫软下来,他如何不懂对方的意思?按道理,元婴是追不上阴尊的,但是……现在蒋老若发现是他追上去,必定会停下来杀了他! 咬了咬牙,他硬着头皮朝着蒋老的方向追了上去。 就在他们刚飞出数万米,一个神灵一样的声音轰然响起周城:“查!!” “谁敢在我周城万里动武,还杀了四少!给本尊者查出来!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