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大逃杀(一) - 最强妖孽

第1012章:大逃杀(一)

天空中,徐阳逸的黑光拼命往前,生生造化丹的灵力还在发挥,身体已经快恢复到原本的状态。 在他身后,红光映红半边天际,如同野火燎原,穷追不舍。 夜风在耳边疯狂吹过,徐阳逸目光没有一丝慌乱,这种生死一线之刻,一旦乱了,就根本没有回头路。 越是紧张,他越感觉心中思维活跃,现在是安全的,谁都不会在夏侯的势力范围内动手,没人愿意和四少的死扯上关系,他们不会,宋家更不会。 这是难得的缓冲期,直到真正离开夏侯的势力范围,那时候才是图穷匕见的时候。 无声的追杀,一追一逃上万里,一路之上,所过之处无穷飞鸟惊起,树木如海哗哗浮动,杀意暗沉,为这个如血之夜增添无穷肃杀。 一炷香,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终于,在一个时辰之后,前方出现了一座漆黑色的大山。 不知其大,不知其广,没有任何树木,只有黑色山石。就在同时,一个平静的声音萦绕他的耳际。 “这里,叫做禁灵山。” “不会有人来这里,因为此山,禁绝一切灵识。就连夺舍都做不到。只要任何人往山中一躲,夏侯就算花费数十年,也未必能将他找出来。” “而这里,就是你的葬地!!” 最后一句话,声音陡然拔高,那种压抑如暴风雨之前海面的气氛,轰然破碎,一个时辰的大逃杀,让两人的神经都绷紧到了极致。这瞬间,一石激起千层浪,压抑许久的风暴,全面爆发! 四面八方滚滚红云,潮水一样朝着徐阳逸冲来,下方无穷树海,如同被狂风刮过,沙沙巨响一浪一浪,之前还是惊飞的鸟,此刻吓得完全躲在树木之中,一点声音都不闻。 徐阳逸目光闪烁,所有红云之中,只留下了通向禁灵山的道路,根本没有别的选择,他立刻化为一道流光冲了过去。 而就在不远处,宋子玉的白光,和一道红芒同样冲进了这里。 双方尊圣的心理想法都差不多,只有这里,才能确定对方逃无可逃。 就在此刻,一道流光从蒋老处升入空中。 踏踏……两人齐齐落到地面,这是一个巨大的盆地,方圆大约万米,黑色巨石巍峨耸立,如同擎天之柱。 没有任何废话,徐阳逸领域轰然展开,层层黑浪弥漫山谷,而他面前的鬼面僧,根本没有看他一眼,而是凝视着蒋老射出的流光。 如同启明星,经久不息。 “是在告诉你他在这里么?”数秒后,他才收回目光,嗤笑了一句:“莫非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去和他汇合?” 没有回答,徐阳逸手上符箓无声亮起,鱼肠呼啸而出,器灵也化为剑客,出现在他身边。 “灵宝……这就是你的依仗?”夜风吹过鬼面僧破烂的僧袍,猎猎作响,如同死神扬起羽翼:“那么,你可以去死了。” 下一秒,他的四周海一般的灵光摇曳,无穷无尽的绿色光点出现空间,飞舞着,尖叫着,旋转着,须臾之间,一棵长生树,在他身后轰然成型。 绿叶飘曳,蟠桃悬挂,红花飞舞,被夜风卷起波澜,消散空中,美轮美奂。 “长生领域……道掌长生。”最后四个字落下,一股恢宏巨力排山倒海一样冲了出来,万千绿叶鲜花飘摇,令人心醉的美景中,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杀气。 就在这一瞬间,满是黑气的地面,冲天而起无穷倒刺,如同树木根系,一根根倒刺排列成墙,死死拦在这一掌之外。 “轰隆隆!!”苍茫灵力咆哮,一层层根系瞬间断去,然而当最后一层根系崩溃之后,却没有看到徐阳逸的身影! “逃?”他冷笑了一声:“本圣君让你逃无可逃!” “长生天!!” 刷……长生树飘摇,数不尽的绿叶如海,红花如潮,紧接着,这些灵气所化的红花绿叶以鬼面僧为中心,刮起一片汹涌的龙卷,笼罩整个盆地! “杀生!!”徐阳逸第一次开口,黑暗之中,他的目光如同星辰璀璨。 找到了…… 那不可能中的可能! 亿万根针,唯一的针孔! 一条条巨大的根系倒刺从黑雾中疯狂冲出,长生天的龙卷吞噬一切,几乎所有倒刺都应声而短,而就在同时,无穷无尽的黑潮,从创口中喷薄而出。 狼毒本体,杀生领域,它本身就是一个刺猬,伤得越多,毒性越大!配合上体修惊人的承受能力,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当初渤海,他就是化出领域斩杀了几十万真武界修士。 这是一个慢性死亡的囚牢! 他的身影,已经隐没在一根巨大的倒刺身旁,手中灵光凝聚,从现在开始,每一个试探,每一个动作,都有它必须存在的理由。 “你准备怎么做?”鱼肠也被他凝重无比的神情影响,沉声问道。 徐阳逸没有回答,深吸了一口气,掌中灵光如海,轰然打出。 “找死!”鬼面僧一声怒吼,那本该斩风破浪地一拳,居然随着怒吼阵阵崩溃。随之而来的,是山崩海啸一样的拳风,眨眼之间,又是一片倒刺倒地。 地面上,黑雾越来越浓郁。 鬼面僧眯了眯眼睛,倒刺之后仍然空无一人,这些该死的倒刺仿佛无穷无尽,他的拳风冲到那里,已经被拦截了数次,让本来元婴极难躲过的一击,变为了有希望躲过。 尤其,对手是徐阳逸这样的顶尖元婴。 就在此刻,他目光倏然一紧,身体外围,两个漩涡凭空形成,那是对方的灵力已经临身,正在刺破他护体灵光的迹象。 “雕虫小技。”他眼睛眯了眯,但忽然之间,他的护体灵光闪了闪,忽然化为一片红光,层层碎裂! “咚咚!”两声闷响,这两道神通竟然打在了他身上! 怎么可能! 鬼面僧毫发无伤,但是表情却充满震撼。 阳圣后期的自己,超越对方一个大境界,三个小境界!而且是下四境突破到中三境,意义完全不同!就算他再怎么天才,一旦遇到阳圣初期,都应该毫无还手之力! 他愕然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刚才就是这里被打中,他甚至不相信那是真实的。 肩上,明明毫无感觉----徐阳逸这一击对自己根本不可能造成伤害,但是,却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那是耻辱感。 身为阳圣后期,居然被一位元婴后期打中肉身,两者还同是体修,比的就是对仙体的操控,对灵力的凝聚,如今……先中招的居然是他? “不对!”他的心中猛然跳动:“这是……” 身体中,灵力的运转居然晦涩了起来,一股隐隐约约的黑气,居然弥漫在经脉之中。 “毒?”鬼面僧的瞳孔缩了缩:“元婴境界……就能对尊圣之境起作用的毒?” 心中,第一次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一拍头顶,身后长生树轻轻摇动,然而…… 黑气还在! “这不可能……”他的声音第一次震撼了:“这到底是什么毒?这是什么领域?它的本质是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能影响到阳圣?!” 就在此刻,他身体周围四五米处,陡然出现七八道拳风,没有护体灵气的保护,这些拳风齐齐落在了鬼面僧身上。 他没有反应,而是震惊无比地看向周围,那横七竖八,瘫倒一地的倒刺,还有更多的正在蔓延。 再看了看地面的黑气,他忽然明白了一些东西。 对方……找到了离开这里的那扇门! 阳圣,禁灵,两大要素,对方本来逃无可逃。这是一扇生死之门,这扇门恐怕没有钥匙,然而,对方居然用自己的一切,生生打造出了一把钥匙!而且破开了这扇生死门! 何等天资! 何等妖孽! “你……你怎么做到的……”他摇着头,微张着嘴,这玄幻无比的一幕在自己眼前发生,就算是他,此刻心性都乱了。 他明白了,对方的领域,包含剧毒,初期不明显,然而,随着这些倒刺的倒下,毒性越来越猛烈! 而对方,是该死的虚灵仙体大成!他的灵力几乎无迹可寻!无论是移动,还是出招,他根本看不到! 让他真正陷入这种泥沼的,就是这些倒刺,还有这片禁灵山。 这里……不能使用灵识,也就是说,修士被迫关闭了“第三只眼,”只能靠着眼睛和灵力波动去捕捉,本来,这里一望无际,但是多出这无穷倒刺呢? 这是躲猫猫…… 生死之间的躲猫猫。 对方就藏在这些倒刺之后,虚灵仙体大成,来无影去无踪,出拳都感觉不到!自己居然处在一个完全被动的局面! 更可怕的是,这些倒刺他已经不敢去动了!因为他都不确定,如此海一样的倒刺倒下之后,毒性会狂猛到何等程度! 打不得,退不得,他……堂堂阳圣,居然在这个盆地,天时地利完全逆转,被对方组成了完美的囚牢! 他愕然看着头顶,月色之下,他处于倒刺的中央,他感觉到了……四面八方,是一张巨大无比的蛛网,那个渺小的元婴,就是织网蜘蛛,他竟然是网中黄雀。 月色如洗,也洗不去他心中除了震撼只有震撼的感觉。 “你……你怎么做到的……”一枚倒刺后方,鱼肠同样震撼地听着徐阳逸的分析,它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千钧一发,生死之间,居然翻手为云覆手为云,反困了一位阳圣,这种急智,太过让人心惊了。 “若换了一个地方,换了一种形势,我都做不到。”徐阳逸长长舒了一口气,悄然探出半个头,无声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鬼面僧:“最重要的是,鱼肠前辈,你想想我们遇到过的领域。” “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灵气化形,只有我的领域,是真正的实物。” “弑神之毒,需要伤势来发挥,所以它必须是实物。也所以……”他握紧鱼肠,一剑刺出。 无声无影,根本感觉不到波动。 “也所以,这是最完美的保护色。” 无形之剑,刹那间逼近鬼面僧,就在这一刻,对方幽幽叹了口气:“我真的……小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