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章:大逃杀(二) - 最强妖孽

第1013章:大逃杀(二)

修行,绝非只是修为高就可以占尽上风。 如当日丹霞宫,若没有智慧,若没有看到最后的小青和法海,徐阳逸不可能活到现在。 如当年巴别之塔,若不是没有看破安德烈的伪装,没有找到地球的真正历史,主宰降临之时,他们根本不会知道还有羽蛇神可以救命。 如万界大战,如果不是他急中生智,也无法体会徐方圆无声的含义,也做不到引起万界大战转折点的那一步。 如今,此时,此地。因为局面的大势,因为鬼面僧的心态,综合地形,他自己领域的特性,完成了这个不可能之中的可能。 这一切,鬼面僧都像清楚了,面对无声一剑,他挡都没挡,剑光落入他的身上,如同泥牛入海。他看着天空,缓缓道:“从现在开始,你不是后辈。” “你是对手。” “面对对手,老夫从来都是犁庭扫穴,绝无姑息。” “杀了你……很惋惜,老夫真的为你惊才绝艳的想法鼓掌,但……你不得不死。” 说完这几句话,他身后长生树轰然摇曳,这位阳圣,是完全凝重了起来。 还有最关键的一层…… 宋子玉也在苦苦支撑着蒋老的攻势,若让蒋老过来,自己今天……恐怕真的会栽在这里! 现在,拼的就是时间! “万古长青不夜天。”他双手抬起,刹那之间,长生树花开花谢,一道通天绿芒冲入空中,形成一个方圆数百米的云洞,搅动八方风云。 极远之处,地面上一片金色的军队,上面打着大大的旗帜,一个龙飞凤舞的“周”字赫然在目,一位盘坐虚空中的老者,如同干尸,睁开了昏黄的眼睛,朝着禁灵山的方向轻轻一指。 顿时,数千军队齐齐涌去。 另一片山谷之中,宋子玉面前三尊法宝汇聚,死死抵抗住蒋老的攻击。这三尊法宝为一笔,一画,一砚台,神异非凡,居然阴尊都没有打进去。 但是,尽管如此,面对着对面蒋老的狂轰滥炸,四面八方如同天地烘炉,三件法宝形成的帷幕已经出现了丝丝裂缝。 “为什么还没有杀掉那小子!”宋子玉急的眼睛都红了,死死磨着牙:“他就那么难杀?!” “我这里顶多还支持一炷香时间!若,若按察使还杀不了对方,我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他的对面,蒋老没有一丝和蔼的模样,今日,他就要清理门户。万火汹涌,万灵化丝,万化真鉴已经催动到了极致,但那道已经出现裂痕的光膜,竟然就是不碎! “宋家玉字脉气运三宝都给了你。还真的是看得起你。”又过了大约五分钟,蒋老神通倏然一收,冷笑道:“不过,给你这种废物又有什么用?” “蒋老!你何必?”宋子玉看到对方一停,立刻说道:“天剑山庄待你不薄,我宋家给你的待遇更高!徐峰死定了!你为什么还执迷不悟!” “死定了?”蒋老嗤笑着看了一眼远处升起的通天光柱:“你那位阳圣,领域全面解封,说明已经被老夫徒儿弄的无法可想。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信心。” 他转过头,冷冷看向宋子玉:“就算他死了,我也要你们陪葬!” “就凭你……” “就凭我!”蒋老此刻如同恶魔,一字一句地说:“你以为……老夫刚打上天的是什么东西?” “在那个时间,你们都认为是我告诉徐峰,老夫在这里,对不对。” 宋子玉愣了愣,他并不傻,下一秒,立刻脱口而出,惊呼道:“难道是……” “没错。”蒋老双手笼在袖中,笑容带着血腥的嗜杀:“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老夫刚才打出的……就是大宗师令。” “想不到吧……传说中见者必死的大宗师令,你们今天见到了。” “老子就让你们看看,暗算丹盟亲授大宗师,会是什么下场!我就不信,一位阴尊杀不死那个阳圣,七位,八位!十几位,老子就不信他不死!!” ………………………………………… 盆地之中,随着青色光柱冲天而起,长生树化为漫天光点,形成龙卷冲向空中。 天地之间,一帘青色银河倒悬,数秒后,被完全吸入空中。 鬼面僧全身金光,如同沐浴太阳之下,悬浮空中,越升越高,完全脱离了徐阳逸的领域,右手高高抬起,口诵佛音。 “星吹落。” “轰!!!”整个天际都在轰鸣,已经被渲染为青色的云洞中,无穷无尽的流星,疯狂朝着地面宣泄。 徐阳逸脸色无比凝重。 还是差太远了…… 虽然自己一时急智,困住了对方,但是对方一力破万法,境界的鸿沟,无法跨越。 开始,对方或者是要在自己身上问出什么,但是现在对方不要了,真正把他当作对手看待,要的是绝杀,要的是绝对。 每一颗流星长宽不过十米左右,轰然砸落,四面山峰齐齐荡平,地动山摇,他倒抽一口凉气,阿修罗相猛地用出,所有神通凝聚身侧,浓缩为一道青色光圈。 “原来你在这里。”鬼面僧看了一眼下方:“不过……无关紧要了。” “轰!!”一颗流星直接砸中光圈,徐阳逸灵识和身体狠狠一震,那种仿佛身体都要被震散的感觉立刻出现,七窍之中,马上流出血来。 然而……这只是开始。 瞳孔中,无穷无尽的流星疯狂砸下。 “师傅还没杀掉宋子玉?”真正的生死线来到了,他心中再也无法平静,焦急之感如同火燎心脏。这种恐怖的神通,他顶多支持十秒。 忽然,就在此刻,漫天星光闪了闪,一下子全部停住了。 “这是……”鬼面僧倒抽一口凉气,愕然看向一个方位:“哪位道友?” “你确定要趟这趟浑水?” 无人回答。但是,在禁灵山的周围,十三道虚空裂缝,正在缓缓打开。距离他们不过数千米。 每一道裂缝,都是规则的圆形,裂缝周围布满了玄奥无比的符箓,周围无数黑云飞快环绕,扭曲。让这十三条裂缝中充斥了无穷的恐怖灵气。 “这是……超远距离传送法阵?”鬼面僧震撼地看着周围,有什么人要来了……而且是不惜代价,跨越千山万水即刻赶来,而且…… 这十三个超远距离传送法阵之中的灵气,没有一道弱于阴尊中期! 甚至有一道……他感觉几乎和自己不相上下! 十二位阴尊,一位阳圣…… 即便是他,都感觉嘴唇发干,七界一共五千阴尊,三十阳圣,如今……这里一下子就来了这么多!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叮当……叮当……一阵悦耳的声音从手上传来,他低头一看,一道细细的银链不知何时已经栓到了他手上,而银链另一端,正处于一个传送法阵之内。 “这是……流火之川驭兽道圣女琅天邪的万兽安魂链?”他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手,再呆滞地看了看传送法阵,话语的速度都有些放缓:“她……特地从流火之川,不惜乘坐超远距离传送法阵过来?” “就为了拴住老夫?” 这个结论太荒谬了,他的心乱了,乱得无以复加。看了一眼徐阳逸,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觉得,这一切都和这个人有关。 “去死!!”下意识地,左手抬起,万千绿芒凝聚掌中,幻化为一个恢宏的符箓,转过身一掌拍下。 然……就在拍下的瞬间,他停住了。 额头上,一滴冷汗无声滴下,面对徐阳逸,他颤抖地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就在他身后,十三个传送法阵中,忽然扬起滔天狂潮,那是灵力组成的风暴,十三位阴尊阳圣共同凝聚的怒海狂潮。 在这片狂潮之中,十三柄法宝,剑,画,鼎,针……闪烁着通天灵光,齐齐对准鬼面僧后心。 本命法宝! 只要他敢出手,不仅伤不到徐阳逸,接下来立刻会被十三位援军五马分尸! “你竟然……”他赤红的眼睛死死看着下方的青色护罩,是那么渺小,只要多一秒……只要一秒!他就可以将对方毙于掌下,但……现在一切都晚了。 “你何德何能……居然能让这么多尊圣助你!!” 他绝望而嘶哑地说出这句话,随后,再不发一语。 无人可知,此刻,就在禁灵山外围,一只数千人的军队已经完全包围了这里。水泄不通。 一张巨大的周字旗帜,代表了他们的身份,偶尔有路过的修士,看都不敢看一眼,立刻飞走。 “搜。”虚空盘坐的老者一声令下,数千人全部朝着山中涌去。 然,就在此刻,四周虚空嗡鸣,老者微微一愣:“是哪位道友?” 他抬头一看,而这一眼之下,立刻倒抽了一口凉气。 十三个巨大的超远距离传送法阵,正在虚空中缓缓凝聚,十三股磅礴无匹的灵力,震荡地这方天际都悲鸣不已。 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愣愣地看着天空,脑袋中第一反应和鬼面僧一模一样。七界才多少尊圣?这里忽然出现十三个!这是要翻天了么! 忽然之间,传送阵中一片光华大亮,十三把散发着恐怖灵力的法宝,轰然冲出。 带着虚空的气息,带着传送的疲惫,却毫不迟疑,仿佛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就愿意杀个天翻地覆一样。 下意识地,老者全身的灵力立刻凝聚,却发现…… 这些恐怖的法宝居然指向同一方向? 就在此刻,传送阵中光芒大亮,第一个人已经走了出来。 那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柄巨剑,大约百米长短,十几米宽。巨剑顶峰,一位衣装胜雪的女子,身侧数百飞剑环绕,带着虚空的黑气,如同白龙出海,从其中一个传送阵中呼啸而出。 万剑出苍茫,逍遥云海间。 女子身后,跪着整整两排人,全部半跪于地,军纪肃杀,而女子傲立剑首,风姿若广寒仙子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