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宗师令(一) - 最强妖孽

第1014章:宗师令(一)

“灵秀坊飘摇仙子。”老者眼角抽了抽,目光慎重的看向围绕对方的无尽灵剑:“她来这里做什么?还带来了护宗灵宝仿制品星河剑阵?” 剑首仙子朝下方看了一样,看到老者的时候目光同样凝重了起来,微微点了点头:“灵秀坊有急事路过,周家见谅。” 话音刚落,巨剑化为一道流光,直冲禁灵山而去。 一片绚烂银河,在巨剑之后缓缓拉开。身边的元婴修士轻声问道:“前辈……还要去么?” “去!”老者愣了愣,随后立刻沉下声道:“四少体质特殊,颇受老祖宗喜爱,如今居然惨死周城之外!老祖宗虽然没表示什么,只是询问了一句,但是太虚询问了,老夫就必须给他解答。” “一个灵秀坊,还拦不住老夫。这可是墟昆仑,不是她的三途河,她背后有蛇母,我们这里却是九真九难门和界海王的领地!” “全军列阵……” 话音未落,他的声音忽然卡住了。 就在这句话还未说完的同时,第三,第四个虚空传送阵缓缓打开,另外两道身影走了出来。 其中一人,背后一圈金色佛轮,身上袈裟富丽堂皇,一根银色禅杖,模样不过二十出头,一声佛号,四周虚空齐齐震动。 “小雷音无相大师!!”不等他开口,下方不知道多少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异口同声地惊呼出声。 老者仍然没有动,他的境界是虚位太虚,距离太虚已经能看到门槛。只是拱了拱手:“无相道友,跨越一个位面前来,所谓何事?” “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无相大师笑眯眯地拱了拱手:“听老衲一言,前方最好暂时止步。” 说完,他飘然而去,所过之处,步步生莲,一朵朵脸盆大的灵光白莲摇曳半空,形成一条美轮美奂的登仙之路。 而另一个漩涡中,首先出来的,并不是人。 而是一只方圆千米的巨大妖兽。 仿佛麒麟,头生独角,一只竖目,浑身仿佛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刚刚出现,这里的温度就上升不知道多少,地面的草迅速枯黄。 如同烈日骄阳,闪耀半空。 老者的扶手终于握紧了一些。 “流火之川……驭兽道护宗圣兽辟火金睛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数个位面的修士不惜跨位面穿梭过来……灵秀坊带来了护宗灵宝的赝品,驭兽道呼唤了护宗圣兽……” 巨大的辟火金睛兽头顶,一位穿着兽皮的粗犷女子扫了下方一眼,看到老者之时目光一缩,微微点了点头,居然同样不打招呼,朝着禁灵山呼啸而去。 周围,议论声已经响彻空间“这是驭兽道的圣女!”“甲级宗门……又一个甲级势力!之前的灵秀坊同样是甲级!”“难以置信,今夜这里到底怎么了?怎么会有如此多甲级势力的重要人物齐齐前来!” 寂静。 下方一片死寂。 忽然之间,三位阴尊降临,每一个都是甲等宗门,谁心中都有一股不妙的感觉出现,冥冥中一个声音提醒着他们:不要再往前了,前方不是你们可以掺和的。 老者神色极为凝重,他的目光没有看向禁灵山,而是看向了周围还有十个磅礴的传送法阵。忽然感觉有些眩晕。 十三个甲级宗门,十三个宗门内举足轻重的人物,否则绝对没可能调动这些东西,他们来到这里究竟为什么? 没有人回答,剩下的传送法阵齐齐打开,须臾之间,一道道灵光照耀天际,将黑沉沉的禁灵山都染做一片七彩。 队伍中不少金丹,已经看得倒抽了一口凉气,甚至不少人已经抵抗不住这些阴尊刚出传送法阵时,控制不住的灵力汹涌,瑟瑟发抖地半跪在地上。 尊圣等级七界都只有五千人,平时极为难得见到,见到了都是殊荣,没想到,在这个黑沉沉的大山顶上,一瞬间就来了十几个! 当这些恐怖的存在汇聚在一起时,那就不是殊荣。 而是难言的恐惧。 到底是为什么?到底是为了谁?谁有这么大的能耐! “啾!!”一只青鸾嘶鸣,青光照耀下方数千米,百米大的身躯化为一道青光,尾翼扬起无穷华彩,一位踩在青鸾头顶,吹着玉箫的翩翩公子,带着阴尊后期的灵力冲入山谷。 “玉箫道君……天啊……这个大魔头居然还活着!”“他,他不是三百年前就死了么?”“不,不,不仅如此!你们看,其他人对他的出现没有任何奇怪!其他人可都是名门正派啊!”“我的天……这里是发了武林盟主令么!正邪不拘,来者不拒!” 话音未落,天空中一声狂笑,一位独臂大汉昂首而出。 一身破破烂烂,腰挂酒壶,脸上一道刀疤,唯一的一条独臂,提着一把硕大的菜刀。 他的出现,下方的人瞬间安静。沉默一秒后,轰然爆发! “张屠夫!!他是墟昆仑一人灭了一个乙下势力的张屠夫!”“他没死!?他不是在七界通缉榜上的么!?”“墟昆仑甲级通缉令!九真九难门亲自发放!界海王点名捉拿,他居然还没被拿住!” 惊呼声震惊百里,无它,因为……这个人,同样是虚位太虚! 老者终于站了起来。 绝代凶人…… 如果说玉箫道君是亦正亦邪,这个人整个就是行走的杀人机器,更关键的是…… 他不怕自己! 张屠夫刚刚出来,一声尖啸正要往里面冲去,忽然目光一转,轻咦了一声,看向下方千人队伍,还有中央那个如同磐石的身影。 两道虚位太虚的灵力,在半空中悄然流转,默默试探,数秒后,张屠夫裂开满是黄牙的大嘴一笑:“还以为来了一堆包子馅,没想到却有块硬骨头。” “也罢,老子今天有急事在身,就不和你们计较。” 话音未落,长笑漫天,张屠夫脚踏血云,冲向禁灵山。 又是禁灵山! 所有人的好奇心在这一瞬间全都攀升到了顶峰。 这是怎么了?谁能让不可一世的张屠夫这种阴尊都放下邪念,一心前方同一个地方,这太诡异了! 一道道流光冲过,从开始的震撼,到最后的麻木。 阴尊……全是阴尊! 而且,至少中期以上! 虽然从开始几个人之后,他们就预计可能这里都是阴尊,但是猜测和证实,这是两种状态。 一个个听说过,或者没听说过的阴尊,目标全部指向禁灵山。直到最后一个漩涡打开,下方的人齐齐惊呼了一声,这一次,元婴都半跪于地。 而老者,在眼角抽筋中,首次走下了车辇,凝重看向半空。 就在那里,一道血肉宏伟至极的灵力,轰然爆发,这股肉体灵气是如此之强,甚至让地面的石头都悄然升上半空。 阳圣! 不是十三位阴尊…… 是十二位阴尊……一位阳圣! 一道人影,缓缓从传送法阵中走出。 这是一位老翁,布衣麻鞋,光头长须,领着一个五六岁的孩童。看似和农家老翁无疑,但是一脚踏出,脚下空间层层碎裂! 没有任何灵力调动,就是单纯的肉体之威。 居然天地难以承受! “花间圣君……”下方的老者深吸了一口气,立刻拱手道:“道友且慢。” 花间圣君缓缓看了他一眼:“莫非你要拦我?” “不不不。”老者立刻摆手:“本尊者只是想问,大夏王朝夏侯周家追击杀人真凶到此,忽然出现如此多尊圣,这到底怎么了?” 阴尊他认不完全,但是仅仅三十个的阳圣,他早就烂熟于胸,同样,对方对于只有三十人的太虚,必定更加清楚。 听到周家两字,花间圣君终于凝重看了老者一眼,朝着周城方向拱了拱手,随后意味深长:“老夫等人也是奉命行事,不可不来啊……欠了的帐,迟早的还啊……” 老者心中狂跳,谁能一次性命令十三位尊圣前来?莫非前面还有太虚不成? “不知……” 他还未说完,花间圣君就化为流光消失,留下一句话:“丹盟大宗师令,你可听说过?” 所有传送法阵,已经缓缓消散。禁灵山前方,跪了满地的人,过了许久,一位元婴修士才平复心情站起来,微喘着气说道:“总管,那么……我们……还去么?” “去个屁!!”老者冷哼一声,一转头:“摆驾回城……现在过去,你是想一次性面对十三位尊圣?找死不成!” “那四少……” “不可能是丹道大宗师。”老者摇了摇头:“就算是四少,也绝不会蠢到对大宗师下杀手。” 他不知道,一念之差,真正的凶手就逍遥法外。并且,如今这个凶手,正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的鬼面僧。 鬼面僧后方,十三位顶尖尊圣,各自祭出本命法宝,遥遥对准他的后心,而另一方,一道光华冲起,蒋老已经提着半死不活的宋子玉的脖子,凌空而来。 蒋老目光死死盯着他,灵识在他身上扫了数次,感觉没有任何伤处,这才舒了口气,凌空一丢,宋子玉一声惨叫,石头一样轰然砸进了徐阳逸面前的山石之中。 顿时,杀猪一样的叫声响彻整个盆地。 “有宋家撑腰是么?”蒋老虚空中步步走来,咬牙切齿:“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宋家敢不敢动我!” “四少动手,我没话说,别人是太虚后裔,就凭你……你这个蝼蚁一样的东西,也敢对我师徒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