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宗师令(二) - 最强妖孽

第1015章:宗师令(二)

蒋老没有看其他人,而是死死盯着鬼面僧。然而诡异的是,那些或盘坐巨兽之上,或踏于飞剑之上,灵力不是尊圣后期,至少也是中期的修士,看到他过来,本来还有些火药味的现场,顿时春暖花开。 “蒋老,多年不见,你这精神越来越矍铄了啊。”“蒋老,从来没看到你动用过大宗师令,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舍得。”“是啊,老夫还愁没有报恩的机会,这种机会终于来了,说吧,要杀谁?是这个阳圣么?”“哟,蒋老,我们驭兽道可准备了上好的甲级灵兽全宴,请了你多少次你愣是不来,本宫还以为看不到你了呢。” 尊圣杀场。 随着一道道光华落下,在月华如洗的地面上拉出鬼面僧举起双手,动也不敢动的身形。 徐阳逸就在他面前,和他双目对视,然而局面在这一瞬间完全倒转,十三把本命法宝对准背心,他根本不敢动一动。 “狗仗人势……”他声音有些嘶哑地看着徐阳逸说道。 徐阳逸冷笑着看着他,无声用唇语回答:“就是要仗势欺人。” 蒋老不高的身材,走在一群尊圣之中,却如同群星拱月,不过五千之多的尊圣,在这里反而成为了行星,修为最低的蒋老才是月亮。 蒋老朝着四方拱了拱手:“今日,老夫衣钵弟子受墟昆仑宋家逼迫,欲将弟子和老夫杀绝在此。各位也知道,老夫已经大半截身子入土了,太虚恐怕无望,数百年才找到一位衣钵弟子,宋家安敢如此欺我!!” 宋子玉被蒋老一把砸在地面,已经满脸血腥,听到这句话,挣扎着呜呜呜要站起来,却被面前的徐阳逸一脚踩了下去。 “怕了么?”徐阳逸半蹲下来,冷漠无比的看着蛆虫一样扭动的宋子玉,脚毫不留情地碾了碾:“当初追杀我的时候怎么不怕?” “在天剑山庄为难我的时候怎么不怕?” “现在怕了?”他直起身来,月光拉长的阴影笼罩住宋子玉,脚像钉子一样钉在这条蛆虫头上,冷笑道:“晚了。” “杂种……”宋子玉眼睛抖红了,败犬一样发出微弱嘶鸣:“杂种!!” 然而,败者的哀鸣,从来无人倾听。 鬼面僧转过身来,脸色无比阴沉。天边,一片汹涌的灵力将这片空间完全锁死,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张屠夫,玉箫道君,琅天邪,花间圣君……任何一个,都是声名赫赫的尊圣。 不妙,非常不妙!他心中一个刺耳的声音不停在尖叫,跑,立刻跑!否则就走不掉了! 然而,他根本无法跑。 十三位尊圣的本命法宝就是达摩克利斯之剑,将他死死钉在这里。 深吸了一口气,他凝视蒋老:“宋子玉罪该万死……本圣君将他交给你们。” 宋子玉瞳孔倏然睁大,如同针刺一样想从徐阳逸脚下弹起来,然而根本无法办到,只能嘶哑道:“鬼面僧……你,你身为宋家供奉!而我是宋家玉字脉……” 他的哀嚎,全场闻所未闻,蒋老深深看着鬼面僧,双手笼在袖中,数秒后,忽然嘿然一笑,问出了两个让鬼面僧心惊肉跳的字。 “你呢?” 这么一个淡淡的眼神,却让鬼面僧心中狂跳。 杀意。 浓郁至极的杀意。 毫不掩饰,如此赤裸裸,他的调查资料中,天剑山庄二长老绝非这种个性,也从未看到过这一面。 “老夫,自然是先走一步。今日之事,老夫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我可以发下道心大誓。”不知不觉,明明平静无比的气氛,却让他心中发颤,哑声道。 蒋老笑了。 笑的很愉快,幽幽道:“你他妈想得美。” “你们,都得死。” 就在最后一个字落下之际,鬼面僧一声尖啸,化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然而刚刚飞起,数道冷笑同时传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道友,你莫非是戏子?专门负责搞笑不成?”“呵呵……天真,修行,错只能犯一次。代价么,就是身死道消。”“你还以为你走得出去?”“给本宫留下!!” 轰隆隆……天空中五光十色的神通轰然出现,整片禁灵山的天穹都往下陷了陷,十三位尊圣同时出手威力何其之大,居然将一位堂堂阳圣从半空中苍蝇一样拍了下来! “你!!!”鬼面僧一声惊呼,死死盯着蒋老,胸口已经急剧起伏。 一种生死间的大恐怖,一种名为恐慌的心态,毒蛇一样攀沿上他的心头,啃噬着他的内心。 真的会死…… 蒋老冷漠无比的眼睛,告诉他,这次,他踩到了一位丹道大宗师的逆鳞! 龙之逆鳞,触之必死! 铺天盖地的宏伟灵力,十几道尊圣等级的神通,他一声怒喝,箭一样落到地面,同时大喝道:“难道你还敢杀了我不成!!” 嘴里大喝,身形再一次冲起,双眼发红喊道:“七界明文规定,太初是第一大敌,尊圣等级严禁内耗!你们莫非想被五王二后通通抓起来!?” 无人回答,他的一线生机,一丝威胁如此渺茫。回应他的,只有漫天神通。 “给老夫破!!”轰的一声,他须发皆扬,寿元燃烧,浑身缭绕出苍白之焰,身后通天大树无声枯黄,用尽全力朝天拍出一掌。 然而,和之前一模一样,刚刚出手,十几道神通立刻封锁整片空间,就在这一刹那,他目光一闪,一声大喝,长生树崩溃。 寿元飞快燃烧,他恍若未觉,若一口气冲不出去,就再也没有以后。 沙,长生树摇,灵光绿叶风暴席卷全场,威力之大,元朝之前,居然形成了一道灵气龙卷风,接通天地之间。而龙卷之中的鬼面僧,如同孤注一掷的赌徒。 这道龙卷极其强烈,四面八方的阴尊目光全都呆了呆:“自毁仙体?” 谁都没想到如此决绝。 “长生仙体杀招……须弥长生!”一道道阴尊的神通被打破,鬼面僧眼中爆发出炽热的光芒,那是对生,对活下去的执念,他不想死在这里。 就在同时,他已经化为一道青色流光,疯狂长笑着朝缺口冲去。 他走了…… 地面上的宋子玉,目光如血看着这一切,他的眼神是如此专注,专注到徐阳逸踩在他头上的脚都忘记了。 他真的走了…… 他怎么敢走!! 身为玉字脉的独子,自己还在这里,他居然就要走!? 他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了,但是一股怨毒冲上心头。 若不是你太过无用,要等,要看,怎么会有今日杀局! 他为刀俎,我为鱼肉,都怪你……都是你!你……这个毫无用处的废物供奉! “他的弱点……在百汇……”一个嘶哑的声音,神是鬼拆地从他嘴里冒出,随后,在徐阳逸脚下,他疯了一样尖叫起来:“这招弱点在百汇!灵气的节点!!!” 徐阳逸愕然看着他。 从未想过,一个人会如此不负责任。 从未想过……修行到元婴,还有这样将一切推到别人身上,自己要死还得拖着别人一起死的人。 随着这句话落下,天空中一声惊怒之极的咆哮,鬼面僧气的一口鲜血喷出,目呲欲裂地看向宋子玉,咬牙切齿,从牙缝中飘出一句话:“回去之后,本尊者屠你玉字满门!!!” “好一幕狗咬狗。”同一时间,四面八方的冷笑再度响起“呵呵,十三位尊圣……若让你走了,真是天下笑谈。”“蒋老开口了,要你的命,你活不到五更。”“回去?前提是你要回得去。” 爆发的灵潮远超上一次汹涌,如同一轮七彩太阳在空中炸开,徐阳逸都偏过了头,整座禁灵山轰然作响,无数山峰倒塌。 随着一声惨叫,鬼面僧如同被箭射中的大雁一样,扑通一声砸在了地上。 然而……他刚落地,听到的却是让他刺耳至极的尖利嘲笑。 “呵呵呵呵……哈哈哈!!”宋子玉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疯狂挣脱徐阳逸的脚,居然站了起来,脸上脚印都来不及擦,狂笑着指着鬼面僧:“废物!废物!!你枉为宋家供奉!!供奉你多少年,居然跑都跑不出去!更别说救我!” “临阵脱逃,就算你回去你也得死!哈哈哈!!” 所有人都冷眼看着人性最丑恶的一幕。 在生死的大抉择下,宋子玉如同台上的小丑,卖力地表演着,剧目叫做人性的丑陋,他演的很好,可惜,没有掌声。 鬼面僧没有开口,呆滞地看着天空中密布的灵气封锁,杀招已出,他再无机会。 “你不是很强吗!你不是阳圣吗!哈哈哈!还不是和落水狗一样……呃……你……” 在宋子玉疯狂的人性崩裂中,鬼面僧已经猛然掀起滔天狂潮,一道绿色风刃横刮半空,扑哧一声,宋子玉左肩到右胯,出现了一道巨大的伤痕。 宋子玉眼神都涣散了,愕然看着胸口的伤痕,颤声道:“你……杀我?” “你……你居然……敢……杀我……” 他想过,想过无数活的办法,也包括无数被徐峰折磨致死的情景,唯独没想到,自己抛出鬼面僧求活,居然是对方杀了他。 何其讽刺。 鬼面僧呆若木鸡地看着空中,右手猛地握紧,刹那间,宋子玉七窍和毛孔中一片碧绿色的灵气轰然爆发,一声不吭,栽倒在地。 扑通一声,夜晚如此清晰,宋子玉浑身抽筋一样颤抖。鬼面僧浑身也在颤抖,群敌环伺,唯一熟悉的人被自己杀了,杀了对方之后,剩下的就是无尽冰寒。 心中的冰寒,寒可刺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