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宗师令(三) - 最强妖孽

第1016章:宗师令(三)

“闹剧演完了么?”蒋老抬起手:“那就谢幕吧。” “和生者的世界说永别。” 刷,手轻轻挥下,刹那之间,每一位尊圣身上,都弥漫出无穷无尽的杀气。 这些杀气是如此真实,真实到几乎化为实质。 “锵……”一声轻鸣,张屠夫手指在菜刀刀刃上划过:“几十年了……” “今日,老子又破戒了。” 话音未落,菜刀化为漫天残痕,同一时间,四面八方,十三道灵气同时爆发。 鬼面僧脸部肌肉颤抖着,瞳孔中一片绝望。 不……不是这样的,这剧本肯定有错!我可是七界三十阳圣之一!绝不可能死在这里! 我修行数百年,上过七界战场,怎么能在这里陨落! 我不想死!我还有大把的时间,我要活下去! “啊啊啊啊!!!”他的惨叫,怒喝,瞬间被淹没在灵光之中。 没有悬念的战斗。 不过一炷香时间,鬼面僧整个身体消失,只留下满是血迹的头部。 他的眼中还带着难以置信,双眼死死地盯着天空,那是唯一可以逃脱的地方,带着浓郁无比的活下去的执念,死不瞑目。 周围无穷神通的伤痕,半空中,张屠夫拿起酒壶喝了口酒,呸了一口:“阳圣就是麻烦,不过……” 他语音一顿,看向蒋老,嘿嘿一笑:“蒋老,咱们杀了一位阳圣,这可是战略资源,麻烦以后不小啊。” “你还怕麻烦?”玉箫道君嗤笑一声:“追杀你我的宗门都可以排满一界了,一个想杀大宗师的阳圣,就算五王二后亲至,也保不住他。” 其他人没有开口,都是含笑看着蒋老。 恩与仇,在漫长的修行岁月中,已经不是太过重要了,他们与其说是受惠者与得利者,不如说是一张利益共同体的网。 替蒋老收拾了真么大的麻烦,当然需要一点“小小的”“不重要的”“象征友谊”的报酬或者许诺了。 “呵呵……”蒋老干笑了一声,回答极其简单粗暴。 一枚玉质丹瓶飞到半空,塞子刚刚打开,顿时,数十颗星辰一样的丹药冲入星空。居然引动天上星辰遥相呼应。 沉默,这片星辰的光华让所有在场的人全都眼睛一亮,随后如痴如醉。 “洗星海!?”“你……又精进了?!”“什么时候可以炼出洗星海的?” 十几道声音同时响起,徐阳逸敏锐看到,不少人的眼睛都红了。 这就是旁门的诱惑。 在太虚的重压下,七界严禁一切内耗,当然,谋杀大宗师这种,必定可以正法,但关键是…… 他们敢去对质么? 一旦对质,就牵扯到四少的死,这个险太大了,他们绝不能走法律这边。 没想到,蒋老最后一次出手,连这点后患都抹去了。 花间圣君目光微红的看着这些丹药,声音都有些嘶哑:“若你可以炼出它们……上次老夫说的丹药,也就可以了……老夫……老夫总算有看到太虚的机会了……” “洗星海……”刚才还有些直接的张屠夫,此刻目光红透,看了半晌,最后落到蒋老身上,闪烁着无尽渴望。 “洗星海……丹尊以下最难练的丹药!一旦炼成,代表这个人两百年内有冲击丹尊的资格。如果到了丹尊……就算在庞大的丹盟,也是长老之席!”琅天邪痴迷地看着这枚丹药,看的不是丹药本身,而是身后代表的人。 “丹盟的丹圣……可是广寒宫那一位,对大宗师出手,丹盟绝对禁止……”“宗师,丹尊,两字之差,却是云泥之别。没人敢让丹尊做什么,因为他们炼的……是太虚境的丹药。” 一道道痴迷的呢喃情不自禁地响起,一旦傍上一位丹尊……太虚不是无望! 这就是大宗师的实力。 阳圣强么? 强,导致阴尊数人都绝非对手。但是,在十三位尊圣的欲望下,不强。 除了旁门的大宗师,其他人绝对没有这种力量驱使十三位尊圣,其中还有数位绝代凶人为自己效力。 宗师令下,莫敢不从! “哎呦,看我这记性。”数秒后,一个杠铃般的笑声响起起。 驭兽宗的粗壮女子哈哈大笑,朝着蒋老拱了拱手:“恭喜恭喜,蒋老终于找到衣钵弟子了。可喜可贺啊。” 徐阳逸愕然看着女子,对积年修士的脸皮厚度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刚才您怎么没想起恭贺?现在想到有一位衣钵弟子了? 话音未落,一道流光飞到徐阳逸面前,女子转头看着他,目光中和善无比:“本姑娘给你的。一点点见面礼,拿着吧。” 与此同时,数道流光都飞了过来,全部都是一方方玉盒,有的还打开了。里面的东西徐阳逸虽然不认识,却能感觉到其中汹涌的灵力! 全都是至少乙级的天材地宝! “谢过各位前辈。”他恭敬地拱手道:“不过,无功不受禄。” 东西不好拿,人情该怎么还,看今晚鬼面僧身为阳圣,却被十三位尊圣联手灭杀,就可以管中窥豹。 “让你拿你就拿,哪来这么多废话!”蒋老不满意地哼了一声:“你以为是白拿?告诉你,等你继承了老夫衣钵,老夫也该驾鹤西归了,他们这就缠上你了!” “哈哈哈。”玉箫道君一阵仰天大笑:“缠字用的妙,不过啊,蒋老,你也知道,各位修士,要找到一位完全贴合自己灵力,领会自己意图的炼丹师,实在是太难了。大宗师总共就这么多点人,哪里足够?” “是啊,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还想跑了不成?”花间圣君老树皮一样的脸笑开了:“不过今日不巧,老夫走的急,什么都没带。下次一定补上。” 徐阳逸诚恳地谢了一声,这才收下。 画风不对啊…… 来到上界之后,收的玉盒不少了啊…… “既然事情了结,我等就先行一步。”花间圣君神色无比恭敬地朝着蒋老拱了拱手,这次没有白来,蒋老居然摸到了丹尊的门槛,自己对他信心太充足了。 “本宫也先回去了。”“蒋老,日后有事,本尊者随时待命。” “各位慢走。”蒋老笑着拱手,须臾之间,十三道灵光满布天际,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结束了…… 徐阳逸到了现在,才长长舒了口气。 这个血色的夜晚,终于完全结束。 从进入周城,到四少发威,到月夜逃杀,到渔翁出现…… 让人疲乏无比的一夜,然而,他却有十足的收获。 不是说那些玉盒,这是小道,而大道是…… 他摸到了领域构建的门槛! 在山谷中,反困鬼面僧,这就是领域构建的典型! 心中无数的奇思妙想,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源源不绝地从心底蔓延,自己的招式,长处,神通,特质,性格……一样样的在菩提子的推动下做着最严密的运算,他能感觉到,自己如果再经历机场生死大战,必定可以构筑领域。 那时候,就是自己独特战术出现的时候,也是……叩问阳圣大门的时候。 “谢师傅。”他诚恳地拱手道。 对于蒋老,这个并肩战斗的战友兼师傅,他终于有了一些认同感。 “客气个屁。”蒋老咧了咧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必须立刻离开这里,周城最近应该无事,不过肯定有人会把我们和四少之死联系起来,时间问题而已,咱们不能再走大城市,从小城市穿过去。” 徐阳逸点了点头,忽然目光一闪。 宋子玉还没有死。 他抽筋地躺在地上,瞳孔已经涣散,离死不远了。 “修行,错误只有一次。”徐阳逸缓缓抽出鱼肠:“所以,任何修士,都如履薄冰。” “因为,错了,代价就是命。” “你应该明白了。”他轻轻吹了一口鱼肠:“很深刻地明白了……但是,你也没有机会了。” “刷!”长剑刺入,直通入宋子玉心脏,他如同鱼一样四肢弹起,动了一动,就再也不动了。 徐阳逸试探了一下脉搏,确实死了。 心中终于舒展,否则,一条毒蛇在暗处窥视自己,那种感觉无论如何也不会开心。 他正要离开,却看到宋子玉的受伤亮了亮。灵识一勾,是对方的储物戒。 鬼面僧的储物戒早就消失在乱战之中,也不知道谁拿走了。不过有了宋子玉的,也聊胜于无。 “走吧。”蒋老视若无睹,宋子玉是他特地留给徐阳逸的,这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却极度烦人,毒蛇一样的修士,不自己斩杀,总觉得心中不爽。 一挥手,一辆普通至极的机关灵兽车出现面前,大袖一甩,猫八二和忘尘全部被卷到了车上,同时两枚丹药送入他们口中。 徐阳逸也上了车,刚上去才发现,车内有空间符箓,一辆小小的灵兽车,里面居然有上百平米,分为数个房间。 一夜血战,谁都需要休息,车内相当的安静,蒋老将符箓摁在拉扯木牛之上,化为一道流光,朝着安临城飞去。 谁也没有看到,在他们走后不久,宋子玉僵硬的尸体,指头忽然动了一下。 同时,四面八方,无穷无尽的黑雾涌现。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响彻半空。 “我还以为是谁有这么强的执念召唤我……” “原来是你这个死透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