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大幕:七界传说(三) - 最强妖孽

第1021章:大幕:七界传说(三)

光华再闪,终于,所有幻境全部消失。 “呼……”他猛然抽了口气,发现自己仍在车内。 旁边,蒋老关切地看着他:“你没事吧?” 徐阳逸摇了摇头,刚才弄懂了很多,却来了更多的疑惑。 比如……说话的人是谁? 这个人……居然能记录下神灵,恐怕不是神,也差不了多远。 应该是那个当初看到的小孩,但他不是纠结于“是谁。”而是“小孩的真实身份。” 再比如,这些东西,五王二后,甚至两大传奇知不知道? 七大传说到底是什么?天道呢? 自己解开的传说又是什么?星界兽本来是这个人创造,但是又为什么会被关押在七界? 这个宇宙,太大了,人本能的求知欲,让他想活下去,永生下去,看看这个真实的世界,寻找地球到底在宇宙这幕大戏中,处于什么位置。 和实力无关,却远比实力让他心动,让他兴奋,让他舍之不得。 不过,基础就是实力。 他揉了揉眉心:“没事。” 就在此刻,他忽然愣了愣。 难以置信地抹了抹眼睛,掩盖下心中所有疑惑,他彻底愣住了。 “刷刷刷!!”三道光华,出现在眼前,而他的眼前,仿佛打开了另一份视野。 七界地图! 七界在上方,都清楚地标志着,但是,这七界上,有三个人,他看的一清二楚! “寒雪尊者,阴尊大圆满,持有无畏符箓阳面,源生之无畏,无所畏惧。距离……三百二十万公里。” “无眠公子,阴尊大圆满,持有杀戮符箓阳面,源生之杀戮,一将功成万骨枯,距离……五百四十七万公里。” “地哭上人,阳圣中期,持有不破符箓阳面,源生之不破,无物可破,金刚转世。距离……四百六十万公里。” 他的心顿时狂跳起来。 三块符箓…… 也就是说,有三条传说被破解了! 不止他一个人知道……刚才的画面,恐怕拿到了七大源生符箓的人都会看到!他们同样看到了卡俄斯的真容!同样知道七大星界兽的由来!也同样知道……符箓的用处! “挑战者么……我明白了。”他目光带着寒光看着上方的人,挑战的第一步,在数百年后空虚尊者陨落之前,活下来。 别让那些疯狂的掠食者找到自己! 他看了看代表自己的符箓。 很奇怪,他的符箓是灰色,只写着一行字“狼毒真君,元婴后期,持有吞噬符箓阳面,源生之吞噬。距离……?” 距离居然是问号,而且没有名字! 而且,马车动了很久,他居然没有动! “也就是说,我的距离,他们看不到?” “这是因为我从地球来,还是因为是羽蛇神给我的卡俄斯之种?还是因为这场杀戮游戏的保护措施?”他搓着下巴若有所思:“不过……这样最好。” “时间,我需要时间!数百年后三千年轮回来到,只有我们七个人,才是真正的对手!虽然现在只出现了三个!” 他目光在三人名字上扫了扫,在寒雪尊者名字上特地停留了数秒。 “真好。” “你也在。” “蛇母真传弟子……寒雪尊者。我真的很期待……数百年后我们七人再见的模样……” 蒋老仍然在喋喋不休,他以为徐阳逸出问题了,徐阳逸却忽然抬起手,不想被打断这一刻的沉思。 他继续看了下去。 在七界之外,有一道流光,环绕着七界不停飞过,速度不算快。 “这应该是除了我们四人之外,第五道符箓。” “还有几百年,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可能还有人会解除符箓。而……他们手中的符箓都不完整。” “其他符箓看不到,大胆推测,小心求证,这应该是真正触摸到了,才会拿到。最终,我们都要面对七大星界兽。” 轻轻舒了口气,这个符箓要怎么用,他还没有头绪,符箓仿佛融入了他体内,只要内视就能看到。 仿佛……他体内都成为了无尽虚空,一个巨大的黑洞中,吞噬符箓静静地呆在那里。 仙门的一把钥匙。 就在他准备离开这一幅“第二视觉图”的时候,忽然之间,三道强悍至极的灵识轰然冲了过来! 一座巨大的冰山,这座冰山被雕刻成了一条巨蛇的形状,无数的修士站在飞剑上来回巡视,下方数个凡人的国度。空中数不尽的飞舟,地面算不清的商队。 这……竟然是一座冰中城堡! 它美丽而无暇,却根本没有人敢打它的主意。因为……居住在这里的,是五王二后之一的蛇母。 万蛇殿! 就在此刻,一道流光疯狂地冲了出去,直冲最近的超级传送法阵。 “谁啊!”流光轰然冲落了一座飞舟,飞舟上两位年轻修士正要开口骂,其中一位看了看,却忽然拉住了另一位的手。 “干什么!不讲理吗!这可是蛇母殿下的地盘!在她的地面上,还有人敢不守规矩?”之前的修士愤愤道。 “正是因为在蛇母殿下的地盘上……”后方的修士声音都颤抖了:“这……可是寒雪尊者,蛇母阁下唯一的真传弟子……” 后面的声音,寒雪尊者根本听不到。 他和当初见到徐阳逸的时候一样,冰冷,无情,也无畏。 流光如剑,剑破长空。 而流光中人,浑身灵力几乎要破体而出,攀升到了极致,须发飞扬,冰冷如雪,孤傲如剑的他,微微发红的眼睛中,带着满满的杀意。 “吞噬符箓……” “吞噬符箓出现了!” “七大源生符箓之首……本尊者也是无意之间得到无畏符箓,此人……此人区区一个真君!区区元婴,居然有如此造化!得到源生符箓组之首!!” “而且还是完整符箓!不是要击杀星界兽或者得到对方的认同吗?!区区元婴怎么可能做得到!” “你……安心去死吧……还敢停在原地不动?放心,我会在其他两人来到之前,提前送你下地狱!” “七大符箓,叩问仙门,此事,绝不可让第八人知晓!” 与此同时,三途河界,七界之一,这里……是一方无尽水域,所有孤岛,都自城宗门,势力,国家。所以,这里也有一个别名。 星辰海。 此刻,海中最中央,最大的一座岛上,一道青光拔地而起,全力朝着另一端的超远距离传送阵冲去。 其中,一位公子面色严峻,却带着无比的兴奋。 “第四枚符箓!源生之首!吞噬符箓出现!而且是完整符箓!这简直不可思议!” “安心地去吧,就算找遍七界,我也能把你找出来!!” “这就不是一个元婴该拥有的东西!就算献出来,我也只能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月下潇湘界,月落满地,这里从不会有太阳升起。 满地华夏古风建筑,其中一座建筑中,一道流光疯狂冲上。 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锦衣玉带,眼中充满了炽热和杀意,同样,也是冲向超级传送法阵。 “拦我者死……”他眼中,一样开启了第二幅视野图,清楚看到,就在同一刻,寒雪尊者,无眠公子全都疯了一样冲向传送阵。 “咱们都知道彼此,却从未交手。” “看来,今天要第一次交手了……” “源生符箓之妙,身为元婴的你怎么可能懂!安心去吧,本圣君送你一场好梦。” 车辇中,徐阳逸额角冷汗马上流了下来。 好快的行动! 好重的杀意! 他立刻退出了视野,不顾蒋老的关怀,马上站起来掀开窗帘一看。 外面车流并没有太多……对方必定无所不用其极,数百年后,只有他们七人才是真正的争锋者,对方绝不会容忍他活到那个时候! 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事关仙门,根本不可能有道理可讲! 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大道之争,只有一个人能笑到最后! “车太少了……”他低吼了一声,难言的急切充斥着他的心。 车少,元婴……可是十万人。 十万人多么? 很多,但是对比起七界呢? 只要对方锁定这里,锁定这条路,他……很快会被追到! 怎么办! “冷静……冷静……”他深呼吸了几口,当机立断,扑通一声,第一次给蒋老半跪了下去。 “师傅,我能相信你么?” 蒋老也感觉了事态不对,沉声道:“怎么了?” “如果……有人问起你,请……说我是元婴中期。”他凝视着蒋老的眼睛,如果对方不答应,那么,他就准备立刻撤退。 挑战者,首先,要在比赛开始前活下来。 “可以。”没想到,蒋老问都没问就回答了,人老成精,修炼到阴尊不是他傻,只是脾气不好而已,想了想就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徐阳逸到了上界都在潜修,除了宋子玉,没有仇家。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有什么东西被人看上了。 “另外……请全速驱动马车,我的仇家可能还有半个时辰,他们会无所不用其极追查我,请问七界……恢复画面的神通或者法宝多么?” “有,但绝对珍贵无比。”蒋老沉声道:“我之前才对你说过,时间,空间,是两大神则,只有真正掌握并且构筑完整这个领域的人,才有资格打造或者使用这种法宝。就算普通太虚,都很可能没有。” 徐阳逸非但没有轻松,反而心中越来越焦躁。 寒雪尊者…… 蛇母亲传弟子! 普通太虚没有,五王二后难道还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