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源生之吞噬 - 最强妖孽

第1022章:源生之吞噬

“谢师傅。”他站了起来,沉声道:“请马上走,绝不要进城,能走多偏僻就走多偏僻。另外……” 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若我的仇家追来,请师傅不要惊讶。” 他都不敢赌太狠了。 蛇母亲传弟子……对方威名何其响亮,另外两个能拿到符箓的人,绝对也是一时人杰,他不敢保证,自己接触还不多的师傅真的到了那种时候还会保自己! 就在此刻,他猛然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闪即逝的愕然,惊讶地内视。 动了…… 吞噬符箓……居然自己动了! 他的实力没有下降,然而……他的外在表现,却从元婴一路下跌,中期,初期,然后…… 金丹后期! “这是……”蒋老愣了愣,难以置信地说道:“你,你到底怎么了?” 徐阳逸呆了片刻,随后狂喜! 这就是吞噬符箓! 无物不噬……就连人的思维,感官,都可以吞噬! 不是羽蛇神,也不是卡俄斯,而是这枚符箓吞噬了所有探查,让三个对手根本无法看到自己! 但是,这还没有完。 接下来,他的容貌都开始变化,从魁梧英俊的青年,变为一位十五六岁的男子,清俊,优雅,却和他本身那种带着悍气,杀气的本来面貌相差甚远! 徐阳逸都有些愕然了。 在看到境界下跌的情况,他就想,什么样的修为能配得上现在,能配得上眼下的局面,不被对方找出来。 同为争锋者,一旦找到,死路一条。 心念一动之间,面容就完全改变。 不到五秒,他整个人都变化完毕,气质,外貌,身高,根本看不出以前徐峰的影子。 “你到底是谁!”蒋老已经站了起来,阴尊等级的灵气缓缓溢出:“夺舍者?心魔?” 徐阳逸立刻拱手道:“老师,是我。” 声音还是差不多,不过稍微脆了一点,更符合这个年龄段。 蒋老狐疑地看着他,忽然开口:“我让你处理的符箓第一张是什么。” “老师并未让我处理过符箓,是炼丹。”徐阳逸叹了口气,不过也心中暗喜,看来,这种变化太过彻底了,就连蒋老这种灵识如此强大的阴尊当面,都没有看出来。 “老师,还请立刻启动。”时间太紧,其他三位“参赛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到这里,他不敢赌会不会被发现。 “慢着。”蒋老深深看着他:“别急。” “我不相信你。” 徐阳逸狠狠握了握拳头。 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惊喜还没有落实,突如其来的变化居然让蒋老不相信自己! 这很正常,一位元婴在阴尊面前忽然改变,而且如此彻底,没有灵力波动,手脚都没动,阴尊还完全无法感觉!还是灵识比旁人强太多的炼丹师,谁能不怀疑? 但是……在这个地方,呆一秒,都是杀机四伏。解开了其他三道谜题的人,已经风驰电掣,满腔杀意地冲向这里。 危机上弦,随时准备喷射。 心中已经心急如焚,他不敢赌会不会被发现,强压着心中的焦灼,沉声道:“请问,但尽快!” 蒋老一个个问题问了下去,徐阳逸毫无办法,只能死死咬着嘴唇,仔细回答。 慢一点……再慢一点……千万不要在现在到来! 十分钟后,蒋老点了点头,二话不说,一道灵符冲向车辇,顿时,车速度狂飙朝着官道尽头冲去。 徐阳逸无声舒了口气,但就在车刚冲出去数千米时,忽然之间,整片天际都开始转暗。 “怎么了?”“下雨?打雷了?” 官道上为数不多的行人,齐齐从车内探出身来,疑惑地看着天空。 “晚了……”徐阳逸闭上了眼睛,心情绷到了最紧,他能感觉到……三道磅礴无匹的灵气,已经轰然降临! 与其一起的,还有漫无边际,毫不掩饰的杀气。 三大符箓持有者,同时降临! “你仇人?”感受到这三道如海般恐怖的灵气,即便是蒋老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徐阳逸无声点了点头:“我不能伪装成凡人,他们……我担心会大开杀戒,只有修士,和师傅你的身份,恐怕能让他们稍微忌惮。” 说话的时候,他不动声色地盯着蒋老的眼睛。放在身后的手,已经捏死法诀。 一旦蒋老看到来的是谁,并且弃车保帅,无论如何,他必须杀出去。 如果……这一次对方还能够保护他,那么,自己就认下这个师傅。 不是口头,而是真心实意地。 但是……对方真的能做到吗? 这是人心的赌局,他根本不敢确定。 蒋老掀开窗帘一看,刹那间愣住了。 “蛇母真传弟子……寒雪尊者?”数秒后,蒋老愕然回头,有些不认识一样看着徐阳逸:“空虚尊者的真传弟子,无眠公子?” “还是用极其珍贵的瞬移灵宝?” “你怎么做到的?” 平常人见到这两人一面都难,他却一次性惹了两个,还有一个同级别的怪物,蒋老怎么不惊讶? 就在此刻,前方一片惊呼传来:“怎么回事?”“走不动了?”“哪位修士封锁了空间?” 天空中,三道人影已经徐徐出现。 冰冷如雪的寒雪尊者,全身白衣,如同悬浮空中的冰块,看死人一样看着下方不算太多的车队。 另一边,和徐阳逸见过一面,定为对手关系的公子,轻摇折扇,当日的温文尔雅已经消失不见,平静如水,无一丝表情的脸上,潜藏无限杀意。 最后一人,嘴角挂着一抹嗤笑,冷笑着看着眼前两人。 三人相距万米,呈犄角对立。 “咱们总算见面了。”无眠公子刷一声打开了折扇:“谁动手?” “可不算是第一次见面吧。”天哭上人玩味地说道:“过去五十年,本圣君至少杀了四位阴尊,几十位元婴。两位,还真是好手段啊。” 无人回答。 如果说,无眠公子和寒雪尊者地位相当,在没有决出最终胜负之前,谁都动不了谁。但是天哭上人不同。 他身后没有那么强的势力,本身就在小宗门,还选择了韬光养晦,甚至宗门都以为他只是元婴中期。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成为两大真传弟子的目标? 然,两大真传弟子并不蠢。 能拿到符箓的人,无一不是天骄,他们绝不会以身犯险,所以刺杀连绵不绝。终于,在一次性死亡三位阴尊之后,他们选择了停手。 这是一种示威,也是立身的表现。 地哭上人名声不显,但实力决不弱于两人。这才让两人终于消停,在满腔杀意中选择了认可对方。 地哭上人当年的处境,就是徐阳逸目前的处境,甚至他的处境更糟! 元婴境界,完整符箓!任何一样,都是取死之道! 他的实力,三人没有谁可以暂时忍下杀意,他就是毫无反抗力的绵羊,一天不示威,他就永远在这场角逐中没有立足之地。 所幸,他拿到的是吞噬符箓。无物不噬。 “既然是第一次见面,那么本圣君就来个见面礼吧。”他声音冷了下来,一字一句说道:“收起你们的爪子。” “小心……本圣君鱼死网破,谁都别想得到我的符箓。” 寒雪尊者第一次抬头看了他一眼,无眠公子轻摇折扇,扇去眼中晦涩不明的光华。 说完这句话,地哭上人一步踏出,来到被封禁的两万米范围。 这是示威。 当面亮肌肉。 而这块肌肉的代价,就是吞噬符箓持有者的命。 “天象。” 随着这两个字落下,一方数万米的巨手突兀出现上空,紧接着……整个地面都轰鸣起来! 徐阳逸愕然看着这一切,心中一片冰凉。 他们……居然连一个人都不放过! 在场的人,都要死! 这里还有数不清的凡人,修士只是少数,但是为了完整的吞噬符箓,他们哪管身后血海滔天! “轰隆隆!”不到三秒,所有地面,车辇,树木,仿佛被无穷伟力吸引半空,朝着那只金色巨手奔腾而去。 “好狠!”蒋老也愣住了,自己的徒弟到底是怎么惹到他们,竟然动手就是不计其他人死活,宁杀一千,不放一个! 真正的掘地三尺。 数不尽的物体,带着凡人,修士的尖叫,飞向举手,然而就在飞到巨手的一瞬间,齐齐爆裂。 刷啦啦……漫天血雨洒下,与此同时,一片惊呼之中,十几枚令牌同时飞起。 “哪位尊圣在上!我乃乙下宗门太玄宗执事!”“尊圣请手下留情!我乃丙下势力天英国巡抚!”“晚辈是……” 一块块令牌闪耀空中,天哭上人嗜血一笑,随后手猛然一握。 一片惨叫,无人可逃! “和完整吞噬符箓比起来,你们算什么东西。”天哭上人冷笑,看向最后一批车辇。 还有七辆…… 如果没看错……吞噬符箓的持有者就在这七辆车中! 徐阳逸心脏狂跳,车辇早就被血雨染红,他死死盯着靠在窗边的蒋老,一言不发。 对方若有所思,但是大宗师令握在手中,却并没有发出去。 生死一线……这是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