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初次交锋 - 最强妖孽

第1023章:初次交锋

“地引!”地哭上人如同魔神再世,一声长笑中,阳圣中期的灵力全面爆发,在他手下形成一道恐怖的龙卷风。 飞沙走石,树木连根拔起,地面碎裂,纷飞的石块,碎片,组合成死亡的序曲。响彻数万米天穹。 “轰隆隆……”徐阳逸所在的车辆已经随着这倒龙卷毫无抵御地升空,没有人说话,甚至呼吸都不可闻。狂暴的死亡龙卷响彻耳际,夹杂着他杂乱如鼓的心跳。车的禁制在龙卷之下爆发出卡卡之响,他的手已经悄然捏上了法诀。 目光死死盯着蒋老。 一句话,定生死。 “嗯?”天空中,地哭上人目光一闪。寒雪尊者,无眠公子同样抬起了满含杀意的目光。 出现了…… 这么多辆车,没有一辆有修士抵抗的痕迹,只有这里…… 他必定在这里! “你我本无冤仇。”地哭上人手爆发通天光华,强压在耳边的心跳,嘶哑道:“怀璧其罪。” “轰隆隆!!”天空中金光万丈,如同超度的佛国,狂暴的风吹过窗帘,卷动漫天风沙,打在车厢里两人的脸上。 “怎么回事!”“洋芋,发生了什么?”猫八二和忘尘再也坐不住了,立刻跳了出来。 无人搭理,蒋老手中宗师令仍然紧扣手中,没有发出。 目光交汇,仿佛要刺透人心,看到灵魂的深处。 “住手!!”就在他的手即将全部握紧的一刻,一个怒意勃发的声音突然从天边传来,六匹似马非马的灵兽拉着一辆华贵非常的车辇流星一般赶来。车辇前方,一道身影傲然站立,怒道:“何人敢在我云峰城闹事!!” 七辆车辇中,早就是一片绝望,听到这个声音,立刻悲鸣起来:“城主救命啊!”“我们根本不知道为何惹到了这几位尊圣!”“七界法律明文规定绝不能肆意杀戮!如今就在云峰城门口血流成河,城主救命啊!” 同一时间,蒋老终于开口了,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他终于对上了徐阳逸的眼睛:“我可以相信你么?” “别问我为什么。” 他长长叹了口气:“你没有真正把我当成师傅。” “我不傻,我能看得出来。我要的是真正的衣钵弟子,而不是口头上的答应。” 时间的弦,一崩就断,两位不曾相信彼此的师徒,居然在这种时候有了第一次交心。 “如果你愿意。”徐阳逸眼中没有一丝退缩,能为自己抗下两位王后的压力,这样的师傅,他诚心诚意。 “那么,我不负你。” 说完这句话,徐阳逸闭上了眼睛。 生死由命成败在天。 天空的领域中,云峰城主怒意勃发,空间禁锢,他无法感觉里面到底有谁,一步踏出,缩地成寸,瞬间来到禁锢之外,冷声道:“无论你们是谁。” “现在立刻停手!跟我到云峰城执法堂,我还可以给你们留个体面。” “若你们一意孤行,就算你们是尊圣,如此堂而皇之地触犯七界法律,说不得,我只有通知域主阁下前来解决。就算域主解决不了,还有太虚前辈!” 话音未落,两道流光飞到云峰城主面前,他只看了一眼,立刻倒抽一口凉气。 “万蛇殿,蛇母真传弟子替蛇母办事,闲杂人等回避。”“乱星岛,空虚尊者真传弟子无眠公子替空虚尊者办事,闲杂人等退避。” 云峰城主只是呆了一秒,立刻拔腿就走。 根本不敢停留第二秒。 他的身影印入身后人的眼中,顿时,一片哀嚎响起“不能这样啊!!”“我们是无辜的啊!!”“救命,救命啊!我不想死!” 地哭上人仰天大笑,手掌终于完全合拢! 车辇中,一片寂静。 代表死亡的金光,拉出三人一狗长长的身影,展现出终结的宁静。 就在这一瞬间,蒋老睁开了眼睛,微微一声长叹,一道流光终于升上半空。化作漫天灵光,凝聚为一枚五纹丹药! 并且,这五纹已经带上了金色,第六纹都若隐若现! 他,终于选择为衣钵弟子抗下这一切! 徐阳逸无声舒了口气,就在刚才,他的灵力已经攀升到顶峰。 一秒……再过一秒,如果蒋老还不出手,他就会亲自动手。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寂静,丹纹灵光满布天穹,让心从嗓子眼中回到了胸腔。全身近乎沸腾的血液,在这一瞬间归为安宁。 紧绷的弦倏然舒缓,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满身冷汗。 蒋老看着徐阳逸,仿佛要从他的眼睛看到他的内心,忽然笑了:“别让我失望。” 随着他的身影化作流光冲出,徐阳逸死死抿着嘴唇,朝着他的背影深深一躬。 彼待吾如是,吾待彼如是。 这一刻,他真正拜师。 蒋老身影出现的刹那,阴尊中期的灵气海潮一样汹涌而出,空中巨手嘎然而止。 三人的目光都闪了闪,地哭上人的眼中闪过一抹愕然。 谁都没想到,这里居然会出现一位阴尊。 阴尊没什么,今日……就算阴尊挡路,他们也敢杀! 但是……这位阴尊是一位即将晋级丹尊的大宗师,他们就真的为难了。 “洋芋……”车辇内,猫八二从来不正经的面容,此刻也无比凝重,庞大的身躯一张一缩,声音都在发颤:“能……活着回去么……” 徐阳逸嘴唇微张开一条缝,一口浊气吐出,点了点头,却摇了摇头。 “不知道……”他的目光死死盯着天穹:“一切……看造化吧。” “尽人事,听天命,接下来,就得看我们演技逼不逼真了。” “他们……绝对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 “见过道友。”空中,无眠公子首先回过神来,一拱手道:“不知道道友为何在这里。” “不问问我是谁么?”蒋老没有丝毫退让,淡淡道:“天剑山庄二长老,外出历练突破丹尊,老夫还真不知道,蛇母阁下和空虚尊者阁下,竟然如此嗜杀。” “你话太多了……”无眠公子淡淡道:“希望你今天的事情,当作没有看到。我们绝不愿意和一位大宗师甚至未来的丹尊结仇,所以……” 他展颜一笑:“您车里是谁?” 车被蒋老用符箓防护过,除非灵识在蒋老之上,否则没人能用灵识突破。 “老夫的徒儿,怎么?莫非你们连老夫都信不过?”蒋老平静道。 “是么?”地哭上人眯着眼睛,一字一句:“道友……你心跳太快,背心都湿透了。” 蒋老微微一愣,下意识地用灵识扫去,就在这一瞬间,三道人影在蒋老面前齐齐消失,化作三道青烟,蒋老一愣,猛然回过头去。 三道流光,直奔车辇。 同时,车辇中的三人,即便徐阳逸,都是浑身忍不住一阵发汗,汗湿重衣。 好浓郁的煞气……瞳孔在这种狂猛的杀意侵袭之下,都缩成了针尖状。 “你们做什么!”思维刹那间空白,下一秒,蒋老勃然大怒!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闭嘴!!”地哭上人眼中已经一片血红,长啸惊天,前冲之中手掌翻飞,轰然巨响,整辆车辇突兀四分五裂。 完整的吞噬符箓,就算得罪死丹尊,也在所不惜! 只有他们三人知道,这符箓有多么可怕,多么玄妙。 车辇中,四面八方舱壁倒塌,恶魔的手已经抓住三人的心脏,呼吸都开始微弱,想说话,却根本无法开口。 一旦露出一丝端倪,必死无疑! 哗啦啦……车辇破碎,两人一狗顿时出现在空中。 猫八二汪了一声,立刻装晕昏死了过去。从现在开始,每一个表情,每一份心跳,每一次灵气运转,都将被这三个恶魔收入眼底,记在心头。 杀意滚过,如刀锋刮背,汗毛倒竖,但这一切只有零点一秒,紧接着,忘尘首先发难,满脸急色地看着空中的蒋老:“二长老,这……” 六道如同实质的目光,死死定在他们身上。然,不过半秒,立刻泄了。 三个金丹? 怎么会是金丹? 三人对视了一眼,寒雪尊者走到徐阳逸面前,阴尊大圆满的灵气全面爆发,在他身后形成一片森罗地狱,和徐阳逸的脸就相隔一寸,看着他的眼睛,甚至连对方眼睫毛的抖动都不放过,嘶哑到:“你怕不怕?” “我,我……”徐阳逸身体中血液都在尖叫,这是遇到真正强者的本能抵御,但现在不行……现在只要眉头多皱了一下,接下来就是手起刀落! 绝不会因为蒋老而有任何犹豫。 他必须扮演好一位金丹初期,面对阴尊的完美场景。 “我……我不怕……”他仿佛想逃离,颤声道:“你,你有什么好怕……师傅还在……” “我要杀你。”寒雪尊者眼睛没有眨一下,手掌缓缓伸出,轻轻搭上徐阳逸的喉咙:“你怕不怕?” 话音未落,狂猛的灵力潮水一样冲入他的经脉,身后蒋老勃然大怒:“放手!否则老夫就算告上丹盟,告死状!也绝不放过你们!!” 寒雪尊者犹豫了一下,但是没有丝毫停顿,灵力疯狂奔走。 他相信……只要是修士,如果他真的是元婴,面对这种压力,本能必定会爆发! 因为,他已经杀了太多的人,就算他自己都分不清,现在是真的想杀了他还是做戏。 另一边,无眠公子扇子搭在忘尘头顶,灵力立刻接入。 “扑!”徐阳逸一口鲜血立刻喷了出来。 牙齿差点咬断了舌头,这口鲜血喷的如此真实,眼中畏惧,期待师傅救援的神色是如此逼真,寒雪尊者目光微微眯了眯。 难道真的不是? 谁敢用命来赌?赌自己不敢杀他? 自己可是蛇母真传弟子,就算真的杀了,蛇母也必定能保下自己! “若你真的是吞噬符箓主人,用命赌了这一手,我让你赢。”心中闪过一丝念头,灵力更加疯狂,直冲徐阳逸每个穴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