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舍我其谁的觉悟 - 最强妖孽

第1024章:舍我其谁的觉悟

“你们放肆!!”身后,蒋老化作流光,暴怒冲来。地哭上人目光一眯,已经拦在了蒋老之前。 “丹尊不必动怒。”他恭敬地拱了拱手:“只是探测,绝不会有任何问题。” 徐阳逸的眼中只有惊恐,随着灵力的冲入,吐血不止,身体脆弱地仿佛马上就要经脉崩溃。 “顶过去……我就敢赌,他们不敢杀我!再坚持一会儿……”心中呼喊着,他同样用金丹初期的灵力去防御,然而,一股超越金丹,一股没有超越,在他经脉中刀子一样来来去去,过了几秒,他终于忍不住狂叫起来。 “师傅救我!!”“痛死我了!!”“他要杀了我!” 做戏,就得做足。 徐阳逸和忘尘齐齐大喊起来,将一个没有上过七界之链,在宗门庇护下,用丹药提起来的孱弱弟子演的无比逼真。 “老夫和你们不死不休!!”蒋老已经一招神通打出,寒雪尊者皱起眉头,和无眠公子齐齐对视了一眼,微微点头,刹那间,两人身上灵力潮水一样褪去。 徐阳逸和忘尘立刻借势晕倒在地。但是两人心中,心脏已经加快到了平时根本达不到的地步。 过关了……么? 如同擂鼓,咚咚作响,身体中蛮横的灵力冲过,千刀万剐般的剧痛,谁都没有出声。 然而,两人不约而同,身上居然没有一点防御。 现在如果装晕还防御,之前的一切都可能白费。 无眠公子死死盯着两人,十几秒后,才磨牙道:“确实是金丹?我这边是真的。” “如果不是,他已经死了。”寒雪尊者死死咬了咬牙,心中还有疑虑,但是这已经是极致,除非他连蒋老都杀了。 如果这是吞噬符箓主人,他可以这么做,而且绝不后悔。但……现在应该,可能,或许不是。 目光再也不在徐阳逸身上停留,看向四周:“那个好运的杂种到底去了哪里!” “明明在这里,为什么却感觉不到!甚至现在还在!” 无眠公子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只有一个解释。” 地哭上人轻易接下蒋老的神通,转头冷声道:“这是那个东西的异能。” “没错,我们都被耍了。”无眠公子咬了咬细白的牙齿:“小心点,这可是祖符,不好对付。” 三人的心情低落到了极致,寒雪尊者长叹一声,朝着蒋老拱了拱手:“今日之事,万蛇殿会给天剑山庄一个交代,容我等先走一步。” 齐齐朝着蒋老一躬,随后化作流光四散分走。 东西不在,他们没有停留的必要。 也绝不会一起走。 “你们记住了!”蒋老在身后怒骂道:“迟早我要到两位王后面前,讨回今日公道!!” 骂声不绝,三人根本不敢停留。许久后,蒋老骂声嘎然而止,目光微闪,立刻回到了车内。 “别说话。”两枚丹药马上塞进徐阳逸和忘尘口中:“他们还没走。” “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灵识还停留在这里。” 徐阳逸无声点了点头,装作虚弱地让蒋老扶起来。忘尘也吐着血站了起来,蒋老叹着气,拿出第三辆车辇,一行人朝着城外飞奔。 不知道走了多久,大约一天,四面八方忽然像有什么东西撤走了。不撤走时没有感到,撤走之后,才感觉有东西一直在看着他们。 车顶,一只金色的鸣蝉振翅飞起,快若闪电,甚至穿破虚空,不过一炷香,落到了一只白皙的手掌中。 手掌如玉,人亦如玉。只不过,这个如玉的公子,正枯坐在一片孤寂的虚空中。 “大师兄,你这是何必呢?”一位男子从无尽虚空中荡起涟漪,苦笑着拱手道:“突然去云峰城,还动用了无比珍贵的瞬移符箓,这就算了……还杀了这么多人,师尊……他老人家很难做啊……尤其,你还惹了个即将丹尊的大宗师,师尊已经派人去天剑山庄致歉了……” “我不是说,我找到了我的仇人么?”无眠公子叹了口气,随即苦笑:“看来师尊他老人家是不信了。” “就连我们都不信,怎么可能骗的到师尊,否则你怎么会来虚空囚牢面壁一年?如果是其他弟子,早被师尊逐出门墙了。”来人无奈地看了看停在对方手上的金蝉:“天听地视你都动用了……要不你说一声?我们帮着你查?” “不用。”无眠公子潇洒挥了挥手,和云峰城外大杀四方完全不同:“我的好师弟,我的东西,自然要自己去拿。你如果关心我,就帮我一个忙。” “师兄请说。” “帮我查一个人。天剑山庄二长老。”无眠公子微笑道:“查查他的弟子。” “是。” 来人离开了。许久,无眠公子才捏碎金蝉,闭上眼睛感受了数秒,最后困惑地摇了摇头。 “不愧是枢纽符箓……” “看似没什么威能,却给自己穿上了最好的保护色,区区元婴,我等居然奈何你不得!甚至找都找不到!此人……必定是大争之世中最大的对手!” “不过,你有一个最大的纰漏……”他看着黑暗,嗜血地舔了舔嘴唇:“如果我记得没错,我特别关注了一位飞升修士,他好像叫徐峰,也在天剑山庄,也是元婴,而且正正好,他好像也拜入了二长老门下。” “怎么就如此的巧呢?” 同一时间,寒雪公子,地哭上人,都看向头顶的星空。 万蛇殿,一间冰寒监狱中,寒雪尊者目光闪烁:“如果我没记错,几千年来那个最惊艳的飞升修士,好像也在天剑山庄,也是拜入二长老和宗主门下,荣膺道子?” “上一次破他道心仿佛并没有成功,这位二长老到底有几位弟子?” “如果真的是你……在我当面你能演的如此毫无破绽……你也太过能忍,心性太可怕了……” 不怪他们怀疑。 因为现在根本没有怀疑对象! 他们只能如同溺水人抓住浮木一样,死死抓住这块木板。 这一切,徐阳逸根本不知道,此刻的他,正和忘尘,猫八二坐在一起。脸色平静。 “对不起。”他叹了口气:“是我实力不够,没保护好你们。” “师尊不用愧疚,地球上不也是?”忘尘摇头笑了笑:“总之,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赢家不赢家无所谓……不过我想知道……”猫八二狗眼转了转:“你怎么一脸攻相变成一脸受相了?真的被采菊东篱下了?” 徐阳逸很想瞪他一眼,不过最后却笑了出来。 “啧啧啧……秀恩爱啊,死的快啊。”猫八二嫌弃转头,低声道:“你不用自责的……” “我不自责。”徐阳逸站了起来,掀开窗帘,看着外面的星空:“我明白了那句话的含义。” “修的是长生,为的是真实。” “这是我在之前幻境中听到的一些话,总结的意思。有的东西,真正经历了,才刻骨铭心。”他看着窗外漫天星斗,夜风吹动他的发带,他轻轻撩了撩:“全知全能是目的,修行是方法,长生是手段。而这个目的,是以修行得到的实力为基础。” “他们比我早修行,资源比我好,背景比我硬,对环境比我熟,天时地利人和我一样不沾,今天能杀了他们才是小说故事。” “只不过,我学会用事实来说明,这笔账,总有一天我会算回来。” 说的云淡风轻,但两人都感觉到了其中的铿锵之意。 从地球到现在,这种委屈,他几乎从未受过。这也让他完全清醒,上界,同样高手云集。 天剑山庄,只是一个小小的池塘,他是池塘里最大的鱼,放在整个七界……不,墟昆仑,都不过是十万人中的一个。 和那位云峰城主一样,接到五王二后的令牌就必须退走的那种。 “修炼吧。”他挥了挥手:“我想你们也应该有危机感了。我不是保护神,不可能事事都所向无敌。” 忘尘和猫八二深深点了点头,确实,有的东西经历过,才刻股铭心。 回到自己的房间,蒋老没有找他,他也没有找蒋老,两人都需要一点时间缓冲,这种完全接受对方的师徒关系。 刚回到自己的天地,他的脸色就沉静了下来。 拳头狠狠握了握,青筋迸现。 随后,他一挥手,符箓将房间全部封死,而他迫不及待的将灵识沉浸到吞噬符箓之中。 实力。 他需要实力。 “或许,在以前,这个大争之世到来的时候,如果我实力不济,可能还会让你们一让。”他一招手,吞噬符箓出现双手之间,眉宇之中一片肃杀,寒生道:“但,现在能坐上那个位置的,只有我!” “寒雪尊者,无眠公子,地哭上人……等着我吧……” 心中一团火焰翻涌,换来的却是绝对平静。 这个王后之位,他要定了! 无论是为了今日,还是为了自己,或者自己身边的人,或者自己的最终目的,他都不可能再让给他人。 一将功成万古枯,今天的事情,已经让他做好了在七界飞扬的血腥中登基的准备。 舍我其谁! 一丝一毫的灵力卷入其中,吞噬符箓一点点打开,如同静默的黑色兰花。 一天过去,一周过去,蒋老打坐醒来过几次,看到他门上的符箓都是紧闭,点点头离开,他明白,这次挫折对于一位真正的天才是必要的。 他需要时间,更需要沉淀。 $$$$$$$$$$$$$$$$$$$$$$$$$$$$$$$$$$$$$$ 更新错误了,不好意思,有的时候,上一章码完了正写到嗨,立刻就复制章节下一章接着写,所以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如果中午有朋友看了,那就是晚上的,现在已经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