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吞噬之秘与领域构建 - 最强妖孽

第1025章:吞噬之秘与领域构建

车辇不快,为了掩人耳目,毕竟这次他执行的是特级任务,天剑山庄其他弟子已经到了安临城周围,为了不让自己的对手,特别是潜伏的宋家注意到他们的真正目的是炼灵圣焰,他们有必要慢下来。 一周之后,徐阳逸门口的符箓终于亮了起来,这代表他出关了。 闭关时间并不长,房间内,他皱着眉头看着面前黑洞一样的吞噬符箓,脸色说不出的古怪。 “没有秘密?”他沉吟着,吞噬符箓已经和他合为一体,黑洞在他面前时大时小,但是经过一周不停歇的试验,他发现…… 吞噬符箓没有其他功能! 只有一个,吞噬。 这种吞噬,是真正无物不噬,大到神通,物件,小到一片空间。 他心念一动,漩涡可大可小,漩涡所致,空间整整齐齐出现一个洞,而且许久都不能恢复。 这不是震塌空间,而是真正的抹消。 “其他就毫无作用?”他不太相信,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三人不会拼死追杀自己。 即便是为了叩问仙门,时间还多得很,没必要刚刚出现就不惜一切,甚至得罪未来的丹尊追杀过来。 “那么,有两个可能。” “第一,符箓是成长型的,随着境界越高,符箓越强。这有可能,我的吞噬符箓目前只能吞噬一部分神通。” “第二……”他笑了笑:“就是所谓符箓,用法千变万化,因人而异,落在废物手中,恐怕只是一件克敌制胜的利器。落在思维敏捷的高手手中,恐怕就是不世神器。” “追杀我的时候,三人都没有动用符箓,我也无法看出端倪。既然如此……就让我在以后的战斗中,慢慢摸索吧。” 他站了起来,掀开窗帘,一片温热的阳光投入车厢内,让他的目光微微眯了起来。 “果然啊,闭门造车是不行的。” 就在这时,忽然一只纸鹤飞了过来。 “你可算出关了。”蒋老的声音非常不满地哼了一声:“来我这里。” “多久没有我的指导了?看你打坐就算了,今天开始,不准打坐!枯坐是闭门造车!接下来一周,全都得给我老老实实听课!” 徐阳逸点了点头,笑道:“师傅,现在是到哪里了?” “一月后就到安临城了,你还记得宗门任务!?”蒋老勃然大怒:“这才是正事!!马上给我过来!!” 愤怒的咆哮,徐阳逸却觉得非常可亲,出门之前顿了顿,给猫八二和忘尘发去两道灵识,没想到,对方都没有出关。 “能有紧迫感,是好事。”他深深点了点头,收敛了笑容,朝着蒋老房间走去。 刚进入房间,就看到前面一张八仙桌,桌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杯茶。 而蒋老神色肃容,坐在后面的软榻上,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他双手端起茶杯,诚恳地走上前,单膝跪下:“师傅,请用茶。” 敬师茶。 喝下这一杯,才代表他们的隔阂全消,是真正的师徒。 蒋老并没有接,而是深深看着他:“入得我门,修得我法,决不可外传,否则为师亲自清理门户,你可明白?” “弟子明白。” “我们规矩不多,你的情况有些特殊,丹道和修为必须并重,从今天开始,上午我指点你修为,下午到修炼丹道,晚上处理九重天。既然你炼丹就是修行,这样最好。z” “是。”等蒋老接过茶,徐阳逸愕然:“完了?” “当然。”蒋老不悦:“你以为还有多少条条框框?哦,对了,将你身上灵玉都拿出来。” 徐阳逸总共也就杀掉宋子玉的一万灵玉,蒋老看都不看收走:“从今天开始,交给我保管。另外,这个东西,就是你一个月后的功课。” 一份丹方飞到了徐阳逸手中,他看了一眼,是一份金丹期的丹药。 手法非常繁复,对火势控制的要求也极高,每一样药物的处理都非常复杂。可以说,元婴丹药都有许多比不上它。 蒋老轻轻放下茶杯:“紫云丹,金丹顶尖疗伤药。能让金丹期的灵力全部恢复,并且伤势飞快愈合,是金丹期最好的疗伤丹药,没有之一。这就是你的作业。一个月后,我要检查。” 徐阳逸微微皱眉,他练过这么多丹药,虽然没有练过高难度的,但是以往的经验,要分析,要尝试,一个月的时间有点短了。 “你那是什么表情!”蒋老瞬间吹胡子了:“我蒋生平的弟子,还是超过普通人三成八的灵识,居然一个月掌握不了这枚丹药?!告诉你!我要的不是一枚!是一炉开八成!你一炉炼一百,就得给我开出八十粒!而且其中三成都必须是上品!” 同级之中,也分品阶,丹纹从灰,白,银白,金,四种颜色,银白为上品,金色为超品。灰丹俗称毒丹,只有那些实在没钱的散修才会选择它,白色丹纹最为普遍,含有六层药效。银白八层药效,金色十成十的药效。可以说,一枚金色丹纹的丹药,就相当于两枚白色丹纹。 虽然两枚白色丹纹要超过金色两成,但是别忘了,是药三分毒,白色丹纹的丹药吃多了,还得吞服排毒丹药或者修行独门神通。金色是最为畅通的,黑市中,金色丹药一枚能相当于三枚白色丹纹的丹药。 毕竟,对于修士来说,时间才是第一。 他说完,看了看屋里的座钟:“现在是上午时间,正好,我们来谈谈你的修行。” “怎么修行,我就不指点你了。我今天想和你说的,是你领域的构建。”说到这里,他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领域之重要,我相信你已经明白了,之所以现在说,实在是……你的悟性和急智有些惊人。在和那大和尚一战的过程中,你已经无意中踏入了构筑领域的境界。” “这种境界很玄妙,有愚笨者,熬时间熬到元婴大圆满却仍然对自己的领域一头雾水,只有参照类似的领域生搬硬套,这样的人就算踏入尊圣,也是最弱的那批,你现在说不定就能击败一个这样的尊圣。当然,只是理论上。” 徐阳逸听得津津有味:“领域构架还能照搬?” “当然,领域虽然多,也不是每个人完全不同,八大准则和两大神则,分门别类的十类,只要找到差不多的,套在自己领域上准没大错。” 说着,他手一晃,一根碧绿的棍子出现在手中,似金非金,似玉非玉,轻轻往地下一顿,顿时,虚拟的空间震荡不已。 这跟棍子至少几千斤。 蒋老笑眯眯地将棍子舞了一圈:“知道这是什么么?” 徐阳逸谨慎摇头。 “打狗棍。”蒋老笑的眉不见眼:“如果你也打算照搬领域构架,我就打断你的狗腿……就问你砂锅大的棍子怕不怕?” 你家打狗棍长这样!你家狗太能扛了吧!还有什么叫砂锅大的棍子啊! 徐阳逸无语望天,轻咳一声道:“当然不,实际上,我这段时间对领域也有了一些构想。” “说来听听?”蒋老威风凛凛地一放棍子,不置可否的说。 这就是真正师徒该做的,不会对对方隐瞒什么,领域这种东西,藏着多少杀招,极为私密,让不信任的人知道了,一旦翻脸,自己绝对处于劣势。 也是徐阳逸和蒋老相互考察了这么久,才会畅所欲言。 “我感觉……我的领域以暗杀为主。”他有些忐忑的看着蒋老……身旁的棍子。他总觉得蒋老的目光在他身上打量----应该是在寻找从哪里下手更好。 “哦?”蒋老仍然不说对错,这让他非常欣慰,差的老师,听到一个体修以暗杀为主,估计就喷过来了。 略微沉吟,他就忘记了打狗棍的威胁,认真说到:“老师记不记得,当初我让宋子玉陷入了幻境?就连那个大和尚都顿了顿?” “实际上,晚辈有一尊灵兽,它制造幻境的能力尤其强大,现在已经能让尊圣都陷入数秒。” 话音未落,一片迷蒙的幻境在蒋老面前展开。 那是一片金戈铁马的草原,喊杀声响彻耳际,血光四溅历历在目,地面在颤抖,天空都化为血红,真实无比。 蒋老愣了愣,就算是他,一刹那都陷了进去。他还是灵识比常人强得多的丹道大宗师。 灵识强弱,就是幻境能否被打破的关键。 “很真实。”他点了点头:“但,还不够。” 徐阳逸沉声道:“第二,就是晚辈的领域比较特殊。您应该发现了,它是我唯一到现在为止见过的实体领域。” 蒋老沉吟道:“实体领域极其稀少,大多都出现在体修身上,有好有坏,我还是那句话,没有弱的领域,只有弱的修士。只不过天资所限,大多数领域无法攀登太虚罢了。” “别小看尊圣,整个七界千亿人,尊圣区区五千,却个个一言九鼎……算了,过段时间你就知道尊圣和元婴有多么难得,最近你看到的高阶修士有些多了,这不利于你的发展。” 徐阳逸默然点头,确实,最近给他造成了一种七界满地都是尊圣的感觉,不过却不知道蒋老说过段时间就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他接着说道:“并且……晚辈的领域,是绝对的木属性,而且附带剧毒,伤的越多,毒性越大,甚至能影响尊圣。一旦配合幻境,这就是一个绝对领域,在其中只有我能够行动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