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斗丹(一) - 最强妖孽

第1031章:斗丹(一)

“莫非我们认识?”汪堂主敏锐地捕捉到了徐阳逸的视线,抬眼看去,已经消失无踪。不过还是开口问道。 “没有,只是觉得道友玉树临风,风姿不凡。”徐阳逸淡淡道:“忘尘,请钱老将丹盟令还我,我们先走一步。” “是。”忘尘站起来,伸出手:“钱老……” 话音未落,一道灵气已经赢面扑来,化作一头赤色饿虎,忘尘目光一闪,一拳轰出,对方虚婴境界的灵气居然轰然溃散。 赤色光华散开,钱老背负双手,站在中央,根本没管忘尘,一步步走到徐阳逸面前,俯下身,看着对方的眼睛。匠师级别的灵识轰然而出,庞大的灵识让周围的空间都微微模糊。 “你,再说一次。” 徐阳逸冷笑着看着对方,声音同样很轻,一字一句开口:“心里能有点逼数么?” 一句话出,针落可闻。 八位九真九难门的内门弟子,还有汪堂主,全都愕然看着这一幕。 “有趣。”忽然,一个沙哑的声音缓缓传出,意味深长地开口道:“钱堂主,看来,你在安临城过的并不舒坦啊。” 这句话如同针尖刺进了钱老敏感的心脏,他的脸色顿时一片赤红,眼中一片汹涌杀意,长袖之中,冒着青筋的手已经握住了一方令牌。 匠师令。 就在此刻,一道黑色的身影站了出来,在他出现的时候,所有九真九难门的弟子,齐齐分为两边,他如同一把劈开人群的利剑,缓缓而出。同时,元婴后期的灵力若有若无笼罩整个丹堂。 压了压帽檐,有些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都是丹盟中人,就用丹盟的手法解决如何?” 沉默,数秒后,一片仰天大笑响起。 “就凭他?”笑够了,钱老一声嗤笑:“一个百多年丹盟都无法认证的蠢材!不知道烧了几辈子的高香,被一位匠师看见。不知敬畏的下等修士,也配和我丹盟匠师论道?” “可以。”他的声音还没说完,两个字的回答,让他彻底愣住了。 这小子是不是疯了?! 丹盟手法,遇到争执,只有一种解决方式。 斗丹。 胜者为王。 一个区区没入门的弟子,竟然敢和一位匠师斗丹?他脑子里装的是屎不成? 但是,他没法说不。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 他何等能察言观色,就在那位黑衣蒙面男子开口之后,汪堂主没有反驳,这只说明对方身份比汪堂主还高。 今日暂闭就是为了迎接这几个人,他知道这是九真九难门内门弟子,甚至说话者很可能是一位核心弟子。 他无法反驳。 能和九真九难门拉上关系,若能荣膺一脉供奉,出去就是横着走。这也是他之前如此客气的原因。但是要自己堂堂匠师和这种蝼蚁一般的蛆虫斗丹,传出去简直是莫大笑谈! “门外汉。”无法拒绝的耻辱让他眼中阴冷无比,声音如雪:“若你输了,自断十指,永生不得触碰丹道。” “若你不敢,今日就跪下来,代表你师傅,给老夫磕几个响头,老夫可以放你一马。” 所有人都没有感觉道,一道尊圣等级的灵识一直在看着这里,城中或许有人感觉到了,但是感受了一下这股灵识的磅礴,就无人敢再开口。 “这傻逼谁的弟子!!”一处庭院中,蒋老气的掀了桌子:“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大宗师的弟子,他一个渣渣一样的匠师,还敢让老夫衣钵弟子给他磕头!这小子傲得都没给我磕过头!!还敢说代表我给他磕头!老子这就过去!看这几百年修不到宗师的废物给老子复述一次!!” 红尘百无聊赖地看着面前一副张开的光幕,仔细看了看:“孤鸿一脉,谁知道几弟子。说不定他都记不住。” “孤鸿?!老子当年给他讲课的时候还是个给老子倒茶的!开超远距离通信!老子倒要问问他,丹盟什么时候他可以骑到老子头上来了!” “你安静点把。”红尘翻了个白眼:“这可是你的意思,这小子性格宁折不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要不是你唧唧歪歪暗示他丹道的事情要用丹道手法,你信不信他今天敢掀翻了这个安临丹堂?” 蒋老气的胸口起伏,几秒后却意外地平静了下来。端起茶杯牛饮了一口。叹了口气。 “没错。” “丹道,就得用丹道手法解决!” “老夫得让他知道,各行有各行的规则,他的路还长,早点体会更好。” 停了片刻,他咬牙道:“不过,这个蠢材老子却不会放过!开超远距离传送阵,接通孤鸿,不把他喷个狗血喷头,老夫心中不敞亮!” “什么东西,也敢骑到我头上来!” 遥远的丹盟,一位老者正在讲课,茶杯盖子却忽然裂了一条缝。 “怎么总觉得有点心惊肉跳呢……” 这一切,徐阳逸都不知道,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钱老,徐徐点了点头。 “好大的狗胆。”钱老心中杀意沸腾,今日流年不利,居然被莫名将了一军,冷笑道:“各位,可愿做个裁判?” “当然。”九人纷纷落座,钱老冷笑着一挥手,顿时,丹堂门窗轰轰关闭,一道道符箓在二楼显现出来。 这些符箓绘制的极为巧妙,和地面木纹嵌合一处,根本看不出来。须臾之间,两座丹炉已经从法阵中开启。四面八方禁制闪耀,刹那之间,一股浓郁的药香,无数飘渺的灵力就暗香浮动。 九人分坐左右,徐阳逸与钱老站在中央,钱老再也无法压抑心中杀意,淡淡道:“道已经划下,等会儿场面可能有点血腥,各位莫怪。” 徐阳逸冷冷一笑:“那么,我若赢了,丹堂药材随我挑,如何?” “呵呵……”钱老笑声如同厉鬼,几乎是从牙缝中飘出一句话:“只要到时候你手指还在,莫说随你挑,就算你搬空了,老夫也不会说半个不字!” 手指一弹,一道青光飞射下楼。阁楼中安静如水,寂静若空。却是压抑着风暴的海面。 “齐道友,你这是何必?”汪堂主隐晦地传了一道灵识过去:“何必……” “何必节外生枝是么?”斗笠黑纱的男子波澜不兴,轻抚茶杯:“钱堂主此人暴躁易怒,妄自尊大,若不是他是安临城中最好的疗伤类丹药大师,我根本不想邀请他。” “此事直通九天之上,这样的人……就算我们最后能活着回来,我也不会让他活下去。” “他嘴不严。” 汪堂主沉吟不语。 言下之意何其清楚,杀掉一位丹堂坐镇的匠师,丹盟很不好交代。 从钱堂主是金丹,斗笠男子是元婴,两人却几乎平辈相交就可以知道,丹师的存在绝非同阶可比拟。 “莫非你认为这小子能……” “我只是好奇,他哪里来的底气和一位匠师如此说话。怎么敢接斗丹?”斗笠男子微微掀起黑纱,轻轻抿了口茶,下方面容,竟然长满一片森然白毛,牙齿如同利刀一般锋利! 放下茶杯,他微微一笑:“最关键的是,这种没有根底的人,事后收尾也轻松得多。” 不过十秒,两位年轻,表情傲然的修士就走上了二楼。 看到二楼的景象,两人都愣了愣,随后立刻躬身。 “丹青,丹红,你们为我四弟子,大弟子,今日就让某些蠢材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丹道。” 徐阳逸笑道:“不是钱老亲自上阵?” 钱老森然冷笑:“你,不配。” 丹青丹红立刻知道,自己出头的机会到了。 仔细看了一圈,对方居然丹盟认证都没有!顿时心中大定。 钱老憋着心中的杀意和暴怒做到椅子上,端着白玉茶杯,一字一句地磨牙道:“别说老夫欺负你,丹青不过新晋丹师,丹红只差一步匠师。老夫今日让你断指断的心服口服!也让各位知道,丹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入的地方!” “请裁决!” 随着这一声,全场安静。 斗丹正式开始。 “那,就比一比疗伤丹药吧。”之前开口的斗笠男子沉声道:“效果自然由我等评判。” 钱老微微抬眉,虽然这位显宗的内门弟子把自己逼上了斗丹一路,虽然不知道对方怎么想的,但是确实还是向着自己的。 全安临城谁不知道,他钱老,疗伤丹药独步安临! “道友,和师傅比试,你也太不知死活了。”首先上场的是四弟子丹青,他坐在丹炉前,嗤笑了一声,顿时手一挥,数份玉盒扬起。数目之多,足足达到了三十份。 他有绝对的把握,这是师傅最拿手的九窍活人丹,两个时辰之内,灵力完全恢复,体力一个时辰内恢复到顶峰,这可是安临城只此一家的丹药。 “开始。”斗笠男子一声令下,刹那之间,如同湖面一般平静的气氛,瞬间风起云涌。 丹青一挥手,无数的玉盒同时打开,三十份药材一起飞出,紧接着,无数的灵光凝聚为刀,六十把灵光刀寒光猎猎,齐齐对准那些天材地宝。 待宰羔羊。 显宗在上,若让对方看上,自己前途指日可待。这一手月上柳叶刀,他准备在丹盟考核之时艺惊四座,现在用出来,更加值得!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声大喝“去!” 灵气爆发,瞬间闪现,他用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这可是九真九难门。 小子,就作为本真人的踏脚石吧。 要怪,就怪自己没投好胎。 就在此刻,他忽然看到,自己的师傅,钱老手一哆嗦,茶杯居然翻到了,滚烫的茶水洒了他一身,他却根本没有感觉一般,豁然站起。 “刷……刷刷刷!”他明显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这边,而且这种目光之炽热,甚至隔着那层斗笠下的黑纱都能感觉到! 艺惊四座!

上一篇   第1030章: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