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斗丹(三) - 最强妖孽

第1034章:斗丹(三)

汪堂主目光闪烁,深吸一口气之中,身形已经不动声色倒退数步。看向徐阳逸的目光,无比惊讶。 此人到底是谁…… 这些人,对外宣称是内门弟子,但是真实身份非同凡响,普通丹药对于它们就是青草,而此人的丹药,居然能引起斗笠男子的共鸣? “此人……必定会被九真九难门笼络……日后,大道通天……” “呼……”许久一道紫烟从黑纱下吹出,斗笠男子全身的白毛悄然消失,微颤也不见,这才沙哑开口:“极品。” 刚刚醒来的钱老,听到这句话差点眼睛一翻就晕了过去。但是狠狠咬了咬舌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他很想晕过去,但是屋里就这几个人,他装也装不了。 “钱老。”徐阳逸踏前一步,微笑道:“是不是该你上阵了?” 钱老嘴唇张了几次,额头上,一片冷汗流了下来,感受到周围汪堂主,九真九难门的目光,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不是说师……他不配?”忘尘嗤笑道:“现在,够资格了么?” “我……”钱老颤抖地扶着座椅,想站起来,刚撑起一半,却两腿发软,再一次跌坐到了地上。 这一瞬间,他几乎在怀疑是不是九真九难门联合这个人来坑自己? 比的是自己最擅长的疗伤类丹药,但是……怎么会是这个结果! “怎么了钱老,要不要本真人扶你一手?”徐阳逸微笑着走上去:“来,开炉吧,各位前辈都看着呢。” “我……你……”钱老嘴唇颤抖,手抓着椅子,语不成声:“不……老夫……老夫……” “老夫今日身体不爽利,改日,改日……” 退了。 钱老连斗丹的想法都没有! 所有人面前,临阵脱逃! “这怎么行呢?”忘尘也冷笑道:“改日可以,这斗丹比试最后怎么办?总的有个说法吧?” “咱们按丹盟手法办事,难道钱堂主视丹盟规则为无物?” 钱老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开始是他赞成斗丹,还说等会儿场面有些血腥,现在……这个巴掌来的太快太狠,他根本反映的时间都没有。 如果重来一次,他绝对会把这个人视若上宾。 如果重来一次,对方要什么给什么。 如果……如果有如果。 心中百感交集,悔恨交加。今天要怎么了结?怎么才能平息这位身后可能有大宗师的丹师的愤怒?怎么才能保住自己的位置? “请道友大人大量!!”突然,他猛地跪了下去,四肢着地,颤声道:“老夫……老夫当时是猪油蒙了心!我,我太狂妄了!我罪有应得!请道友放过我这一次!” “你的死活和我无关,我也没心情在你身上浪费时间。”徐阳逸看了他一眼,厌恶地说:“照规矩办事,我转身就走。” “大人……”钱老的声音都在颤抖,声音中都带着哽咽:“还请……还请高抬贵手……我,我……” “哦?”徐阳逸悠闲坐在椅子上,角色易位,他有的是时间:“难道你不准备按照丹盟规矩走?” 钱老心中一阵狂喜。 也就是说,对方不准备向丹盟上级反映? 好……很好的开始,他已经决定不要脸了,这证明自己位置保住了。但是,不够!这绝对不够!位置保住了,整个仓库怎么办?他不想受罚。 对方骂也骂了,打脸也打了,该消气了。毕竟……毕竟只是一场误会不是么? 自己是说过要断他十指,但,但对方不是没输么? “不……我,我……”钱老嗫嚅数秒,猛然头触到了地上,颤声道:“我,我实在是不敢啊!” “道友!你不知道,丹盟的药材一年一送!我,我要给了你,我,我回去就得被重罚!其中还有几样城主已经点名,道友,请手下留情啊!呜呜呜……” 猫八二愕然看着他,半晌才道:“可以啊。第一次看到脸皮比我还厚的……这七老八十的转头就哭上了?你逗我呢?”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忘尘丝毫没有怜悯,冷笑道。 徐阳逸同样如此。 “说得好。”他微笑道:“别废话,拿出来吧,如果道歉有用,那谁都能为自己的愚蠢找到借口。” “我好言好语找你,按照丹盟规矩行事,你狗眼看人低,翻脸无情,那……”他轻轻抿了口茶,悠然道:“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道友啊!!”钱老老泪纵横,双膝在地面上拖动着要爬过来抱住徐阳逸的腿,徐阳逸眉头一紧,彻底厌恶了起来。 愿赌服输都不敢,一点责任一点担当都没有,他怎么走到了这一步? 七界这样的修士还有多少,难道真的要经历过七界之链,见识过血与火,洗去纯真之后,才能称得上七界修士? 那么,这些天真的修士基数也未免大了些。 就在钱老爬过来的时候,一道光幕闪起,一个脸黑的如同锅底的老者出现。 看到九真九难门,他目光微动,拱了拱手,看到徐阳逸的时候,笑的和蔼可亲,但是这只是一秒,一秒后,他猛然转头,死死盯着钱老。 恨不得一脚踢死他的恨意,好不掩饰地浮现在脸上。 “师,师尊?”钱老愣了愣,随后立刻磕头,脸上的泪水奇迹般地止住了:“师尊……晚辈犯了大错,请救弟子一命……” “钱嵩宁……”老者牙齿都磨得咔咔响:“你好大的狗胆!!” “你惹谁了?你告诉我,你惹谁了!!” “我……我……”钱老有口难言,这一瞬间,他敏锐地感觉到大事不妙。 “弟子知错……”他颤抖地说道。 “知错?知错!!好一个知错!!我孤鸿上人贵为宗师,刚才在几百弟子面前被骂的狗血喷头!你他妈这里给我来一句知错!?” “给我惹下滔天的麻烦,以后是不是还要送老夫上断头台!啊?!” 却是是气疯了,一位宗师都开始飙脏话,可见内心之愤怒。 “给我滚……滚回丹盟!解除师徒关系!!另外,对方要什么,你输了就得认!!懂么!!” 说完,他和颜悦色地看向徐阳逸:“小友,老夫欠你一回,日后有事,尽管来丹盟找我。” 说完,他都不好意思停留,光幕瞬间消失。 周围无人开口。 完了…… 彻底完了…… 钱老脸色死灰,在地面摇晃了两下,咚一声死狗一样倒在地上,微微抽搐着。 明明对方都没想到要通报丹盟,自己的师尊却忽然出现,剥夺了自己的位置…… 没想到,最后这最致命的一剑,从这种意想不到的地方刺出来,直接将他刺得三魂不见了七魄。 汪堂主和斗笠男子对视了一眼,斗笠男子一步上前,手凌空一抓,顿时,钱老怀中飞出一个乾坤袋,飞入徐阳逸怀中。 钱嵩宁眼睛仿佛死鱼,看到储物袋飞出,只是神经了一样,不停地说着“我的……都是我的……你不准拿走……” 一瞬间,他仿佛老了几十岁,苍老而布满青筋的手胡乱挥舞,斗笠男子黑纱下的眉头皱了皱,朝着呆滞的丹青淡淡道:“钱堂主累了,还不带他去休息?” 丹青立刻针扎了一样跳起来,带着钱老和丹红离开。就在他们离开的瞬间,徐阳逸立刻感觉到,整个丹堂被封死。 三道元婴级别的灵力……非常强大,而且……仿佛也是体修? “道友这是要做什么?”他不动声色问道。 “接上谕。”汪堂主脸上刚才震撼的神色完全收拢,只剩下一片肃穆。 在他右手上,一份卷轴发出一片金光。时而形成云雾,有金龙穿梭其中,时而化为金色海洋,金莲摇曳。 说不出的神秘,道不尽的玄奥。 一缕太虚之威! 就在卷轴出现的时候,周围所有人齐齐半跪于地,齐声低呼:“恭迎界海王上谕!吾王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界海王? 徐阳逸目光一闪,和忘尘,猫八二一起半跪下来,单手撑地。 “墟昆仑三大妖兽市场之一,腾雷泽水云涧,爆发特级事件,特征调安临城及其周围强者前往调查。参与者,可进入日后九真九难门灵异扫荡机会。” 他看向徐阳逸:“道友名讳?” 徐阳逸没有立刻回答。 他想通了很多。 比如,为什么安临城城楼上到处都是修士,必定和这个甲级灵异脱不了干系。 所谓灵异到底是什么,他不清楚,但是他知道,甲级,是整个七界最顶级的划分。 这一瞬间,他的心思飞快转动了起来。和这只队伍一起去,固然是好的,姑且将灵异看为秘境的代言词,秘境绝非人越多越好,人多了,很多地方反而会有想不到的杀机。精兵强将才是最好的方针。 这是他闯荡丹霞宫,巴别之塔两个地球最恐怖的秘境得出的答案。 但是……自己以什么身份去? 天剑山庄?道子? 他活不到一年后。 如果说,面前的人还能虚与委蛇,但是三大符箓持有者,才是真正的杀机,一旦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那天的事情马上就水落石出。 但是……如果不去,现在就要拒绝界海王? 同样是一位五王二后,前狼后虎,一瞬间,他竟然进退维谷。 “怎么?”汪堂主微笑道:“道友不愿意?嗯?” 嗯这个字,意味深长。就连刚才对他的丹药吞唾沫的几个人,都若有若无地抬起了头。 当面拒绝界海王命令的征兆,整个七界恐怕都没几个人。 他不想出名。出名等于关注,对他过多的关注……等于死。

下一篇   第1035章: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