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目标:水云涧 - 最强妖孽

第1036章:目标:水云涧

徐阳逸没有开口,手在留影玉上一抹,刹那间,一片光幕出现。 光幕中,一方满是水汽的大陆浮现其中,这方大陆……比地平线高出太多,如同悬空山,青翠无比,无数的河流从上方垂下,仿佛瀑布。 它下方,是一片汪洋。 本来一片祥和,如同仙界,忽然,整个大陆开始猛烈震动起来。 紧接着,无数七彩蝴蝶从下方飞出,遮盖整片天际。再化为道道灵光,缓缓消失。 就在蝴蝶飞起之后,数以百万计的飞鸟惊飞,形成无穷黑潮,跟着是长达数分钟的沉默。 万籁俱寂,死一样的沉默。 轰隆隆……整片大地都颤动起来,下一秒,一个庞然大物,轰然从水云涧下方冲起,带起漫天水雾。 麒麟角,蝴蝶身,孔雀翅,凤翎。 这是……南华蝶母! 然而,还不等徐阳逸震惊,更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还在后面! 南华蝶母之后,一片苍白火焰冲天而起!四面八方冰封万里!居然包裹住了那个疑似蝶母的东西! “炼灵圣焰和南华蝶母?这……到底怎么回事!” “从未见过这种生物,并且,广寒宫的大圣亲口说过,水云涧下不可能存在任何超过百米的生物。那些火焰应该是某种后天灵火,但是这只怪物……根本无法判定境界!” 汪堂主嘶声道:“更奇怪的是,界海王阁下立刻派遣护神军前往侦查,得到的结果更加诡异!” “刚才那座无边大陆就是水云涧,它下方本是一片汪洋,然而……在这一幕出现之后,汪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苍白火海,极冷之火,冰封整片汪洋,并且……带有一种无比诡异的封禁,尊圣以上根本无法靠近!” 徐阳逸沉吟不语。 这是炼灵圣焰,天剑山庄那朵后天灵火,但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会出现南华蝶母? 对方不是已经被羽蛇神牵引飞升了么?难道……对方飞升过程中落到了这里? 不,不会,以南华蝶母灭界的实力,怎么可能被后天灵火牵扯? “经过我们的调查,这片冰海之中,藏有级别在元婴到尊圣之间的恐怖灵力波动,并且在缓慢增强。它仿佛有一股意志,完全排斥尊圣境界。而且根本无法打破。另外告诉你,广寒大圣的使者正携带法旨前来,最多还有三天,水云涧将被完全封禁。” 独步境界都出手了? 徐阳逸微微愣了愣,这次灵异绝对非同小可! “我们只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一个月后,我们这只敢死队就将前往水云涧。为几个月后大部队的到来做好准备。”汪泉道吐了一口气,满手汗水地拿回留影玉:“此事,泄露半分,都是死罪。我们进入的同时,安临城将全城撤离。城主和一干官吏此刻已经离开。” 徐阳逸点了点头:“一个月后见。” 两人拱手道别,平辈相交。徐阳逸走出别院之后,立刻两道灵识飞给了猫八二和忘尘。 半小时以后,三人再次聚集,不过是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客栈之前。 雕龙刻凤,金碧辉煌,大如行宫,以徐阳逸的符箓造诣,走进去之后已经发现了数个空间符箓,这代表每一间房间都自成空间,可大可小。 还有诸多防御符箓,占地庞大的客栈之中,古树盎然,翠竹轻摇,清泉荡漾,简直如同人间仙境。 很快他们就走到了一座独立的寝宫面前,门上符箓没有阻拦他们,人还没到,大门已经徐徐打开。 “怎么?这么快就求助为师了?”蒋老悠闲地躺在里面一方软榻上,面前一桌子的灵果,品相极佳,抬了抬眉:“老夫刚去骂了一通人,他还没把仓库给你?” “给了,定金也足够了。”徐阳逸拱手道:“老师,还请马上离开这里。” “为什么?”蒋老还没开口,忘尘愕然道:“我们不是刚来?” 猫八二也一脸不明所以。 “这里半年内会爆发甲级灵异,界海王已经接手本地防务措施……”他将之前的见闻说了出来。说完之后,蒋老已经满脸凝重。 “竟然是灵异……”他掐着胡须,眉头紧皱:“太不详了……就算平息下去,安临城也废了,五十年内无人敢来。两个月后封禁全城,想走都走不了。而这么多人要撤离多久才能离开……恐怕到时候根本无法走了……” 沉吟片刻,他叹了口气:“这样,趁着这次机会,你看一看里面情况,我随时准备发消息给周围的弟子。记住,灵异……是不能触碰的禁忌,一旦发现有危险,立刻就走。你的未来比短暂的资金短缺更重要!” 徐阳逸点了点头,这一行非常危险,但是蒋老并没有劝他回头,因为对方处境同样难做。 一个宗门一旦资金断链,后果极其严重。且不说修士每年的修炼资源,各种盛会更无法参加。乙上宗门虽然不多,但也不少,一旦长久不发声,凭空就会多出数个觊觎的宗门来。更会被淹没在仙路争锋的汪洋大海。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没有资源----境界下降----人员流散----宗门降级,所以,蒋老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徐阳逸身上。 欧方宇还没有到,此刻能当重任的只此一人。 徐阳逸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试探问道:“老师,你可听说过七界传说?” 他没有选择当时询问,毕竟那三位符箓掌控者刚走开就问,太过明显,然而这个问题已经憋在他心中太久。 吞噬符箓关系的传说到底是什么?七界传说叩问仙门,到底是怎样的七把钥匙? “七界传说?”没想到,蒋老愣了愣:“那是什么?” 徐阳逸目光微动,就连大宗师都不能触碰的秘密么…… 或许……真的只有太虚才有资格触碰这些。 “没什么。”他含糊道。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全力炼丹,所有超品无毒丹药全都收集起来,已经没有时间去搅动这方的市场了。 他让忘尘和猫八二留在客栈,请蒋老代为指点,这一次两人无法跟去,因为行动太过秘密。 这一个月中,他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有蒋老这样的大宗师指点,三重天他几乎已经解析完了,紫云丹更是练得炉火纯青,并且触类旁通,对于控火,各种手法都有了一个不小的进步。 一个月后,月上周天,月光皎洁无瑕,一只金色的纸鹤悄然飞到徐阳逸面前,他看了一眼,悄无声息出了客栈,直奔城门。 夜晚的安临城,仍然车水马龙。这座充满金钱气息的不夜城完全开放,各大坊市甚至比白天还热闹。他刚出门几步,目光就微微寒了寒。 明明人声鼎沸,他却感觉道一种冰寒之意。一股初次进城从未感觉过的凝重肃杀,已然突兀笼罩在城中。 他看了看四周,金丹根本没有察觉,元婴也没有,若非他灵识超过同届三层,他都感觉不到。 “哎?你听说了么?前日破杀佣兵团走到了水云涧边缘,拉回来了一头乙上等级的妖兽残骸!”“发了啊,乙上等级就算城中三大佣兵团都极难狩猎。”“发什么啊,那妖兽残骸不知为何一片烧焦,并且支离破碎,妖丹也没了。若不是皮肉还有些值钱,恐怕辛苦费都赚不回来。” “不过……他们怎么能走到水云涧的?”“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最近水云涧妖兽活动非常诡异,甚至有人在水云涧边缘看到了甲级妖兽。”“不可能,甲级都是妖王,根本不会来边缘。”“如果不是它们震慑,为什么最近逼近水云涧的人越来越多?” 议论纷纷,他心中一股难言的忐忑升起,一股看不到摸不到,却无所不在的危机感,极轻却极浓郁,无相无形地盘旋心头。 局势越来越严重了…… 这些人根本不知道,一个可以让安临城彻底毁灭的灵异,已经在水云涧酝酿。就连妖兽都感觉到了反常,甲级的妖王都不敢呆在里面了。 那里面……恐怕已经成为一个恶魔的囚巢。 深吸一口气,他身形悄然走到如同长城的护城墙边,一路行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来到纸鹤之中说的约定地点。本来巡逻森严,卫兵已经比来的时候多了好几倍的城楼,在这里却仿佛真空,一个人也没有。漫长的巨石地面上,一个黑色符箓法阵若隐若现。 踏上去之后,眼前轻微的眩晕,再睁眼时,已经是城外千米左右。 面前已经有十一个人站在了那里。 完全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十一道黑影全部披着隔绝灵识的黑色披风,迎着冷冷的夜风,如同石雕一般矗立法阵之外。 “人到齐了。”汪泉道声色凝重,一袭黑色披风飞向徐阳逸:“这是用甲级灵兽的皮制作,九真九难门天工阁的手笔,隔绝大部分灵气,灵识,我们要去的毕竟是妖兽的老巢。” “若是回来了,此物就送给各位,做个念想。”之前在丹堂的领头男子淡淡道:“前提是,活着回来。”

上一篇   第1035章: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