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钢丝(一) - 最强妖孽

第1037章:钢丝(一)

九真九难门的八人,每人脸上都有一张面罩,仿佛忌惮着自己的真面目一般。 长夜如晦,夜风如刀,没有一个人说话,肃杀的气氛如影随形,笼罩着十二人。远方连绵不绝的树海被夜风吹过,如同大手轻拂,响起哗哗的海潮之声。 “这位是符箓匠师曹一鸣,这位是炼器匠师日生道友。”九真九难门的领头男子缓缓说道:“至于我们……我们面具上有九种灵兽,你们可唤我白虎。另外两位元婴道友名讳赤狐,黑蛇。” 曹一鸣斗篷下的面部是一位老者,日生却带着一张银色面具。 “诸位,临行之前,本真君最后提点你们一次。”他目光如刀扫视了一圈三人,元婴灵气悄然爆发,曹一鸣和日生都警惕地后退了数步。就在这时,如潮灵气倏然收敛,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白虎沙哑开口:“我们甄选了安临城所有匠师,最终只有你们三人雀屏中选。我不管你们在安临城有多么荣耀,多少人愿意为你们一枚丹药,一张符箓就倾家荡产。但你们既然加入了这只队伍,那么畏缩不前者……休怪本真君手下无情。” “走!” 风声飒飒,没有激动人心的动员,十二道身影齐齐升空,化作十二道流光,朝着远处飞去。 队伍飞行得很快,大约一个多时辰后,地平线上,终于出现了一个远高于地面的庞然大物。 仿佛是从墟昆仑上抠出来的一块土地,根本看不清有多大,更不知道什么原理悬浮在离地百米之处。它下方的悬崖形成一片连绵不绝的海浪,真正的无尽峭壁之海。仿佛在这里就是世界的尽头,无尽的墙壁。 月华洒下,一道道飞瀑从这片浮空的无尽大陆上飞流直下,折射成璀璨的匹练。 美轮美奂。 地面峭壁之上,数不尽的驻地林立,这是各大势力最后整修地点,无数的妖兽材料从这里被运送出来,送往千里之外的安临城。即便夜色如此之晚,也能看到不时有一辆飞舟升空,地面上更有络绎不绝的商队。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将自己的斗篷裹紧了一点,绕过密密麻麻的驻扎地,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同时加速,十二道流光直冲天际而去。 数分钟后,先后突破云雾,徐阳逸终于看到了水云涧的顶端。 那是一片平整的云中大陆,树木无比茂盛,动辄百米之高,甚至三四百米高的参天巨树都随处可见。 无穷无尽的森林汇聚成海,凝聚为洋,连绵不绝。但是,如今却安静到让人毛骨悚然,听不到一声鸟叫,一缕兽吼,根本不像被称作“妖兽宝藏”的水云涧,更像是…… “坟墓……”徐阳逸目光如炬看着下方黑沉沉的海洋,心中不安的感觉更加浓郁。就在同时,汪泉道一声低喝:“停步!” 所有人都听了下来,他沉声道:“奇怪……这里应该是一片枯木林地才对,放眼望去毫无遮挡,半个月前本真君才侦测过,特地选择这里着陆,就是为了防止妖兽的攻击……” “您是说……半个月之间,它长成了一片森林?”曹一鸣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怎么可能!” 汪泉道沉吟数秒,屈指一弹,一道流光横飞天际,在前方三千米外的半空中炸裂出一个方圆五十米的太极图,黑白交错,绚烂无比。 就在此刻! “啪啦啦啦!!”无穷无尽振翅的声音倏然爆发,就在他们下方,根本看不尽的黑云冲天而起,仿佛黑龙吞日,疯狂缠绕着,交错着,冲向空中黑白色的太极。 一双双血红的眼睛,在黑暗中同时亮起,根本数不清有多少,漫山遍野,如潮似浪。振翅声甚至形成狂风,吹的他们衣袂乱舞,一股股腥臭夹杂在风中,无尽的红点盘旋,带着刺耳的嘶鸣,尖叫着飞舞半空。 没有一个人说得出话来。 他们下方,那一片连绵不绝的树海,此刻……空白了大半,真正成为一片枯木。 足足半个时辰,地狱一样的半个时辰,谁都压抑着狂跳的心脏,看着千米之外的群魔乱舞,拼尽全力不让灵识飘逸一丝,当太极图消散的刹那,那漫天黑潮终于落下,黑云压顶,刹那之间,又是满山青翠。 “追影蝠……丁上级妖兽……”即便是白虎,声音都带着一抹心有余悸,数秒后才嘶哑开口:“这确实是枯木林地……但是……起码上亿的追影蝠停留在上面,这才让看上去仿佛是普通林地……” 还是无人开口,谁都想说点什么,但是心脏至今都在狂跳不止。 如果是他们下去了……如果是他们在其中打出了太极图,后果…… “这到底怎么回事!”曹一鸣紧紧裹着披风,浑身都在微微发抖:“这是……整个水云涧的追影蝠都围绕在这里来了么?” 话音未落,在水云涧深处,又是一片光华亮起!同样一个太极升腾天上。 顿时,刚刚落下的追影蝠再次沸腾,然而这一次,汪泉道愣愣地看着那个太极,颤声道:“这……这怎么可能!!” 疯狂如潮的嘶鸣声终于随着第二次的太极图消散而湮灭,白虎同样愕然看着天空,难以置信地说到:“这难道是太一宗准备接应我等的修士?他们怎么可能还活着!” 汪泉道呆滞了数秒,这才低下头来,沉声开口:“此次灵异爆发,是大夏王朝境内之事,太一宗作为大夏王朝国教,自然会配合九真九难门。秘事堂确实早就派出七位‘燕子’前往侦测,就算这里这个落脚点,都是数次推敲才确定下来。” 话音嘎然而止,谁的神色都在波动。谁的心中都只有一个疑惑。 他们怎么活下来的! 数以亿计的追影蝠,这个数目就连尊圣都要皱眉,几个金丹居然能在追影蝠的腹地活下来?这根本不现实! 许久,赤蛇才说到:“还要走这里么?” 沉默。 死一样的沉默。 刚才黑云蔽日的场景历历在目,就算徐阳逸,此刻都感觉背上有些发毛。 “我一共安排了三个入口。这里是最安全的一个。就在刚才……我已经联络其他两个地点,没有任何回应,这里也没有,但好歹有信号。”数秒后,汪泉道纵欲咬牙道:“曹大师,看你的了。” 曹一鸣脸色变换数次,终于咬了咬牙,一挥手,十几张符箓飘然而出。 “遁神符,可以完全遮盖一切踪迹。但是……我们只能走过去。” 一旦飞行,动用灵力,灵力马上就会外泄,到时候,所有人死无葬身之地! 一人一张,谁的脸色都无比凝重,走过去……说的轻松,但是穿行于随时可能会暴起噬人的恶魔之口,普通修士绝对无法承受下来! 这是真正的走钢丝,和死神共舞。一个咳嗽,一声惊呼,恐怕就是身死道消的结局。 白虎将符箓一贴,顿时身影都变得透明,只是隐约可见些微扭曲的空间。 “各位。”他的目光已经带上一抹威胁:“莫非……你们要违界海王阁下的谕令?” 其他人都贴到了身上,只剩下三位匠师。 徐阳逸闭目沉思,看似沉吟,实则身后的手指已经指按七星,悄然算天。 七星神算,终于动用。 越靠近,一种心悸之感越强烈,如果结局是凶,就算拼着得罪九真九难门,他也绝不会进去。 数秒后,他目光一闪,有些愕然地看着自己的手。 “难?” “这是困难的难,还是危难的难?” 他轻轻闭上眼睛,心头浮现出一个难字,而下方还有一行小字。 “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不得其解。 “不过,字面上看来,是没有生死危险的。她?这一行和一位女子有关?” 睁开眼睛,他终于拿起遁身符贴在了身上。日生,曹一鸣亦然。 “走!”白虎挥了挥手,所有人终于起步。 森林中,腥臭难当,数亿只妖兽汇聚在一起,那种味道足以让人反胃。然而一行人没有一个敢说一句话,沉默地穿梭于这片随时都会暴起的死亡森林。 无数的追影蝠的呼吸,在他们周围形成了一片恢弘如海的呼吸声,起起落落。不时有追影蝠醒来,在无尽黑暗中闪起赤红的眼眸,紧接着就是一片,然后无声消去。 与死亡相伴,和疯狂随行,每个人连每一步都走的异常小心,细碎的脚步声掩盖在磅礴的呼吸之中,微不可察。 仿佛行走悬崖之间的钢丝,心都悬在了这根细细的丝线之上。 进入森林的第三十分钟,两旁树木越来越密集,人员间隔更加紧密,就在徐阳逸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忽然,身后一道人影抄前,挡在他前方。 他往左,对方亦往左,他往右,对方仍然往右。 徐阳逸的目光眯了起来,杀机四溢。 那是曹一鸣。 他们不是并排走,而是典型的探险队伍走法,一字长蛇。走前最前方的是四位元婴,这是最强大的攻坚力量,而最后方的……俗称断后。 没人想成为这个断后,但九真九难门已经安排了他们六位金丹在最后。曹一鸣这还嫌不够,一步抢在了徐阳逸前方,处于整个队伍最安全的位置。 中间位。 而且……不仅如此。 徐阳逸眼中的寒芒已经看到,曹一鸣看似自然垂下的手中,已经拿出了两张符箓。 这不是无意。 这是有心算无心,一个明显的警告。 安静在后面给我呆着,除非你想冒着得罪九真九难门,得罪界海王的风险,否则你敢上来,就得弄出大动静。 在这里……大动静,就等于大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