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钢丝(三) - 最强妖孽

第1039章:钢丝(三)

他想起了一些东西。 困龙界崩溃了,因为一尊强大无比的星界兽入侵,打崩了整个困龙界,界灵衰弱而死,留下它的继任者,暂且可以称它小龙人。 小龙人太过年幼,无法担负起运转位面的重任,导致位面崩溃。而源血界七代血祖接走了对方。 “灵体……莫非就是当年困守困龙界无法离开的修士?” “这样强烈的执念,看着世界在眼前崩溃。看着昔日的一切灰飞烟灭,这才无法消散,以至于成为灵体?” 他忽然明白了。 为什么小龙人最后如此逆天,成为南华蝶母都只能跪伏的存在。 比如现在,必定有很多人咒骂着他,哭泣着祈求他,甚至此刻困龙界无数人在呼唤他的名字,等待着他的拯救。 但是,作为初生界灵,他根本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 修行需要动力,徐阳逸需要的是揭露宇宙的真实,看遍诸天万界,而小龙人……这就是对方至强的动力。 “但也不对,如果是困龙界的投影,这些灵体却如此真实。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真实中的虚假,黑夜中的孤城,崩溃的位面,感受着丝线上传来的震动,谁的心中都不平静。 “本真君……上次来的时候,绝对没有这个东西!”汪泉道嘶哑开口:“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沉默。数秒后,白虎沉声道:“不过,这正说明我们已经逼近了灵异的中心,不是么?” “继续。”他咬牙道:“都走到了这里,再走不到一个时辰就能进入太一宗发出信号的所在。或许他们知道什么。如果他们也不知道,这次行动到此为止,绝不深入。”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苍莽大山:“本真君有预感……这次的灵异……恐怕非比寻常。” 队伍再次前进。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后,徐阳逸再也无法安静下去了。 他听到了……他听得一清二楚,这一次,不是一个人,而是他们的身边密密麻麻地响起无数人的脚步声!然而却错落有致,随着他们的抬腿而抬腿,随着他们的落下而落下。 此刻,他们已经穿过了海市蜃楼,眼前一切立刻恢复了原状。明明身边看不到一个人,却仿佛身处于茫茫人海。那种抓紧心脏的恐怖感,让所有人的呼吸都开始不畅起来。 太清晰了……清晰到其他人都听到了,谁都无法再忽视。 如果不是周围数之不尽的追影蝠,现在恐怕有人已经尖叫出来。 无声的折磨,试图拉断人心中那根叫做恐惧的神经。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汪泉道终于忍不住了,咬牙传递灵识:“九真九难门的道友!里面到底是什么!这次的灵异到底是什么类型!?具现?妖邪?奥秘?你倒是说一句话啊!” 白虎沉默了数秒,沉声道:“我也不知道,但……到了会合的地方,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各位。” 数万米之外,就是一片大山,对于元婴金丹都不算太长。汪泉道深呼吸了好几口,正要抬腿,忽然之间,一片柔和的光芒,无声从森林上空投射下来。 这是阳光。 这缕阳光来的太过突然,这一夜的路程太过匪夷所思,被沿途的灵异夺走了注意力,谁都没有注意到……现在已经到了黎明之时。 阳光开始褪去夜的帷幔,森林越来越清晰,他们已经可以清楚看到四面八方那数之不尽的追影蝠,更让人心寒的是,这些追影蝠……已经开始舒展翅膀,甚至有的已经挺胸发出一声声嘶鸣。 “滋滋……”不过数秒,嘶鸣声此起彼伏,充斥整个森林,震荡人的心房。 沉睡的死神,终于苏醒。 死寂。 和这漫天嘶鸣相对的,是十二个人完全死寂。 “准备。” 忽然,白虎决绝的声音顺着丝线传来,带着肃杀铁血之意。 不需要人提醒准备什么,所有人的灵力运走全身。 狭路相逢。 勇者胜! 各呈身手,造化在天! “杀!!!” 随着一声低吼,四大元婴刹那间化作流光飞去,没有人再能隐藏身形。顿时,四面八方的追影蝠愣了愣,紧接着惊天嘶鸣起来。 “嘶嘶嘶!!!!”数百万,千万的追影蝠同时尖叫,声音仿佛化为实质的波浪,吹的周围地面落叶纷飞,下一秒,铺天盖地的黑潮轰然而起! 但是,终究是刚刚苏醒,无论速度,规模,凌厉度,和晚上所见的那一幕黑云蔽日都有质的差别。 走! 徐阳逸目光一闪,元婴后期的灵气全面爆发,但是呈现体外的仍然是金丹初期,化为一道黑光急冲而上。 他本来在队伍最后方,灵力打开之下,居然一下就超越所有金丹,跑到了最中央的位置! 中间位置,永远是狩猎队伍最安全的位置。从古至今,任何重要人物,重要物件,全都被保护在这里。也是全部团灭之中最容易幸存的位置。 就在他刚刚冲过所有人的一刹那,他身形骤然一顿,一片杀意轰然冲上心头,他猛地回头看去。 “滚回去!!!”曹一鸣一声大喝,这里是他的位置!这种时候不时比谁飞的快,而是比谁后面有更多的人!只要紧跟住四大元婴,在所有追影蝠没有醒过来之前冲到太一宗的汇合地,才有一条生路。 徐阳逸身上,已经不知何时贴上了一张黑色符箓,小小的一张符箓居然重逾千斤!他的身体已经不只是减速了,而是直接往下坠落! 这曹一鸣,居然一出手就是想把他当作队伍最后的血食! 杀意瞬间沸腾,他自认不算好人,手下人命太多,但是他也没做将人瞬间拉到最后的动作。明明九真九难门几位金丹已经在默默断后,然……曹一鸣还嫌不够!他一定要是四位元婴之后第一人才行! “这不是你该呆的地方!你没这个资格!”曹一鸣双手翻飞,目光赤红,死死盯着徐阳逸:“给老夫滚!!!”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这种恐怖,足以让人疯狂。 他双手一合,徐阳逸身上的遁神符光华大放,居然足足再次激增一倍,看着徐阳逸的身形往下坠落,他脸上露出一抹终于放心的笑容,狂笑着追上四位元婴的脚步。 然……就在这一瞬间,他发现…… 他也走不动了! “你……你……”他愕然看着就在自己下方,抓住自己脚的徐阳逸,简直感觉魂不附体:“你区区金丹……怎么可能抵挡的住老夫的三山五移符术!” “你该庆幸。”徐阳逸冷笑着,猛然全力一拉,顿时,伴随着一声惊呼,曹一鸣瞬间往下坠落。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放缓,两人被拉到同一高度,他毛骨悚然地看到了对方冷笑的面容。 如此清晰。 动作好似变缓,他看到了……对方扭腰,抬腿,紧接着……好像时间忽然加速!一道他根本看不清的腿鞭轰然朝着他踢来。 “不!!!”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一道人影直直往后飞去。曹一鸣双眼鼓出,大张着嘴,须发皆扬,脸上布满了对生的留恋和难以置信。 无尽追影蝠群中,这人性的一幕如此短暂,短暂到根本没有人想去注意。 “若不是在这里,你不会死的那么轻松。” 徐阳逸不解气地啐了一口,全速朝着四大元婴冲去。 “咚!!”身后百米处,曹一鸣喷出一口鲜血,撞在一株古树上,缓缓滑落。 他瞳孔涣散放大,他想不通,这到底为什么?这还是金丹修士?自己居然完全没有抵抗力! 思维都在离他远去,心迅速变冷,他已经成为了队伍之中最后一人!而四面八方的追影蝠已经疯狂包围了过来,他甚至能看到对方那一排惨白的尖锐牙齿。 根本来不及思索,一声怒吼,所有符箓全部跳出身外,形成一道金色长河。然,就在这时候,他愕然发现居然还有人在他后面! 一袭黑袍,银色面具,日生全身包裹在一件灵宝之中,飞快前进。 “天不绝人之路……”他喘息着,眼中倏然爆发出炽热的火焰,咬了咬牙,一张金黄色的符箓出现手指尖。 不求最快……只求有人在他身后。 “代替老夫……去死吧……”他添了舔嘴唇,符箓悄然闪亮:“老夫会在明年今日好好祭祀你的。” 正要射出之时,手却被握住了。 “你要做什么?”日生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他身后,温热的气息就在他耳侧,而他瞳孔中,那个日生竟然还在! “你……”他浑身如同通电,不敢相信地看了一眼前方的日生,再震撼无比地看了看身边的日生:“你……你到底……” “是男是女?是人是鬼?”日生的声音明明带着一抹戏谑,却根本没有笑的声音,冰冷如同天山寒雪,这一次出口,去掉了所有灵力装饰,是纯粹的女声。 “死人,不用知道那么多。” 吱吱吱!!无穷无尽的追影蝠已经完全包围了他们,赤红的眼睛,惨白的牙齿,曹一鸣绝望地看着四周,忽然对着日生大笑起来:“死吧……一起死吧!哈哈哈!蠢货!你这个蠢货!你居然追不上大队伍!还敢停下来和我说话?!你……” 话音未落,他的声音嘎然而止。颤抖着看着眼前的一幕。 所有追影蝠,齐齐跪伏在日生身边,如同臣子膜拜君王。 “七情之一,恐惧。”日生抬起白玉一般的手,一只追影蝠落在她的手指上,低垂着头,鸣叫都不敢。 “我,赐予你恐惧。” “你,回馈我死亡。” 最后一个字落下,玉手一挥,无穷无尽的追影蝠疯狂冲上,彻底将曹一鸣掩盖在黑色的海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