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谁的信号? - 最强妖孽

第1041章:谁的信号?

就在此刻,天,忽然黑了。 “它们追上来了!!”赤狐愣了愣,浑身冷汗淋漓地嘶哑喊道。 “只要隔绝我们的气息就没事!!”汪泉道开着缓慢打开的石门,嘶哑大喊:“各位!生死有命,造化在天!!冲!!” 一声高呼,他身形陡然一闪,化为漫天血花炸开,下一秒,已经一闪出现在千米以外! “刷刷刷!”九真九难门的其他人,背后诡异长出两对蝠翼,一扇之下,横渡千米。 徐阳逸同样不落后,用尽全力,终于在石门完全关闭之前冲了进去。 同时,一道白光紧跟着他冲了进来。 是日生。 “卡拉拉……”石门慢慢紧闭,在最后的一线天中,所有人齐齐回头,看向外面恶魔一般的地狱光景。 天不是天,地不是地,天地间只有无穷黑色,毕竟只是丁上妖兽,距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 “卡……”石门完全并拢,谁都没有开口,十秒后,“轰!”的一声巨响,整座大山都在摇曳不已。所有人脸色都无比凝重。 惊涛拍岸,那是无穷无尽的追影蝠撞上了大山的声音。 震荡声响彻足足数分钟,终于缓缓散去。 “呼……”汪泉道这才深深舒了口气,脱力一样瘫软靠在墙上,慢慢滑落坐到地面。 “呵……”白虎,赤狐,黑蛇,苍犬,九真九难门仅剩的四人,同样如此。 仅仅是走过数万米的山林,这只精英队伍就消失了三分之一。 “道友。”白虎朝着徐阳逸拱了拱手:“看大匠的了。” 徐阳逸一挥手,数枚元婴级紫云丹飞了出去,所有人接过吞下,全都调息起来。 没有人说话,谁都没有这个心情,劫后余生,心有余悸。 日生一语不发,亦如此。 十分钟后,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汪泉道感叹道:“神丹啊……仅仅十分钟,灵力,体力,全部恢复到巅峰,市面上此丹我从未见过。” 紫云丹炼制方法非常复杂,超越同一个境界所有丹药,如果不是他灵识超群,恐怕宗师才能炼制。但是宗师炼制的都是尊圣等级丹药,谁会去炼紫云丹? 所以,市面上看不到才是正常。 话中带着巴结,但是徐阳逸并没有笑容,而是沉吟不语。 不对…… 这个地方……不对劲。 难道对方在为自己之前的态度生气?一道道惊愕不定的目光,无声看向了徐阳逸。汪泉道看了看徐阳逸的脸色,拱了拱手:“不知道道友是来自哪个宗门?如此天骄,本真君实在是孤陋寡闻了。” 冲击过来的路途中,徐阳逸的战力可谓让他们惊心动魄,谁都没有想到,对方灵气隐藏得如此之好。更没想到,对方实力如此之强。 特别是最后那一招甲上体术的一击,他们自付,没有人能一对一完全挡下来。 “小宗小派,不值一提。”徐阳逸自然不会在太一宗的面前提起自己,皱眉沉思,随口说道。 无人看到的地方,他的手已经放松下来。捏在手中的灵力悄然溃散。 汪泉道没有认出自己。 想来也是,自己的存在关系着先天灵宝,这种事情沈国老不可能让太多人知道,必定是派出精锐修士搜捕自己,一堂香主,恐怕还达不到这个层次。 但,汪泉道刚才若有一丝异动,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包括这里所有人,他都不可能让对方活着出去。 “恐怕不是小宗小派吧?”赤狐笑道:“修士的容貌,随着修行年岁增长也会改变,道友除非吃过定颜丹。但我并未感觉到定颜丹的存在。” “看道友的年纪,恐怕才修炼四五百年,元婴后期,体修巅峰,还是丹道匠师,道友前途不可限量。本真君在这里预祝道友前途无量……” 话音未落,徐阳逸若有所思地看着地面,沉声道:“太一宗的弟子呢?” 不识抬举! 汪泉道心中哼了一声,他是有心结个善缘,对方实力太强,日后绝非无名之辈,然而对方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本不想回答,但是仔细一想,一背白毛汗立刻冒了出来,脸上迅速泛起一抹恐惧。 不止是他,所有人都愣了一秒,随后倒抽一口凉气,心脏狂跳地看着周围。 一枚枚灵玉镶嵌头顶,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这是一条大约五十米宽,七十米高的通到,蜿蜒曲折,看不到尽头。也没有什么装饰。 灵玉光芒照耀下,纤毫毕致,没有一丝隐瞒,然而……却油然而生一种心底的冰凉。 “汪道友……”白虎的声音压抑着,喘息地有些厉害:“这座大山,如果我没看错……就是云霞山吧?这条通道,应该是打通了整个云霞山脉,后方……可是水云涧的中心水云福地?” “没错……”汪泉道无声地打了个摆子,颤声道:“为了配合归宗,秘事堂可是特地请来了乙上等级灵兽掘地龙,也只有它,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通这条大山。” “我们走过去……要多久?”赤狐感觉嘴唇都在发干,几个幸存者已经不知不觉走近了许多。仿佛一个无形的恶魔,就藏在周围一样。 “三天……”汪泉道嘶声道。 刷! 所有人的灵力全部打开,警惕无比地看着四周。 不对……不对!太诡异了! 三天……如果太一宗的弟子还在,那么他们根本不可能看到山这边的信号,只要能看到,说明他们必定在这扇门前! 从心理上说,他们被困于此,无时无刻期待着宗门救援,必定天天死守这里。就算有人还留在后门,也一定会有人在前面。 第二,他们不可能看到信号了,还去后门。 那么……为什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就算之后又有事离开,他们调息了这么久,对方早该到了,现在……还是没有一个人! 一股刻骨寒意弥漫在所有人心中。 谁发的信号? 刚才……让他们走到这里的,到底是谁! 徐阳逸凝重的看着四周,他有种感觉,是有人想让他们来到这里!从一开始,他们就落入了一个局。 “先过去看看。”汪泉道不死心,咬牙道:“各位,为了应付突发情况,这里有尊圣手笔,设置了禁空禁制,我们只能走过去。” 即便是走,修士也比常人快得多。但是,就在他们刚刚起步半分钟后,徐阳逸目光一闪,立刻脱离了人群,灵力暴起落到后方。 “道友怎么了?”其他人疑惑问道。 “别过来。”徐阳逸死死盯着所有人,心跳加速。白虎皱了皱眉,走前两步:“你……” “我说,别动。”一股让所有人都感觉危险之极的灵力骤然生起,每一个人肌肤生寒,真正面对着这个人,才感觉到对方到底有多强。 一路杀出追影蝠海,已经没有人敢对他指手画脚。 就在此刻,日生也缓缓走出,远离了其他人:“你们,也别靠近我。” 徐阳逸耳朵微微一动,对日生点了点头。其他人满脸疑惑。 他死死盯着汪泉道,手心满是冷汗,沉声道:“汪堂主……你还带了谁?” “就我们十二人。”汪泉道顿时感觉毛骨悚然,联想到徐阳逸的动作,他心中一股寒意直冲天灵盖,不动声色往前走了半步,却感到…… 他的斗篷被人拉住了。 “滴答……”他脸色刹那间凝重无比,然而手却是自然而然地抬了起来,嘴张了几次,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然而,他还是无法走动。 “在森林里,我就听到了,有第十三个人的脚步。”徐阳逸警惕地看着汪堂主身后:“然而……它并没有离开。” “就在这里,还有一个人!” 就在刚才,他再一次听到了,第九个脚步声! “刷刷刷……”周围的人全都倒抽一口凉气退开数米,随着这句话的落下,靠近汪泉道身边的人全都看到了……在对方的身影之下,不知何时,一个模糊的,蹲在地面上的小小人影,仿佛是个儿童,正死死捏着汪泉道的衣角! 就这么静静的,一言不发,看不到人,只能看到那只惨白的手。 没有一个人说话。 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止,月下山巅,云中树海,太一宗无故消失,似是而非的兽潮,安临城全城戒严,阴影中那只惨白的手……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是一名恶魔,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 吞噬人间。 汪泉道不愧是太一宗的堂主,尽管正面谁都看得到他满头冷汗,声音虽然有些发抖,却没有尖叫,眼神传递着信息,沉声道:“阁下是谁?” 没有回答。 “我与阁下无冤无仇……”汪泉道目光几乎化为实质,强压着心脏的狂跳,和白虎对视着。然而,还没有说完,一个阴冷而稚嫩的童音在他身后,几乎贴着他的耳朵响起:“陪我玩么?” 汪泉道感觉耳朵上的寒毛都被吹的动了动,他脸上强硬挤出一丝干笑:“可以……苍犬!!!” 喊出这句话的刹那,他的身影原地炸开一片血花,瞬间出现在百米之外,就在同时,一片阴冷至极的灵力轰然爆发,水银泻地。 九真九难门的八个人已经完全趴到了地上,根本不似人形,浑身衣服咔咔裂开,里面出现的赫然是一片鳞甲或者皮毛。 他们的眼珠开始迅速赤红,指甲也飞快攀升,不过零点几秒,白虎,三尾赤狐,苍毛犬……八只足足房屋大小的妖兽,在汪泉道秘法逃脱的刹那,已经闪电一般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