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轮回幻梦 - 最强妖孽

第1044章:轮回幻梦

/p> 一切都在徐阳逸灵识中进行,无人知道他做了什么,也没有人看到,一只隐形的蝴蝶,已经穿梭于虚空,飞到了大树上方。 它就悬停在那里,没有动,却没有任何人能感觉到它。 “诸位。”徐阳逸貌似回过神来,沉声道:“我们要不要下去看一看?” 推测是没有用的,让这些大宗门重视,必须自己看到什么。而更重要的……是他必须去确认一下。 是否是符箓? 所有人都回过了神来,愕然看了他一眼,虽然没有直接反驳,眼神中“你疯了”几个字昭然若揭。 只有疯子才会想在五大妖王的监视下去探察。 “并非没有机会。”徐阳逸缓缓道:“遁神符还能用。而且,现在根本没空扫视其他。就算有灵力停留,也绝不会如此精细。我们只是下去看看,而不是到树下去看。” 树下是不可能的,虽然他很想,但是那是聚焦之地。在后头九真九难门和太一宗的大部队没到之前,绝对没有一丝机会。 “确实不是没机会。”白虎斟酌着措辞:“这不是不可以,离远一点也应该危险不大。但是……” “没有这个必要。” “这些东西我们完全不清楚,只需要汇报上去,自然会有人解答。” 徐阳逸点了点头,转过身,嘴角却流露出一丝笑容。 他只是起这个头而已。 真正的杀手,还在后方。 他预料到了这个结果,这些东西正因为都不知道,所以才没有人愿意去看一看,因为都看不懂,还不如报上去。 那么……如果是能看得懂,而且上方很可能下令严加审查的呢? 他嘴角微翘,对着天空中的红线微微点了点头。 盆地中,巨大的蛟龙被万千妖兽吸食,这种情况非常难得,对于妖兽,乃至妖王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提升机会,或许过几天老祖宗就知道了。所以刻不容缓。再则,对方也是妖兽形体,这是千金不换的观想机会,没有任何妖兽舍得放过。 寂静如死,只剩下一片片吐纳之声。然而……忽然之间,所有妖王齐齐睁开了眼睛,震撼不已地看着那棵树。 “这是……”“还有?”通道中,所有人同样愕然。 盆地之中,那棵树忽然爆发出通天光华,和之前一模一样的一幕再次出现! 无数灵线从泥土下投射出来,穿过大树,勾勒大树,四面八方,已经消失的灵气之海再次出现!形成恢弘的漩涡! 一条条灵线,奔走于大树头顶,又一颗水滴,悄然凝聚。 “吼!!”火焰巨虎首先站了起来,疑惑地看着四周。 能修到尊圣的妖王,哪一个不是聪明绝顶,只是没有化形,或者说,愿意保持妖型罢了。通道中的人因为它们的存在不敢放开灵识感受,但是它们可以。 正因为如此,它们清晰感受到…… 没有灵力! 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画面,但是一点灵力都没有! “吼,吼!”它朝着巨蛇吼了两声,对方也是满眼疑惑,摇了摇硕大的头部,表示他也没有感受到灵气。 五位妖王全都警惕地看着这颗大树,无论谁都想不到绝迹了数万年的罗天幻蝶。 在它们印象中,除非太虚,才能制造如此真实的幻境不被识破,但是太虚已经不需要这个东西。如果是尊圣……它们不相信有尊圣能在五人联手的情况下翻天。 然,想法是想法,当那滴水珠摇摇欲坠的时候,五只妖王全部凝重起来。目光闪烁无比。 同样,无人感受到下方炼灵圣焰的动静。 没有灵气,吸引不到对方。 这就是幻境的可怕,明知道很大可能是假的,但是眼睛一直在欺骗自己。 “刷……”水珠低落,众目睽睽之中,叮的一声响彻盆地,通道中的所有人眼睛都全部瞪圆了,不肯放过一丝一毫。 徐阳逸同样如此,不过嘴角一抹笑意,淡淡勾起。 不愿去? 那我就让你们心甘情愿! 这出戏,看似唱给所有妖王,实际上,只针对幸存的几人。 “刷!!”通天光华闪耀而起,当光华过后,每一个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在这里?!”“这不可能……这里距离天剑山庄已经不知道多远!” 天剑祖师! 如同刚才幻化出困龙界灵,现在……幻化出的是天剑祖师! 蛇头,人身,粗布麻衣,徐阳逸相信,就连不老山都动心不已,这些人身后的势力,绝对不会放过! 简单的手段。 却用的恰到好处。 计谋,本就没有简单复杂一分,能奏效的,就是好计谋。 天剑祖师虚影完全由白气构成,和困龙界灵一模一样,一道道看似浓郁的白气四散散发,顿时,五大妖王拼命汲取起来。它们能感觉到,这个妖修……甚至比刚才的蛟龙还要强大! 但是,用尽全力的一吸,吸入肺部的只有空气。 五大妖王立刻睁开了眼睛,愕然看了虚影一眼,完全不相信自己的感觉,再次全力一吸。 仍然是空气! “丝丝!!!”三口之后,巨蛇仰天怒吼。其他几只妖王也极度遗憾地嘶吼了几声,继续吸取起蛟龙灵气来。 盆地中沉默了,不过……真正的大戏,才刚刚开始。 通道中,九真九难门的人和汪堂主对视了一眼,眼中欲言又止的话,双方都明白。 天剑祖师……最后一位飞仙修士,前面的水滴是什么他们可以不管。但是天剑祖师……这里如果有对方的痕迹,如果有对方的遗泽,那么必须弄清楚! 徐阳逸猜中了。 他们根本没有想过是幻境,什么人这么巧,能弄出天剑祖师的幻境?而且还在数位元婴眼中不被发现? 没有。 没有这种人,最重要的是没有这种动机。 徐阳逸之前的提议,闪电一般在他们脑海中划过。虽然只是一瞬,却立刻植根了下来。 看一下…… 就在下面……在远处看一眼。 只要一眼,确定真伪!回去之后,必定是莫大功绩! “道友。”汪泉道若有深意地对徐阳逸拱了拱手:“看来,我们必须下去一趟了。” 徐阳逸的战斗力摆在那里,他们绝不想放过。 “啊?”徐阳逸皱了皱眉:“不应该下去,刚才是我孟浪了。下面……太过危险。” 白虎舒了口气,缓缓道:“不是我们非要下去,而是……情况有变。一旦出现这一位的影像,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查个清楚。” “我不想下去。”徐阳逸叹了口气:“我后悔了,刚才只是一时冲动。” “哟~~傲娇起来了。”鱼肠在脑海中嗤之以鼻:“你装的还挺像啊,那个戏剧学院毕业的?” ……以后一定不能让猫八二多说话!鱼肠都被带坏了! “道友。”白虎心中焦急,话语却极度克制:“只要我们一起下去,一旦回来,界海王那里,我们一定美言。” 他带着诱惑说道:“九真九难门,内门。每年需要的丹药订单,可是握在我们几个人手里,只要漏一份出来,道友别说衣食无忧,就算挥金如土都没有关系。更重要的是。内门大匠,直接受到界海王阁下的庇护。你就算在墟昆仑横着走,也没几个人敢说不。” “哦?”徐阳逸仿佛动心:“那……” “走吧。”汪堂主目光闪烁:“只要你事后三缄其口。此事我必定面报沈国老,大夏王朝境内,太一宗可保你无虞。” 两大宗门内心之急切,就算再怎么掩盖,也可见一斑。 犹豫了数分钟,徐阳逸才好像下定决心,舍命陪君子一样,紧皱双眉:“先说好,势头不对,我会立刻离开。但是这里的事情,我不会泄露。” 汪泉道和白虎对视了一眼,眼中一抹狂喜闪过。有徐阳逸这样的主战力加入,他们能探察进更深入的地方! “走!” 遁神符再次贴上,这张符箓是时效限制的,一旦自动现形,下一次就得一天以后,现在已经可以再用了。 越来越靠近……越近,感觉那如潮的滚滚妖气越明显。九真九难门的修士齐齐显出妖型,而徐阳逸等三人,就趴在对方背上半人高的毛发之中。 心跳都几乎减速,悄然靠近山边,前方已经可以看到一排排的妖兽群体,最后方吸取灵力越少,这些都是金丹级的妖修。 他们不敢进入妖修之中。 一行人缓缓围绕着山壁行走,寻找着最适合的角度。一排排的参天古树矗立四周,成为他们最好的保护色。 越走,徐阳逸心跳越快。 没错…… 这里感觉地更加清晰!就是符箓! 那种来自于心底的悸动,无法可解。如同饥渴的沙漠旅者忽然看到了绿洲。 吞噬符箓在嘶鸣,他手死死抓紧白虎背上的毛发。就在此刻,白虎脚步忽然停住了。 “等等。”它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是什么?” 所有人都悄然从背上跳下,徐阳逸仔细一看,瞳孔倏然睁大。 脚印…… 一个清晰的脚印,居然就印在他们前方! 这里,是山壁。 而这个脚印,就印在了山壁的地面上!陷入数寸! 有人! “怎么会?”白虎愕然而警惕地看着四周:“这里……竟然还有人?” “脚印非常新鲜,这个人……好像刚刚就坐在这里,而且是告诉我们他在这里一样!但是我们根本没看到有半个人影!” “到底是谁!” 如果不是下方就是无数妖修,他已经惊恐地大喊起来。 黑夜。 万妖群伺。 狂风吹起每个人的衣袂,谁都感觉心中一片冰凉。 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