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众里寻她 - 最强妖孽

第1045章:众里寻她

徐阳逸蹲了下来,一点一点摸索着脚印。 与其猜测,不如实践。永远是实践出真知。 “还残留着灵力,说明刚走不久。”鱼肠声音也凝重起来:“这人……确实是故意留下的,他在告诉我们,或许是警告我们,不要参合这件事。” 徐阳逸微微点了点头,正要站起,一股强烈至极的危机感倏然冲入他的脑海。 他死死压抑着站起的欲望,没有动。 不对…… 安静了…… 就从刚才开始,这里完全安静了!没有一点声音! 他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心脏加快,深吸了一口气,猛然站起。 没人…… 刚才在身边的人,一个都没有了! 这片空间,瞬间只剩他自己,伴随无边黑暗。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愕然看着周围,万妖仍在,无人留意他这个不起眼的角落,四周古木参天,月华洒下,投射出他孤独的身影。 这就是所谓灵异? 无法解释,没有科学,超越修行,一切的一切,根本捉摸不定。 “哒……”就在此刻,东西落地的声音传来。在他身后。 他谨慎地立刻转头,却发现…… 那是一只鞋子。 如果他没有记错,是汪泉道的鞋子。 “难道……”他抿了抿嘴,深呼吸了几口,缓缓朝上看去。 就在头顶,惨白的月华射下,五道身影,尸体高悬,居然就在他垂眼抬眼的刹那,被吊死在数百米高的树木之上! 仅仅是在他半跪后站起的数秒之内! “你不该下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然而根本感受不到一个人。 这是日生的声音。 “现在,你走不了了。”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徐阳逸震撼地发现,自己咽喉上不知何时居然多了一把刀!握在一只苍白的手手中! 根本没有任何先兆!真正的凭空出现! 死亡的感觉倏然笼罩,身体本能反映地往后一仰,间不容发之间,柳叶般的小刀在月下拉出一道寒芒,血洒长空。 轰!!全身灵力瞬间突破禁锢,全面张开。徐阳逸伴随一道血线暴退数十米,用力之猛,地面上瞬间被拉起两道深深的沟壑。咽喉处已经血染衣襟。 太快了…… 太诡异了…… 他有些心有余悸地摸着血肉模糊的咽喉,那把刀根本无视护体灵气,如果他刚才慢了一秒,现在恐怕…… 骤然转身,日生就在他面前,根本无法思考对方怎么做到的这一点,他已经如临大敌地悄然展开领域。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日生却没有立刻动手,轻轻擦着手中染血的小刀,幽然望向天空:“我是……一个活了很久,不老不死,忘了很多,又想起了很多的女人。” 徐阳逸目光闪了闪。 众里寻她千百度…… 预言印证。 日生,就是那个“她。” 日生抬起白玉般的手,轻轻掀开了面具。 三千青丝飞扬,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月华之下,徐阳逸愕然地站在原地。 “苏星瑶?日生?星?” 苏星瑶仍然如同以往,没有一点表情,然而语言却丰富了很多:“吞噬符箓可以扭曲一切可以吞噬的东西,只要是存在,只要能表现出来,它就可以吞噬。但是有一种东西,即便是七大符箓枢纽,它也无法吞噬。” “那就是感情。”她轻轻抬起如玉的手:“源自内心,发于思想,并非实物。” “轰!!”话音刚落,一片苍白的领域同时展开。 在地球的万界大战上,她还是杀戮兵器的时候,面对真武界元婴都没有领域展开,这还是她第一次展开领域。 无数的大门在她身后打开,白金之门,仿佛通往无尽世界。圣光笼罩之中,她衣袂飞舞,青丝飘扬,宛若谪仙降临。 刷刷刷!场中,五大妖王的目光立刻看向了这里。 巨大的鱼妖看了看天剑祖师的虚影,再看了看那一方漫天苍白的领域,无数“可能”“不可能”的大门打开,它仿佛明白了什么。 “是……你!!”一声惊天怒吼,鱼尾扬起,掀动万丈波澜,水珠奔腾中,化为无数水箭,直射两人。 “敢耍……本圣君……”巨象同样口吐人言,眼中怒火狂炙,一声象吼撼地,浊浪排空,灵气化作一只滔天利爪朝着两人抓来。 然而,苏星瑶根本无动于衷。 “你不怕?”徐阳逸心跳加速到极致,仍然沉声道。 “我的领域,是无敌的。”苏星瑶淡淡看了他一眼,手刚刚抬起,就是这分神的一刹那,徐阳逸领域轰然爆发!黑潮如山,杀意凛冽。搅动八方风云。 他明白了…… 她是苏星瑶。 也是符箓持有者! 不是四个人…… 是五个人!还有一个同样可以隐藏自己的杀手!不……吞噬符箓本来就不是隐藏,隐藏只是它的一种使用方式。在他获得吞噬符箓的时候,寒雪尊者,无眠公子,地哭上人立刻看到了他。但是苏星瑶……谁都看不见! 黑与白的双龙会,在水云涧全面爆发! “天真。”苏星瑶淡漠地看了看面前恶魔的领域,近在咫尺的妖王神通,随着一挥手,无数大门齐齐打开,通天白光闪现,两人齐齐消失于山巅。 轰!! 原本所在之处,灰飞烟灭。 周围一片漆黑。 徐阳逸感觉到了,就在刚才,那些诡异的大门中爆发出无穷吸力,将他完全吸入到了这个诡异的空间。 黑,极致的黑,黑得漫无边际,依稀能看到一个个残破的位面,还有无尽翻涌黑云,这些黑云中,好似藏着一些庞大的身躯。 黑潮汹涌,圣光满地,两大符箓的持有者,宿命的对决,在这片一望无际的虚空即将展开。几乎化为实质的杀气,让风云都开始激荡,虚空都为之不安。 没有人开口,两人的目光都如同长剑出鞘,锐利无比。数秒后,苏星瑶才缓缓道:“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在这里?” “我也想知道啊……”徐阳逸静静看着自己垂下的手,宽大的指节正因为疯狂咆哮的内心战意微微颤抖。 他抬起头,深深看着苏星瑶:“不过,你倒下之后,应该有很多时间可以问。” “身为符箓持有者的你,亲自现形在我面前,然后特地找了这处空间。你的来意,还需要多说么?” “你什么都不明白。”神光普照,苏星瑶冰冷地看着徐阳逸:“我不是持有者。” 她仿佛没有出手的意思,风姿卓绝地站立于无数白金大门中:“我,即符箓。” “你也可以叫我……乱仙。” “这枚符箓,叫做……源生之欲望。统管七情六欲。而你们一路走来,都处于‘恐惧’的支配之下。” 万道神光,旭日东升,她缓缓抬起四根指头:“四招。” “四招之内,你若不败,我以符箓持有者的身份和你结盟,直到你登基五王二后为止。” “若你输了,吞噬符箓归我,从此我们大道通天,各走一边。” 最后一个字落下,月华璀璨,数不尽的大门齐齐打开,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道道星光宛若万剑凌空,直刺徐阳逸! “前提是,你能活下来。” 刷!迎接它们的,是金色长河,魂守无物不刷,一旦进入绝对领域,再凌厉的神通都会立刻减缓。 星辰之光的利剑,刚刚进入魂守的领域立刻放缓,然而下一秒,徐阳逸眼睛都没有眨,魂守居然不翼而飞!飞到距离他数千米之外! “小心!!!”灵识之中,鱼肠一声惊呼:“小家伙,你遇到最恐怖的对手了!” 苏星瑶手一握,万剑沸腾,徐阳逸一声大喝,领域之中无穷骨刺疯狂蔓延,而他的自身,已经消失其中。 “到底怎么回事?”他立刻问道。 “两大神则!空间神则!!”鱼肠的声音凝重无比:“这女人……她竟然是亿万中之一的空间神则持有者!” “刚才我就在怀疑,她怎么忽然乾坤大挪移把你们的战场改变,还有,怎么同时把几个人吊死。现在我终于确定,如果你的领域是木之准则构成的,她的就是神则空间构成的领域!” “这种领域,你的攻击不可能打中她!任何她看到的,她感觉的,一瞬间就能扭曲空间,你的攻击现在说不定落在哪里!而她的攻击……一旦没有魂守保护,只要发出的一刻,她就可以拉近你和神通的空间,让你目不转睛地中招!” 徐阳逸愣了。 无解! 这就是两大神则的威力? 空间神则的领域……居然如此强大?掌中世界?整个世界都掌握在她掌中? 那时间神则呢? 羽蛇神?整个地球时间停止?地球停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