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深不可测(一) - 最强妖孽

第1049章:深不可测(一)

徐阳逸没有开口,苏星瑶的话绝非危言耸听,不说地哭上人,眠风公子,寒雪尊者,两人身后都是有五王二后的势力,从接触的层次就绝不是他这种上界新丁可以媲美的,对方是站在巨人的肩上看世界,起点高了太多。眼界也开阔太多。 而且,他更不知道对方掌握符箓已经多久。这是一个致命的差距。 他已经知道了,符箓功能只有一种,比如吞噬符箓,就是无物不噬,连天地灵气都不放过,在单一的方面走到了极致。但是,它真正强大的,是配合自身的使用。 这绝不是他这一两场战斗可以磨练出来的,如何和领域结合,如何千钧一发中扭转局势,这需要无数的战斗中练成肌肉的记忆。 单单这一点,他就差距甚远。 更不要说,其他三人已经是尊圣,他和苏星瑶只有元婴,这大概也是对方同样需要结盟的理由之一。 “来吧。”苏星瑶的身体凌空飞起:“我带你去看看……除了这里永远也看不到的‘真实。’” “做为我结盟的诚意。” “而这里,也只有空间神则的拥有者能来到。” 她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远处飞去,徐阳逸立刻跟上。 周围一片黑暗,这里没有星光,但是一种柔和的光芒却代替了星光,给这个深邃的国度带来无处不在的些微光明。 能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黑云,其中仿佛有巨大的身影若隐若现。 苏星瑶目不斜视地说:“这些东西,叫做远古遗民,据说……是各大位面行走争仙之路的失败者。最终,它们都会来到这里。放心,它们没有攻击性。它们只是这座监牢的看守者。” “监牢?”徐阳逸皱眉。 狂风吹动苏星瑶的长发,她宛若广寒仙子,并没有回答,只是淡淡道:“跟着走就知道了。” 虚空之中一片荒芜,不知道飞了多久,前方终于出现了东西。 那是一块不算太大的陆地。 陆地上全是沙漠,估计只有一两万米,在孤寂无垠的虚空中,是如此的孤单,也如此的刺目。 但更加刺目的,是一片莹莹光华,从陆地上散发出来。 这些光华如同皎月,却从不衰减,这块陆地就是整个虚无空间光芒来源的核心,如同黑夜中的灯塔,照亮这万古长夜。 越来越近,陆地的形状越来越清晰,一千米……五百米……就在三百米距离的时候,徐阳逸无声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他震撼地看着沙漠中央一片残破的建筑,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有光芒都来自于这里,而那片建筑……赫然是一片基座! 塔的基座! “虚与实之间?!”他愕然转过头看向四周,虚与实的裂缝……巴别之塔的所在地!独特的割裂空间! 当初在地球,就是由马丘比丘的太阳盘,将整个巴别之塔从这里拉了出来! 想不到这个地方居然真的存在! “没错。”苏星瑶神色仍然漠然,只是目光些微波动:“也是……我的故乡。” 徐阳逸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在此刻,他眉头忽然皱了皱。 “想到了么?”苏星瑶看着前方巨大的塔基,平静开口:“我是真武界圣女,却在不归界的巴别之塔苏醒。” 哒……两人同时落到了塔基前方百米处。那一片几十公里的塔基和巴别之塔的本身材质完全不同,是一种晶莹无比的玉质材料,也正是它们,散发出的光华让这里成为黑暗中唯一的道标。 “我……是战犯。是十几万年前那一战的俘虏。我不带一丝记忆醒来的那一刻,以前的苏星瑶已经死了。”苏星瑶一步步走了过去,神色如雪看着面前的塔基:“所以,这里既是监狱,又是故乡。” 徐阳逸没有回答,他还没这个心情去关心刚刚大战一场的对手。 能默默倾听,已经算对得起她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忘记了所有。那种孤独感,茫然感,让我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只有脑海中一个声音,让我去七界,寻找自己的感情。” “我只能随着那个声音走。你或许是在追求力量,寻找永生,而我……” 她轻轻地抚摸上面前的光幕,光幕却极为嫌弃一般,立刻弹开她。她见怪不怪,幽幽开口:“我,只是在寻找我。” “寻找我活下去的理由。” “这种时候,谁给我一个理由,我就会为它杀尽天下。” 徐阳逸终于看了她一眼。 可悲,可恨,可怜。 可悲于对方虚无缥缈的宿命,可恨于地球之敌,可怜于……自己和对方并没有什么不同。 都是在修行这条大道上狂奔。只不过立场不一样。 唯一的不一样,就是他确定且坚信,他明确自己的目的,而苏星瑶还在追寻那个虚幻的声音。 “我的故事很简单,也很无趣。本来我也不想多讲。只不过故地重游,心中忽然有些特殊的感情罢了。”苏星瑶从略微的感慨中恢复过来,淡然道:“封印我情感的枷锁在脱落,恐怕和符箓合二为一的瞬间,我就会恢复成原本的自己。” 她看向徐阳逸:“我希望你能协助我。” “如果你真的是乱仙,欲望符箓不会选择我。因为你即符箓,你们本是一体。”徐阳逸抬了抬眉,平静开口:“若你做不到,我不可能放过。到时候,各凭手段。” 两人目光交接,眼中战意沸腾。数秒后,苏星瑶率先移开了目光,手一挥之下,周围黄沙齐齐卷起,一片隆隆之声,七块玉质地石碑从地面上缓缓升起,七个巨大的符文图腾铭刻其上。 高二十米,宽六七米。苍凉,古朴,一股洪荒之气扑面而来。其中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威严,看到它们,徐阳逸仿佛直面一头上古巨龙!那种难言的压力,让他全身灵力倏然沸腾。 “这就是我的投名状。也是你根本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真实。”苏星瑶神色出现了难得的凝重,沉声道:“我就是从这上面,推测出了其他三位符箓持有者的底细。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找过他们。” “他们的强大,超出了你的想象。符箓展开甚至能对抗一些最弱的太虚。我只希望……你看过以后,不要让自己道心破裂才好。” 徐阳逸洒然一笑,毫不犹豫站到了七座石碑中心。 每一块石碑上,都用一种蛮荒,简朴,看一眼却心神震动的手笔勾勒出一副图腾。其中四幅图腾已经化为幽蓝色,三幅图腾仍然是灰色。 明明只有二十米高,人站在前方,却仿佛立于通天之门面前,那种恢弘伟岸,应对自身的渺小,心灵都为之震撼。 “这七块石碑上的图,是绝顶修士留下。”鱼肠发出一道灵力,化为一股热流,融入徐阳逸眉心。他神色这才好了一点,就算观想虚灵仙体,都没有如此强大的压迫感。 “不知道过了几千年几万年,灵力不散,若是刚刚刻画出来……这些东西……甚至能直接击杀尊圣。” 徐阳逸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仔细看过去。 第一块石碑,那里绘制着一只怪物,形状仿佛是一个人形的胖子,身上有无数星辰。好像观星者的存在。 没有什么特异,但是下方绘制着的一行小字,一眼望去,却让他猛然抬起头。 “这是……”他看向四周七座石碑,血脉中的血液瞬间沸腾。 找到了…… 居然在这里! 为什么在这里?这个绝大的隐秘怎么会在巴别之塔的塔基?谁刻下了它们?谁又放在了这里! “没错。”苏星瑶淡淡道:“这,就是七界传说。” “叩问断绝了三万年仙门的七把钥匙。” 那一行小字,赫然刻着:七界传说之一,身外身! 灰色。 “灰色代表没有被解开。蓝色代表已经解开。” 徐阳逸强压住心头的震惊,继续看了下去。 第二幅,是一头巨大的怪兽,仿佛一条巨龙,但头部完全不同,并且身怀六爪,每一只爪子都比巨龙大得多。 一股难以言喻的杀意,凶悍之意从巨龙身上发出。每一只爪子都踩在孤岛一样的陆地之上,但徐阳逸仔细看了看,拳头立刻捏紧。 那不是大陆…… 那是位面! 横跨六个位面的超级星界兽! 位面之外,潮起潮落,虚空如海。 七界传说之二,暴龙王! 幽蓝。 “它……居然被人破解了?”他有些愕然地看着石碑,轻轻摇着头。难以想象,如此恐怖的星界兽,横跨六界,何等庞大,实力不问可知。但就是这样的怪物,竟然被人破解了! 是寒雪尊者?眠风公子?还是地哭上人? 没有答案,但必定是他们三人中的一个!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苏星瑶如此笃定,两人都不可能在对方手下撑过一炷香时间。 太强了……自己要面对的就是这样的怪物?能斩杀横跨六界星界兽的怪物? “这就是争仙大道……”许久,他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心中翻腾的情绪,沉声道。 灵识中,鱼肠也沉默了。数秒后才试探问道:“小家伙,你……还好?” 默然。 时隔两秒,徐阳逸睁开眼睛,狠狠点了点头。 “当然!” “我很好!” “能和这种对手为敌,一争七界断绝三万年的仙路,真的是……想起来就让我热血沸腾!” $$$$$$$$$$$$ 三更完毕,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