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深不可测(二) - 最强妖孽

第1050章:深不可测(二)

苏星瑶淡漠地站在一旁,遥望这里,微微点了点头。 若非如此,他就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男人了。 “能参加这场最顶尖对决的,没有一个庸手。”她缓缓道:“继续往下看吧,我保证,这只是个开始。” “下面……还有比暴龙王更加诡异的存在。而能破解它的,说是人杰都是轻了。” 徐阳逸点了点头,目光如火,继续看了下去。 第三幅,是一条路,从地面直通天际。 七界传说之三,通天路!幽蓝。 这是最普通的一幅画,唯一不同的,是路的尽头,一片祥云,仙宫缭绕,除此之外,几乎看不出任何神异。 既没有身外身的玄妙,也没有暴龙王的霸气。 而徐阳逸看到它的时候,体内吞噬符箓立刻响应。 是属于自己的符箓,他没有多看,落到了下一面石碑上。 那里,绘制着一只鸟,一只全身燃烧的鸟。 它围绕着七个位面飞行,正是七界! 七界传说之四,重明鸟,幽蓝。 “重明鸟,存在七界已经三万年,三万年前,它自天外而生,卫星一般环绕七界。没有境界。有绝顶修士谋划捕捉它。然而,无一成功。” “此鸟特异之处,在于任何靠近它五百米之内的人,修为立刻减半。然后以十米推算,每十米修为再次减半,无限衰减,即便独步亦然。” “并且,它身怀剧毒,太虚都为之头痛。几乎是人类不可掌控之物。无人可知,它有何神异。” 徐阳逸摇着头,感慨地出了口气。 这到底怎么能破解的? 不停衰减的修为,剧毒的领域,越靠近,修为都无法保持,只有跌落太空。而就算真的有人用各种方法走进了百米之内,那里……已经是一片毒海。没有修为的修士根本不可能抵御这种猛毒! 靠近----修为丧失----再靠近----毒海。 完美领域! 理论上根本无法破解的谜题! 但现在……偏偏被人破解了! 就算是他,闭目用两枚菩提子一起推断,都得不到一丝头绪。这是一个理论上无解,根本无法触碰的东西! “无一庸手。”他带着一抹兴奋,舔了舔嘴唇,深深说道。 “任何飞仙之人,都是群雄并起中最顶尖的人杰。不世天骄。当代的气运之子。而我们,就是这个蛊盆中的七只蛊虫。”苏星瑶说道。 徐阳逸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往下看。 第五幅,是一片深邃的夜空,没有太阳。根本看不清是哪里,但是,空中明显地悬挂着三个月亮。 七界传说之五,万古长夜! 灰色。 徐阳逸没有太过关注,七大传说的难度,他已经彻底了解了,还没有人破解的,绝对现在毫无办法,他没有必要费这个功夫。 他看向倒数第二块。 这一幅,同样简单。 那是线条构成的眼睛,眼中无数繁复的符文,密密麻麻,让人望之生畏。 在眼睛下方,无数的人悲号着,无数的人愤怒着,无数的人喜悦着……徐阳逸不动声色看了一眼苏星瑶。如果没错,水云涧的符箓就是它。 七界符箓之六,天灵子。对应源生之欲望,阴面为流火之川的乱仙。 这面石碑,也是灰色。 就在此刻,徐阳逸脑海中顿了顿。 如果他没记错,苏星瑶仿佛说过,她就是乱仙? 看到他的目光,苏星瑶淡淡道:“第一个从我脑海中觉醒的古名,就是乱仙。我的名字。” 那么流火之川下压着的是谁! 不……徐阳逸好像意识到了,所谓符箓,并非只是物品。阴面的星界兽……也并非是那种体型巨大,横跨星空的巨兽! 阳面,可能是人,甚至可能是一道谜题。而阴面的星界兽,更可能是一个人! 文字游戏。 没有任何人规定星界兽不能是人形,也没有任何人说过,阳面必定是物品。 他用过目不忘记清楚所有石碑,看向了最后一块。 七界传说之七,九天飞星! “天分九重,星为九等。九天飞星,传闻是天道的左眼,传说中,天道,可能是七界的界灵。也可能是位面规则。它左眼保持着冷静,秩序,睿智。右眼保持着杀戮,勇气,和多变。” “九天飞星,要获得它,只有得到界灵的认同。战胜它的化身,代表着冷静,秩序,睿智的左眼化身,才可以得到。” “呵……”徐阳逸笑着叹了口气。 天道化身…… 还真的有人战胜了! 这是和七界的意志,位面的规则交涉,其中的凶险,难度,绝不逊于重明鸟和暴龙王。 终于看完了…… 他转过头来,心中有紧张,也有兴奋。 紧张于对手的强大,那日蒋老和自己遇到的,不过是对方的冰山一角。 兴奋于这段路途的刺激,解锁真实中,必定会遇到无数的惊险,这,是名为“真实”这盘菜最好的调味料。 冒险因子?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终于知道了七大传说的外形,名字,特征。这场茫然的游戏中,他终于有了目标。 “你不害怕?”苏星瑶缓缓走来,手轻轻一挥,一方白玉案几,两张座椅就从储物戒中飘出。她亲手为徐阳逸斟了一杯茶。红袖添香。 “何惧之有?”徐阳逸端起茶杯,清香满鼻,驱散了心中一丝畏惧。 “正好,我也是。”苏星瑶微微举杯,两人轻轻一碰,同时喝下了这杯象征着正式结盟的茶。 苏星瑶的投名状,他很满意。 “那么,就来探讨一下我们以后要怎么做吧。”碧绿色的茶水从茶壶中轻轻飘出,无尽虚空,黄沙大漠,一位仙子一般的女子,和一位丰神俊朗的男子对坐而饮。不知道是豪迈,还是古怪。 “很简单……”见识了对方的强大,这还只是本身,他们背后的势力还没有算。徐阳逸此刻完全冷静了下来,端着茶杯转了几下,沉声道:“大的计划没有,但是第一步,我们必须拿到欲望符箓。” 苏星瑶微微点了点头:“它就在水云涧,我很肯定。” “我正因为感受到了它的存在,才特地过来。并且杀了日生,我替代了他。因为我感觉到这里有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没想到是五位妖王。以我的实力根本无法过去。” 她抬起螓首,明目如洗,一字一句地再次重申:“我需要你的帮助。” “无论我们谁最后得到了源生之欲望,我们必须两人都进入到里面。” 徐阳逸轻轻抿着茶,没有立刻开口。 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很多事情,苏星瑶并不知道,他也没打算告诉对方,这是战胜者的权利。 羽蛇神留下的传说,梦境中蝶母破界,还有那只巨大的蛟龙界灵,最后就是神秘莫测的小龙人。这里……竟然从天剑山庄开始,在水云涧形成了一个循环! 中间还差几块拼图…… 或许,这个水云涧,就藏着其中一块。 他静静转动着茶杯,看着其中漂浮的茶叶,许久才没什么语气地说道:“两个月后,九真九难门四道子,太一宗转世圣女即将来到。” 简短的一句话,两人目光对视,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决绝。 虎口夺食! 这两尊庞然大物,一旦驾临,必定掘地三尺,到时候风云际会安临城,水云涧的秘密将会一点点被掀开,做什么都迟了。 “信息,时间。”徐阳逸竖起两根指头说道。 信息,是他们唯一的优势。除了他们,没人知道里面有什么。 时间,就是他们斩破优势,乘风破浪的这把剑,抢在两尊巨兽来到之前,杀入水云涧,这才有一线希望。 “只要拿到符箓,我就可以送我们离开。”苏星瑶漠然道:“空间神则,无不可至。只要我去过的地方。” 徐阳逸抿了一口茶,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谈何容易。 炼灵圣焰也在下方,显然已经有了灵智,外面还守着五大妖王。不跟着两大宗门进去,他们连进入盆地的资格都没有。 经过他们这一闹,可想而知,五大妖王必定已经将盆地重兵把守,谁敢闯入,就算两大宗门它们也敢拼上一拼。 但是……跟着这两只大部队进去,怎么脱身?哪里有他们的份? 死循环。 “先走一步。”不再多想,与其枯坐这里,不如去安临城看看到底有什么变化。 苏星瑶不置可否的挥了挥手,一扇白金大门在徐阳逸面前展开,一枚白色玉符飞入他的手中:“随时可以用它和我联系。” 徐阳逸收了起来,一步踏入大门,光影变化,他已经出现在了水云涧之外的峭壁上。 “真是方便。”他摇头叹了口气,有些东西,羡慕不来的。 “她没对你说实话。”鱼肠轻声道:“起码没有说完。” “没错。”徐阳逸若有深意地看了看身后:“我不也没说么。” 就算联盟,谁都不会交底。 苏星瑶明显有个事实没有告诉徐阳逸,那就是…… 她可以触碰欲望符箓。 虽然不能展开,但徐阳逸推测,对方是可以调用些微的能力。一路走来,海市蜃楼不一定出自她的手,但是那诡异的脚步声,还有死人打出的宗门令。全都为了一个目的。 就是能让她到达这里。 看到,就可以抹消空间。她可以长存在这里,就连妖王都不知道。 有的事情,不用去推测过程,只需要看最后的受益者是谁,就一目了然。 “海市蜃楼……蛟龙虚影……”徐阳逸抬头看了看骄阳猎猎的天空,忽然笑了笑:“走吧。” “这安临城,恐怕马上就要大军压境了。道子圣女齐至,太虚甲上势力……这等盛会,我怎能错过?” “我有预感,有些东西,绝对不仅仅是欲望符箓能解释的。恐怕……羽蛇神当日让我看的梦境,在天剑山庄和水云涧之间的循环,这里才是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