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战技:屠龙式(二) - 最强妖孽

第1053章:战技:屠龙式(二)

鱼肠欲言又止,数秒后,长叹了一声。 “饮鸩止渴……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黑云压城,能多一分把握是一分,罢了,我不拦你……” 徐阳逸点了点头,他何尝希望用珍贵无比的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容纳四少这份来路不明的战技?但是,两个月要变得更强,只有这一招可行。 明知是鸩,也只能喝下去。 灵识涌入其中,顿时,上面泛起道道金光,一个个金色文字浮现其上,徐阳逸闭目静心,仔细看起这份第一次接触的战技来。 “屠龙式……”一行古朴苍劲的文字跃入他的脑海。这套战技分为三式,全部都是手上技巧。 “没有听说过。”鱼肠谨慎地为他把关:“战技不多,因为体修难得,你小心一点,一旦有什么问题,立刻停住。” 徐阳逸无声点头,仔细看了下去。 第一个名字,就让他眉头一挑。 “惊龙指?” 这个名字…… 他见过! 很久很久以前,就在他踏上修行菜鸟之路的时候,天道百解中就有这个名字! “怎么和我天道的战法一模一样?”他哑然失笑,继续往下看。但是看到第二个,第三个名字的时候,他的目光已经凝重了起来,笑意全消。 刚才只是随便地拿在手上,现在却仔细抓在手里,一字不漏的读了下去。 “定龙桩,断龙台?” “名字怎么会一模一样?” 一行行文字没入他的大脑,他再次疑惑。 这是残篇…… 四少果然没那么好心。这块古木讲述的是这些要经过哪些穴位,哪些经脉,如何行走灵气。但是怎么爆发,怎么出招,却恰恰断在这该死的地方! 这些经脉在以前从未提及过,天道百解之所以被遗弃,之所以在地球筑基都没有人用。就是因为它们没有能和体内振幅的方法,就像内外功区别,天道是外功,只能调用少许灵气,而真正的绝顶高手,无一不是内家。 内力雄浑,行走自如,和灵力一个道理。 徐阳逸闭上眼睛,仔细回忆着以前的战法,手做笔灵力做墨,一点一点地勾勒起人体行气图来。 一个时辰过去,又是一个时辰。数个时辰之后,他面前已经有两幅行气图,鱼肠终于看出了他要做什么,惊愕道:“你想融合两份战技?” “地球版的屠龙式没有行气的方法,七界版的没有爆发的方式,为什么不可以?”徐阳逸目光灼灼地看着面前两幅行气图,沉吟道:“天道百解,前面二十种根本没有名字。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无相观音。但是,它绝不是到筑基为止,而是到现在都是我的最强杀招之一。” “这一式,我得自巴别之塔,而苏星瑶,这个前真武界圣女,叫它……仙法。” “天道主脑,百解确实来自于上一次万界大战……”鱼肠沉吟道:“你怀疑着才是它们的真面目?” “否则无相观音无法解释,同一套战技的原初之式居然比后面强出那么多,这可能吗?”徐阳逸搓着发青的下巴,思维急速运转:“真正完整的,就像我手中的这样?灵气行走十二正经,奇经八脉?” “这只是你的猜测。”鱼肠缓缓开口,不过这个猜测很有依据。 徐阳逸笑了:“猜测不猜测,问问就知道了。” 他掏出一块白玉符,正是苏星瑶给他的联络方式,灵力输入之后,一面光幕打开。 “何事?”苏星瑶淡漠的面容再次出现。 “看看这个。”他将木片丢了过去,只是轻轻一晃,隔着光幕就被吸入了苏星瑶所在的空间。 苏星瑶看了仅仅三秒,立刻带着一抹惊讶地开口:“真武太上天书?居然还有流传下来的?” “这是什么?” 苏星瑶沉默了一会儿,木片飞了过来:“我拒绝回答。” “但是作为盟友,我可以告诉你。这些东西,和你在地球上用过那些拙劣的把式同出一源。我知道你的疑惑,你尽管修炼,这……也是你的福缘。” “以后若找到它的原本,可以来找我,我会给你相应的报酬。记住,是原本。它的原本是金缕玉书,玉为质,金镶边。仙法.真武屠龙式,涵盖爪,掌,指三种灵力振幅方式,虽然比不上前十手法第一的无相观音,在整部天书中也能排进手法前五了。” 徐阳逸目光微动:“无相观音是最强的?” “是我的无相观音。”苏星瑶淡漠回答:“而不是照猫画虎的你。” 说完这句,光幕消失了。苏星瑶仿佛不想接着这个话题聊下去。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心中已经坚定了这个想法。 盘膝打坐,意念放空,这一次鱼肠都没有再出口反驳,只是谨慎地观察着他体内灵气运走的轨迹。 时间一天天过去,整整一周,徐阳逸都没有出房门。 蒋老偶然路过,感受着里面的灵力波动,掐着胡须,孺子可教。 一周,两周,一个月……一个月零一周后,徐阳逸房间内,发出一阵阵嘶鸣。 仿佛龙吟。 一道道虚幻的龙影盘绕左右,他的双手,爆发出道道金光。 在他意识中,仿佛所有的灵力都聚集到了双手上,以往,他是靠着体修的绝对压制全力轰出,无差别杀伤。而这一次,他清晰感觉到,这是有目的的,凝结为一点的爆发。 体内惊龙指对应的穴道周围,一片灵云骤然缭绕,同时,数道经脉开始轻轻颤抖起来。周围早就设下的禁止被冲击地咔咔作响。 刹那间,一股仿佛和天地打通的感觉瞬间冲上泥丸宫,整个房间内,四面八方,无数青碧色的灵光点悄然出现,夏夜萤火。 屠龙式成,就在今日! 这些光点围绕着他的身体,开始飞快旋转起来,拼命朝着他手指凝聚。一股磅礴力量,让这间宫殿一样的客栈都开始轻轻颤抖起来。 灵识中,鱼肠也紧张无比,目光紧紧盯着最后的灵力汇聚,所有聚集起来的灵力宛若颗颗星辰,全部朝着他的手指奔去。越来越快,越来越迅速!数秒后,他的两只手都如玉一般莹白,而一道道红色的痕迹,仿佛被龙血浇铸的经脉,从手掌上弥漫到整只小臂。 轰隆隆……同一时间,整个客栈都开始如同地震一般剧烈嗡鸣,他身后无数龙影盘旋,黑龙无目,让他仿佛屠龙之人。 “嗯?”大厅中,蒋老放下书,愕然感受了一下:“这股灵力……带着浓郁的木之准则味道,而且还有强悍的血肉之力?仿佛……把血肉强化到极致,将灵气从一点爆发出来那样?” “这是……”他深吸了一口气:“战技!!” “这个孽徒!!” 心中一股怒火猛然升起,同时涌上无穷担心。 说了多少次……说过多少次! 不得观看四少的战技!就算两大宗门马上就要来到,也不是这种修炼法! 难道还怕自己没有战技给他?天剑山庄以体修闻名,战技起码有十部以上!就算甲上法修宗门都不一定有它们的丰富!竖子竟如此急功近利! “蠢货!!”他狠狠骂了一句,身体已经化为一道流光冲向徐阳逸的房间。 与此同时,客栈周围的无数人,都愕然看着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客栈之中,徐阳逸满脸通红,灵气已经凝聚到了一个顶峰!而初次使用,他还无法掌握,双手上的血痕越来越浓郁,他感到再不发出去,自己恐怕都会憋爆了。 “小子!你在做什么!”就在此刻,一声怒吼出现门口,蒋老和红尘同时出现,蒋老目呲欲裂地看着自己的衣钵弟子,挥手之间房门大开,禁制仿佛一点用都没有,冲上来就想强行停止徐阳逸的功法。 “让开!!!”同一时间,徐阳逸同样大喝,他体内的灵力已经攀升到了最顶峰,根本看不清眼前的是谁,双手一抬,两道光华轰然冲出。 九霄龙吟惊天变,蒋老的瞳孔倏然睁大,此刻他看到了天高海阔,而在海天一线中,无数的黑龙狂舞,一道让他都心惊的凌冽杀气全面爆发! “孽徒你敢弑师?!”心中顿时一松,同时火上心头。 松的是,仅仅看这种气势,这门战技绝非凡品!四少舍得拿出这种东西? 火的是,自己紧赶慢赶过来,抬手就是两指,这还有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万化真鉴……天地可炼!”他双手猛然抬起,如同太极,朝着中间一合。再怎么强,不过是元婴后期,自己可是阴尊中期,今天就让他知道,自己绝不是逗逼……不!绝不是虚有其名的尊圣! 刷刷刷……空中顿时燃起无边烈焰,却没有焚烧任何东西。客栈周围的人吓得齐齐一声惊呼,同时感受到了客栈中一股魔神一样的灵力冲天而起! 而这股灵力,在空中化为一个火焰祝融,头顶三眼,双手太极,死死朝着中央一压。 轰!!! 磅礴的冲击波扫荡方圆数万米,阴尊中期出手,威力何其庞大。就连城卫军都看的呆滞了。但就在此刻,听到一声难以置信的“咦”声,紧接着,整个客栈全面炸裂,一道苍老的人影脚在地面上划出数百米的鸿沟,足有数寸之深,满脸惊讶地被无数黑龙狂推出来。 这还不止,而且轰的一声撞上了对面庞大的阁楼,顿时,硝烟弥漫,老者身影完全被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