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来自老师的体罚 - 最强妖孽

第1054章:来自老师的体罚

呆滞。 周围所有人都愣了。这是两位阴尊在动手? 不不不!这安临城元婴都看不到,怎么……怎么忽然跳出来两位阴尊? “拜,拜见尊者!!”一名执法队呆呆地站在旁边,忽然半跪于地,声嘶力竭,崇敬无比地高喊道。 本来,他们在附近巡逻,看到这里有斗法痕迹,还在想,谁这么不长眼,今天可有灰色收入了。 飞快飞过来一看,现在只恨自己飞的太快。 但是…… 沉默。 没有人说话。 徐阳逸在破坏的客栈中眼角发颤,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尊,尊者……您,您没事……”执法队长颤巍巍地爬起来,正要走过去,忽然听到废墟里传来一声恼羞成怒的声音:“红尘何在!” “汪!”红尘立刻精神抖擞地出现,目光极其不善地看向嘴角抽筋,看着自己手的徐阳逸。 小子,你完了,让一位阴尊如此丢脸,今日本尊就代天行罚。 “给老子砸!!狠狠地砸!砸扁这个孽徒!!!”蒋老咬牙切齿的声音震得这片天际都在颤抖,众目睽睽中,一个童子飞起,瞬间变为百米大小的丹炉,红光熠熠,足见对方此刻的兴奋,打地鼠一样砸了下去。 “轰!!”地面层层龟裂,极远处,全城最高的大楼中,一位中年胖子的模样,穿着大夏王朝的官服,眼睛鼓出看着这一幕,喉咙里发出一声怪声,立刻晕了过去。 “来人!来人!副城主晕过去了!”“快来人啊!太医!太医呢!” 城楼上乱成一团,这边十几分钟后终于结束了热身运动,蒋老从废墟里走出来,根本不看周围跪满了的人群,冷哼一声,走到了残破的客栈之内。 徐阳逸捂着胸口,痛苦无比地蜷缩地上。 “怎么了?”蒋老怒意顿时下去了一半,难道是红尘下手太重?这王八蛋公报私仇!下次看不撅了它四条腿! “不知道……经脉不畅……好痛苦……”徐阳逸咬牙道。 蒋老吓了一跳,立刻掏出一枚丹药给对方吞下。 就在此刻,他的灵识迅速扫了一圈徐阳逸。 没有问题…… 这家伙居然是在装!以博同情!什么时候学会了这种操作! 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蒋老阴森森地看着徐阳逸吞下丹药,笑眯眯道:“好点了么?” “好一些了……”徐阳逸喘气道。 “那就好。”蒋老笑容更加和蔼:“小徐啊,你这快一米九了吧?” 徐阳逸莫名其妙地点点头,一股杀意太清晰了。让他很是戒备。 “很好。”蒋老笑着摸了摸飞过来的红尘,脸色一变:“居然敢给我装死!砸!红尘,今天你不把他砸到一米六!比我还矮!我一辈子不用你炼丹!” “师傅……你听我说……” 他的声音被淹没在砰砰的落地声中,这一次足足二十分钟,才停止惨烈的师徒对话。 “刚才修炼的是什么战技?”蒋老手一挥,立刻两人到了没有被打残的房间中,蒋老这才正色说道:“威力极大,居然能将我推出三百米。这一招,元婴之中几乎无敌。” 徐阳逸也没有半点灰头土脸的模样----已经习惯了,拱手道:“老师容禀,四少给的确实不是完整战技。但所幸,弟子曾有幸获得了这部战技的补完部分,威力我也没想到如此之大。” 蒋老眯着眼睛,仔细回味了一下,点了点头:“如果按照灵的单位来计算,刚才一指已经无限接近尊圣等级的最低界限。” 一千万灵? 徐阳逸心中勇气一抹炙热,万界大战,轩辕剑主就是九百九十九万灵,自己已经和当初的对方不相伯仲? 不! 他无声握了握拳头。自己……还更强! 吞噬符箓,搭配领域,红线的幻境,三剑合璧,行走于无形,黑夜中的杀手。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他有把握,如果自己现在回到万界大战,一个人就能灭掉一艘歼星母舰。 看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激动,蒋老手再次摸到了他的心口,灵力运走他的全身。许久以后,才点头道:“你的灵力已经非常接近元婴大圆满,之后,就是冲击尊圣的关键步骤。切记……一切准备都要做好,阳圣的机会……只有一次!” “阳圣体障远超你的想象,这一步是踏入中三境,彻底褪去凡胎肉体的桎梏,一次不成,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就在此刻,门咚咚被敲响,随着蒋老一声中气十足的进来,一位金丹中期的修士满头大汗,眼睛都不敢往屋里看,进门就跪在地上磕了个头:“晚,晚,晚辈安临古家执事,现,现为群仙楼管事,特来拜见尊者……” “群仙楼?”蒋老皱眉。 “师傅,就是我们住的这里。”徐阳逸小心提示,不动声色离开了两步,警惕地看着红尘说道:“也就是刚被我们砸烂的地方……” 暗示:对方这是来讨债的…… “嘿!你还敢说!”蒋老一拍桌子,最终没发火,挥手之间,一个储物袋飞了过去:“老夫丹盟大宗师蒋生平,这里面的丹药,足够赔偿你什么古家的损失。多的不用找了。” 大宗师!丹盟! 修士的眼睛都差点直了,一时间太过激动居然说不出话来。 “怎么,莫非你还想问本尊者要灵玉不成!!”蒋老对外人的脾气不好,一指门口:“没有!从来不带!滚!” “是!是!晚辈这就滚!这就……”就在他激动惶恐地倒退之时,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声音:“蒋老真是好大脾气。古家做生意也不容易,没必要吓着他们。” 徐阳逸目光微动,随着这句话,门口已经涌入一道极强的气息,丝毫不在蒋老之下! “扑通……”修士已经眼睛一翻,吓晕了过去。 又一位阴尊! 眼界的不同。尊圣仅仅五千,珍贵无比,徐阳逸若自己闯荡,别说阴尊,就连元婴,分布在如此广大的七界之上,都极难一见。 地位水涨船高,眼界随之开阔,跟着蒋老,他已经见到了接近二十尊圣,看看全安临城,目前他还没有看到一个元婴。他这段时间看到的尊圣,70%的修士一辈子都看不到。 “拜见……”“拜见个屁。”他话音刚落,蒋老就冷哼了一声:“腰给老子直起来!一个奇巧淫药的老匹夫,哪里需要你拜见!圆灵老儿,什么风把你吹到安临城来了?” 他就是圆灵上人?和蒋老齐名的墟昆仑中部丹师?同等的大宗师? 徐阳逸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在蒋老荼毒下,他以为对方是形貌猥琐之人,没想到竟然是一个中年儒士,长须飘飘,皮肤白须,居然相当……英俊? “什么叫奇巧淫药?我那是急人之所需。”圆灵上人笑着抚了抚胡子,看了徐阳逸一眼:“据说你收了个衣钵弟子,就是他?” “怎么?眼红?”蒋老斜着眼:“眼红也不给你。” “非也,只不过小友怎么没有佩戴丹盟徽记?”圆灵上人忽然一拍手,哈哈大笑:“对了!肯定是无法考上,所以不去考,对不对?” “呵呵呵,你再说一次?”蒋老冷声道。 “玩笑而已。”圆灵上人收敛笑容,三个小瓶子飞入徐阳逸手中:“初次见面,一点心意,收着吧。” 徐阳逸正要收到储物戒,忽然想起了什么,悄悄一看。 果然! “春宵芙蓉丹……合欢极乐丹……龙吟凤附丹……” 圆灵上人笑的深沉:“三丹下肚,没有你摆不平的男女。” 太下流了!太猥琐了!太……不错了! 徐阳逸脸色平静收入储物戒中。 “还有事?没事滚。”蒋老不客气道。 圆灵上人收敛了笑容,浑身气质陡然一变,顿时从街头卖春药的男子化为高高在上的尊圣。手中金光一闪,一份金黄色类似圣旨一样的东西,出现在他手中。 “接上谕。”他身后金光飞天,祥云盘绕,圣旨缓缓展开:“界海王圣谕,即日起,封闭水云涧。” “即日起,封闭安临城,所有安临城一干修士凡人,无本王谕令,禁止一切外出。禁止一切进入。” “安临城周围千里,定为临时战区。安临城副城主古朝凤暂掌统领权,一月内清理水云涧外所有不利因素。为一月后到达的九真通天军,九难阳明军安营扎寨做准备。” “即日起,水云涧进入甲上等级戒备状态,威胁程度甲上,灵力汇聚程度甲上。从接旨后三日内,本王真传弟子,九真九难门圣女花想容将提前莅临水云涧,携界海印封锁整个腾雷泽。所有元婴以上者,见印如我。”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此时此刻,脑海中反而一片清明。 来了…… 终于来了……两宗大军终于全面来到!而且一出手就封锁整个腾雷泽,安临城不许进不许出,这……是要和对方叫板的节奏! 身处夹缝中的自己,和势单力孤的苏星瑶,如何自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