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5章:黑云压城(一) - 最强妖孽

第1055章:黑云压城(一)

“宣旨毕。”圆灵上人合上了谕令,身后无数的金光祥云顿时消失。 “老友,大势降至,多保重吧。”他捻了捻胡须:“没了你这个对手,老夫也寂寞的紧呢。” “虚情假意。”蒋老哼了一声,不过还是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圆灵上人看了徐阳逸一眼,蒋老说道:“他是我衣钵弟子,但说无妨。” 圆灵上人点头道:“这件事,本来尊圣才有资格知道。既然你不介意,老夫也不驳你面子。” 他沉吟了数秒,沉声道:“三天前,腾雷泽中心,万妖谷开动了。” 蒋老愣了愣:“老祖宗?” 圆灵上人凝重地点了点头:“目标就是安临城,安临城周遭汇聚的妖兽已经不下于五亿以上,而且还在继续增加,五大妖王齐聚安临城附近。恐怕……兽潮一触即发。” 蒋老不动声色看了徐阳逸一眼:“这次……界海王阁下出动的军队是?” “八十万修士大军。”圆灵上人说道这里,也深深舒了一口气:“二十万金丹,六十万筑基,其中还有五百元婴。六位阴尊。” “八十万大军……”灵识中,鱼肠深呼吸了一口,叹息中带着一抹无奈。 徐阳逸脸色平静,心中猛地一沉。 这就是大势。 根本不会以一个元婴,尊圣,甚至普通太虚为转移的真正大势。 “界海王确定要对老祖宗动手?”蒋老死死掐着胡须,脸上肌肉都有些颤抖,声音黯哑:“他两一旦交手,安临城恐怕就完全毁了,周围数千公里怕是都会寸草不生。而且……传闻老祖宗功参造化,实力……比起五王二后只强不弱啊……” 圆灵上人微笑:“墟昆仑不需要第二个五王二后。” 徐阳逸收敛心中的压抑,仔细听着,暗自喝彩。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 “而且,太一宗十万信徒,还有大夏王朝二十万联军已经从大夏王朝首都龙雀城开拨,一共一百一十万的修士大军,安临城应该无虞。”圆灵上人继续道:“我等三位尊圣,作为压阵部队,在圣女来到前坐镇安临城。这份上谕,只颁发给尊圣,蒋老,小心了,这次大战一触即发。谁都不能保证全身而退。” 蒋老点点头:“没事了?滚吧。” 圆灵上人笑了笑,化作流光飘然而去。 蒋老没有和徐阳逸谈论这个问题,屋子里一片安静。而外面已经无数的人声鼎沸。 “为什么?”“兽潮?这不可能!千年没有爆发过兽潮了!”“五大妖王?封禁腾雷泽?你在开玩笑?”“道友……你自己看看头顶!再看看城门!” 徐阳逸心乱如麻,强自镇定拱了拱手,化作流光飞去。 蒋老什么都没说。 黑云压城,这场大棋已经动了,坐在上方的三位太虚根本不会管其他人的死活,他们执子在手,看的是一方大局。 可其中的自己,能在这盘棋上走到什么位置? 入眼处,整个安临城都乱起来了。他沉默地看向城门口,那里已经聚集了数不清的人群,黑压压一片,顾忌着禁空禁制还不敢升空,但是下方茫茫人海,根本数之不尽。 “为什么!”“刚刚下令就不能出去了?”“我只是来行商而已啊!我们黄家只不过是一个小小商会,还请上使明鉴啊!”“兽潮将至,五大妖王……天啊,哪位愿意让一条路,老夫愿意出一万灵玉!” 喧哗震天,然而,他们对面是沉默的钢铁洪流。 一排排的盾墙,被符箓连接着形成一片银色的海潮。身后就是百米高的城楼,盾墙后方,密如森林的长枪伸出,带着铁血的味道针对着前方汹涌人潮。更可怕的是城墙上,站满城墙数不尽的护城军,全部张开了手中的弓形法器,银色的箭头折射着烈日的光芒,寒意森森。 在城楼中心,一道尊圣境界的威压冲天而起,一位老妪穿着赤金凤袍,身边十几位白衣金丹负剑而立,目光森然。如同饱饮人血的利剑。但,就算她的威压已经涵盖方圆万米,都无法遏制住城门的慌乱。 “过界者,杀无赦。”老妪冷冷的声音清晰响彻全场:“任何人。” 随着她一声令下,城楼上无数弓弩、弓弦瞬间绷紧,嘎嘎作响。 徐阳逸收回了目光,看向四周,整个安临城,已经笼罩在一片蔚蓝色的护罩之中,四象方位,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虚影遥升天际。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四面八方不知道几百份,几千份的通告书。 “兽潮即将爆发,五大妖王莅临水云涧,水云涧已经成为妖兽地狱,潜伏妖兽何止五亿。安临城危在旦夕,今,界海王,太一宗,大夏王朝联合出兵,于一月后到达。九真九难门四道子,太一宗转世圣女统领全军。望各位修士,凡人,在一月内和本城主共同守城,以御妖邪。” 乱了……全乱了……这些纷乱的迹象冲入他的心中,仿佛无数的手拨乱他的心绪。即便是他,都感觉无比忐忑,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让他每一根神经都紧绷起来。 谁能想到,大势之下,两只小小的飞蛾拼命扇动着翅膀。 他静静坐在一栋阁楼的房顶上,周围如同他一般的人不知凡几,大部分是金丹期,但其中同样有数道元婴气息。 谁都看得出来,这不是开玩笑,一场决定一方格局的大战即将拉开。就算深藏不露的元婴都再也无法安坐。 狂风烈烈,吹的他衣袂翻飞,心绪如同空中枯叶,随风摇摆。 他甚至闻到了空中铁锈一样的血腥味道,和那种山雨欲来的压抑战意。 “该死……”他咬了咬牙,目光转向天边,安临城占地极大,在天的尽头,能看到一座高耸入云的阁楼。 城主府。 但此刻,一艘艘巨大无比的军用飞舟,已经在那里排列成万米长宽的大队,将整个城主府包围其中。数面大旗迎风飘扬。古家,陈家,李氏……一个个安临城中赫赫有名的姓氏铭刻其上,猎猎作响。 天空中,军阵齐整,一片肃杀,地面上,无数执法队,护城军潮水一样冲入纷乱的人流,人心惶惶。 一道磅礴的灵力呼啸半空,天网一样冷漠地看着下方人群。 那道灵力来自于一位年轻男子,赤发金眸,身上的灵力和城楼老妪不相伯仲。 他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盘空虚坐,处于上万飞舟之中,周围无一人敢靠近。 又一位尊圣! 上谕到达的刹那,安临城已经完全被接管。 深吸了一口气,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忘尘和猫八二立刻走了过来:“到底怎么了?” “兽潮即将爆发,腾雷泽中心一个老妖怪静极思动。大夏王朝,太一宗,还有九真九难门联合出手,要将这附近数千里作为战场。”他磨着牙说道。 “不用怀疑,九真九难门界海王上谕已到。恐怕太一宗沈国老的上谕也很快了……你们出去看看城主府,已经全军备战。这里……马上就要化为人间地狱了。” 实力……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对实力的渴望此刻潮水奔腾,涌入心中。 若自己也是太虚,此刻,自己想要拿到欲望符箓,直接杀进去和老祖宗谈判就行。哪会如同现在,在大势这块磨盘下无能为力。 “必须尽快进入中三境!必须最快的速度晋级阳圣!” “那我们……”猫八二看似迟疑,实则欢喜地问道。 不用去冒险,实在是太好了。 “急什么!”徐阳逸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沉下心来,冷笑道:“不急……这次的东西,我绝不会放过。苏星瑶就算是它的另一半,没有入手还是两说。这是通往真实的钥匙,不到最后,谈什么放弃。” “先出去吧,我想静一静。” 两人点了点头,离开了。 房间中,他沉默地闭目盘坐,周围的喧哗如同海潮从耳旁滚过,他闻若未闻。 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鱼肠轻声道:“你心乱了。” “我能帮上忙么?”红线怯怯地问。 徐阳逸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是大势,比如海啸,是由无数滴海水形成,但一旦形成了,作为一滴海水,则再也无法改变它的呼啸之势。 “不要急,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现在看似被接管,但……作为我们最弱的一方,越乱,才越有机会。”鱼肠提点到。 “我何尝不知。”徐阳逸终于忍耐不住,一拳锤到地板上,咬牙道:“一旦开始,水云盆地就是妖兽核心,我们根本无法跨越数亿妖兽进入!” 他深呼吸了好几口,在脑海中一点一滴地回忆起自己一行的记录来。 有什么可以悄然改变战局? 耳边的喧哗声,从暴起到持续,从持续到衰落,一股惶恐不安的气息弥漫整个安临城,他如同老僧枯坐,视若无睹。 从日升到月落,从月落再到日升。他盘膝房间中,足足一天过去,长叹了一声:“人力有时而穷。” 面对这股滔天大浪,即便他是符箓持有者都毫无办法,别说他,寒雪尊者,眠风公子在此,也根本无法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