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6章:黑云压城(二) - 最强妖孽

第1056章:黑云压城(二)

他打开了和苏星瑶联络的光幕,看到他凝重的表情,苏星瑶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将安临城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对方,之后就是沉默。许久,苏星瑶才缓缓道:“真没想到,竟然会引发如此大的震动。” “我是非去不可,我的领域可以直接进入下方,但也仅此而已。我已经尝试过,下面有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让我无法在里面转换空间。”她微微沉吟了一下,开口道:“或许,你可以换一种思路。” “这段时间,我受欲望符箓的影响不少,我们抛开表面看本质,这一次只不过是两方势力的欲望作祟而已。” “老祖宗希望获得更多的土地,界海王绝不可能退让,人类作为万物之灵,心中的骄傲绝不会对妖兽让步。一旦让了,他就万夫所指。所以,你别想着从根源上化解。” 徐阳逸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几句话,让他心中的阴霾驱散了一些,但还不足以看见阴云之后的阳光。 “这是他们的欲望,但是……一旦有欲望压过这种欲望,人类将会无条件地选择更强的欲望,这是动物天生的趋利性,源自欲望,名曰本能。无可避免。” 徐阳逸搓着下巴,沉吟道:“你是说……我们要制造一种超过两大太虚争斗,超越人族妖族争锋的欲望?” 听起来不可能,但现在,这就是不可能中的可能。 “你有什么想法?”他问道。 苏星瑶摇了摇头:“我只是说出这件事情的本质,而且,这就是欲望符箓本身的力量来源,我才会如此清晰。至于怎么做,这是你的事,毕竟,不是我进不去。” “呵……”徐阳逸苦笑了一声,超越两大太虚争夺势力的欲望,恐怕除了成仙没有其他的了。 就在此刻,他愣了愣,紧接着猛然站起。 对了…… 对了!! 就是这里!! 脑海中,一扇大门被打开,那迷迷茫茫的黑云中,终于射入了一丝光华! 修行为的什么? 永生,强大,真实……这些都可以,但是,这些只是目的,他们的表现方式,是境界的增强! 目前所知的最高境界,不是独步,而是……白日飞升! 一旦有白日飞升的线索在眼前,无论老祖宗,还是界海王,恐怕都会不约而同地停止刀兵,握手言和。 他们可以为自己的欲念杀戮众生,同样也可以为一个虚无缥缈地可能化干戈为玉帛。 就是这么荒唐。 苏星瑶愣了愣,但是她何其聪明,沉吟数秒就反映过来,几乎和徐阳逸不约而同地说道:“天剑祖师!” 没错……天剑祖师,七界的一个谜团,七界最后的飞仙修士,如果……在这里发现了它的遗藏? 仗,恐怕要打,但立刻就会变一种方式! “现在,界海王不会来,来的是道子,圣女,而这种消息,他们绝不可能立刻通知他们后面的太虚。如果是假的,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只有他们亲自查证了,才会报上去!天剑祖师……这四个字,对于尊圣恐怕都不明所以。不知道它代表的是一条断裂的仙路,但是五王二后必定知道!” “同样,作为他们的真传弟子,他们或许不知情,但是绝大可能会有通知,一旦发现了天剑祖师的任何遗产,必须马上查验,立刻上报!” 徐阳逸目光炽热了起来:“也就是说,这一次,我们的对手只有四道子,转世圣女。” 目标已经明确! “你如何如此肯定?”苏星瑶没有反驳,漠然问道。 “因为不老山!”徐阳逸肯定回答:“不老大圣,七界顶峰,就算是他,数千年如一日往天剑山庄插钉子,若不是顾忌飞仙后裔和自己的名声,地位,恐怕早就一口吃掉天剑山庄了!” “不老大圣如此,五王二后或许之前还不懂,但是数千年来如何不能发觉?走到他们这种地位,难道不想更进一步?最后一位飞仙者,这等名头藏着多少秘密?我敢打赌,天剑祖师的话题绝对是太虚圈子里最永恒的话题!” 他朝着苏星瑶灿烂一笑:“正如你所说,这是欲望。压倒一切的欲望。无可避免。因为,这是本能。” 苏星瑶目光轻轻闪动:“假设,四道子,转世圣女听到这个消息,必定会前往探察,而且很可能亲自探察。只要……你进入了他们的队伍,就能和我一起走进水云洞天之下?” “但你们怎么进去?” 徐阳逸笑的更加阴险:“你是不是忘记了?当初白虎在太一宗挖出的通道中,作出了一个传送法阵?” 苏星瑶沉默片刻,抬起眼时,眼中已经精光四射! 路打通了。 有进入的方法,有进入的动机,两大太虚势力的代言人,如何能不入瓮? 但是……想起来都让人后怕。 在几大太虚博弈的缝隙中,两个元婴以自身谋太虚!而且……极为有可能成功! 这一旦让太虚发现……等待他们的就是必死无疑! “需要最后收拾一下现场。”苏星瑶淡淡道:“转世圣女交给我,我会让她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那四道子我就不客气了。”徐阳逸也冷笑。 超脱大势! 无形之中的身份转换,他们这两滴水已经有希望从海啸中冲出来,加入一股和海啸完全不同的急流。 尽管这里仍然危险,仍然将面对两大太虚亲手调教出来的继承人之一,但是……却不如大势那样,只能随波逐流。 一旦进入大树之下,那种分割开的空间,一位掌握着吞噬符箓,真武屠龙式的体修。一位空间神则的拥有者,并且能和欲望符箓稍微接通…… 他们,就有了火中取粟的希望! 不过……最后除了他们,所有人都必须死在这里而已。 “现在说这个还早了点……再让我考虑一下,等四道子,圣女到的时候,我要怎么才能让他们确信无疑,这下面确实有天剑祖师的遗藏。”徐阳逸眯着眼睛道。 “其他人都死了,只有你,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只是最后提醒你一句……”苏星瑶深深看了他一眼:“你的计划,关系着我们的成败,只要有一点疏漏,等来的就是太虚雷霆震怒,以你我的境界,谋划太虚,这是找死。” “到时候必定还有数位尊圣鉴定你的话,你若出了半点岔子,现场就是五马分尸。” “自己保重吧。” 说完这句话,光幕缓缓消失。 徐阳逸闭上了眼睛,有时候,撬动地球,只需要一个基点。 “小家伙……”鱼肠在脑海中感慨道:“你的胆子真的大得没边了……” “太虚……什么是太虚?那是可以覆灭一个位面的存在,一片星域的顶尖。你一个元婴,下四境的巅峰,居然敢打太虚的主意……真的是……诛九族都无法形容这个计划的疯狂。” 它深吸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但不可否认,这个计划可行!而且……极具诱惑! “再让我考虑一下。”徐阳逸坐在屋中,双手撑着下颌,眼中隐隐带着血丝,这是巨大的兴奋感,冒险欲造成的。 “要做到这一点,我必须亲自见到道子,我的地位和他相差何止万里……” “但是他必定会见你。”鱼肠沉声道:“先头部队的打探,传送法阵的位置,这些只有你知道。就算你不见,他也肯定会来找你。” 徐阳逸没有回答,菩提子,过目不忘完全启动,补完着这个疯狂的计划。出不得一点差错,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都必须恰到好处。有它必须存在的意义。 二,比一百一十万。 层层黑云中,这一丝曙光已经被他们握在手中,尽管微弱,顺着它走过去,或许……可能……就有希望看到后面的太阳。 时间过的很快,这几天他一直没有出房间,九真九难门的圣女还有几天就到。架构好超级传送阵,一个月以后,百万修士大军在四道子,转世圣女的带领下君临安临城,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每一种情况都要设想,对方可能会说什么,自己要怎么应对,全都得有对策。对于上次小队探路的所有漏洞都要补完,他现在只觉得时间太少。 上谕降临之后,第四日。 阴。 徐阳逸三天没有出门,谢绝一切打搅。空间中的字迹写得密密麻麻,随后又抹去,这几天,他不知道否定了多少次预案。 就在此刻,一片片金色的光芒透过禁制射了下来,同时,周围沸腾了数日的喧嚣,忽然尘埃落定。 他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伸手一挥,有些潦草的外貌再次丰神俊朗。轻声道:“忘尘。” “在。”忘尘这几天一直守在门口,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不能让其他人打搅师傅,这就是他的使命。就连欧方宇来了几次都被拦了出去。 “是不是……有暴风雨来了?”徐阳逸站了起来,眼睛微微眯起,这片光芒有些刺眼。 “暴风雨?”忘尘愕然看了看外面的阳光:“没有啊。” 徐阳逸平静走到窗前,窗户无风自开,刚刚打开,一片海潮一样的灵力狂风般冲进来。 黑发飘扬,发带狂舞,就在外面阴沉沉的天幕上,一扇金色的大门正在缓缓打开。本来阴沉的天气,在这一刻变为白云蓝天,仿佛天空都畏惧着这扇门一般。 “确实是暴风雨啊……”他撑在窗棂上,叹了口气。 如约而至…… 九真九难门圣女,花想容,携界海印亲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