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8章:杀鸡儆猴(一) - 最强妖孽

第1058章:杀鸡儆猴(一)

“我们的人到了没有?” “……没有……”欧方宇咬牙道。 “好……很好!好快的手段!兵贵神速,迅雷不及掩耳……”蒋老手狠狠抓着窗棂,狂风吹动他的白发,他浑然不觉,许久才说:“四道子……此次,恐怕只有你和道子下去了,可能会丧命……但……老夫拜托你……” 他转过身,深深看着欧方宇:“无论如何,也要保道子出来。” “事后,老夫保你全族一世荣华!并且保你血亲为老夫的亲传弟子!” 欧方宇看着面前的老者,脸上肌肉都有些颤抖。 这是……让自己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牺牲自己也要保徐阳逸出来! 他明白,他都知道,自己无论资质,还是实力,都不如对方,但是这种不可言说的东西被当面戳破,还是让他有些脸红。 “记住你的话!”用力磨了磨牙,他深深看了蒋老一眼,化为流光飞走。 谁都没想到界海王心思如此深沉,给尊圣的上谕都做了假,预计一个月后到达的百万雄师顷刻间君临安临城上空,他……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准备了。 安临城中,一片陡然乍起的喧哗之后,一片死寂,谁都在看着这可能有生以来都看不到的一幕。 星落如雨,无穷无尽的银色光束在大阵之上拉扯出一道道身影,足足一个时辰,悬浮天空的大阵终于停止。取而代之的,是百万雄兵雄踞其上! 无数百米高的傀儡,眼中射出数米光华。更有几十米高的群体杀伤性法宝,被无数符箓禁锢着拉扯其中,更多的,是密密麻麻根本看不到头的修士。 长剑在手,迎着水云涧层层妖风傲然而立。那种苍茫而整齐的人海,那一片片几乎化成实质的杀气,震慑地所有人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还是来了…… 徐阳逸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跳脱整个大势的一步还没有谋划完全,阴差阳错,如今他已经没有时间。 上? 还是不上? 这一瞬间,心乱如麻。 “呜呜”苍凉的号角声响彻云霄,百万人如同标枪林立安临城上空,整齐划一,铁血肃杀之气传遍长空。无数身影遮蔽日月。就在号角声响起的同时,整片虚空齐齐一震,无数符箓凭空幻化,纠结成八扇宏伟大门。 徐阳逸脸色晦涩不明,轻轻抿着嘴唇,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也死死盯着空中堪称恢弘的一幕。 越是现在,越要看清对手的实力。 “洞真门,浮生门,血难门,尘明门……一次开了八门?!”黑压压的人潮中,震撼的声音不绝于耳“九真九难门一宗十八门加上之前圣女的玄真门……一次性打开了一半!”“天啊……这难道是要和腾雷泽决一死战吗?”“这……这是尊圣驾到?” 下方的修士已经在这铺天盖地,遮云蔽日的大军面前,全部半跪于地。 “卡拉……”一声轻微的声音传来,其中六扇大门轻轻打开,同一时间,喧哗声瞬间寂静,天地之间,针落可闻。 卡卡卡,随着一阵阵门响之声,六道强悍至极的灵力从六扇大门中缓缓发出,其中一扇大门,骤然爆发出万重烈焰,形成赤焰火龙,咆哮天地之间。待火龙熄灭,一位浑身赤红衣袍的老者一甩拂尘,脚踏虚空,缓缓道:“九真九难门下,洞真峰主。” 无数震撼,崇拜,惊讶的目光聚焦空中,不知道这一刻多少筑基,金丹,元婴都激动地脸色发红。 从无声的死寂,到渐起波澜,到最后化为响彻空间的纷乱议论,最后齐齐化为整齐的呼喊:“拜见尊者!!” 全城如一。 这,就是真正的五千尊圣出行,应有的势头。 徐阳逸脸色发青。 阴尊…… 阴尊后期! 而……这只是其中之一 下一秒,一声兽吼,一只足足千米的巨兽,如同独角牛,六目八蹄,每一次迈动,都有无数莲花虚空生出,托住它的行走。 巨兽极大,背上一位不扎发髻的红衣女子却是极小,但她出现的同时,安临城暴起的惊呼声比之前还响亮! “血难峰主!”蒋老叹了口气:“传说九真九难门十八峰中最强的峰主,听闻阴尊大圆满。已经尝试过冲击太虚。” “界海王阁下……这次好大的魄力。” 随着一片片拜见尊者的全城跪迎,一扇扇大门纷纷打开,一道道足以让这方天地色变的人影出现在半空,凌驾于百万雄军之上,正对水云涧。 一位黑袍老者,化为无数乌鸦飞出,再于黑云中凝聚,法相万千,虚无玄妙。 浮生峰主,九真九难十八峰中排名第六。阴尊中期。 一位年轻男子,没有任何神异,但是他踏出门口的同时,全城利剑嗡鸣,就连鱼肠都颤抖了两下。 极致的剑修! 剑心峰主,十八峰排名第五,阴尊中期。 六扇大门齐齐打开,六大阴尊,磅礴的气压已经让全城的人都抬不起头来。 这就是墟昆仑毫无争议的第一大宗门,九真九难门的实力底蕴。 这一刻,让和平得太久,和平到都只是将界海王作为一个名号的大多数人,重新想起了君临墟昆仑的界海王传说。 从大争之世中杀出,接替五王二后,一坐一千年,无人可撼动。 “只要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徐阳逸抿着嘴唇看着空中六道身影:“一步慢,步步慢!” “难道我就这样放弃欲望符箓?” “一枚吞噬符箓,我可以挑战神则,如果再得到欲望符箓……三百年后,我振臂一呼,大争之世又有何惧之有!” 鱼肠听着这几句压抑的话,叹了口气:“世事不能尽如人意,非战之罪也。” 就在此刻,天空中再次响起两声巨响。 中央的两道大门,终于徐徐开启。 没有排场,没有神通,但是,这两人能在六大尊圣之后出现,本身就是一种排场,无声的排场,地位的体现。 金银双色光华,从巨大的门扉中徐徐走出,对比门扉是如此矮小,却无人敢轻视。 玄色长袍,灵光熠熠,上绘六条金龙。头戴紫金冠,腰悬白玉带,金银双瞳,满头赤发,天生异象。 “已经逼近阴尊境界。”鱼肠肯定说道:“实力极强,我从他身上感到了起码三件不下于我的灵宝。” 九真九难门四道子。 同时,右方大门也打开,一道火红的身影轻移莲步,踏入场中。瞬间,一股极致的血肉之力,带着无数灵力的波动,传入众人心中。 非体修,也非法修。异常诡异。 太一宗,转世圣女。 徐阳逸隐隐感觉,这位圣女给他的威胁感,还在道子之上。 两人的出现,没有任何异象,唯一的异象……恐怕就是六大阴尊对着他们深深点了点头。 八人站位,两人居中,这已经说明一切。 “即日起,安临城由九真九难门接管,本真君统领一切事务。”四道子的目光看了一眼城主府:“不知城主可有意见?” “谨遵上谕。”立刻,城主府传来一道洪亮的回答。 “好。”四道子淡淡扫了一圈现场:“奔雷真人何在?” 徐阳逸愣了愣,对方居然一上来就当着全城点他的名字? “天剑山庄,无想尊者弟子奔雷真人。”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份灰色的卷宗,正是当时徐阳逸写上奔雷二字的名册:“听不到么?” 好高的气势! 好强的盛威。 这种当着全城人点名,无非两种,一是行功,二是受过。徐阳逸只是一看,就知道对方要做什么。 杀鸡儆猴! 任何掌权者都必定有的手段,四道子以元婴身份统军,必定要南门立木,而他万万没想到,对方会选定了他。 “这混蛋!”鱼肠在灵识中忍不住怒骂出声,这一手太狠了,当着全城所有人点他徐阳逸的名,问的就是为什么一队人全都死了,只有他活着。一旦答不上来,必定阵斩祭旗。 如此大势,就连蒋老都保不住他。于情于理,安临城数亿人口众目睽睽,居然说不出一个不字! “不敢答?还是不愿答?”四道子冷冷扫视了一圈全场,忽然拔高了声音:“心中有鬼?一行十二人探查队全部遇难!只有你生还!今日你不说清楚,谁都保不住你!” 一句话,就将蒋老的路堵死。 大势在握,要斩不过是一只鸡,无论这只鸡怎么扑腾,自己想让他死,他就得死。 “回答我!!” 声音如同奔雷,在整个安临城上空刮过。屋里,蒋老已经涨的脸色赤红,数次站起,又被红尘数次按下。 “你做什么!”“你疯了吗!这种架势明摆着是四道子要立威!你弟子是最好的对象!参加进先锋队伍,唯一活着回来,路途不明!好狠的手段啊……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明知道先锋队伍死绝还不闻不问,他们就是在等着给四道子立威!” “难道老夫堂堂大宗师的弟子就给他一个同境界的元婴立威不成?!”蒋老气的猛然一跺脚,地面层层龟裂。 耻辱…… 不仅是对徐阳逸,更是对他,徐阳逸还有个身份是尊圣弟子!再好不过的立威对象!一旦徐阳逸答不出个四五六来,立刻四道子就会让全城人看到什么叫令行禁止,什么叫太虚势力。 额头上都气的青筋暴起,他猛然站了起来:“不行,我……” “你给我坐下!”红尘也怒了:“这可是九真九难门!界海王的宗门!墟昆仑超级宗门!已经不能用甲上来统计!” “你以为你保得住他?!不可能!对方当着数亿人点名,就是已经告诉你他们不会放过这一节!你过去是自取其辱!!” “那现在怎么办!” “只能祈祷了……”红尘咬牙叹了口气:“祈祷……你的徒弟能忍辱负重,今天这一次胯下之辱,日后定当百倍奉还!” “前提是……有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