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杀鸡儆猴(二) - 最强妖孽

第1059章:杀鸡儆猴(二)

整个安临城,一片死寂。 所有人目光都交接着,不少人已经窃窃私语“这个奔雷是谁啊?”“从没听说过?他……跟着九真九难门一起进入先锋军,其他人都死了?只有他活着回来?”“这人肯定有问题!”“啧啧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如今被四道子当众点出,无论什么问题,只要有,就是死。” 也有人不赞同:“你们没听到么?那可是尊圣弟子。” “那又如何?你自己数数现在多少尊圣?”“一辈子都看不到的数目和排场啊……空中就有六位尊圣,还都是九真九难门的顶尖尊圣。”“太丢人了……这临死之前还要受到这样的侮辱,不如自行了断吧。”“万一别人是运气好呢?”“呵呵呵……你还看不出来?今日就算运气好,他也逃不过一劫,就算尊圣弟子也不顶用。” 徐阳逸静静站在门口,深呼吸了好几口,都无法压下心中的狂怒。 那炽热的怒火,几乎烧得他脸色都赤红了。 曾几何时自己受到过这样的待遇? 从来没有,就算当日腾格巴尔都没有!如今却在一个同境界的修士身上受到了! 当众点名,当着几亿人训斥他“心中有鬼”“在劫难逃。” 你以为你是谁! “忍住!戒急用忍!”鱼肠已经是大喊了:“今日之势,绝非你能破!我明白,我都明白,你的性格宁折不弯,但是现在是折断了都伤不了对方一根寒毛!你现在不冷静,就是死路一条!而且是白死!” “想想安琪儿,她那么信任你,如今还在巴别之塔等你!你忍心?” “还有地球唯独的几个修士,你如果死了,谁来抗这面大旗!” “你难道不想看到地球重归仙界?不想看到宇宙的真实?不想知道当年为何突然爆发两大仙界之战?” “够了!”徐阳逸灵识中猛然喝到,睁开了眼睛:“我明白。” “我本来……还没有完全决定将这份大礼送给他。”他笑容已经冰冷了起来:“但是,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这修行大路啊……还真是如履薄冰。” “你看着吧。” 天空中,四道子负手而立,名册上,不过金丹而已。区区金丹修士,杀了这只鸡,震慑全城的猴,再好不过。金丹么……杀了尊圣应该也不会心疼,就算心疼,除非他达到了丹尊开始冲击丹圣,否则自己的地位还真没什么好担心。 即便担心,今天的局面,也要对方打落牙齿和血吞。 “畏畏缩缩,藏头露尾。”他冷笑了一声,声若洪钟:“查。” “翻遍整个安临城,也要将此人找出来。” “本真君怀疑他勾结妖族,和老祖宗有染。通敌者,杀无赦。否则区区金丹,怎可能在八位护神军参加的情况下活下来?还独此一人?” “现在,此人说白就是白,说黑就是黑,话无定数,搬弄是非,他即便说出原委,也只能信三分。如此久不出现,更是心中有鬼。”他目光如电,扫了一眼全城:“神目如电,暗室亏心。即便你如今畏若寒蝉,本真君也能把你找出正法,以祭八位护神军在天之灵。” “居然是护神军!”“八位护神军参加,还全灭,这小子,肯定有问题!”“这种人,想必是通敌了妖族,就不应留在世上!”“说不定就是妖修!哼!其他地方妖修没什么,这安临城可曾见过一个妖修敢露头?!” 顿时,议论声潮水涌起。 “我无想尊者的弟子,什么时候话都没说一句就被扣上了这口黑锅!!”就在此刻,一声惊雷怒喝,红尘拦都没拦住,蒋老已经升空而起。 仿佛没有想到一位尊圣居然会为一个金丹出头,四道子愣了愣,不过礼仪万全地拱了拱手:“看样子,阁下就是无想尊者当面了。至于是不是,请贵徒出来当着这么多人说清楚即可。本真君不过是说了个可能。” “毕竟,贵徒太过可疑。”一直没有说话的转世圣女也淡淡道:“当时……可还有我秘事堂的汪堂主随行,四位元婴,八位金丹,尊者弟子修为最低,却活着回来,本宫也实在好奇。” 难道老夫弟子修为低就该给那几个蠢货陪葬?! 蒋老气的胡须乱抖,但这个局面即便是他都翻不过来,正要说话,忽然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老师息怒……” 人来了。 四道子和转世圣女目光一闪,这只鸡终于被吓到台面上来了。 四道子看了一眼过来的人,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这只鸡……看起来也太弱了一些,长得明明眉清目秀,偏偏脸色苍白,仿佛大病初愈,弱鸡的样子他看了就心烦。 他还想对方是个稍微能挣扎一点的角色,这样杀起来才有震慑力,万万没想到,尊圣居然收了个这种弟子。 看来……这个老师也一般的很。 他眼中带着一抹轻蔑扫过蒋老,朝徐阳逸说道:“过来。” 蒋老气的七窍生烟,当着几亿人,当着他大宗师的面,把自己的弟子呼来喝去,不仅仅是已经把徐阳逸当死人看,更是不给他面子! 不过,还没动作,六道刀子一样锋锐的灵力就定在了他身上。 他明白,自己现在就算打出大宗师令,也必定没人来。 这次,和鬼面僧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你……仔细说清楚。”他咬牙道。 徐阳逸仿佛重病缠身,咬了咬牙,挣扎出满头冷汗,几乎是拖着身体飞上天际,勉强行了一个礼,气喘吁吁。 这个过程中,下方四面八方一道道目光烙印一样刻在他身上,心中杀意已经沸腾到了极点,指甲都划破了掌心,这才忍下来。 既然上了台,做戏就得做全套。 “说吧。”四道子好似高高在上的君王,负手而立,金光万道,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徐阳逸:“你遇到了什么,又怎么活下来,若有半句假话,界海王阁下必不轻饶。” 徐阳逸嘴唇张了几次,却一开口就咳嗽起来,这简短的咳嗽时间,脑海中时间都仿佛放缓,一字一句地回想起自己的应对来。 偷天换日……就在此刻! 在数亿人眼前,在四道子以为自己绝对逆不了的大势面前!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说。”一个漠然的声音从道子身旁传来,声音很淡,却直刺心灵:“四道子问你话,没听见么?” “当着九真九难门道子也敢如此无礼?”另一位尊者也淡然开口:“仅此一项,你就不配成为修士。不知尊卑,不知进退,合该混迹凡间。” 咳嗽了足足五秒,徐阳逸才用低沉的声音惨笑道:“那日……我,我是被逼进入这只队伍,随后……” 开始了…… 他狂跳的心脏骤然安静下来,就连说话的速度,他都精心安排过,地球上或许力量不如七界,但有些东西,却绝非七界所有。 比如……心理学。 他现在说的缓慢,不是思考,而是铺垫。 铺垫……是为了等一会儿自己一步步下好钩子,请君入瓮。 他在等待一个提速的节点。 也是剧情第一次变化的地方。 他创造的剧情。不完全中的完全,如今只有靠自己的急中生智,才能躲过这一劫的同时,乾坤大挪移。 谋划太虚,有胆不行,必须智勇双全。哪怕是在今日被逼到绝路上,他也要鱼跃龙门。 他的速度很慢,叙述非常清楚,所有人都听得明明白白。一环扣一环,听到漫天追影蝠群的时候,四道子目光和转世圣女交接了一下。对方犹豫地点了点头,又再摇了摇。 他的目光又再看向了其他几位尊圣,一位阴尊悄声道:“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里面恐怕有些古怪。” “老祖宗出动,必定有古怪。”四道子笑道:“晚辈只是想知道,这一刀,我落不落得下去。” “无需担心。”玄真峰主缓缓开口:“落不下去,老夫帮你落。” 徐阳逸无法假装自己一副畏惧的模样,现在这般重伤未愈已经是他的极限,他条理极佳,口才也不错。当说道十三个脚步声,海市蜃楼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四道子的灵识波动了一下。 他背上的寒毛已经竖了起来,这里……就是第一个转折点! 周围的目光如何,无所谓了,一旦可以成功,他不会让四道子死的轻松。他和苏星瑶两滴海水,会真正地跳脱这场大势,局面会朝着他们偏斜过来。 他们……会成为这盘三位太虚棋盘上,唯二的两位元婴棋手。 “这海市蜃楼……很奇怪……”他似乎有些顾忌蒋老,看了对方一眼,四道子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平静道:“你尽管说。如今,是我来判定你说的是否是真话,而不是其他人。” 蒋老死死磨着牙,一言不发。 奇耻大辱! 作为师傅,居然被归为其他人!几亿人面前,脸都丢尽了! “它……显现出来的……是一位蛇头修士。”徐阳逸垂下了头,无人可看到他眼中此刻寒光一闪。 铺垫结束,提速开始! 无人可知的反击,扭转局面的大手,第一次种下疑惑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