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暗战(一) - 最强妖孽

第1060章:暗战(一)

,,! 蒋老的目光豁然抬起。惊讶地看着徐阳逸,如此异动,立刻引来了四道子和转世圣女的目光。 “蛇头修士?”两人目光仿佛毫无波澜地再次对视一眼,没有蠢货,下一秒,联系蒋老的目光,他们立刻想起了什么。 “天剑山庄!!”两人的灵识同时发出,同时说出这四个字。 天剑山庄……天剑祖师?飞仙末裔? 蒋老的反映,明显对方也不知道,那么……这就是这小子一直在藏着的东西? 聪明人总是想太多,瞬间,两人立刻想到了老祖宗。 老祖宗为何异动? 静极思动? 他们不以为有这个可能,太虚的战场,无论胜败伤亡太大,他们都上过七界之链,都知道太虚的战斗没有真正的胜负。老祖宗为何尽起腾雷泽之妖,包围安临城? 但是,徐阳逸居然没有接着讲下去,仿佛是顾忌着蒋老在场一般,而是说道:“穿过这座海市蜃楼……” “等等。”从未开过口的转世圣女终于开口了,第一次打断了徐阳逸的话:“你说清楚一些。” 无人可知,徐阳逸此刻血液几乎已经沸腾。 有的东西,从心理上来说,自己说的永远不如别人问的。 自己现在这种状况,一旦自己说出来,别人信不信? 别人会不会以为他想活命胡编乱造? 此乃下策。 只有半遮半掩,犹抱琵琶半遮面,让对方来问,让对方先入为主,挑起对方的好奇心,对方才有可能认为是真的。 而这个“认为真的,”关系着这场数亿人前偷天换日的最终结果。 一步步累积,一点点加速,最后,让他们自己认定这是天剑祖师,而自己,则什么都没说。 徐阳逸沉默。 “说!!!”四道子忽然开口,声震长空,死死看着徐阳逸的眼睛:“你……莫非还在隐瞒什么?” 咳咳咳!徐阳逸忽然再次咳嗽起来,咳得如此凶猛,甚至咳出一身冷汗,终于让狂奔的心弦舒缓下去。刻意避开四道子的目光:“其实……我也没看清楚。模糊是个蛇妖吧……” “蛇妖?”圣女踏前一步,目光深深看着他的眼睛:“真的么?”” 徐阳逸再次避过她的目光,立刻点了点头。 细小的微表情,落在死死盯着他的两人眼中如此醒目,心中疑云渐起,谁都感觉他有问题。、 他在藏着什么东西。 “原来是条大鱼啊……”四道子的手在身后轻轻搓着:“难怪不敢出来……” 现场一片沉寂,各人心中暗自盘算。徐阳逸没有半点轻松,现在,猜疑的种子已经埋下,但后面还有两次,三次转折!只要被听出来一点错误,今日就算开启吞噬符箓也逃不出去。 “继续吧。”许久,四道子不置可否道。 徐阳逸点了点头,继续说了下去。 数分钟过去,他说到了通道之中。那诡异的宗门令,洞内所有人却无一生还。他顿了顿。 他有感觉,鱼已经看到诱饵了,却在钩子旁游移不定,不确定该不该咬。 “那么……我就再给你一次加速!” 他抿了抿嘴,强压血液的沸腾,嘶声道:“但是……他们好像挖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是什么?”四道子立刻问道。 徐阳逸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尸骨……” “好几具尸骨,仿佛……是挖到了墓葬中一样。” 没有开口,四道子和转世圣女的目光都是一闪,判别着这句话的真假。 无声中心理的博弈,四道子终于在灵识中缓缓开口:“诸位前辈,此人……说的话是真的么?” 他心中已经隐隐有些不安,如果这是真的……对于徐阳逸的定位,就会完全改变,他们这一行之所以全员阵亡,不是因为看到了妖王,而是看到了比妖王更可怕的东西! 比如……天剑祖师的…… 他不敢往下想,更不愿去想自己搭起来这么大的台子,结果却要唾面自干的局面。 “心跳没有变化,脉搏也没有变化,应该无疑。如果是假的,这人也太能隐忍了。我不觉得金丹可以做到这一步。”玄真峰主沉声道:“你这是作甚?” “何必听他废话,杀了便是,老夫自然有办法让他认罪伏诛。” 四道子犹豫了一下,却深深摇了摇头。 不能,师尊曾经密令过所有道子,一旦天剑祖师的一切痕迹出现,证实之后,必须如实上报,决不可延误。这是所有道子圣女都有的绝密命令。 又一次猜中! 徐阳逸猜测天剑祖师的飞仙之谜是太虚圈子的大秘密,必定叮嘱所有人注意,果然不假。 心理的暗战,这场胜负手的天平,终于开始倾斜了一丝。 徐阳逸没有说话,他已经悄然开启了吞噬符箓,本来,他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住心跳和脉搏,但是真正在数亿人面前开口,真正面对两大太虚势力,他才明白这种重压。那无声的压力根本无法让任何人保持平静。若不是吞噬符箓吞噬了心跳和脉搏多余的声音,所有人都能听到他现在心跳如鼓。 他在等。 等这至关重要的第二次提速,第一次,如果这个故事还是种子,第二次,就是种子发芽,对方彻底怀疑,到了第三次,就真正长成了参天巨木。 他已经做到了能做的最好,但人心难测,对方怎么想,根本不是他可以把控的。 死一样的沉默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四道子才仿佛不在意地开口:“什么样的尸骨?” 咬钩了! 徐阳逸心中喟然舒了一口长气,对方不问的话,他就已经准备全力冲出这里。但是,对方最终还是问了。 他没有说谎。 确实有尸骨,太一宗所有人都死在那里,怎么没有尸骨? 假话的最巅峰,就是九真一假,还不是完全假,其实,这已经不能算假话了,这是一些隐藏,一点误导,但是累积起来,却足以改变所有人的印象! 他摇了摇头:“我……当时太过紧张,没有来得及仔细看。” “继续。”四道子面无表情地说着。 徐阳逸清了清嗓子,继续往下说,说到了忽然情景变换,所有人都被吊死。 “然后……晚辈就看到了五大妖王。” 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才说道:“之后,晚辈就昏迷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不知为何,已经到了城外。” 结束了。 徐阳逸闭上了眼睛,灵力已经充盈全身,一旦出现任何问题,立刻拼尽全力逃离。 这个结束,是为了真正的开始。 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只有看对方的反映,生与死之间,只等对方的一句话。 四道子也闭上了眼睛,转世圣女沉吟不语。 两人心中,此刻充满了疑惑。也充满了犹豫和尴尬。 能走到他们的地步,绝非蠢货,老祖宗异动天剑祖师兽潮墓穴,这条线看似遮遮掩掩,却在他们两个知情人眼中清晰不已。 他们是聪明。 聪明人,就容易多想。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徐阳逸欲言又止的留白,给他们带来了太多可以拓展想象的空间。 “怎么做?”转世圣女在脑海中轻声道:“此人……还没有说完。最关键的地方只字不提!” “我知道……”四道子咬牙切齿,恨不得一掌拍死徐阳逸:“但是他一旦说完……你觉得我们还能杀了他?还能立这个威!” “你和我一样,都不是第一序列,这一次的行动,你能出现在这里,花的代价一定不比我少……这次行动机会来之不易,一旦这里不能立威,甚至还要我们唾面自干,这无声的一巴掌,几乎将我们的威信扫得干干净净!你受得了?” 转世圣女咬了咬牙:“受不了也得受,别忘了,我们师尊都对我们千叮万嘱过什么?现场如此多人,还有六位尊圣,你能让他们全都闭嘴?好,如果你能,我二话不说,率先帮你杀了他!” 四道子心乱如麻。 如果这人说的都是真的,那就绝对不能杀,那么自己现在拉出来的台子算什么? 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这里忽然跳出天剑祖师来! 难道他是故意的?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转,立刻放弃。 就连他们都不知道其中真相,这个人怎么可能知晓! 无法决定……自己的面子,师尊的叮嘱,这一瞬间同时被放在了天平上,他已经无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选择用这个人来立威! 现在上不来下不去,到底怎么做才好! “啪啪啪……”就在此刻,虚空中一阵掌声传来,玄真峰主终于忍不住了。他心中同样一阵焦躁,多大点的事情,需要弄得如此繁琐? 咱们六人给你撑腰,莫说一个金丹,就算是元婴,杀了也就杀了。优柔寡断,瞻前顾后,他已经看得腻了。 该结束了。 “兽潮即将爆发,你正好来到这里,正好加入先锋队,正好只有你回来,还真是巧合啊……”他淡淡道:“巧言令色,花言巧语,你是觉得死无对证?” 徐阳逸抬起眼睛,仿佛有些愕然地看着对方。 玄真峰主不带一丝感情地扫了他一眼,心中暗叹了一声。 不是你有错。 而是你恰逢其会。 来世,投个好胎吧。 既然四道子首鼠两端,那这一刀,就由老夫逼他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