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暗战(二) - 最强妖孽

第1061章:暗战(二)

“晚辈……”“闭嘴。”刚刚开口,玄真峰主漠然道:“尊圣开口,岂有你说话的份?” “我就问你一句话。”他手一招,一枚珠子飞上半空,仿佛眼球,里面一团青碧色浮动不已。 阴尊深深看着徐阳逸,一字一句:“你,是不是妖修。” “你,和老祖宗到底什么关系?” 下方的人群愣了愣,紧接着从议论,一直到了喧哗。 “真的是妖修?!”“这,这怎么可能!安临城绝无妖修容身之地!他怎么混进来的!”“这种时候……还是妖修,而且跟他出去的人全都死了!他肯定有问题!” 蒋老气的牙齿都在咔咔响。 其心可诛! 一开口就往人们最关心的兽潮身上引,仿佛这次兽潮都是对方引来的一样! 在这种恐惧,惊恐之心占据大多数的低端修士身上,徐阳逸就是对方的发泄口。 这一句,真的是必杀一刀! 徐阳逸没有开口。 他的头看似低垂,目光隐晦看着四道子。 异变陡升,但……时机不到!他的话到底对对方造成了多大的震动?他不能功败垂成,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距离那个最终的目标只差一线,一句话,一个动作,仅此而已! 心战,比的就是忍耐力,诱导力,不等到最后那句话之前,硬着头皮都得走完这条路。 四道子没有说话,只是脸上肌肉有些抽动。 杀? 不杀? 明知道对方还有隐瞒,他竟然不敢问了,因为问了就代表这件事只有一种结局。 低头认错,握手言和。 这不是自己抽自己一巴掌么! 他心中如同百蛇交缠,乱作一团。 “这枚珠子叫观神眼,妖修在其中逃无可逃,碧绿色说明你是木属性妖物。而这次五大妖王齐聚,正好有一只是木属性妖王。”玄真峰主完全不知道这些,一片恢弘灵力已经在体外浮现,他屈起一指,正对徐阳逸:“可知罪?” “晚辈……无罪。”徐阳逸咬牙道,背后寒毛都竖了起来。心几乎绷成了一张张满的弓弦。 出手啊! 还在等什么!难道我刚才的表现真的在你心中留不下一丝痕迹? 不可能……我看得出来,你绝对动心了!那你还在等什么? “呵……”玄真峰主冷笑一声:“神目如电,暗室亏心。” 咚! 天地之间都响起一声闷响,相距不过数千米,阴尊一指威力何其庞大,玄真峰主面前虚空都泛起道道涟漪,一道指弹斩破虚空,直奔徐阳逸心脏! 狂风吹动着徐阳逸的皮肤,在人看不到的衣服之下,吞噬符箓已经凝聚为一层薄薄的无敌防御。死神的尖叫扑面而来,他的目光从未从四道子身上移开。灵力已经充沛全身。 如果自己确实无法撼动对方的心神,那么……这一击之后,他必须全力逃离。 但……在这一击没有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强压着身体中尖叫着危险的细胞,硬是站住了不动。 “轰!!!”就在指弹落到徐阳逸面前百米之时,忽然空中爆发起百丈银莲,层层绽放,竟然生生挡住了这一击! 玄真峰主愣了愣,豁然回头,不敢相信地看向身旁。 其他五位阴尊,也齐齐睁开了言,愕然看着那道身影。 徐阳逸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好几口,狂跳的心脏归位,手心冷汗淋漓。 来了…… 终于来了! 对方最终没有忍住!信息不对等的优势,被他这只小小的蝴蝶缓缓扇大,终于造成了对方的心理阴影。 这场暗战,赢的是他。 “四道子……”玄真峰主脸色阴沉了数分:“此乃何意?” 自己的攻击,竟然被对方帮忙拦了下来!这是在给自己脸色? 下方如此多人,当着几亿人的面子,他真以为这个主帅就是主帅?就可以统管一切?管到他们头上来! 开什么玩笑!他跟着界海王扫荡墟昆仑的时候,四道子毛都还没长齐!! 四道子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的手,谁都没有看到低下头的徐阳逸嘴角一抹劫后余生的森然笑意。 他恨不得将自己的手砍下来,但他也知道,再来一次,他还会出手。 痛苦的是,接下来怎么办? “统帅不如给老夫解释一下。老夫定他妖族奸细,你反手就拦了老夫,这到底什么意思?”玄真峰主脸色晦暗不明,谁都听出他话中的隐隐怒意。 下方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明白这到底怎么了。 事到临头,怎么会发生这种大戏? “前辈……”四道子只感觉自己牙齿都快咬碎了,声音因为怒极,恨极,而变得斩钉截铁:“他不是妖族。” “你是在说老夫查错了?!”玄真峰主一声大喝,怒火直冲天灵盖! 好……好得很!真的是翅膀硬了,自己堂堂阴尊帮你落这一刀,你反手过来打我的脸!好你个四道子!真以为老夫动不得你!? 愤怒的声音让空间都抖了抖,四道子脸色苍白了一分,但是立刻恭敬地抱拳躬身,咬牙道:“对……” 玄真峰主目光静静看着天空,恨不得将四道子一巴掌拍成肉泥。 自己为他着想,最后里外不是人的还是自己!转眼就把自己卖了!如何不怒! “那你说……是什么?”他的声音已经有点不善。 四道子嘴里发苦,怎么都想不到,为什么忽然变成了他和玄真峰主的对峙了,他们不是一路人么?到底怎么会演变成这样? 不!自己没有做错,这个人死不得!一切……一切都只因为因缘际会而已,只能如此解释。 “是……”他嘴里顿了半天,低声道:“是无辜的……” 哗!! 人声鼎沸。 大转折!! 下方所有人都呆滞地看着天空,万万没想到,怎么看都是徐阳逸要被一巴掌拍死的事态!对方之前从未表露过一丝一毫他们的怀疑,为什么忽然之间阴尊阁下就和道子大人对上了? 道子不给阴尊面子,阴尊何等身份,大家平时花花轿子人抬人,现在当着几亿人你不给我面子,我凭什么还要站你这边!你真以为自己就是界海王!大家给你面子,不过是觉得你有这个可能而已!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城主府,那位盘坐虚空的阴尊本来已经任务完成准备离开,打算看完这一幕杀鸡儆猴就走,没想到,事情峰回路转,那个奔雷真人完全不重要了!现在玄真峰主已经定下了结论,四道子居然不管不顾要上来反一位阴尊的论调! 城楼上,老妪也看呆了,这是单纯的心理博弈,这是不为人知的暗战,徐阳逸无声发起,转世圣女,四道子毫不知情地加入其中,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一片沉默中他们考虑了多少事情。 他们只能看到无休止的停顿,沉默,甚至有几位阴尊都微微皱了皱眉,可能觉得四道子太过瞻前顾后。玄真峰主明显是帮对方干脆利落地结束这一切,然后四道子转眼卖了对方,来了个无辜! 他可是这次的统帅!他说的无辜,就代表这支界海王大军的态度! 那玄真峰主算什么? 反手一巴掌,自己人扇的,疼不疼? “无辜……好一个无辜!”本来盘坐半空的玄真峰主豁然站起,死死盯着低着头不语的四道子:“举棋不定踌躇不前!你太让老夫失望了!” 其他的话,他都说不得,毕竟这是统帅,他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太拉主帅的面子。冷哼了一声,轰然巨响,化为一片蓝色潮水,直冲入城主府中。 威力之大,毫不掩饰,四道子竟然被冲的差点站立不稳,狼狈不堪。 又一位阴尊站了起来,深深看着四道子:“他确实无辜?” 血难峰主! “是……”四道子现在牙齿都咬碎了,不能不无辜,现在如果还要反悔说对方有罪,一则不敢不听界海王的命令,二则……彻底得罪了玄真峰主,三则,自己举棋不定的印象会留在所有人心中! 四则……他无法杀这个人,在他反对玄真峰主的时候,徐阳逸不说完他知道的东西,他就不敢动手。 投鼠忌器。 起码现在咬牙挺下去,还能留一个明察秋毫的名声。 “哼!!”一声冷哼,血难峰主化为漫天血光消逝,空中但留一句话:“好自为之。” 下方,所有人都沸腾了! 两位阴尊当场放弃四道子! 根本不留一丝面子,不……只保持了最基本的面子,没有一巴掌把他扇飞。但谁心中不是明镜一样?这是面子里子全都丢的一干二净! “这到底怎么了?”一位中年金丹仍然跪在地上,惊愕不定地问身边的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别的?我看漏了什么?怎么……怎么现在会是这种结局!” 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高楼塌,之前摆出如此大阵仗的四道子,仿佛天人之姿,现在却连续被两位阴尊遗弃,这种转折太夸张了! “不知道啊……这,这怎么回事?”身旁的修士也愕然道。 “你知道么?”“不……完全搞不清楚!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怎么了?统帅和阴尊阁下忽然翻脸?”“两位阴尊不给他面子抽身而去……这统帅也未免……”“真是一场大戏啊,这不是奔雷真人的事情么?” 这么大的阵仗,全城点名,最后不了了之,雷声大雨点小,顺带惹怒数位阴尊,这次点名……点的好啊,点得这场大戏真是无比精彩! 没有人关注徐阳逸。 更无人看到,他背心已经完全湿透。 如潮议论声,已经快压制不住了,就算下方百万沉默的修士大军,一言不发,保持着军人的最高素质。此刻都感觉脸皮发红。 丢脸丢到了数亿人面前!整个安临城面前! 一个金丹算个鸡毛?你四道子手握百万大军,六大阴尊,杀了就杀了。现在问了半天弄个无辜出来!这算什么? 合计咱们在这儿给你涨气势,铸就这方大势,你拿得起放得更快? 连一个区区金丹都不敢动? 还敢自称墟昆仑第一宗门的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