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最后的证据(一) - 最强妖孽

第1062章:最后的证据(一)

纷乱的议论声冲入四道子的耳中,他的脸色一片赤红。 愤怒,羞耻,唾面自干,食言而肥……诸多成语从他脑海中划过,开始台子搭得太大,现在强拆下来真的是几亿人前自扇巴掌。 但是……他心中更多的是怒意。 你们就不能体谅一下我的苦心?! 有的事情,就算你们是阴尊也不知道!他相信自己晚上去亲自道歉,对方必定能理解。然而,白天的场子怎么都找不回来了。 是的,这不是我的错,这只是因缘际会而已,谁知道他们发现了这种东西!不只是现在要保住他,如果一切属实,这场大战的目标都会更改!只要挖出最后的东西……我就把他送给你们解怒那又如何? 只是巧合……他心中喟然长叹了数次,金银双瞳第一次看向徐阳逸,强压着心中的杀意,竟然堆出一个牵强的笑容:“跟我来吧。” “跟你来?”一直没有开口的剑心峰主说话了,声音中没有一丝感情:“跟你来什么?” 第三位阴尊不给他面子! 四道子这一瞬间只觉得心力憔悴,这个主帅当得没有意思极了,自己一片苦心无人知。这个人身上牵扯了天大的干系!你们知道么!他带着太虚的谕令,你们明白么! 一切都是如此巧合,是的,只是巧合!因缘际会四个字你们懂不懂!我也很无奈好吗! 他顿了顿,沉声道:“具体情况还要问一问。” “哼!”话音刚落,剑心峰主化为一道流光拔地而起,他不善言辞,但这道刺骨寒意一样的冷哼,已经说明他的态度。 两位阴尊被你气走,你不去立刻表态慰问,反而立刻要“问一问”这个人的具体情况! 你这是失心疯了不成!? 还是感觉自己成为统帅了,就是界海王了,对于尊圣不屑一顾? 第三位阴尊飞走,同样没给他留面子,四道子闭上眼睛,脸色赤红,无边磅礴的怒气在心中淤积,却无处可以发泄。 对了…… 他终于想起了徐阳逸。 奔雷……一切都因你而起,如果查验完毕,适当的时候,我会让你好好安息。 “走!”骑虎难下,极怒攻心,他一声轻喝,化为金光裹着徐阳逸飞向城主府。而同时,他心如刀割地听到了后方数位阴尊的声音。 “那么,老夫不奉陪了。”“还请四道子‘好好’询问,看看到底怎么‘无辜’才是。” 四道子死死咬着牙,尽量让自己不要勃然大怒,转世圣女一言不发地跟在后方,刚刚落下城楼,安临城副城主立刻强扯出一个笑容:“道子阁下,房间已经……” 没有任何回答,三人风一样冲进了里面。大门瞬间紧闭,无数封禁落在其上,就在此刻,徐阳逸目光再次闪了闪。 “你……”一直没有敢发话,怕被察觉到的鱼肠敏锐捕捉到了这一瞬间他的情绪倏然上升:“想做什么?” “机会。”徐阳逸言简意赅,眼中火焰越来越炽热。 四道子盛怒之下关闭大殿所有通道,禁制加持,作为主帅,无人会打搅他。但……这里就成为了一个独立空间,发生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 这一手,彻底关闭了他们翻身的可能,也彻底激发了徐阳逸想撬翻地球的欲望。 因为,他有了更好的支点。 四道子此刻已经到了狂怒的边缘。 身后,无数的议论声几乎冲进了城主府“虎头蛇尾?这到底怎么了?”“可有哪位道友为我解惑?”“奔雷道友是不是妖修?”“最后到底怎么回事?” 喧哗的人潮声几乎冲破禁制冲了进来。 一片金光冲入了一座三十多米大的房间,里面金碧辉煌,正中央一个十米大的沙盘,正是腾雷泽的模样。本来,四道子应该运筹帷幄地坐在这里,现在,看到这些东西只觉得无比刺眼。 “哗啦啦!”怒极攻心,他一掌甩飞了沙盘,另一只手猛然抓住徐阳逸的咽喉,狠狠撞到了柱子上! “轰隆隆……”数米高大的盘龙巨柱被震得轰隆作响,可见他这一次有多么用力,多么想把这个人一巴掌摁为肉泥。 “知道么……”他几乎喷射着火焰的金银双瞳死死看着被自己掐着喉咙挂起来的对方,从牙缝中说道:“你若敢有一句假话,本真君必定让你生死两难!” “你可知道……本真君今日为了你这只蝼蚁受了多大的损失?”他死死握了握手,感觉到下方对方的咽喉卡卡作响,一股暴虐的欲望让他恨不得一手捏碎,但死死压抑住了。 “你可知道……本真君今日为了你这废物得罪了多少人!!”手中再用力,脸上杀意毕露:“嗯?!” “你可知道,本真君得到这次机会多么不容易!现在就给你毁了一半!!嗯!?” 轰! 说完,他猛然一挥手,徐阳逸直飞出去,轰的一声巨响撞在另一根盘龙巨柱上,道道裂痕浮现,顿时,一丝鲜血根本压不住从嘴角泌出,他痛苦地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 一道身影站在他面前,逆着光,黑影笼罩他的身体。四道子目光闪烁,怒意催动杀意沸腾,徐阳逸清晰地听到了对方手掌在身后捏的咔咔作响。 他刚才只用了表现出来的金丹初期去抵御,这一击的伤害,绝对真实。 这幕大戏已经到了最后的部分,作为主演,他必须尽职尽责。 “我最后问你一次。”四道子的声音沙哑无比,高高在上俯瞰下方捂着胸口咳嗽的小小金丹:“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徐阳逸仿佛咳嗽着,目光已经悄然打量周围,之前六大阴尊面前那种磅礴的压力已经消失无踪。大殿中只有他们三人,他甚至轻松到了还能看一看周围的景色。 红色地毯,金色装饰,精致无比的宫灯,雕刻精细的器具……无一不奢华。一股淡淡的香味缭绕其中。 最重要的是……没有第三个人。 而且,刚才自己撞上柱子的巨响,没有引来丝毫外界目光。 果然……他的嘴角,沾着自己的鲜血已经笑了起来。 果然……到了真正图穷匕见的时候,对方根本不敢让其他人听到。 “说。”转世圣女站在他身侧,淡淡道。 “你闭嘴!”四道子狠狠瞪了他一眼,咬牙道:“现在知道冒出来了?刚才本真君万夫所指的时候你去哪里了?!” “若不是看着沈国老的面子,今日你连这里都进不来!” “争吵毫无意义,你的任务面子上不好看,你以为我呢?我好歹是副帅!”转世圣女冷声道:“现在,咱们就祈求这小子的东西是能够抵消这一切的!记住,我们不是活在任何尊圣身上!只要我们身后的太虚认为我们做得值得,所有尊圣都得闭嘴!”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处世之道,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处世之道。 两人目光死死对视,无人可见,徐阳逸嘴唇轻动,随后灵力波动只有短短一秒,再次恢复平静。 “玩火……”鱼肠看清了他所有动作,咬牙道:“你真的……太疯狂了……” “值得。”徐阳逸强压翻涌的气血,灵识中冷笑道:“这里……就是给他们最后一击的地方。” “今天……我不仅要让他们相信,更要让他们作出最后的选择!” 我很期待啊……”他握了握拳头,汹涌的杀意自己都快压制不住了:“期待到了下方,我亲自将今天的耻辱收回来的时候……” 虽然灵力波动极其轻微,但是两人何等人物,立刻注意到了,不约而同停止纷争,看向徐阳逸:“别耍花招。” “否则,你会连死都觉得奢侈。” 徐阳逸擦了擦嘴角的血,貌似虚弱地站起,手中一块玉石一样的东西,正在闪闪发光。 应该开始了吧…… 他的目光微不可察掠过房顶,稍纵即逝,貌似虚弱地喘息着:“这就是我记录的东西……” “若不是今日局面,我,我一定不会拿出来……上面有你们九真九难门和太一宗的印记,你们应该非常清楚……这件事过后,我们两不相欠!” 话音未落,玉石脱手而出,四道子和转世圣女灵力仔细地摸索着,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他们很快在上面发现了两大宗门的印记。但绝对没有因此放松,两人的灵识探察了每一个角落,才抬起头来,凝重地点了点头。 “没错。留影石无误。”转世圣女道:“它只能记录影像,就算尊圣都无法更改。除非破坏。” 四道子点了点头,立刻迫不及待地一挥手,顿时留影玉爆发出道道蓝光,一片光幕出现在大殿之中。他们的神色已经无比凝重,太期待自己的推测是否是真实了。 是的,徐阳逸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这里有什么,他们的推测全都是自己按照自以为的线索链接起来的。 他们自以为看到了真相,但是还需要一个一锤定音的“事实。” “所以……我给你们这个事实。”两人面前,徐阳逸忽然抬起了头,朝着两人森然一笑。而两人居然视若无睹。 仿佛完全没有看到对方那样。 ¥¥¥¥¥¥¥¥¥¥¥¥¥¥¥¥ 周日三更,大家周日愉快,不过……这周貌似开头是4了,,,,和前几周完全不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