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S级妖修(二) - 最强妖孽

第108章:S级妖修(二)

“哒……”随着按键按下,一行人工提示音出现:检测到a级军团刑天团长徐阳逸账号登陆,请检验灵识。 一个羽林卫的标志出现,徐阳逸勾了勾嘴角,用灵识扫描了一遍。 “叮咚……”悦耳的声音:“检验成功。a级妖族以上所有内容,不得外传。” 他揉了揉太阳,这种类似扫码的功能,也不知道哪个公司开发出来的,现在早就通行修行界,网络带来的便利远超什么飞鸽传书,玉简传书,自然,账号这种东西,也在修行界流行了起来。 他没有功夫想这些,揉太阳纯粹是因为连续几个小时看电脑造成的不舒服。但是,他只是呡了口咖啡,就继续投入了浏览。 电脑上,黑了下来。并没有立刻显示画面,而是出现了一行绿色的小字。 “s级妖修,并非以境界定论。而是以血脉定论。它们的境界可能不高。但是,每一只的血脉,均为远古遗种。甚至多为神话化物。更可能有上古存活至今的活化石……一切图片视频,均是以成百上千修士的性命换来,请观看者自行珍重。” 这段话无法消除,二十秒后,电脑画面才一亮,变成了第一组图片! 那是一只头仿佛龙,身如龟,长有双翅的妖族,它没有化形,正在一片巨大的湖泊之中静静栖息。徐阳逸目光微微一扫,就看清了这张照片下面的资料。 “洞庭湖,1931年,应龙血脉,纯度:70%。境界:筑基初期。1957年消失,不知所踪。” “实力评价:已觉醒天赋神通,水系神通。生性温和,无暴虐倾向。皮肉带有自然削弱灵气能力。初步评级:无危险性妖族。” 他只是扫了一眼,就立刻摁下了鼠标。 没想到,他第二页,竟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碧波,生辰不详。1579年现身于东北四大连池,以老黑山为巢。有史可记曾于1207年出现。境界:不详(疑为筑基中期或者后期)。血脉:不详,根据生物学家扫描,极大可能为隔代觉醒的远古遗种。血脉纯度:不详。” “实力评价:觉醒天赋神通,水系神通。中立势力,性格有攻击性倾向,初步评价:次危险级妖族。” 徐阳逸眯了眯眼睛,手在这里微微顿了顿。 不得不叹服修行势力的工作详尽程度,恐怕碧波自己都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被探查得不离十了。 尤其是血脉,只差推算出对方到底是什么物种。 他没有留恋,继续点了下去。 一页一页翻过,他看到了海底巨大的阴影。看到了大地震中,一条大裂缝下巨大的眼睛。看到了山中百多年无人进入的洞窟中几十米宽大的鸟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再四个小时过去了…… 门口,一双高跟鞋停了下来。猫八二看了一眼:“你要找的人没找到,全国都没有她的名字,同名的全部对不上,只能看运气了。” “我知道。”女子轻轻掀了掀白色的轻纱外套,坐了下来:“他在里面?” 猫八二点了点头:“我劝你不要去找他,给他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 女人幽幽掏出了一根烟:“要吗?” “不,谢谢。”猫八二难得地一本正经。 女人没有说话,“哒”一声点燃了火机。轻轻抽了一口:“你们以前……是怎样的?” “怎样的啊……”猫八二眼中划过一抹怀念的光芒,甩了甩尾巴:“我第一次见他,他是一个爱哭的小孩……” “他?”女人愣了愣,有点不敢相信地吐了口青蓝色的烟雾:“爱哭?” “你以为?”猫八二瞪了对方一眼:“八岁的小孩,目睹了那种场景,能不哭?” “我记得,他哭了整整半年,随后,整整三年没开口。到十一岁,才说了进入天道第一句话。之后,又过了一年,才算再次开口。” 女人没有接话,只是一口一口地抽着烟。 “不过,从那以后,他好像变了个人,任何训练都是绝不落下。我当时记得,我从经纪人培训课程实习来到天道,一眼就看到了在雨里湿透了,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背着几十斤负重的小男孩。”猫八二眯了眯眼睛,叹了口气:“我当时很感兴趣,我问他,被罚了?” “你猜他说什么?” “猜不到。”女人笑了笑。 “他说,他下午的训练还没做完。”猫八二耸了耸肩:“我立刻就感觉,这种傻逼真的太难找了……于是,我观察了他五年。” “观察他的第一年,他是最后一名。第二年,全分校三十多人,他是二十名。第三年,十五名。第四年,十名,第五年,三名。之后……”猫八二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间:“他就一直是第一名。” 女人沉默了数秒,踩灭了烟头:“每一个不同寻常的男人,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 “全校的凶手都找到了,只有他没找到。他应该这么强的……这是理所当然的……应该的……”猫八二有些感慨:“十几年,他终于到了有机会接触这些东西的那一刻,这段时间,应该属于他。” 女人摇了摇头:“天道都找不到,他怎么能找到?” “不是这样。”猫八二难得正经地说:“有的妖族,因为太过珍贵,天道都触碰不到……有的妖族,已经被万妖殿列入保护名单,人族同样无法……比如熊猫杀伤了人,华夏政府会判它死刑吗?不会的……他的凶手,很可能属于这些其中之一……” 女人没有再开口,只是微微有些出神地看着那扇门。 又过了一个小时,徐阳逸出来了,眼睛微微有些发红,分不清是过往情绪的纠缠,还是因为对着电脑。 他表情一如往昔,平静如湖,看到门口的女人,嘴角仿佛裂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声音很平淡,平淡到听不到一丝语气。 “听到你成为军团长,我本以为你已经死在三年前那场大乱中,所以特地来看看故人。”女人轻笑着站了起来。 她很美,并不逊于一些影视明星。三年的岁月在她身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痕迹,二十多岁的,如同待采的蜜/桃。酒红色的波浪长发,斜斜披在肩上。白色外套下,是一件露脐短背心,一条白色短裙下,是一双弧线优美的让男人心折的白皙长腿。 她也很淡然,没有激动,也没有伤悲,仿佛这些情绪都离她而去了一般。 “抱歉。”徐阳逸点了点头:“我没有找到你妹妹。” “没关系。”苏怜月淡淡地低下头,抿了抿红唇:“反正……我也没有抱太大希望……” “我让朋友调查过全国人口,精确到每一村,但是仍然没找到。”徐阳逸看着她的眼睛说:“我遇到的人里,并没有她。” 苏怜月没有开口,许久,抬起头,笑着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长发:“久未见面,说这些做什么。走,姐姐请你喝酒。” 徐阳逸静静地看着他,许久,忽然勾了勾唇角:“我以为你是来告诉我,你有我的孩子了。” “没这么狗血。”苏怜月的气氛好似活了过来,咯咯一笑,手顺理成章地挽上徐阳逸有力的胳膊:“怎么,军团长,不赏脸?” 徐阳逸笑了笑:“走吧。” 路过前厅的时候,牡丹愕然看着两人,嘴唇都在发抖。 怎么会! 团长一天之中就有女人了?! 这怎么可以!洋芋军团刚刚成立就爆出这种丑闻!不行!一定要掩盖下来!保持团长男神形象! 一间小酒吧,很安静,两人都叫了酒,静默地坐在座位上,在眼中勾勒对方的身影。 “你没变。”徐阳逸淡淡地说道。 “我变了。”苏怜月右手拿着一根点燃的女式香烟,却并没有抽:“我变老了。” “反而是你,还是和三年前一样帅……听说你有后援团?” 徐阳逸笑道:“听说是,我没见过。” “那……”苏怜月看着服务生端过来的酒盘,轻笑:“有没有人用我这种方法托你找妹妹?” “目前没有。”徐阳逸淡笑着看着苏怜月用一双雪白的玉手,将六杯酒轻轻放上桌,笑道:“这是什么?对普通人的东西,我不精通。” “最后的男人,它的名字。”苏怜月微笑着推过去一杯,褐黄色的液体在灯光下折射出迷醉的光芒:“特意为你点的。标准喝法是一口气喝完六杯。” 一只银色的镊子,夹起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块,随着“咚”的一声,丢进酒杯。溅起的一颗酒珠,仿佛倒映着两人的目光。 徐阳逸什么都没说,拿起来一饮而尽。 一杯,接一杯,两人今晚,都是失意人。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无人说话,喝完六杯,徐阳逸拉着苏怜月的手起身就走。 一栋五星级酒店,两人着上身紧紧相拥着倒在床上。 没有灯光,只有屋外的星光点点,夜风入怀,吹皱一池春水。 “我太弱了。”一片静谧中,徐阳逸的声音复杂地开口:“s级妖族,不按修为,只按血脉……然而,现在的我,连他们之中最弱的都不是对手……” “外人看到我,或许很强,其实……根筑基前辈比起来,他们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我……” 一阵夜风随着打开的落地窗吹了进来,苏怜月目光温柔,手在对方背上缓缓抚摸,笑着说:“你很强。” “谁不是从练气一步步走过来的,练气期里,能赢你的有几个?” “起码在我眼里,你是我见过最强的练气修士。” “没找到?”苏怜月摸着自己前那颗毛刺刺的脑袋,轻声问。 无关,只有狮子在看不见的地方舔着自己的伤口。 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他仍然是那个百兽之王。 现在,她就是那只帮他舔舐伤口的母狮。 徐阳逸没开口,许久,苏怜月才听到一个有点闷的声音:“恩。” 带着一点酒气,一点难以释怀。 “会找到的。”苏怜月看着窗外的星光,轻轻拍着对方的后背。

下一篇   第109章: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