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最后的证据(二) - 最强妖孽

第1063章:最后的证据(二)

/p> 光幕中,景色有些迷乱,颠倒,带着数人的惊呼声,两人立刻认出来了,这就是汪泉道等人。 数秒后,画面终于差不多稳定了,仿佛被一只颤抖的手握着,小心翼翼地记录着这一切。 画面上,五大妖王匍匐在地,群山之间无数妖兽如群星拜月,整个盆地之中,那一株参天大树之下,一道白色虚影,正在被所有妖兽吸纳。 他们的目光全部注意到了光幕上,徐阳逸就在他们旁边,捂着胸口,喘着气靠着盘龙柱。根本没有再在意一旁的徐阳逸。 “感谢你们谢绝一切人的打搅。”看着两人目光瞬间炽热,徐阳逸舔去嘴角的血迹,两道背影近在咫尺,他忍了无数次才没有下杀手。 现在出手,两人不一定会死,作为太虚弟子,必定有很多保命宝物。而且,前功尽弃。 时机不对,地点不对。 “留你们两一条狗命。”手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最终,他在灵识中冷笑道:“九地之下,我们再论英雄。” 上亿人面前点自己的名,当众大势压人,强压着自己的脖子低头。进入修行大道这么久,技不如人危险有之,秘境凶险命悬一线有之,但……他还从来没有过被一个同境界修士这样骑在头上过! “苏星瑶说的没错,对于修士,这就是最本能的欲望。你们两条野狗,只能遵循背后主人的意愿。所以,你们必须问清楚,为此不惜和阴尊杠上。而因为这件事太过隐蔽,关系到太虚的谕令,再加上你们盛怒之下,关闭了一切和外界的通信,终于给了我一锤定音的机会。” 鱼肠在脑海中感慨着,如果说之前是堆砌,最后这一手…… 两个元婴……就算是道子圣女,在自以为掌控一切的情况下,已经被他玩弄于鼓掌。 可怕…… 这一刻,它心头涌起这两个字,不过瞬间感觉与有荣焉。 作为这一届的主人,能从这样的绝杀之局中逆境翻身,甚至将对方带入自己的思路,顶住百万修士,六大阴尊的压力完成这场绝对让人心力交瘁的心战,他已经迫不及待等着徐阳逸真正进入太空,穿行位面,君临其他位面,看到真实的时候了。 “如果他们当时将这个消息告诉所有人?那不是不会和阴尊反目了?”回忆所有过程,它赞叹的同时说出了自己最后的疑惑。 徐阳逸摇了摇头:“他们不敢。” “大道争锋,仙路独行,三十人争一段仙缘已经足够多,再加上五千人?” “我敢肯定,只有能触摸仙道的人才知道天剑祖师的飞仙代表什么,他们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甚至因此对这些弟子下了禁口令。”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决定了这里就是最后一次提速,最后一次谎言的地方。 正如鱼肠所说,之前正因为对方硬抗着阴尊的压力也不说为什么,这让他最终肯定,这两人不敢让其他尊圣知道天剑祖师关系着什么,这应该也是太虚授意。 至于对方盛怒中不忘谨慎地落下禁制,不在他计算之内,却给了他完美的施展空间。 他看死人一样看着两人:“九真一假,假的一丝,才是真正致命之处。” 掩饰得极好的杀意,四道子仿佛有所感应,皱眉看了对方一眼,却只能看到对方低垂着头,不停咳血。 “废物。”他心中一声冷哼,你真的很幸运…… 让自己受到如此大的损失,到现在还没死,那是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你应该感恩戴德。 随后,他立刻转过头,死死盯着光幕。 光幕的画面几乎和徐阳逸当日经历的一模一样,但只有一点不同。 那就是……正中心的不是蛟龙,而是天剑祖师!并且,他身处一片陵墓之中! “这是……天剑祖师的陵墓!”转世圣女死死咬牙,强忍住冲到头皮的激动,幸好……幸好他没有让自己失望! “他竟然真的留下了墓葬……”四道子声音微微嘶哑,深呼吸了好几口,紧接着猛然回身,一步冲到了巨大的沙盘前。 但是,转世圣女更快,他们心中的兴奋感已经无法压抑,值了……一切都值了!只要将这个消息传达回去,得罪阴尊都照样可以重修旧好!甚至自己还能再进一步! 这就是大势……属于他们的大势! 沙盘早就因为四道子的盛怒而毁成一团糟,转世圣女双手凌空一抓,顿时,之前被暴怒的四道子毁坏的沙盘重新组装起来。 “我们在这里。”四道子呼吸有些急促,声音粗重指着一个地方,一步拉了过去:“距离水云涧九百三十一里。” “只能要精锐。”转世圣女凝重开口:“大规模地突入不现实,门口好歹有五大妖王。不知道老祖宗在不在哪里,兵贵神速,三天,前两天挑选人手,最后一天准备,三天后,我们立刻出发!” 战争的意义,在这里完全被扭曲。 没有人再谈论可能发生的兽潮。 他们看到的,推测的,一切都在告诉他们这个事实,一旦证实了这就是大功一件,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他们能操心的了,界海王亲临都说不定。 “最关键的是五大妖王,不出动五位阴尊,我们根本无法达到!”四道子一只手伸进赤发中,因为过度的兴奋轻轻抓了抓头皮,眼睛微微泛红:“这件事情要不要立刻通知师尊?” “不要,太虚的时间何等宝贵,用一个还没证明的可能去打搅师尊,一旦是假的,或者我们无法进入……” 四道子放下手来,狠狠一幅宽大的袖袍,背负双手,如同即将出击的野兽一样,整个大殿中都回响起他来回的踱步声,数秒后,才磨着牙道:“今晚……我亲自去认错,希望他们不计前嫌。” 他带着冰冷的目光看了徐阳逸一样,就让你再活一段时间…… 说到这里,他就想起自己刚刚把阴尊得罪完。 “现在,立刻开始做。我们还来得及回来指挥这场大战。” 他目光闪烁着欲望的火焰:“鱼和熊掌……本真君都要!” “你!”他目光森然看向角落的徐阳逸:“一起去。” “我……”徐阳逸正要说什么,转世圣女微笑着打断了他:“这是命令,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当然,只要你说的是真话,本宫就送你一场造化。” 能死的没有痛苦的造化。 徐阳逸表面上长长谈了一口气,心中,杀意已经完全燃烧。 来吧…… 我……也想送你们一场造化呢…… 能死的痛苦无比的造化……足以让你们绝望的造化…… 与此同时,随着刷的一声,留影玉发出一片光华,终于消散了。四道子皱了皱眉,这种情况不奇怪,当时情况紧急,谁知道这是对方从哪里拿来的留影玉,而最后“据说”自己昏迷了,万妖群伺,损坏并不奇怪。 “哗啦啦!”四道子一挥手之下,四周禁制终于被撤走,大殿正门打开。 “滚。”他厌恶至极地扫了他一眼:“给你三天时间准备好自己的一切,三日之后,来城主府找本真君,懂了么?” 徐阳逸咬了咬牙,仿佛极为不甘地朝着外面飞去。 两人的目光深深看着他的背影,许久,转世圣女才说:“他还有没有隐瞒?” “不知道。”四道子冷笑:“所以我才带着他这样的废物。” “一切尽在掌握,在绝对的实力下,无论他有什么小心思,都不可能发挥。” “我说过……”他眼中凶光四溢:“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此子狗命,更为我所欲也。” “能让本真君在上亿人面前打落牙齿和血吞,他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 “大势在我,弱者没有悲鸣的资格。” 他们根本没有看到,就在徐阳逸离开的瞬间,大殿中心顶端,一只完全透明,几乎由灵识构成的蝴蝶飘然而下,本来有半米大,在靠近徐阳逸的过程中越来越小,最终化为巴掌大小,没入他的体内。 飞出大殿的刹那,徐阳逸脸上不甘的神色已经完全消失,玩味地舔了舔嘴角。 留影玉无法作假,这是铁律,他作假的……是整个大殿! 一切都是幻境!所以,才会出现天剑祖师和陵墓,而对方根本无法察觉。 “真让人期待啊……”他化作一道流光落下城主府。 落下的同时,他已经恢复了第一幅面容,那是观星者为他改造的。第二幅是出天剑山庄所用的,还有他自己本来的面貌,从未使用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现在使用,是为了不被围观,快步回到了富丽堂皇的客栈之内,蒋老看到他回来,立刻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没事吧?”他马上快步走上去,灵力在对方体内运转一周,徐阳逸本能地想抵抗,最后却放弃了。 能在那种时候为他出头,这个师傅,够格。 简短地说了一下,徐阳逸将一切都告诉了对方,蒋老深深看了他几眼,最后拿出一个朱红色的玉瓶。 “丹煞。”红尘在旁边冷笑道:“大宗师级别的丹煞,是药三分毒,就算大宗师都不可能保证每一次完全是无毒超品。往往有些时候,会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东西……” 对方猜到了他的想法…… 徐阳逸目光微动,收了起来,却并未阻止。 对方不仅仅是要他的命,杀鸡儆猴,更没有给蒋老半点面子,堂堂阴尊,丹盟大宗师,怎可能咽下这口气! 作为弟子,投桃报李是应有之义。 “它有什么作用?” “谁知道呢?”蒋老嗤笑了一声,目光森寒地看着城主府的方向:“或许能封禁一位伪圣一分钟灵力也说不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