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六圣战五王 - 最强妖孽

第1065章:六圣战五王

/p> 面前的一切都模糊起来,所有景色交缠为一体,数秒之后再次出现时,他已经来到了之前白虎布置下传送法阵的山内通道之中。 炎王孙就在他前方不远处,负手而立,谨慎地观察着下方,三颗眼珠形式的法宝散发着金色光芒围绕在身侧。从他刚从传送法阵中出来的一刻,一道对方自以为自己感觉不到的灵识,就从三颗眼珠法宝中悄然散发,跗骨之蛆一样盘绕在他身上。 他没有管这些,而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好浓的妖气! 这不知道是多少妖物才能形成,仿佛身处泥潭之中。耳中传来的是无穷无际的妖兽咆哮,尤其,其中五道妖气是如此明显,好似群星之中的太阳。 五大妖王! “我很疑惑。”就在此刻,炎王孙背对着他淡淡开口:“如果你没说假话,上次你最后昏迷了。按照你的叙述,应该没有任何妖王注意到你……” 他转过头来,金银色的妖异双瞳死死看着徐阳逸:“但现在怎么好像在防备着什么一样?” “莫非……你不是晕了过去,而是大闹了一场?” “晚辈也不知道。”徐阳逸低头垂手:“恐怕是老祖宗将近,先锋部队已经抵达。” “是么?”炎王孙在他身上看不出所以然来,就算是他都不相信,一个区区金丹能大闹五大妖王所在,片刻后转过头:“你最好祈祷……自己说的都是真的,这件事已经上达天听,就算在界海宫的那一位,都在等着本真君的回报。别说是你,界海王阁下盛怒之下,天剑山庄都会后悔收了你。” 话音刚落,一片空间扭曲,九个人影已经出现在通道之中。 徐阳逸这才仔细打量起他们来。 除去转世圣女,六男二女。每个人的灵力都深不可测,元婴大圆满者起码三位,胸口上都带着不同的徽记。 九真九难门道子号召,整个墟昆仑北部的年轻一辈修士精锐,尽皆聚集于此。 “好重的妖气。”一位满头银发的男子微微皱了皱眉:“怎会如此?” “那就要问我们的奔雷真人了。”炎王孙冷笑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若是别人和老祖宗有什么纠葛,正好请君入瓮呢?” “要请君入瓮也根本轮不到蝼蚁一般的金丹。”一位翠绿色衣着的女子幽然开口:“你带着这个累赘作甚?拖后腿还是当摆设,先说好,本宫可不负责打理杂物。” 忘尘眉头一竖,正要说话,徐阳逸轻轻摇了摇头,一行人沉默不语。 炎王孙笑道:“怎敢劳冯仙子大驾。秘境之行,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看他自己的造化吧。或许……别人还能赚个盆满钵冒呢?” 数道冷笑声响起,昂宿的二当家眉头深深皱起,灵识传音:“局势好像很不妙啊。” 沉默,数秒后,大当家才叹了口气:“我何尝不知,但八百万灵玉啊……还有一位匠师的成本价丹药,值得赌上一赌。” 就在此刻,四面八方的妖气忽然顿了顿,此起彼伏的怒号声刹那间安静。所有人的目光倏然尖锐起来,谁都感觉得到,天边,六道恢弘的灵气如同海啸来袭,直奔盆地而来。 “卡卡卡!”太过强烈的灵气引得整片山体都震动不已,天地之间风云色变,盆地中央五大妖王终于睁开了它们的眼睛,凝重地看向四周。 “白水妖王,黑泽妖王,青山妖王,兰若妖王,空明妖王。尔等五大妖王盘踞腾雷泽,从来和我安临城井水不犯河水,今日竟敢在界海王阁下眼皮底下挑事,合该一死,千年修为散尽。” 人影未至,一个声音雷霆一样响彻天穹,是一个女声,赫然正是血难峰主。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同时,通道中所有人齐齐俯下身子,如同猎豹一样半蹲在通道之中,只有一次机会……若尊圣动手之时他们没有进入,恐怕下次就再没有机会。 徐阳逸全身肌肉绷紧,灵力游走,杀意满腔之间,一片寂静。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等待这一刻……如今……这一刻终于到了! 还债的,该还债了……属于自己的,自己也必定拿到! 天穹之中,风起云涌,层层白云飞散而去,下一秒,六件灵宝带着惊天呼啸轰然砸下! “找……死!!”植物妖王,兰若妖王发出一个嘶哑的声音,猛然一根蔓藤砸在地面,顿时,身体中缓缓盛开一朵鲜花,花朵如同宝石构筑,晶莹剔透,花蕊中好似包含星河,旋转璀璨。 轰轰轰!五件法宝同时迎上,和人类不同,妖族不精旁门,他们的法宝只有一种,就是本命法宝,并且是自身的某一部分练成。刹那之间,盆地之中群山震荡,一层层数不尽的光华爆发满地,狂风席卷飞沙走石,就连洞口都无法不被波及。 一层层的绿叶带着乱石被这片狂猛的龙卷风卷起,雨点一样砸入洞内,炎王孙目光死死盯着盆地之中,护身灵气罩打开,胸口急剧起伏。洞内的人如同石雕,时间都仿佛凝固。 六大阴尊出手,只为换取一个机会,他决不可错过。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后,云开月明,法宝的初次碰撞烟消云散,四面八方的灵气都在嘶吼,尖叫,仿佛空间都无法承受,天空之中,六大阴尊的身影已经完全呈现。 “杀。”玄真峰主冷声一哼,双手一合一拉,身后冲天白光蔓延百里,无数文字在虚空中扭曲呈现,须臾之间,化为无穷灵气长剑,横跨天穹。 “苍空剑舞。”他翻手一压,漫天剑雨若流星坠地,拉出天地间无穷银线。 一位黑发披肩阴尊的阴尊张口一吐,周围百里弥漫层层黑烟,黑烟之后,数不尽的阴兵出现,化为亡灵的长河。 有又一人,一步踏出,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从他落脚之处,地面竟然开始层层冻结,无数巨大的冰凌利刃一样从地面冲出。 动辄数万米的神通弥漫这片天地,下方更是万丈妖气奔腾,只不过十秒之间,周围层层叠叠的无穷妖兽盘旋而上,遮天蔽日,甚至阳光都无法投入,在六位阴尊身旁汇聚成万妖龙卷,五大妖王煞气铺天盖地,对着头顶压下的神通全力迎上。 就是现在! “走!”炎王孙一声轻喝,身形如电瞬间冲出,手中一把一人高的长刀带着死亡的呼啸倏然出现,挥舞之间,黑光万道,赤发飘扬,如同冥域中的一点火苗。 就在他身后,转世圣女身形似流星赶月,冲出之时,八朵金莲环绕左右,周围祥云缭绕,仿佛仙女降世。 徐阳逸在炎王孙出声之前就差点冲了出去,他抓机会的能力比这些人只强不弱,却死死按捺住了。一秒之间,身旁飒飒之声不绝于耳,赤,红,黑,蓝,紫……十道光华已经剑指古树。 三点一线。 最外面一点是六大阴尊,中央一点是五大妖王,最后,山壁上陡然暴起十道元婴大圆满的灵气,杀向前方无尽兽潮。 等待最佳的机会……不能体现出自己的实力让对方心生警惕,同时也要安全进入洞口,并且……苏星瑶应该也在这附近,如果现在表现出任何异常,之前的忍辱负重就会功亏一篑,当许久后自己重归天剑山庄之时,谁都会把帐算在他的头上。 不能让任何人,包括阴尊,妖王,看出自己一丝实力的倪端。 十秒,二十秒,身边的人已经跃跃欲试,前方十道长虹都为北地俊杰,猝不及防中神通挥洒,十件法宝举火燎天,硬生生破出一条血路,但已经快要被后方惊动的兽潮围拢。一位昂宿的金丹修士已经咬牙道:“贵人,走吧!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仅凭我们无法杀出这样一条血路。” “等等!”徐阳逸神经已经绷到最紧,目光如鹰,狂风吹的所有人衣袂翻飞。又过了十秒,后方兽潮终于回过神来,就在此刻,他身形电射而出:“走!!!” 刷刷刷!水银泻地,刚刚要准备围拢的兽潮根本没有想到后面还有后援,鱼肠白虹贯日,一马当先,周围妖兽竟然没有一合之将。 大当家的目光紧了紧,对于徐阳逸,他的印象不多,没想到对方现在爆发起来居然如此悍勇,实在出乎他的预料。 “看来,比我想象中的顶用一点,这个机会……对方刚冲过去,妖兽已经被冲散,再次聚集起来的已经杯弓蛇影,倒是个绝好的机会。但是居然以金丹实力杀出,勇则勇矣,不过二十秒恐怕就坚持不住,实则有勇无谋。难怪那人要让我看着他,匹夫之勇,在修行界走不长。” 心念电转,周围的妖兽居然被杀得空白了一片,他朝着二当家抬了抬下巴:“去,前面看着他,只是个金丹而已,可不能让他有什么差池。” 风驰电掣,一行人紧追着前方十位元婴俊杰的威势杀入兽潮,刚刚要合并的兽潮再度被割裂开。最前方的炎王孙不经意扫了一眼:“看来,昂宿并非徒有虚名,这份抓机会的能力……若让那个奔雷来,早就是死路一条。” 他自然而然以为是大当家的手笔。 什么?金丹?对不起,他根本不在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