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杀意凛然(一) - 最强妖孽

第1066章:杀意凛然(一)

外面,已经成为万妖的海洋,下方五大妖王神通惊天,大河中的白水妖王一声咆哮,平地波澜三千丈,下方一群一群赤红眼睛的妖鱼居然将它庞大的身体从大河中托了上来。另一方,巨蛇黑泽妖王双目闪耀,从它所在之处,无穷黑雾喷涌,草木全部枯死。 其余三大妖王同样妖气通天,只不过眨眼,盆地群山都开始崩裂,地貌都为之变迁,但所有人都控制着自己的神通,没有任何人敢波及中央古树。 这就是他们的机会。 并且,妖王虽然成尊入圣就是阳圣,但是他们和人族阳圣不同,肉体强大现在却不敢肆意施展,法宝,和其他旁门就远远不如,此消彼长之下,此刻居然被六大阴尊拖得脱不开身! “人类……若是在群山大泽,本王一人就能灭了你们三个!”白象青山妖王气的咆哮连连,张口吐出一道白光,直奔血难峰主,白光所过,天穹都为之崩塌。 “大言不惭。”血难峰主身影再现,冷笑一声,反手一挥,一道数十米粗的雷霆自天而降。宛若天罚。 “镇魔神罚!”她一声轻喝,双手飞快掐诀,数秒之间,一片连绵不绝的雷网瞬间笼罩整个盆地。 每一道雷霆都带着一丝血腥红色,雷霆所过,周围金丹期的妖修顷刻间化为灰烬,元婴期的妖修尖叫着落下云端,刹那之间,遮云蔽日的妖兽狂潮居然被撕开一个缺口,如此重创,让五大妖王看着他们的子子孙孙眼睛都红了。 “本王……要杀了你们!!”兰若妖王所有藤条挥舞而起,但就在此刻,它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还有其他人…… 所有妖王之中,它的感知范围是最大的,根系所在,都在他的感知范围,这种感知和灵识不同,几乎等于它的神经网。也就在此刻,它忽然感觉到身后不止他们的灵力。 还有别人! 有人想火中取粟? 还是……面前的六大阴尊本身就是个幌子?在所有人注意力集中这里的时候,竟然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轰……庞大的身形不经意地回转,下一秒,一幕让它难以置信的画面跃入它的眼中。 二十道长虹,披荆斩棘,已经距离古树不足百米! 竟然只是区区十二个元婴八个金丹? 这是它第一反应,紧接着,一股狂怒冲上心头。 尊圣面前,竟然有区区金丹敢浑水摸鱼! “死!!”怒极攻心,它根本不管面前阴尊的狂攻,仗着自己妖体强横,仓促之间无数藤鞭挥舞。如同地龙翻身,从大地之下破土而出,而每一道藤鞭上,无数紧密的倒刺相连,让人望而生畏。 “诸位,冲!!”炎王孙目光一红,一声大喝,一方小印豁然出现,散发出万道光华。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忽然弥漫这方天地。 极轻,只有一丝,但就是这一丝,让兰若妖王一声尖叫,疯了一样缩回所有触手。 “太虚……之力……”它心有余悸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就在同时,十道光华同时冲进了大树之下的洞穴,紧接着,流星入地,紧跟着又是十一道光华冲了进去! 转世圣女落于第一支队伍的最后,就在刚刚进入的一刹那,转世圣女瞳孔倏然收紧,一缕隐晦至极,古怪之际,但让她心脏狂颤的气息就在左右。 没有感觉,没有由来,之前一点点都没有发现,忽然之间就像空间被转换了那样,自己身旁诡异的在眼皮下多出了一个人。 一个女人。 尽管她容貌不俗,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有一种独特的气质。那种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感觉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与身俱来,无法模仿。 “小心!!”炎王孙等人的惊呼猛地从前方传来,她突兀回神,空间没有任何波动,她身体周围的光罩轰然炸裂!无穷无尽的星光之剑没有一点点的兆头,已经被她一件极其珍贵的护身法宝挡在身外。 “杀!!!”生死关头,她的神经全线紧绷,一声娇喝之下,竟然从身后出现一片旋转虚空,里面星辰璀璨,而本身灵气如同江河奔腾,一道保命神通已经爆发。 徐阳逸在后方微微皱眉。 苏星瑶动手了,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在进入最好的时机同时进入,并且立刻出手打算击杀转世圣女,然而对方好歹是太虚弟子,一身护身法宝诡异之极,居然扛下了这一招。 而且对方灵气极为古怪,她身后出现的,应该是一种仙体,说明是体修,然而身体中灵气沸腾,又是法修的迹象。体法双修? 多而杂走不到极致,对方不可能不知道,那么仍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是体质有异了。 “果然啊……”他收回目光,冷笑道:“敢来这里的,没有庸手,苏星瑶的攻击多难防我也知道,这个圣女居然能挡下来。” “这样也好……否则……到时候杀起来就太没有快感了……” 念头刚刚落下,他们同样来到了洞口前方,转世圣女惊魂未定,苏星瑶的身形已经再次不见,一只手立刻将她拉到一边,紧接着,徐阳逸十一人的身影立刻冲了进来。 “轰!!”就在他们身后,一根巨大的藤条抽到了洞口上,所有人根本来不及说一句废话,全速朝着里面冲过去,但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一层薄薄的光幕,突兀出现在洞口,脆弱地仿佛一触即破,但是藤条抽到上面的时候,瞬间冰封,外面仿佛响起了兰若妖王一声恨恨的怒喝,紧接着,藤条化为无数冰块碎裂。 “这是……”一道道目光全部集中到了上面,凝重无比。 炎王孙悄然走了上去,看了数秒,沉声道:“冯仙子。” 翠绿色衣衫的女子早已慎重无比地走了上来,手一挥之下,一把尺子,一只笔,一方墨,还有三样精巧无比的法宝已经跃然空中,她双手挥动,所有法宝飞快运作。整个洞口,刹那之间安静若死。 没有说话,十秒,二十秒……一分钟……五分钟。炎王孙的目光已经有些震惊,冯仙子来自于北地甲级宗门符神门,一门三半步太虚,符箓造诣更是通天彻地。不说墟昆仑,七界能比得上他们的都不多。 而作为真传弟子的冯仙子,居然被这么一道薄薄的禁制难住了? “解不开。”半小时以后,冯仙子转过头来,脸色已经一片铁青,死死抿着嘴唇:“我解不开,非我能力所及。” “什么意思?”一位白发披肩,面容俊朗的年轻男子问道。 “就是说……这至少是半步太虚境界的封禁!甚至……甚至……”她咬了咬牙,沉声道:“极有可能是太虚封禁!”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一层薄薄的禁制是太虚封禁!?我们元婴进入这里岂不是找死!”“四道子,你可从未对我说过这些情况!” 其余所有元婴都愕然开口,大当家和二当家对视了一眼,他们进入秘境的经验可能是这里面最丰富的,谁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无比的担心。 五大妖王围堵,没一个敢进去,刚才兰若妖王一鞭居然被刹那粉碎,这下面绝非善地! 就在同时,惊魂未定的转世圣女和四道子也交换了一下眼色。然而,他们眼中的不是震撼,而是狂喜! 这就对了…… 一位飞仙者的陵墓,没有太虚禁制反而奇怪! 不过……这不可怕,天剑祖师已经是三万年前的人物,里面的东西还能有几分威能? “安静。”四道子心念电转,一句话说出,其他人都寂静了。毕竟,九真九难门才是整个墟昆仑当之无愧的王。 炎王孙一步步走到徐阳逸面前,徐阳逸抬起眼睛和他对视。对方忽然笑了笑。 紧接着,一股巨力轰然在他胸口/爆发,几乎是金丹初期抵御的巅峰,多一丝,他恐怕以“金丹初期”的表象就会被打死。 “轰!”为了配合,他吐出一口鲜血倒飞数米,砸在墙上,几乎晕了过去。 大当家,二当家,昂宿的人倒抽一口凉气,刚要动作,九道元婴灵气全部钉死在他们身上。 “没你们的事儿,就安稳一点。”炎王孙冷冷扫了他们一眼:“我保证留一口气给你们,别得寸进尺。” “如果你们还想在墟昆仑混下去的话。” “你……”二当家咬牙道,还没出口,大当家狠狠踩了他一脚,重重摇了摇头。 一步,又一步,没有外界妖兽的重压,洞穴中只剩死寂,炎王孙悠闲走到徐阳逸面前,淡淡道:“滚起来。” 话音未落,身后两道劲风直冲他后心,他看都不看,反手一挥,顿时,忘尘和猫八二吐着血被打到十几米开外,甚至墙壁都崩裂了。 炎王孙悄然蹲下,一只手捏着徐阳逸的喉咙,眯着眼睛道:“刚才的是谁?” “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不是时候…… 徐阳逸看似目光溃散,实则这一击根本不算什么。他的目光已经将周围一切都收拢在内。 洞口只有数米,但是进入以后,却是一个大约三十米宽,二十米高的不小通道,里面幽深不知道蔓延何方。 再等一等……他抚慰着心中咆哮的杀神,等会儿……就让你杀个痛快…… “来,蝼蚁,告诉我,为什么会有不一样的人在?” “我敢保证,其他人我都信得过,这个消息只有我们知道,为什么会有其他人敢来?而且实力如此可怕?我却从未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