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杀意凛然(二) - 最强妖孽

第1067章:杀意凛然(二)

徐阳逸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有可能是老祖宗的人。” 炎王孙深深看着他,许久没有说话。足足过了三十秒,才将一个玉瓶扔到他的面前:“吃下去,走前面。” 徐阳逸照做,没有表现出一丝不自然。 只有他和苏星瑶知道,就在这里的某个地方,欲望符箓已经完全打开,借助这些人的力量,他们才可能唤来六大阴尊帮助,才可能到达这里,但是到了现在,一旦他清楚禁制不会被打破,就是大开杀戒的打开时。 “小子,你可真能忍。”鱼肠在灵识中冷笑道:“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这次谁能活着出去?” 徐阳逸平静回答:“这里的敌人,从开始就不是什么炎王孙,而是已经通灵的炼灵圣焰,甚至对方已经开始接触了欲望符箓。不过……前辈可别小看这群人,他们都是北地精英中的精英,说不定就是几百年后争夺大争之世的种子选手。聚拢在一起,就算是我,恐怕也不太好办。” “一旦我不能确切地杀了他们,如果走出去一个,整个七界恐怕都没我容身之地。” 还不到时候……现在还不知道外面的封禁会不会崩溃,在这里撕破脸,外面阴尊都没有离开,太急了。 鱼肠微微点头:“等吧,这里不会这么简单,我隐隐能感觉,这下方压制着一股恐怖的力量,就不知道是炼灵圣焰还是欲望符箓,或者……两者都有?” 徐阳逸没有再开口,调息之后,刚才的伤已经痊愈,但是诡异的,他的血却并未止住。不时就翻涌上喉头,从嘴角溢出。 对方不仅仅是要让打这个金丹打头阵,更是想让他做诱饵!一旦出现什么有危险的东西,这一丝血腥味对走在最前方的他足以致命! 何其歹毒。 “走。”炎王孙长袖一挥,转头问转世圣女:“怎么样?” 转世圣女抿着嘴,银牙都几乎咬碎,看死人一样看了徐阳逸一眼:“不怎么样,师尊给我只能防御一次必杀攻击的保命符没了……刚才那个妖怪一样的女人,如果不是保命符启动,恐怕当场我就要重伤。” 炎王孙看着徐阳逸走在前面的身影,忽然低声道:“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女人的攻击非常古怪,根本无从防御?” “当然。”转世圣女和他毫不起眼地走在了最后,传音入密:“我怀疑……是两大神则的拥有者。如果真的是这样,她就是这下面的主宰。” “可有印象,这一代两大神则的拥有者都属于哪一方势力?”炎王孙若有所思。 转世圣女摇了摇头:“只是听说,广寒宫有一位时间神则的拥有者。但绝对不是她!” 炎王孙沉吟道:“那小子说的,可能真的猜中了。” 转世圣女目光豁然闪亮,刚才对徐阳逸的一丝杀意刹那间烟消云散,不是放下,而是根本不值一提。愕然道:“老祖宗?她是妖修?化形妖修?” 两人沉默对视,都是聪明人,聪明人很容易想多,这一瞬间,他们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下方……明显禁止尊圣进入,那么……妖修在此驻扎已经数月,难道就没有妖修元婴进入? “先看看吧。”炎王孙冷笑了一声:“管他是谁,阻挡师尊谕令的,只有死。” “老祖宗的人难惹,难道我四道子就是易与之辈?” 通道中,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一个时辰过去,两旁仍然一成不变的黄色,忘尘和猫八二走在他左右,大当家走在他前方,二当家和其他昂宿的人将他护卫在中间,一路无惊无险。 但有些东西,却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改变。 “灵识被压制了。”徐阳逸在灵识中说道:“后面的元婴包括昂宿的人全都感觉到了,但谁都没说。这种压制非常罕见,是随着路程的进行,越来越强。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灵识就是大家的眼睛,估计再走一个时辰,灵识将完全消失。” “准备动手了?”鱼肠微笑道。 徐阳逸嘿了一声,没有开口。 “还有一点变化,我怀疑只有我能感觉到。”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继续说道:“你有没有感觉,气温在下降?” “有么?”鱼肠愕然,他真的没感觉。 修士已经寒暑不侵,灵力运转之中,春夏如常。现在每个人都撑起灵力护罩,怎么可能感觉得到气温下降? “有!”徐阳逸斩钉截铁地回答:“我现在可是‘受重伤的金丹初期,’哪里来的能力撑起灵气护罩?做戏要做足,所以我根本一丝都没有运转灵力,也所以,我能感觉得到,现在的气温在地球上恐怕只有三四度。而进洞的时候,起码是二十度。” 鱼肠眯起眼睛:“炼灵圣焰,炼火为冰,这里……距离它已经不远了?” 黑暗中,徐阳逸嗜血地添了舔嘴唇。 终于来了啊…… 自己杀意迸现的临界点……这片压制灵识的黑潮,总有一个界限,当达到那个界限之时,所有人都会变成睁眼瞎,而炎王孙一定会让自己继续前行,用出神通照明。而自己在前面,可以看到太多对方看不到的东西,这是一个信息差。 差不多了……就连自己呼出的气里,他都感觉到了血液的喧嚣。 又走了大约一炷香时间,这里终于出现了变化。 通道开始变大,而一些钟乳石开始出现在里面,空气中仿佛夹杂了一丝极其轻微的潮湿气息,从幽深的洞中扑面而来。 “这里水质相当丰富,应该有一个地下湖。”走在徐阳逸身后的二当家轻声道:“否则不可能出现钟乳石。” 昂宿为了保护他,派出来的人都各有所长,只不过现在大势压顶,无法表现而已。 沉默,越走越深,这条通道仿佛看不到头,而所有人的灵识,也越来越薄弱。终于,在走到一个地方的时候,灵识全部消失,四面八方一片漆黑。 徐阳逸目光完全冰冷了下来。 黑暗中,他微笑着转过身体,嗜血地舔了舔嘴唇,几乎就在同时,他带在身上的白玉符动了动。 苏星瑶发来的信息。 说明对方一直跟在他们左右,同样在找机会收拾掉这些已经毫无用处的“门票。” “呵……”炎王孙平淡地叹了口气:“金丹就是金丹,灵识被压制没感觉么?” “用神通开路,继续。” “好。”他看不到的黑暗里,徐阳逸嘴翘了起来,猫八二忽然低声道:“你要做什么?” 他一愣,这才想起,狗有夜视眼,将他杀意四射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 很好…… 他嘴唇动了动,只有一个字“上。” 下一秒,一片无比刺目的光华闪耀通道。 远不是照明,而是仿佛一颗太阳,倏然爆发。 黑暗中陡然看到无比刺眼的光芒第一反应是什么? 天黑请闭眼。 “你疯了么!!”“蠢货!谁允许你乱用神通?!”“蝼蚁,照明都做不好的废物!” 顿时,黑暗中一片怒骂传来,但是紧接着,谁都骂不出声来了。 空气变了……灵气的流通不畅了,就在同一时间,队伍之中突兀出现了一道身影,鬼魅般指向第二强的转世圣女咽喉。而就在他们最前方,一道狂暴无比的杀气冲天而起,如同凶暴的巨龙终于褪掉了伪装的羊皮,杀意充盈天地。 两大杀神,心有灵犀,同时出手! 空间神则拥有者苏星瑶,狼毒化身,吞噬符箓持有者徐阳逸。 刷!炎王孙双目瞳孔陡然缩小,这一瞬间,他立刻感觉到了,对方的杀意只指向他! 如此明显,如此清晰,甚至清晰到他头皮发麻,汗毛倒竖! 从未感受过如此凌冽的杀气!此人……杀过的人,太初,恐怕在自己的数倍以上! “无界!!”生死当头,他双手几乎是最快速度掐诀,灵识虽然被封闭,但是灵力的波动谁都感觉的一清二楚,只是眨眼间,那道身影连破数人,变生肘腋,居然在数声惊呼之中,无一合之将! 一片璀璨的金色符箓在他面前飞快汇聚,组合成一条条符箓之线,交错纵横,化为一片连绵不绝的符箓巨网。锋锐无比,只要触碰他有信心将对方切成一块一块,攻守兼备。 轰!!! 几乎就在刚刚组成的刹那,一股极其强悍的灵力猛然从无界神通之上冲来,他刚刚安定的心突兀狂跳。这股力量超乎想象的大!并没有因为神通的阻隔而成为碎片,反而如同排山倒海,一浪接一浪! 层层叠叠,连绵不休! 一式神通不够……自己挡不住! “界神令!!”他猛然一声大吼,灵力终于毫无保留全面爆发,他甚至还不知道什么神通打上了自己,赤色头发如火飘扬,衣袂齐齐朝上方飞起,双手合十拉开,一尊符箓构成的魔方在掌间飞快盘旋。尽数爆发,顷刻之间,符箓巨网狠狠一弹,爆发出无穷金光,一朵朵莲花层层交错,终于将那一式神通托住了。 唰啦啦,他的双腿都在地上拉出长长的沟壑,心脏还在疯狂乱跳。 变生肘腋,图穷匕见,刚才若自己神通慢了一步,恐怕现在已经是吐血重伤的结果。 是谁? 到底是谁! 如此强大的实力,居然藏在自己队伍之中,还敢对自己下杀手,一拳居然能让自己出第二式神通,哪个甲上宗门的第一道子……不!甲上宗门第一道子都做不到!必定是太虚调教出来的弟子才可以做到!才如此胆大包天! 他猛然抬头看向前方,此刻,两式神通灵光满地,已经照耀出了大多数黑暗。 但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拳头? 就在层层叠叠的灵网之外,一只拳头正缩回去,拳头的主人正隐藏在后方的黑暗之中,根本看不清楚。 “这是……”心悸之感涌上心头,他目光暴涨,飞退百米,失声惊呼:“体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