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杀意凛然(四) - 最强妖孽

第1069章:杀意凛然(四)

他听出来了,所有人都听出来了。冯仙子愕然转过头,脖子甚至有些机械地看向黑暗。三目男子本来蹲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此刻满脸震撼地,行动仿佛老化一样走了下来。面具男子微微抬起头,看不清表情,只能看到眼中神光爆射。 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带着不敢相信,数位元婴摇着头,到抽着凉气倒退好几步,匪夷所思地看着符箓网后方黑暗中,一步步走来的身影。 “但是……这么好的动手机会,我实在是没忍住。” “真是抱歉啊。” 熟悉的黑袍,熟悉的模样,只不过表情的些微变化,却仿佛变了一个人。 神色如雪,却带着一丝比冰雪更冰冷的微笑,没有一丝遵从,没有一丝猥琐,而是散发着无边杀意,如同古剑出鞘,玩味地看着他们。 他的右手,已经一片莹白,一道道血色痕迹盘绕其上,如同白色肌肤上的血色脉络,无比显眼。 奔雷! 真的是他! “这怎么可能?!”冯仙子率先惊呼出声:“你是元婴!?你居然是元婴!?” 刚才一瞬间,电光火石,黑暗之中变生肘腋,突兀亮起的极强烈光芒让所有人都闭上了眼,但是谁不是一方精锐?他们都感觉得到,一道灵气几乎是平齐暴起,攀升到元婴顶峰!紧接着全速杀向炎王孙。 那种速度……那种灵力,几个有过本能防御的完全清楚----毕竟这里就这么大,炎王孙处于他们最后,要碰到炎王孙,自然要冲过他们。 无一合之将! 所有人,全部都被那股暴龙一样的灵力冲开了!仓促之中掐诀都来不及,冯仙子就是其中之一。 快,准,狠! 若不是炎王孙同样是太虚调教出来的高徒,刚才就已经死了。 不敢相信,无法相信,每个人的心脏都在疯狂加速,如同跳动耳边。谁都没想到,最大的变数居然是这个最不起眼的人! “这不可能……”白发披肩的元婴修士摇着头,嘴里着魔一样说着这句话:“当着六位阴尊当面,你……居然可以不被认出来?” “不仅如此……”另一位黑瘦的青年男子也死死咬着牙,眉心中一道裂缝,一只绿色的妖异眼睛正盯着徐阳逸:“被我的照天镜扫过,居然也看不出来!这……这到底是什么手法?” “灵力丝毫没有波动……”“你……你是元婴?居然这么能忍!从安临城一直忍到现在?”“你要来这里?所以用我们做了门票?五大妖王堵门,没有阴尊的帮助你无法进入!所以……我们居然是你的跳板?” 炎王孙呆了。 彻底的呆了。 他呆滞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嘴唇无比的干燥,张开了几次嘴,就算他心思再缜密,这一刻也被刺激地根本说不出话来。 自己感觉难以力敌的劲敌……自以为太虚弟子……居然是安临城那个自己一根指头就可以捏死的金丹…… 那个小小的天剑山庄弟子? 那个一路上任凭自己拿捏的路人甲? 如今居然是一拳能逼出自己看家神通的元婴?! 人群后方,昂宿的十个人机械一样转过头,这一切变化太快了,需要他们保护的金丹,居然刚才差点杀了九真九难门的四道子!就算瞎子也看得出来刚才炎王孙有多紧张,出动看家神通才挡住一拳,在场所有人恐怕都做不到! “是他……是他!!”大当家忽然想起了什么,低声惊呼。 他想起了那一晚无可抵御的感觉。 就在他身后,他却根本不敢转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原来对方是这样的角色,炎王孙被一拳逼退百米,五个自己恐怕都不是对方的对手! 所有人都被他耍的团团转……他明白了,他彻底明白了。这个人确实是和九真九难门来到过这里,做雇佣兵第一要消息灵通,这条消息做不得假。而确实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了。也是真的。 而对方明显在这里发现了什么,然而面临一道难题,那就是五大妖王堵门,而能解决这一切的人,只有…… 大当家看了四道子一眼,带领所有人悄无声息退后数步。 他明白,四道子现在不疯都算理智。 炎王孙木头一样站在原地,只感觉全身发冷。 他也明白了……他何其聪明,这一刻还有什么不明白? 越明白,越觉得心寒。 “你……因为要进入这里,所以……才让我以为一切都是真的?”许久后,他才颤声道。 心中绝望在蔓延,或者掺杂着其他情绪,他已经没有功夫去理会这纷乱的心情了,他只想迫切知道自己一线希望到底在不在。 关于飞仙遗藏的传说,他唯一的希望。 徐阳逸没有开口,手轻轻地在符箓网上弹了弹,顿时,手指所过,那一片的符箓凭空消失,让所有人的瞳孔再次收紧。 拦住无数修士,无数太初的无界神通,在对方手中居然和纸片没区别! 吞噬符箓。 无物不噬,即便是符箓,也要屈从于这枚源生。 沙……如同扯破纱帐,他一步一步踏来,每一步都仿佛踩在炎王孙心上,毫无表情地说道:“当初在安临城,你当着全城数亿人问我,知罪否。” 每一句话,都像一根钉子,这一瞬间,听到这句话的四道子脸色血红。 一种叫做后悔的情绪,疯狂吞噬着他的心。 太能忍了……太隐忍了……也太狠了!早知道对方是这样的人,他当时绝不会选择什么立威! 徐阳逸舔了舔嘴唇,目光剑一样看向炎王孙:“现在,在九地之下,我当着所有人问你,知错否。” 刷刷刷,一句话落下,炎王孙虽然没有看,却能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齐齐钉在了他身上。 耻辱…… 巨大的耻辱! 虽然隔得久了点,但是力度无比强烈。虽然观众少了点,但质量,背后代表的势力比当时安临城加起来都要高! 这里,是真正的北地青年一辈群雄汇首。都在眼睁睁看着这出精彩的大戏。 “你是不是觉得,你在这里,你的身份就是无敌的?大势还在你?”一句话一句话传来,炎王孙咬得嘴唇都出了血,牙齿咔咔作响,身为九真九难门四道子,他居然在所有北地俊杰面前被点名,只能承受,根本无法还嘴! 他没有往后看,根本不敢,也不敢想象后面的人看他的目光,和现在震撼的表情。 每一分震撼,都是对对手的敬佩,对他的轻视。 佩服对方的隐忍,敬重对方的实力,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自己来时何等的气势汹汹,现在就何等的灰头土脸。 每一个字,都像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他脸上,一片赤红,无声却响亮,只是被黑暗遮蔽。 虽身处黑暗,却仿佛站在聚光灯之下,刺目无比。四面八方的目光看不到,却感觉得到,此刻全部都钉在他身上。 “回答我……”他深吸了一口气,牙齿都咬得咯咯响,奇耻大辱……自己何曾受过这种奇耻大辱! “留影玉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他抱着仅存的希望,根本不敢想其他,保留着脑海中一丝名为清明的弦,几乎是低声嘶吼起来。 他还没有到绝路,他明白,这个独特的地理条件,几乎将他们封成了一个困兽场,但是他并非毫无赢面!只是输赢关系颠倒太快他根本无法接受。 但……真正牵动他心脏的,是留影玉到底是不是真的? 如果连留影玉都是假的……这里什么都没有,就算他赢了这里,回去之后即便不死,也必定被废! 放下老祖宗的万妖大军,独断专行来到这里……不会有人保他的……界海王不会,六大阴尊更不会。 赢了这里的一角,却丢了大龙。满盘皆输。 他死死盯着徐阳逸的嘴唇,徐阳逸缓缓走来,抬了抬眉,对方这幅求着自己的表情,真的是…… 让人舒坦到毛孔之中。 “当然是假的,你也信?真是天真。”冷冷的一句话,打碎了炎王孙一切幻想。 他呆呆站在原地,数秒后,猛然咆哮了起来:“不!这不可能!留影玉尊圣都无法作假!你我同为金丹,你身后没有太虚!否则你不会要借我的手请六位阴尊!你,你怎么可能在留影玉上作假!” 徐阳逸安步当车,不徐不疾:“你是在求我?” “你……” 根本不等炎王孙开口,徐阳逸目光冰冷地看着他,心中杀意翻涌,但对方这幅绝望的模样,佯装镇定实则已经铁青的脸色,每多一秒钟,都让他这份债讨得更加愉快。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他嗤笑了一声:“你应该感到荣幸,你是我极少的几个报仇隔了夜的人。居然祈求我这个曾经你以为可以捏死的人?是不是特别想知道,你的救命稻草?” “别废话……”炎王孙气的浑身都在发抖,每一句话都将他割裂地体无完肤,他心中此刻杀意无限,不只是对徐阳逸,更是对在场所有人。 看到了自己这一幕……谁……谁都别想说出去! 如此耻辱的一幕,就算想起都足以让他失控。 徐阳逸微笑着看着对方已经浑身颤抖,却绷紧最后一根神经,偏要听到自己答案的模样,忽然笑了。 笑的非常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