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惊龙手 - 最强妖孽

第1071章:惊龙手

/p> 诚然,这里不能动用灵识,体修最头疼的灵识攻击被封禁,第二头疼的幻术攻击因为罗天幻蝶的存在已经成为笑谈,但刚才是货真价实的正面对拼,双方都有准备,居然还是四道子败! 是,体修面对法修大多数是碾压,但……四道子可是太虚弟子!对方呢?身后只有一个顶天了的阳圣! 轰!四道子倒退的身影根本无法遏制,直接撞入一片岩壁之中,但紧接着,带着一声狂怒的嘶吼,他的身影冲天而起,赤白色的头发乱舞,神魔再临。 “不!!” 太虚弟子的骄傲,就算此地形式再恶劣,他也不容许自己如此失败。 就在同时,他前方的黑暗中,再次暴起无穷白光。 无数的白龙盘绕,旋转,形成一个白色的太极,所有白龙无比清晰,比之前更加栩栩如生,龙鳞,龙须,龙爪,无一不全,所有人甚至生出一种荒谬之感。 “卡卡卡……”四面八方的巨石,在这一招还没有发出之时,齐齐浮空。红衫女子再次倒退了一步,倒抽一口凉气:“好强的战技!” “这一式战技……越来越强!五指应该就是极限,但这一招……四道子还能挡下来?”“灵气化龙,万龙聚拳,这一招层层递进,现在龙越来越清晰,我居然在其中感觉到了一股洪荒古兽之力?”“应该是他的最后一招,也是最强一招了……这到底是什么战技?” 白色万龙太极之后,徐阳逸的目光死死看着前方灵气暴涨的炎王孙,对方没有喊人一起出手,他有自己的骄傲,自己的尊严,哪怕已经被自己碾碎,却仍然保留着最后一丝。 “那……我就连这一丝都一起打垮!” 惊龙第五指! 一声巨响,群龙汇海,所过之处虚空完全碎裂,这一次,只有龙吟,没有龙形,但是……一股令炎王孙从未感到过的恐怖威压,已经瞬息便至! “十万界山!!”炎王孙一声大喝,输给谁……也不能输给这个杂种! 这已经成为他心中的执念,一声大吼之下,黑刀爆发出万丈黑光,一块块刀体支离破碎,布满刀身,不过零点几秒,一把纯白的长刀再次出现在他手上。 刀柄,一个血红的眼珠倏然睁开,周围无穷无尽的黑色光华被吸纳其中,他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都出现了道道黑纹,刀斩半月,面前所有地面齐齐崩塌,数不尽的刀芒从四面八方呼啸爆发,居然汇聚为一尊虚化的黑色魔神。 就在这一瞬间,徐阳逸猛然冲出。 身形似电,右手所有衣服全数化为黑灰,而整只右手,已经一片莹白。 一道道如血纹路在他手上跳动,将他莹白色的手分割为无数个小块,而诡异的是,这些小块竟然无比规律,一模一样大小。只不过须臾之间,整只手爆发出无穷青光,完全硬化起来。最后…… 化为一层鳞甲! 而他的右臂,从肩胛开始,飞快膨胀,瞬间就和他身体差不多等大,卡卡卡的骨节响动之声密布手臂,就在前冲百米之后,一只巨大的龙爪赫然替代了他的右臂! 这才是惊龙指的真正面目! 仙法.真武屠龙式,之所以敢用仙法二字,不是因为威力强大,而是完全激发五指的力量后,会激发一缕凶兽之力,到底是什么,谁也说不清。 他无法一次性施展,只有先用惊龙指唤醒属于这条经脉的五条支脉,才能用出这一招。 “卡卡卡……”巨大的利爪在半空中划过,空间响起难以承受的哀鸣,肉眼可见,虚空破碎,修复之后再一次破碎,五道恐怖的抓痕,甚至超音速拖出了炙热的火焰,疯狂地冲向炎王孙。 神龙出海,飞龙在天! “刷拉……”前方,炎王孙刚刚挡下惊龙第五指,胸口急剧起伏,脸色有些苍白,在不能动用灵识的地方遇到体修,他已经尽力了,十万界山和惊龙第五指同归于尽,还没等他喘口气,四面八方已经发出了一片压抑不住的惊呼声。 他刚抬头,就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洞穴之中,一道人影已经高高跃起,带着漫天火焰,那不是身体发出的,而是太快的速度摩擦虚空爆发。而对方的右手,带给他一种面临洪荒古兽的感觉。 没有太大的威势,没有太大的波动,但就是有一种来自心灵的压迫,甚至他感觉眼前的世界都在震动。 “你这个……”他死死咬着牙,全身灵力再无一丝保留,全面爆发:“蝼蚁!!” “界王法……吞三界!!” 轰!! 一圈恐怖之极的冲击波,瞬间弥漫整个洞穴,一圈火浪伴随着层层金光炸起,居然在半空中形成一朵数百米的火焰金莲。神通和战技的剧烈碰撞,爆发的光与热让四周的山壁都开始融化,层层叠叠的火焰金莲片片打开,九层莲花每一层都是炼狱光景,每一层打开都是一圈金光伴随着无数的飞沙走石,狂风怒号。 剧烈的震动响彻整个通道,就连其他元婴全都双手挡在面前,凝重无比地抵挡着这次冲击。数秒之后,眼前如同太阳初升的情景终于落下,他们这才看了一眼。 “滋……”冯仙子深吸了一口气,背已经靠上了岩壁,却贴近了数分。 所有人都震撼地看着场中。就在他们面前一米的地方,一个方圆数百米的巨坑出现,仿佛是一个碗底,而炎王孙就站在碗的中央,双手高举,浑身衣衫已经破破烂烂,七窍流血,却硬生生挡住了这一招! “你还没死?”徐阳逸也有些惊讶,只有使用者才知道那一击有多强,不夸张地说,等于近身爆发的无相观音,甚至可能还强一点,毕竟,无相观音并没有看到过完整的金缕玉书,而真武屠龙式却是得到了苏星瑶肯定的完整传承。 就这样,对方居然还挡下来了! 炎王孙灵气极其紊乱,狼狈不堪,忽然仰天大笑起来。 “不过如此……你也不过如此!” “我还是站在这里!哈哈哈!你自以为掌控一切,大势仍然在我!!” 风中残烛。 谁都看得出来,炎王孙已经灯枯油尽,只要对方再出招,他必败无疑。 不怪他不强,而是这个地方,能对付体修的东西已经被封死,剩下的只有和体修硬碰硬,能和徐阳逸这种怪物拼道这个地步,还距离死字甚远,只是落败而已,太虚给的保命法宝都还没有用出,这个人,已经是精锐中的绝对核心了。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对视了一眼,无论是昂宿的元婴,还是红杉女子,或白发修士,或冯仙子……他们的眼中,只有一片震撼。 六招。 六招败四道子! 这可不是普通的道子,而是九真九难门的四道子!从数百万修士中走出,进入太虚法眼,有五王青睐,悉心指导,虽然不是第一道子那么变态,但是这份实力,在墟昆仑青年一辈中绝对排得进前二十。 如今……就在他们面前,六招落败! “什么时候……出了这种妖孽?”炎王孙疯狂的惨笑响彻通道,所有修士置若罔闻,白发修士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心性,实力,无一不是顶尖……此人……我竟然看不清他的极限。” 一时之间,伴随四道子惨笑的,只有无尽的沉默,一道道目光扫过这个当初他们视为蝼蚁的人,如今却凝重无比,谁都没有,也不愿率先开口。 数秒后,炎王孙的笑声嘎然而止,他忽然低下头来,死死盯着徐阳逸:“我恨你。” “你毁了我的一切……你该死!!你这种蝼蚁,就不应该触碰你不能触碰的东西!” “我身为九真九难门四道子……我要你死,你就得死!” “你不仅拖着不死……还敢毁了我的一切……我恨你……永生永世,生生世世……我都不会原谅你!” 他的声音,越来越高,徐阳逸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安的预感,倒退了百米,而同样,所有修士全部警惕起来,一件件法宝飞出体外,谁都感觉得到,炎王孙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他的情绪太不对了。 “你不会好好死去……你会受尽折磨,于无尽痛苦中死去……我诅咒你……我活着的每一秒……” “滋……”“这……这到底怎么回事!”“这儿到底有什么东西?”“这也太诡异了……” 惊呼声此起彼伏,因为……炎王孙说到后面,已经带上了重音。仿佛有另外一个人,在他灵魂中诉说着什么一样。 “桀桀桀……”就在此刻,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从所有人头顶传来,徐阳逸都愣了愣,以他的灵识,居然没发现这里还有人! “装神弄鬼。”红衫女子一声冷哼,手一抬之下,一道金线直冲头顶。 “叮!”金线没入山顶,那是一枚金梭,穿过了一个人的身体,而仿佛什么都没打中。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光影交错之间的无边阴影,接通整个九地之下的黑暗,无尽的黑,极致的暗,联通幽冥。 一只惨白的手,从阴影中缓缓伸出,明明是洞顶,它却如履平地,仿佛岩土的洞顶是水面一般,数秒后,一道漆黑的身影终于完全爬了出来。如同倒挂的蝙蝠一样,倒悬于洞顶。 “好久不见了啊……狼毒……”身影赤红的眼睛直视徐阳逸:“不归界一别,真的让我非常想念呢……” “作为主人,我是不是应该欢迎你来到我在墟昆仑的家,欢迎你来到万魔界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