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收获 - 最强妖孽

第109章:收获

大理石雕塑一般的肌肉,身材非常好,但是,她此刻心中,同样没有半点。 她和徐阳逸的关系,并不是普通的男女关系。反而有点像姐弟,起码,在特殊的环境,在数年重新相见之后,酝酿出一丝这种古怪却并不让人拒绝的气氛。 她是徐阳逸的第一个女人,但是彼此都清楚,对方陪伴不了自己。 普通人生命短暂,大家都没有深入接触爱情的意思。因为,最后必定是黯然神伤。还不如不要继续这个话题为好。 但是,他为她的感情上心过,也惊讶于一个弱女子的执着。在他不多的认可的人中,她是其中一个。 没有修为,没有境界,更没有寿元。随着年龄增大,她会老去,更会死去。却用她独特的方式,让他记住了她。 曾经的一次露水情缘,到了现在,反而变成了一种温馨的关系。他的朋友不多,女性更只有她一个,有的话,他不想对男人说,也不想对修士说,她,是最好的选择。 再坚强的男人也有自己柔弱的一面,父母的血仇,就是他过不去的坎。 埋在苏怜月丰满的胸口,他心中深藏的,汹涌如潮的杀意,终于,一点一点地,轻轻地,开始飘散。 “我的权限只能看到s级,只有完成了十个任务,或者一个s级任务之后,我才能提升权限。” 身下女人身体传来一阵让人心神一荡的幽香,他感觉有些困,也记起这具身体的美妙和紧致,但是,此刻他并不想做别的事。 宽大的手抱着对方光滑的背,苏怜月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多少年后,你会忘记我?” 没人回答,过了许久,徐阳逸才闷声道:“不知道。” “我是个很狠心的男人。” 苏怜月笑了笑,抚弄着对方刺刺的头发:“那就早点。修士记凡人记太久了不好。” “嗯。”回答的还是那个声音。又过了几分钟,徐阳逸才微微抬起了头:“我会帮你找到妹妹的。” “希望吧……”苏怜月笑着看着天边的星辰,虽然她自己都不报什么希望。 “我们目标一样,不是吗?”徐阳逸笑了笑。 他说的是那根黑色羽毛……苏怜月轻笑了一声,拍了对方后背一下:“记得,告诉她,她姐姐早死了。” “可以。”徐阳逸将对方一把抱在怀里,一拉被子。苏怜月惊呼了一声:“别……” “我不做。”徐阳逸抱着她温香软玉的身体,闻者一缕缕熟悉的芳香,舒服地闭上了眼睛:“就抱抱。” 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徐阳逸是在一阵舒爽中起来的。 苏怜月的小手在很不规矩地摸着某些不该摸的地方,尤其那个地方因为某些男人都懂的生理现象正在笔挺的时候。 “怎么感觉又变大了……积了很久了吧?”苏怜月的香舌轻轻对方的耳垂:“可别告诉我你三年没找女人。” 徐阳逸愣了愣:“真没……所以你可以用力点。” 小手如同有灵性地划了一圈,苏联月轻笑着离开:“起床了。” 话音未落,就被拉了下去,徐阳逸笑着咬了咬对方清晰的锁骨:“煽风点火就想跑?” 两个多小时以后,苏怜月狠狠瞪着正在喝牛奶的对方:“幸好我也是天道出来的,否则普通人恐怕都死了。” “正是知道你是天道出来的,记不记得第一次你说我比较克制?” 苏怜月咬牙:“我真以为你是会体贴女人的男人……没想到你这么小肚鸡肠。” 时间很快过去,一个小时后,苏怜月穿戴整齐,站了起来。 她没有笑,而是静静地看着徐阳逸,许久才说:“我走了。” “嗯。”徐阳逸给了一个礼仪的拥抱。 “不用想我。”苏怜月在他耳边笑道:“我也不会想你的。” “再见。”她走到门口,顿了顿:“如果以后没什么大事,就再也不见了。” 徐阳逸沉默了几秒,深深点了点头。 这是一种残酷的真相。 苏怜月只会慢慢老去,或许,徐阳逸下一次闭关出来,她已经满头华发。 她的青春,活在徐阳逸记忆中,她不想,也不愿意给自己的第一个男人看到她人老珠黄的时候。 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或许,在徐阳逸长久的修炼岁月里,能想起,有她这个人……这就够了。 起码还有自己在世上走过的证据。 徐阳逸没有留,这是对方的选择,对方的自尊。 他只是看着对方的背影,眼光波动。 “这就是修士。” “孤独着,寂寞着,如同漫长道路上的求道者。” “看着一个个亲人离去,自己走上力量的最顶峰。难怪,修士尽皆无情。只看利益。” “生死看淡,烟云过眼,剩下的只有本我,鱼和熊掌,永恒的课题。” 他叹了口气,却沉静了下来。 他很清楚,在天道,是清楚讲过着一些的。 这叫做心障。 修士必须度过,或者说,想站立于世界顶峰的修士必须度过的一劫。 我自横刀向天笑,拔剑四顾心茫然。 虽说不是同一句诗,徐阳逸此刻却感觉,这两句话异常的贴切。 修士,本身就是出现于人,却超脱于人。在他拿起这种力量的同时,就注定不可能和普通人一样去生活。 如何处理,分析自己的心理。天道教了许多,但是他一条都没记住。 不过,现在,他好像明白了一些。 苏怜月给他的感觉很独特,类似爱情,却绝不是爱情。说是一时的荷尔蒙作祟,却又掺杂了感情因素。 很复杂,失去,他很可惜,却很可能不会停留太久。就如同对方,明知不可能,也不会在他身上停留太多时间。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道心吧……”他眼中浮现出一抹迷茫,却很快被坚定代替:“但是,起码,我在找到我父母的仇人之前,我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他沉默了许久,才淡淡道:“尽量不会。” 他就这么坐在酒店房间里,一口一口地抿着牛奶,又过了十分钟,忽然笑了:“我本来以为我是个冷酷到底的人。” “原来居然不是。” 许久后,他终于平复下来了自己的心情。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自己的手指。 这一次的收获,无疑是巨大的。 千年老妖,沧龙碧波彼岸花开,它的内丹,一枚,价值其他任何东西的总和! 如果这个收获还不算大…… 他笑着摸了摸手上的戒指。 这里面的所有,足足可以弥补他一切损失! 何况……他的损失最多就是血肉灵气而已。 “下品灵石三千块,中品灵石一百块,上品灵石三块……”他忍不住再次将灵识侵入储物戒中:“各种丹液一百八十瓶,符箓一百道,最重要的是……” 他深吸了口气,手轻轻一挥,下一秒,一卷破破烂烂的羊皮纸,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这,就是明神当日让碧波解密的东西。 当时,那种凶暴的,仿佛穿越远古而来的气息,让所有人都震惊。谁心里都清楚,这是一件至宝。 明神身死,他实在没有功夫去拿其他两枚戒指,当时情况太过复杂,不过,他可是让李宗元瞄准了对方的中指,抢下来了这一枚。 “任何修士的储物设备,物主死去之后自然禁制崩溃……”他若有所思地把玩着羊皮卷:“不说这卷羊皮卷,光是这个二十平方米的储物戒指,我就赚大了……” 忽然,他微微皱了皱眉眉头。 手中的感觉不对…… 作为一卷羊皮卷,它太沉了,沉到……让徐阳逸这种练气中期想要轻轻拋一抛,却抛不动的地步! 徐阳逸眯了眯眼睛,将羊皮卷一点点展开,一把似木非木的“木剑,”赫然出现在了羊皮卷之中。 它大约三寸长,两指宽,剑柄并不是普通剑柄,而是一个圆环。整体全部以一种似金非金,似木非木的材料铸成。一股沧桑之感扑面而来,但是,整个剑身,却没有一丝破损,徐徐如新。 这把剑……明神并未给碧波解密。 他沉吟了片刻,打算用两指夹起来,却惊讶地发现,根本夹不动! 这把木剑,重量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这到底是什么材料?”他有些谨慎地拿过一只手套,将小剑放在手中,这才勉强拿起。 “当日,碧波说它是不小的机缘。”他沉吟片刻,摊开了羊皮纸。 这张羊皮卷,并不完全,上面裂痕满布,显然是从不同地方搜索而来,最后拼合而成,然而,就算是这样,它仍然缺了五分之一。 他点了根烟,眯起眼睛,看着上面绘制的东西。 这……是一副地图。 修行界流行的地图,绝对和远古的秘藏有关。或许是某位大能的道场,或许是某位前辈的墓。羊皮卷上弯弯曲曲,全都是曲线,却有三个图标,异常醒目。 第一,是一朵莲花。第二,是漫天火焰。第三,是一栋楼阁。 “这是……”徐阳眼睛猛然睁大,死死抓着那张羊皮! 莲海! 这是莲海! 他曾经去过,不知是梦境还是真实的莲海! 他不敢肯定,但是直觉却告诉他,必须去看一看! 任何关乎万古丹经王的东西,他都不可放过。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也是他最大的依仗! 但是,他从未想过,莲海这种东西,竟然存在于世界! “它难道不是我的灵识进入?”他复杂地看着那张残缺的地图:“而是……当时我确确实实在那个空间?” “不,如果如此,那条巨鱼如何解释?” “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存在如此大的妖族。千米妖体……那是何等境界?” “但,这张图又如何解释?或许,它并不是莲海?如果是……它又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