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蜂巢之池,史前巨鱼(一) - 最强妖孽

第1073章:蜂巢之池,史前巨鱼(一)

徐阳逸淡淡一笑:“不过,他现在逃走,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人不人鬼不鬼,他能回得了九真九难门?就算回复,如今尊严丧尽,他真的还是那个四道子?” “至界海王命令于不顾,一意孤行自以为是来到这里,反而为我打开了大门,他连这下面有什么都不知道,可以说,他下了这个决定的一刹那,以前的四道子就已经在界海王心中死了。” 鱼肠叹道:“你不遗憾?” “会有机会的。”徐阳逸平静开口,目光看着洞穴中心:“不过,得先解决面前的麻烦才是。” 炎王孙临阵脱逃,而连陈星君还在此。磅礴的魔气已经如同乌云罩顶,在所有人头顶形成数百米的巨大漩涡。 就在此刻,整个洞穴都轻轻震了震。 本来就足够安静的洞穴,刹那间针落可闻。谁都感觉到了,这片震动来自于洞穴极深之处,仿佛心脏在跳动,朦胧中似乎有恢弘的潮起潮落之声。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仿佛一个庞然大物撞在了地面,嗡鸣不已。 “吼……”一声朦胧却清晰的嘶吼从内部传来,连陈星君的漩涡收缩了一下,冷笑了一声:“你该庆幸,你的运气真的不错。” “总是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意外,难道……这就是弱者的专利?” “好好保存着你的人头吧,到再次遇到本王的那一刻,桀桀桀……” 话音未落,他化作一片黑云直冲入洞穴,飞快没入黑暗之中。 “那是什么……”数秒后,一直藏身于徐阳逸身后百米的忘尘飞了过来,心有余悸地说:“妖物?” “记住,在秘境中,你永远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尤其是这种封闭的秘境。”徐阳逸目光灼灼,这秘境中有东西……但是还没有强到当年小青法海联手幻化丹霞宫,连生物圈都重铸的恐怖程度。 忘尘点了点头,忽然低声道:“师尊,这些人怎么办?” 他声音中没有一丝怜悯,反而目光是支持将这些人全部斩尽杀绝,不留后患。 “有人会处理,她更担心这里泄露出去。我急什么?”徐阳逸淡淡道:“至于我带来的人,自然有用处,你叫他们过来。” 忘尘领命而去,很快,昂宿的大当家,二当家都过来了,两人当即一揖到底:“高方容,吴奎,见过道友。” “继续。”本身就是雇佣的买卖关系,一方出钱,一方卖命,徐阳逸自然不会投入太多感情:“趁着我还没有改变主意。” 命令的口吻,两人却没有一丝反对,地位的悄然变化,从四道子倒下的那一刻已经开始。反而……两人无声地对视了一眼,暂时放下了心中大石。 罗天幻蝶对方都没有掩饰,他们现在回想,那时候对方就已经在告诉他们,想活下去?可以,是死是活,恐怕都必须立下道心大誓,甚至认对方为主。还得看他们接下来的表现。 他们愿意? 不,绝对不!虽然徐阳逸实力超群,确实有希望晋级阳圣,但是……现在同为元婴,他们怎么会乐意认同阶修士为主?而且……对方身后只是一个乙上宗门天剑山庄?何况自己都是安临城一方不小的势力。 所以,只是他们两人过来了,一旦发生什么,徐阳逸翻脸不认人,当场格杀他们,那么,其余的人就会携带他的信物立刻投奔其他势力。 幸好,对方没有这么做。 大当家高方容的目光一闪,暗中长长舒了口气,看着对方的身形渐行渐远,咬牙招了招手,昂宿所有人全部跟了上去。 一行人的身影渐渐消失于黑暗,洞穴中四道子的人没有一个动。 直到他的声音都消失不见,红衫女子才冷哼了一声:“这位奔雷……恐怕不会容忍一个人活着出去。” “呵呵,罗天幻蝶都拿了出来,他还会让谁出去?”白发修士轻轻抖动长枪,枪尖无数雪花浮现,警惕无比地看着四周:“转世圣女消失,现在还没有出现,恐怕……无论如何,我们这些人绝不能分开。” “没错。”胖子寒声道:“奔雷的实力各位已经看到了,分开……就等于找死。” “只有我们继续深入,看看他到底想要找什么,或许……有一个和平解决的办法。” 冯仙子淡淡道:“这里就一条道,怎么个和平解决?” “非也。”兰陵家的青年微微一笑,一招手之下,数分钟后,几十个金色光点从四面八方飞来。冯仙子愣了一愣:“天听地视虫,你居然有此灵虫?” 青年没有回答,让一只金色小虫落到自己指甲,冷笑道:“这下面……可不一般。” “心脏看过么?我们只不过走在其中一道支脉上,它们告诉我,这下面的地方,可大的很呢……” ………………………………………… 黑暗中跋涉的旅者,行走于蜿蜒的通道。随着徐阳逸一行越来越深入,道路越来越曲折,又走了五个小时后,最前方的忘尘和高方容同时蹲了下来:“等等!” 整只队伍都停下了,一件灯台状的法宝飞跃他们四周,将周围百米照耀地纤毫毕致。 “这是……”吴奎倒抽了一口凉气,就在他们面前,前方的通道布满了抓痕,深入岩石数寸,长不过一尺,高不过一指。 战斗……在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小规模的战斗! “有人来过。”忘尘抿了抿嘴,沉声道:“在我们之前,还有人进来过!” 终于开始了么…… 徐阳逸沉默地走了上去,手轻轻抚摸抓痕,从大威天魔出现,这里就掀开了新的篇章。其他人或许在疑惑,在忐忑,只有他知道,这里从开始就不正常。 太安静了…… 诡异的灵气让五大妖王都忍不住吞噬,炼灵圣焰,欲望符箓都在这下面,居然如此安静,连地下的虫子都没有一只,这根本不可能。 直到这里,这个让他无比警惕的秘境终于露出了它的一丝獠牙,从黑暗中悄然探出了自己的利爪。 死神的眼睛已经无声打开,俯瞰苍生。 每一片抓痕只有三道,绝非人手可造成。高方容正要开口,徐阳逸却抬起了手,他自觉闭嘴,徐阳逸朝着忘尘道:“你知道他们是谁么?” 忘尘想了想,斩钉截铁地说道:“妖修!” 徐阳逸满意地点了点头,看向高方容,对方立刻闻香识雅意:“没有化形完毕,妖修分为三种形态,完全化形,这种是追求修炼速度的。还有完全不化形,追求肉身极限,比如五大妖王。最后一种……半化形状态,取两者之长,这道抓痕就是半化形妖修留下的。而且我确定是鸟类妖修。” 他深深看了一眼远处深邃的黑暗,感慨道:“这样的情景,真的让我想起小时候听过的故事……” “什么故事?”徐阳逸若有所思,信口问道。 “父母辈吓唬孩童的故事而已,不值一提。”吴奎显然也知道了对方说什么,强笑道:“据说,在九地之下,有一条火焰之河,封印着来自异域的魔鬼。每到月中正圆之时,修士都有机会走过一片漫长的黑暗看到它。它存在于、大海的下方,海上倒映着三轮月亮。一位白衣女子会踏着大鱼而来,拿出一枚钱币,喊出一条船,问来到这里的孩子愿不愿意上去……” “如果答应了她,就会被带到永远回不去的地方。在那里,不能哭,不能笑,不能闹,不能快乐,也不能悲伤。”高方容苦笑着摇了摇头:“老二你也听父母教育过啊,还流传得真广。” “是啊,小时候被吓到不行。”吴奎也想起了小时候的尴尬事情,笑道。气氛反而轻松了一丝。 徐阳逸微不可察地颔首,这就是老江湖的不同,看似他们在说着无关紧要的故事,实际上是调节团队的氛围。氛围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在关键时候决定了大家是否可以共同进退。太紧了不行,人的精神是会有极限的,绷太紧只会让人疲乏不堪。太松了更不行,到时候危机当头,精神崩溃,怎么死都不知道。 说笑了几句,果然,吴奎和高方容微笑着走到他身边,刚刚站定,笑容已经完全不见了。 “道友,这里诡异得很。”高方容率先开口,单刀直入:“这里确定发生过一场小规模的战斗,但是……这些妖修是和谁战斗?” 吴奎接着说道:“抓痕杂乱无章,现场无比干净,任何战斗都不可能善后地这么干净。我觉得,更像……它们中有人忽然发狂了,其他人联手制服。这到底怎么回事?” 徐阳逸沉吟不语,灵识中,鱼肠沉声道:“大威天魔,妖修,炼灵圣焰,欲望符箓……再加上一个苏星瑶,四道子的残部。” “小家伙,任何事情都没有突然,所谓突然,不过是顺水推舟的必然。这里细算下来,加上我们无声凝聚了整整七股势力,这下面的秘密……恐怕真的不一般。” “当然。”徐阳逸眯着眼睛,深深看向前方无尽之暗,郑重道:“暴龙王,重明鸟……您也看过七界传说的真容,能和它们比肩的欲望符箓应对传说,天灵子,您觉得……可是泛泛之辈?” 鱼肠还要说什么,徐阳逸忽然抬起了手,凝重道:“等等。” 他闭上了眼睛,五感打开到最大:“你们听到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