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6章:野心 - 最强妖孽

第1076章:野心

不是他们太胆小,而是这种从小听到成人十几年的故事,如今居然在自己面前真的出现,那种来自于心灵的恐惧,绝非纸面叙述那般简单。 “别自己吓自己!”尽管高方容也是毛骨悚然,但作为团长,他必须这时候撑起来,强压下心中的恐惧,沉声道:“只是巧合!巧合而已!又没有什么白衣女人!你们在担心什么!” 吴奎浑身一激灵,还好,但之前的那位金丹,忽然之间,全身升腾起无穷黑气。 情绪暴动! 他……踩过了那条线。 “小八!”吴奎一声惊呼,立刻冲了过去,此刻对方已经抱着头在地面上惨叫,身形开始急速膨胀,还不等吴奎赶到,他已经带着声嘶力竭的尖叫落入下方无尽大湖。 没有声音,对于如此庞大的湖水,一个人落水甚至因不起那只鱼妖半点注意。 所有人都沉默地看着这一幕,到现在,他们才明白了徐阳逸刚才那句话的真正含义。 过线,如果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等那些诡异的魔气出现,就已经宣判了死刑。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吴奎满头冷汗,喉咙发干。颓然看着下方巨大的背鳍,水下磅礴的阴影,如同梦呓一般,喃喃说道。 在他出神的时候,一个人已经静静走到了他身边,吴奎有些呆滞地看了对方一眼,对方脸上没有其他感情。 “节哀顺变。”徐阳逸淡淡道:“我已经提醒过你们,另外,你现在已经触动了名为悲的情绪。” 吴奎愣了愣,立刻收拾自己的心情,强压波动坐到了一旁。 徐阳逸缓缓走到了悬崖旁,眯起眼睛,任由狂风吹拂自己的衣袂,黑发乱舞,仔仔细细地观察起下面来。 “你要做什么?”鱼肠太了解他了,愕然道:“你可别告诉我……” 没有回答,数秒后,徐阳逸磨牙的声音才传来:“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一旦我拿到了它,修炼速度只怕比炼丹还要狂猛数倍。它残存的灵力哪怕只有十分之一,也绝对足够支撑我冲破阳圣。甚至修行更久。” 鱼肠震撼地看着他,许久才道:“你疯了么……” “我就知道,你见不得好东西。没错,这东西是好,但是后患同样不小!大威天魔的魔气感染,竟然能以不是太虚的力量逼出太虚一笔,你以为你撑得住?” “不说这个,就说这只鱼妖,现在禁空!禁灵识!你怎么拿到千米高的内丹?而且你七星神算不是刚算过?就算拿到,对方一口就吞了你!这可是伪圣!你……” “如果是在退潮的一刹那呢?”他还没说完,徐阳逸冷静到极致的声音已经打断了他。 鱼肠声音立刻停止,脸色无比精彩。 是的……这里,禁空,禁灵,是鱼妖主场,如鱼得水就是形容现在,但是……这片水,有巨大的缺陷。 吞吐月华,至少通宵时间,只要在最后的关头拿走内丹,潮水下跌,这条鱼妖就拿他们毫无办法! 关键的是这个时机,机会只有一次! “你真的是……”它忍不住摇头感慨:“真的是胆大包天……” 徐阳逸笑了:“这世界,不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么?” 这是思考的方法,角度的问题。 普通人遇到这种难比登天的事情,第一反应就是想对方有多么强大,这件事多么困难。而徐阳逸的想法是:这件事对我有利的方面是哪些,我该怎么达成。而且观察力极其敏锐,一针见血。 或许最后殊途同归,但是这中间的异曲同工,往往决定了一个人会不会这么去做。 而只有万事开头想怎么做,应该怎样才能做成的人,最后才能攀登顶峰。 “我全力助你。”数秒后,鱼肠说道。 徐阳逸笑道:“其实我也没把握,关于魔气,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不过需要苏星瑶帮忙,至于拿不拿得到,我也有一点想法。总归试试才知道。” 他转过身,手一挥之间,忽然一片紫色光点落入众人手中。 “紫云丹。”不等众人开口,他缓缓道:“帮我拿到这枚内丹,日后我可以让你们帮我代、销丹药。” 一句话,刹那间将沉重的气氛抹消,高方容豁然起身,呼吸粗重地说:“道友之前说……引荐一位匠师给我们,成本价开炉,难道是……” 是的,八百万灵石不多,对于一个精锐佣兵团维持不了十几年,但是这个匠师成本价开炉才是关键! 但是。 代、销,这可是一条流淌黄金的路途!现在市价是抽一成,从来都是有市无丹,做这种生意的,一半都要和丹盟匠师有过硬交情,也只有匠师,能在安临城这种大城够资格开炉。 两者的差距何以里计! “就是我。”徐阳逸淡淡道。 所有人都看妖怪一样看着他,对于他要拿到内丹的离奇要求反而淡化了。 六招击败四道子,现在竟然还是丹道匠师? 这世界有没有这么不公平? 徐阳逸根本不管他们的想法,带着火热的目光扫过空中的内丹:“是还是否,我要答案。现在,立刻。” “可以!”不等其他人开口,高方容立刻说道。 “团长!”“老大!你……”“大当家!是否再讨论一下?” 高方容一言九鼎地摇了摇头:“我意已决,无需多言。” “爽快。”徐阳逸挑了挑眉,似笑非笑:“你能坐上这个位置,名下无虚。” 高方容一直没有太过情绪波动,却被这一句话吓得魂飞天外,立刻作揖:“道友谬赞。” “去吧。”徐阳逸挥了挥手,闭上眼睛,吞下丹药开始打坐:“还有七个小时,六小时之后,准时动手。” “不管你们怎么安排,我只要结果。” 高方容咬了咬牙,一个接一个的命令发了下去,吴奎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我们真要陪他送死?就算利益惊人……团长,你这次太草率了!” “我草率?”高方容无声苦笑:“你还没看出来,还是利益熏昏了眼?只要我刚才说不,你信不信我们立刻会下去喂鱼?” “罗天幻蝶被我们看见了,四道子是他动的,我们现在和他地关系只有雇主和佣兵一条。一旦关系破裂,就是路人。两不相欠……”他声音中还带着后怕:“在至宝面前,你觉得……我们这样的路人是什么后果?” 吴奎想了想,立刻倒抽了一口凉气,极其忌惮地看了徐阳逸那边一眼,低声道:“心智近妖……他……他怎么修炼到今天这个境界的?” “很简单……”高方容同样看着徐阳逸的背影,咬牙道:“内圣外王,若他是尊圣,我今日投了他又如何?”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而徐阳逸盘膝坐在巨石尖端,已经调整到了巅峰状态。 所有人眼中,他已经成为一把出鞘利剑。 就在这时,群山之中终于射入了一丝曙光。 徐阳逸同时睁开了眼睛。无喜无悲。没有一丝激动兴奋,也没有一丝担惊后怕。 他从来不是举棋不定的人。 就在这刹那,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喝:“动手!!” 十几道人影已经电射而出! 虽然封禁了天空,封禁了灵识,修士的飞行手段可不只是御空而已,冲出之际,无数的光华闪耀盆地,虽然对比起磅礴无边的盆地是如此渺小,就像黑夜的萤火虫,但那汹涌的灵力终于让巨大的鱼妖感觉到了不安。 高方容踏在一面鬼头幡之上,穿梭之中黑气汹涌,十几道不同的灵气如同漩涡围绕着鱼妖飞行,刹那间,这只初经人事的鱼妖抬起了庞大的头颅,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面前这些渺小蛆虫。 成败……甚至生死,就在这一战之中,只有胜利了,凸显了自己的价值,才有希望活下去。吴奎不敢多想,舌绽春雷,一声大喝:“杀!!” 他的胸口高高鼓起,瞬间鼓起一米多高,眼睛都已经赤红,紧接着,一条汹涌火龙从嘴中喷出,栩栩如生,方圆千米,如此大的空间已经足以让元婴全力施为。 熊熊烈焰沸腾,空气都发出了焦臭的味道,就在同时,一位金丹同样一喷,漫天火油喷薄其上,顿时火龙一声咆哮,扩大到了三千米方圆,湖水都发出道道白气! “去!”蒙面金丹大笔一挥,无数墨痕飞舞,紧接着,火龙插上双翼,速度更快! 另一边,忘尘深吸一口气,双手一合一拉,十二道刻满符箓的金环倏然出现,闪耀千米。 悬崖上,徐阳逸眼观鼻,鼻观心,心如止水。 稳坐钓鱼台。 就在他下方,赤色火焰刹那间席卷数千米,火龙翻海,黑云烧天。一点红色如同颜料一样在湖水中疯狂扩散,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巨鱼呆了一呆,下一秒一声怒吼,巨大的身影轻轻一扭,漫天湖水如水漫金山,浊浪滔天,排山倒海。 嗤啦!水与火的交响曲,无尽的蒸汽刹那间弥漫整个空间。双方的神通震荡方圆万米,灵力呼啸碰撞,居然在这里形成了一片笼罩万米的氤氲灵雾,若白云翔飞,海天一色。 暴雨倾盆,漫天灵雾上空,高方容身形若枪,面对一位伪圣,谁敢有丝毫懈怠?手轻轻一抖,两柄大斧出现手中,每把斧面上都有一只青蓝色的眼睛,扫视周围,宛若活物。 深吸了一口气,双目陡然睁大,一声怒吼,声震百里,四面八方巨大的藤蔓上绿叶红花簌簌落下。满天花雨中,人影雷腾万钧冲下,双斧带起千米幻影,直斩鱼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