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界灵再现 - 最强妖孽

第1078章:界灵再现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另一边,吴奎同样看到了飞来石上一剑飞天,硬生生摁住了踏在一只巨大葫芦上的身体,怒吼一声,吐出漫天鲜血,从中抓出一叶翠绿芭蕉,全身灵力疯狂运走,用尽全力朝着下方一扇。 一扇风,二扇云,三扇满江火起,满江红遍! 刹那之间,伴随着深渊的剧烈嗡鸣,整个地下大湖水火共天际,一片赤红。 就在他们头顶,徐阳逸直冲丹药,他的心中只剩下了三环套月,而此刻,水中的月亮已经模糊不清。 狂风吹的他衣袂须发起飞,他根本无动于衷,耳边一片宁静,目光死死盯着下方的一举一动。 “机会只有一次!落潮开始,鱼妖就算开始没有想到,现在也一定是第一时间收回丹药!它用此丹修炼良久,必定之间有极大的联系,一旦能操纵此丹药,以它的天时地利,你几乎没有机会拿到手!” 徐阳逸凝重点头,之所以敢虎口夺食,因为他还有一手杀手锏。 吞噬符箓! “十秒。”他深深看着下方:“十秒内,它只要反应不过来,这枚丹药就姓徐了!” 下方,三道神通临体,光华铺天盖地,鱼妖的目光完全被吸引,长久个人修炼的寂寞,让它居然没有选择一击打破这些人的防御,反而猫戏老鼠一样玩弄起来。 巨大的鱼尾一甩,滔天狂潮瞬间将忘尘打飞数百米,忘尘喷出一口血,十二道金环叮当作响,居然没有破碎。 他并非是主攻方向,比他更强的高方容,吴奎才是真正让它稍微提得起一点精神的人,随着它每一个动身,一条条水龙从湖面中咆哮而出,将两人逼得狼狈不堪。 徐阳逸心如止水,心中如同一座时钟悄然而动,计算着每一秒的时间。 还剩六秒…… 他已经只剩下五百米距离! 轰!下方又是一片连绵海啸,周围的退潮声音已经声若雷鸣,地下湖面如同沸腾,一个个巨大的气泡在湖面上起起落落,他已经突入了二百米范围。 就在此刻,鱼妖仿佛心有所感,身体微微移动,一种让它极其烦躁的危机感萦绕在心中,仿佛它不做点什么有什么事情就会难以挽回一般。在这种难耐的烦躁之中,它抬头看向了天空中的丹药。 同一时间,徐阳逸心中一片平静,嘴唇无声轻动,丹田之中一片黑雾行走全身。瞬间消失在半空中。和鱼妖小山一样的头颅抬起的时机,不差毫厘。 完全的消失,灵识灵力都不存在。 行走于虚空,周围的世界只剩下摇曳的黑白画面。吞噬符箓反吞噬自己,达到完全隐形,这个时间能持续十秒。就在同时,他微微蹲了蹲,双脚猛然用力,以鱼肠为踏板灵鹤冲霄,直指丹药。 三秒。 最后两百五十米! 弹指距离,徐阳逸灵力全部爆发,体修的强悍修为引起周围千米虚空剧烈震动,虽然掩盖在周围无数爆炸中,虽然鱼妖看不到徐阳逸的身影,但……它看到了那把剑。 黑剑鱼肠,没有吞噬符箓的保护,它已然现形,一股修士与生俱来的危机感针尖一样刺入鱼妖的大脑,没有丝毫犹豫,它猛然张开黑洞一样的大口,一道金色丝线闪电一般冲向空中,目标赫然正是丹药。 双方几乎同时出手! “这个疯子!!”鱼肠愣了零点一秒,一声怒骂,一片黑光瞬间炸裂,追风逐月冲向前方。 禁空之下离开法宝,何其大胆! 它的经验极其丰富,瞬间就判断出了对方的下落之处。 两秒。 鱼肠虚影苍老的眼睛倏然睁大,一人一灵配合几近无间。虚影抬手之间,一道剑光斩金裂石,对面一处悬崖已经倏然炸裂。 这是标志,告诉徐阳逸尽量调整身躯,它会在那里接他。 时间仿佛放缓,鱼妖巨大的眼睛在剑灵和丹药之间徘徊了一瞬,随后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吼!!!”深渊震动,狂怒冲顶,它全身的鳞片瞬间鼓胀起来,拼命震动,下方道道白光闪耀,仿佛有什么东西藏在里面一般,金线瞬间暴增数倍!破云追风,速度快到难以想象,它和徐阳逸之间,只比谁更快! 但是,晚了。 兔起鹘落,胜负往往只是一念之间,吞噬符箓的反吞噬让鱼妖第一时间没有判断准确,金线没有催动到极致。再反映过来,木已成舟。 “零秒。”一道身影如同孤鸿掠空,所过之处,丹药已经消失原地,所有黑白光华都齐齐一收,在金线来临之前,起码提前了两秒,将丹药抓在手中。 沙!金线擦身而过,他看都没看一眼,苍鹰展翅,潇洒落向前方,在那里,鱼肠已经展开漫天黑光迎接着他。 “灵宝?!”压力一松,高方容,吴奎齐齐一声羡慕的惊呼,上界灵宝已经不算少,但元婴有的,也只有起码甲级势力的道子圣女。 忘尘也是摇头感慨,他都是第一次看到鱼肠器灵显出完整形态。 就在徐阳逸脚步刚刚踏上鱼肠的刹那,一片冲天白光从他手中暴起,他震撼地看着自己抓着丹药的右手,那枚丹药拼命震动,根本拿捏不住!随着刷的一声,这轮黑白之月猛然爆发出一股难以置信的震动,居然挣脱他的手再次升上半空! “刷刷刷!”它如同活了过来,之前出现过一次的精粹灵气大潮无声再现,无穷灵雾从四面八方中形成雪白的漩涡,疯狂旋转。 “这是……”徐阳逸愕然看着这一切,这丹药……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像有自己的意志那样?居然不让自己把控? 无人回答,平地起氤氲,丹药周围的灵气越来越浓,随着一片惊天动地的光华闪耀,月华之下,一条巨大的蛟龙虚影遨游太虚! 高方容呆滞地看着头顶,这一幕太过震撼了,头顶窗口大的天空,下方雾霭一般,数万米的庞大蛟龙,底部十万绿水,千米鱼妖,即便他走过无数秘境,也从未见过如此能让他铭记终生的一幕。 “道祖在上……”吴奎嘴唇都在发干,毫无意识地舔了舔,呆若木鸡看着头顶:“这……到底他妈什么东西……” 这条蛟龙,和困龙界界灵一模一样! 徐阳逸也被震惊了,心潮翻涌不已。 “拿到它!!”之前还有些反对的鱼肠忽然大喊:“这不是丹药!!这是内丹!!” “至少中三境阳圣妖王,才能凝结出的内丹!而这枚内丹属于一位曾经界灵!它……是太虚!” “这是太虚内丹!” 疑惑太多,迷雾重重。 谁污染了一位太虚界灵的内丹? 大威天魔为什么会来这里? 但是,没有人会想这些了,话音刚落,徐阳逸已经凌空一跃,猛然一蹬,灵力全面爆发。 修士与器灵的无间配合再次出现,就在徐阳逸刚刚动腿,肌肉绷紧的时候,鱼肠已经原地消失,在他刚刚蹬下,正好出现在下方,一声低哼,硬受了对方这一脚全面爆发的灵力,空气中响起音爆之声,换来对方再一次一飞冲天。 “吼!!!”当界灵虚影出现的时候,鱼妖已经几近疯狂,金线如灵蛇狂舞,轰然卷了过去。 不好! 徐阳逸心中一紧,由于禁空,他不得不采取这种更能爆发的方法,但……速度还是不比对方! 这一次……将会是对方先到! “拦住它!!!”他终于发出了第一声大喝,震得四周空间卡卡作响。然而,下方忘尘早就是勉为其难,高方容,吴奎也被逼的只有还手之力,刚才又因为震撼至极,压力放松之后心生懈怠,现在对方虽然反应过来,电射而去,却根本赶不上鱼妖口中金线! “该死!!”只有两百米,而金线距离内丹仅仅七十多米,短短的一百多米宛若天堑,徐阳逸气的狠狠咬了咬牙。 功亏一篑。 但就在此刻,一个朦胧而富有诗意的声音响起:“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啊呜~~~~” 一个黑白相间的身影忽然凌空坠下,带着一声惨嚎,落下的同时,身形急速变大,十米,二十米,三十米……两百米! 虽然距离鱼妖的数千米还宛如蝼蚁,但是它掉下的地方赫然是…… 金线! 轰隆隆……碧海潮生,下方的湖水几乎形成漩涡,而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变缓。 一只巨大的三头哈士奇神兵天将,不知道多少吨的肥硕身躯硬生生地将金线压出一个巨大的弧度。 时间再转。 金线因为这个弧度,慢了两秒。 徐阳逸连干得好都来不及说出口,身形追星赶月,下一秒,内丹已经落入手中! 第二次握紧。 “不!!!”下方,鱼妖震怒至极的声音终于吐出一个人声,金线弯了只是一瞬,紧接着,所有鳞片终于完全打开,每一片鳞片上,天生道韵流转,数不尽的符箓闪耀体表。一道道苍白色的光华,从鳞甲下直冲云霄! 现原形真身! $$$$$$$$$$$$$$$$$$$$$$$ 唔……最近事情有点多,装修的事情跑的要死要活……请允许本尊周末回复2更一段时间……周末才有空去跑,实在无法3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