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弱小的萌芽 - 最强妖孽

第1080章:弱小的萌芽

唰啦啦……周围湖水激起万丈波澜,地面上无数的蜂巢爆发出恐怖的吸引力,滔天巨浪击打在山壁之上,卷起千堆雪,巨大的气泡咕嘟嘟冒出,十分钟后,整个蜂巢之池再次呈现,所有湖水又一次没入地底。 所有人都无声舒了口气,高方容和吴奎,还有那位仅剩的金丹复杂地看着周围山壁上血肉模糊的残骸,许久,高方容才闭上了眼睛,嘶哑开口:“去收拾一下……” 金丹领命而去,而他和吴奎,驾驭法宝飞到了飞来石上,徐阳逸一行人已经盘坐在那里。 “昂宿大当家,二当家,愿意效力于道友,永不背叛,还请道友不要嫌弃。”两人落下云端,第一件事就是约好了一般,齐齐半跪在徐阳逸面前。冷汗已经濡湿他们的手心。 面前,只能看到一双鞋,看不到对方的目光,却能感到仿佛被一头史前巨兽扫视,背上的寒毛都有些倒竖起来。 “做过多少次黑吃黑了?”徐阳逸微笑着看着下方两个动都不敢动的元婴,仿佛随意地问道。 两人的冷汗刹那间就流了下来,他们不是没做过雇主太弱,拿到的东西太好,黑吃黑的事情。但是……现在的局面是雇主太强势,也太强大,而他们恰好看到了雇主不想让他们看的东西。 “没……”“道友您多虑了……”两人汗流浃背地开口。现在,他们杀出去的资本都没有。 “我不关心你们过去的事情。”还没说完,徐阳逸就淡淡道:“想死想活?” “你们很聪明,分出一缕本命灵识,让我融合,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奔雷的属下。至于那位金丹,想活下去也得和你们一样。” 本命灵识! 两人脸色发青,嘴角只有无奈的苦笑。 这相当于他们的一丝灵魂,对方一旦掌握,要他们活就活,要他们死就死,根本无法反抗。 “你们只有一分钟的考虑时间。”根本不等他们多想,冰冷的话语就笼罩下来,同时,如同恶魔一般强大的灵力已经将他们团团包围。 罢了……高方容和吴奎对视了一眼,一声长叹,一拍天灵盖,一个一寸大小的人物虚影出现,徐阳逸轻轻一吸,顿时没入他的鼻孔。立刻,他感觉到灵识中多出两股不属于他的东西,只要自己愿意,对方立刻就会死去。 聪明的选择……他扫了一眼两人,信手抛出一瓶丹药:“好好做事,我从来不亏待自己人。” 高方容和吴奎心若死灰,从一方势力变为旗下势力,个中心酸只有自己清楚。他无奈地拿起来扫了一眼,正要放到怀里,他的动作忽然顿住了。 仿佛变成了机器,颤抖着将瓶子打开,一片紫色氤氲顿时弥漫方圆十米,其中点点星光闪耀,刚才的失落刹那间不见,他猛然站了起来,失声道:“洗星海?!” “真的是洗星海!”吴奎也呆住了,洗星海,作为丹尊进阶的标志性丹药,一旦炼出,五十年内九成几率进阶丹尊! 一位匠师都有诸多势力拉拢,宗师只存在于乙等势力,大宗师大部分都是甲级势力所有!而丹尊……若非甲上势力根本不可能拥有! 作为佣兵,他们太清楚了,宗师以下,太多匠师炼制的丹药一炉中有一半废丹----除非徐阳逸这种灵识三成八的怪物,还有南明离火的控火手法。而一旦到了宗师,七成都是宝丹,甚至不少无毒超品,这时候,才是丹师们真正爆发的时候。 因为……随着宗师一部分已经踏入尊圣之境,灵识的突飞猛进带来的是,让他们可以炼制更为繁复的功能性丹药。 何谓功能性? 和宗师之前单纯疗伤,增进灵气吸纳速度不同,这一个境界的丹师们,有的丹药可以洗经伐髓,有的丹药可以削弱体障,有的丹药可以让人参悟一个月尊圣至理,这些东西才是有价无市! 高方容的目光都赤红了,心脏狂跳,手中仿佛捏着火炭,和吴奎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一片火热。两人愣了足足一分钟,垂头丧气的神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期待。大悲大喜莫过于此。 之前他们失落,最大的原因就是奔雷身后没有势力,而且不是尊圣。如今看来……一瓶洗星海都能如此随意地拿出来,自己未来并不像想象中那么暗淡! 甚至……隐隐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先下去吧,做该做的。”徐阳逸挥了挥手,两人干劲十足地点头,驾驭法宝飞了下去。待两人走远,鱼肠幽幽道:“何必呢。” “洗星海,老头子是给你观摩的,对于元婴没什么用处。” 徐阳逸眯起眼睛说道:“但这是一个标志。” “空虚尊者陨落在即,大争之世……这不是一个人的战争,眠风公子,寒雪尊者身后站着两位五王二后,振臂一呼,万众响应,我难道一人破万军?” “我做不到。”他深深看着下方忙碌的两道声音,缓缓说道:“这是势,大势所趋,我必须组建自己的势力,正好,他们虽然资质不高,实力一般般,但是方便掌控,尤其,他们有根基,以后我的丹药不愁销路。” “不过,宗师之前我不打算销售丹药罢了。” 鱼肠点了点头,虽然他也没见过大争之世,不过想都想象得到,五王二后地位何等诱人,到时候各方天骄并起,七界都是一片硝烟。上一代独步,不老山和广寒宫两位大圣南北双星闪耀,也正是在这个时代。 天道轮回……如今,又一次大争之世即将到来,厉兵秣马的家族,势力,野心勃勃的天子骄子,道子圣女,不知道有多少! 他们需要盟友,需要自己的势力。 放下心来,两人的目光心有灵犀同时看向了那条狗。 忘尘默默走了上来,将一堆瓶瓶罐罐放在了徐阳逸手中,徐阳逸扫了一眼,笑的很阴险。 这种致命的危机感让猫八二立刻站了起来,对于危险,它一直了解地比任何人都清楚,干咳一声道:“那个……洋芋啊,我们也从地球厮混到现在了,我警告你……我手上还有你诸多裸照,你不想成为艳照门主角的话,最好权衡一下……” 没什么力度的威胁,徐阳逸笑的很邪恶:“不想。” “那就好……”猫八二松了口气,肥硕的身躯抵到了墙壁上:“顺带一问,你手里的是什么?” “葱,姜,蒜,一些小调料而已。”徐阳逸回答地云淡风轻,猫八二毛都炸了。但更炸的是,忘尘这个杀千刀的居然从储物戒里拿出了一口两米大的铁锅! 你储物戒是百宝袋吗!你是哆啦x梦吗!修行怎么可能带着这种东西!不对……现在不是吐糟这个的时候! “八戒临死前三天说的话!你还记得吗!”猫八二亡魂大冒,伸出一只爪子,摁在逼近的徐阳逸胸口上:“我们还是好朋友对不对!” 忘尘拿出了一把剔骨刀,长久以来的宿怨终于得以了断,心中这个愉悦啊…… “好了,你别吓它了。”鱼肠失笑,正了正脸色:“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对?” 徐阳逸也收了架势,忘尘失望地将东西收拾起来,他皱眉问道:“这枚内丹,不应该直接吞服,里面虽然藏着一丝太虚至理,但是魔气更重,我都不敢,你……会不会被魔气腐化?” “这里可是欲望符箓的国度,一旦魔气入体,欲念爆发,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你。” 猫八二松了口气,狗耳耷拉,趴在地上肥硕的身躯一抖一抖:“还好……没什么变化……就是有点恶心……让我想起了地球时代的两x一杯……” “也不是没有办法。”鱼肠沉思了片刻:“我这里有一门秘法,可以将它感悟到的传达到你身上,只要你们同时闭关,应该没有问题,只是效果弱了一些,大头还是这条狗拿了……” “再说吧。”徐阳逸揉了揉眉心,刻舟求剑,缘木求鱼,既然已经不属于自己,能得到其中的太虚至理也不错,虽然灵气被这条毫不知珍惜的狗吃了…… 没有必要再纠结这个,至少现在还握在自己手中不是么? “大人。”就在这时,下方的两人齐齐开口了:“您看看这个。” 结束心中的想法,徐阳逸踏在鱼肠上飞下,忘尘紧跟在后,猫八二忽然感觉有些头晕,迷蒙之中一步踏出,吓了自己一跳。 它居然在禁空之下飞了起来。 “额滴个神……”它看了周围一眼,强打起昏昏欲睡的精神,立刻跟了下去。 十秒后,徐阳逸已经落到了蜂巢之池池底,一眼扫过,他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卵…… 无数的卵! 人头大小,全都是黑色,沾满淤泥,如同群星一样掩盖在湿润的淤泥下。心脏一般轻轻跳动。灵识被封禁的情况下,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 “不可能是后天灵火!”鱼肠立刻说道:“这是生物……绝非灵物可以产出!” “这下面……欲望符箓所在,恐怕别有洞天!” $$$$$$$$$$$$$$$$$$$$$$$$$$$$$$$$$$$$$$$$$$$$$$$$$$$$$$$$$$$$$$$$$$$$$$$$$$$$$$$$$$$$$$$$$$$$$$$$$$$$$$$$$$$$$$$$$$$$$$$$$$$$$$$$$$$$